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原创]Refrain Last Episode: Little Busters 剧本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

[ 21611 查看 / 22 回复 ]






【真人】「接下去做什么好呢?」
【理樹】「恩,是啊…」
【理樹】「虽然做什么无所谓啦」
【理樹】「果然还是棒球吧」

【真人】「喔!不错呢!」

【謙吾】「真不愧是理树啊,不是知道的很清楚嘛!」

【鈴】「我来当投手!」
【理樹】「恩,好啊。」
【理樹】「好,大家去操场吧!」

站在我们后面,是最后的成了我们的伙伴的恭介。
我慢慢的走近他,握住了他的手。
【理樹】「恭介,来打棒球吧,走吧!」

【恭介】「啊」

我们走在格外宁静的校舍里
就好像,除了我们以外谁都不在了似的。
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如果即使是真的变成了那样,我觉得那也无所谓了。
因为我重新取回了LITTLE BUSTERS


当!
猛烈的地滚球
【理樹】「接着是谦吾!」

【謙吾】「交给我吧!」
谦吾拿出了球棒,那手腕只是慢慢动了一下,球就高速飞向真人。

啪!

【真人】「打的好!」

真人再次把球扔给了铃。






——恭介视点——

这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光景。
倒也不坏
就像小孩子那样,快要哭出来似的,那样的天真无邪的光景。
和LITTLE BUSTERS的终末真是完美相应啊
但是能维护这个世界的机能正常运作的人数,已经不够了。
就像打棒球一样。
一旦少了什么,就开始变得疯狂和杂乱无章。
就像,没有了人。
就像没有了猫。
就像空气静止不动了。
这个世界终于开始变得疯狂和杂乱无章了。
但是,我要守护着这一刻的光景。
一直到最后的那一刻。
守护着这最后五个人一起玩耍的光景。


谦吾这时露出了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你啊,其实是最嫩的啊。
爱哭、固执、闹别扭。
但是,不是玩的很尽兴么?
一定很快乐吧。
我也是觉得和你们一起玩才是最高兴的啊

咚!
【真人】「呜…」
真人的脸被触身球击中了。
【真人】「铃…投触身球在打的时候可是算犯规的啊…」
真人这么说着, 把球扔回给了铃。
真人,你这次干得可真不赖啊。
早就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却到如今一直表现得和平常一样。
一直表现得和平常一样像个傻瓜。
就为了支撑着这个世界得日常生活得平衡。
只是我们的话是根本无法支撑着这一部分的。
因为你的傻瓜行为,让大家都感到了幸福。
你知道这一点吗?
被大家所亲爱的傻瓜啊。
我也是最亲爱着你啊。

之后是,理树
铃就拜托你了。
是你的话,铃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也许是你才比较让人担心吧。
不过,希望你们要幸福啊!

我想把所有想说的话就象这样说出来,说给你们听…
但是却又无法说出来…
一直到最后一刻,我还是象平常一样…。

我用眼神暗示了真人和谦吾。
竖起了一根手指。
还有最后一球
两人点了点头。

铃在投球垒上摆好了投球姿势。
这是要投牵制球么
做为最后一球,这有点过分了吧。

咻。
球向着击球区的理树飞去
当!
打中球了

球向着一垒旁边的长椅处的上方飞去
我们就这样目送着这最后一犯规球。
但是,真人却拼命地追着那一球

【理樹】「很危险的啊!」
咚。
即使是被绊倒,还不知道打了几个滚,但是还是接住了那一球。
是吗…。即使到了最后,你也要靠自己守护着那一部分啊。
太厉害了。从心底里鼓掌赞美你。

【理樹】「真人,没事吧!?」
【真人】「没问题啦」
满身泥泞地站了起来。

【真人】「那么…拿着这家伙可不能安心上路啊」

【理樹】「…哎?」





【真人】「要说再见了啊,理树」
【理樹】「…你说什么啊…真人…?」
【真人】「那个啊,理树」
开始转移话题,说起了另外的话。
【真人】「能和你作室友实在是太好了」
【真人】「长久下来,能一起这样过着人生实在是太好了。」
【理樹】「等一下啊,真人…你要去什么地方吗?」
【真人】「我觉得能和你一起这样过着人生实在是太好了」
【真人】「那个…」

听到了吸鼻子的声音

【真人】「理树你是怎么想的呢?」
【理樹】「咦?」
【理樹】「那当然…我也一样啊…」
【理樹】「因为室友是真人,所以说过着这样的同宿生活是很高兴的啊…」
【理樹】「如果不是真人的话是不可能的啊,这样快乐的生活…」
【真人】「是吗…」
【真人】「怎么说呢…」
【真人】「非常的高兴啊」
【理樹】「哎…」
【理樹】「我说,你哪里都不会去的吧,真人?」
【真人】「能和这样的傻瓜一起过着人生」
真人把球扔了回去
那个硕大的身躯…
【真人】「谢谢了啊」



消失了

【理樹】「…!?」

【理樹】「咦,奇怪」
【理樹】「发生什么事了吗!?」
【理樹】「真,真人不见了!」
【理樹】「大家,快去找呀」
【理樹】「真人消失了啊!」
【恭介】「理树,你在惊慌什么

【理樹】「因为,真人他,真人他…」

【恭介】「能够让你变的坚强的地方是这里啊」

【理樹】「…你在说什么啊…」
【恭介】「从现在开始你要前往『发生了什么事的世界』」
【恭介】「那里才是真正的世界」
【恭介】「这个世界是假的」
【恭介】「是我们所创造出来的世界」
【恭介】「知道吗,听好了」
【恭介】「真正活下来的,是理树你,以及铃,就只有你们两个」



——理树视点——


【恭介】「真正活下来的,是理树你,以及铃,就只有你们两个」
恭介在突然之中说出的一番话…让我完全怔住了。
说了什么啊…恭介…
【理樹】「到底怎么一回事…我完全不明白啊…」
【恭介】「修学旅行的巴士从山崖上坠落了」
哎…
好像从哪里听过这番话
应该是春假开始时全校集会宣布事项的时候…
在那之后我也在图书馆看到了相关的报纸上的新闻。
那是…
【理樹】「邻校组织的某个团体在旅行的时候发生了事故…」
【恭介】「不对」
【恭介】「那是我们所发生的事故」
哎…
【恭介】「我们,什么事都做不了」
【恭介】「就只有你们两个,靠着真人和谦吾用他们自己身体的拼死保护了你们,九死一生。」
【恭介】「但是,不能就让你们两个留下而我们就这么死了。」
【恭介】「你们太弱了」
【恭介】「醒来的话一定会一起对现状感到无比的绝望。」
【恭介】「所以,我们创作出了这个世界。」

一点都不明白
这个『世界』是作出来的吗?
确实…有很多奇怪的点
那么…也就是说那是…
【理樹】「这个世界的…秘密吗?」
【恭介】「是啊」
【理樹】「怎么会…到底怎么样…」
【恭介】「我也不知道」
【恭介】「在黑暗之中…我大声叫嚷着」
【恭介】「然后那个象水的波纹一样散开了。」

【恭介】「就像听到了我的回应般,那波纹把我带回到了原处」

【恭介】「大家,都在『那里』
【恭介】「那到底是死后的世界还是濒死的世界,我也不清楚。」
【恭介】「但是,我们『那里』的意识互相重合了」
【恭介】「即使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恭介】「确实,我们『那里』的语句互相重合。意识的波纹也随之扩散重合了。」

【恭介】「于是就决定了」
【恭介】「为了你们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恭介】「从大家见面的那天开始,到『事故发生』为止的一学期永久不断的轮回。」
【恭介】「大家想着这样的世界」
【恭介】「于是大家的思念重合了,一个巨大的波纹扩散了开来。」

【恭介】「这就是我们的思念和意识所创造出来的世界。」
【恭介】「靠着大家的思念和意识,创造出了这个世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现象,人也活动了起来。」
【恭介】「在这样的世界里,直到你们变得坚强为止,我们一直在旁边守护着你们。」
【恭介】「直到那时你们坚强的能够接受这现实世界里残酷的现实。」
也就是说…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
我和铃一起在这个深不可测的世界里。
不…应该说是我们象是被包围着的。
一定是……被那温柔的思念所包围着的

【恭介】「但是,我是失败的。」
【恭介】「方法太过强迫了。」
【恭介】「因为我所做的深深地伤了铃的心」
【恭介】「但是,理树」
【恭介】「你,治愈了这颗心,并一起能到达这个地步。」
【恭介】「理树,你已经变十分的坚强了」
【恭介】「铃也是,和以往相比,已经变得相当的坚强了。」
【恭介】「所以,和铃一起前进吧」
【恭介】「这是最初的一步」
【恭介】「所有的一切都将从此开始。」
【恭介】「静止的时间即将再次开始转动」
【恭介】「无论在现实世界里看见和发生了任何事都要…」
【恭介】「坚强的活下去」
【恭介】「好么,理树」
【理樹】「……」
【恭介】「…理树」
【恭介】「你发誓过的么?坚强的活下去」
【理樹】「哎…什么时候…」
【恭介】「从一开始,你就发誓」
【恭介】「忘记现在的你,发誓无论何时你都要坚强的活下去…」
【恭介】「然后就到现在为止」
【恭介】「就像你所发誓的一样,一直坚强地活到现在。」
啊…为什么啊…
现在才发觉确实有发誓的那一天。
所以,才来到这里地不是么?
这样啊
我靠着自己地意志做到了如此地步啊
【恭介】「想到这里就放弃么?」
恭介继续训斥道
【恭介】「想一直在这里玩么?」
……
【理樹】「这样的事实」
【理樹】「一下子那么突然地被告知…」
……
【理樹】「但是…」
【理樹】「我…」
是啊…人啊,不可能永远都是小孩子…
不可能一辈子都像现在这样玩耍着的。


【理樹】「不能不走啊」
为了这一步,一直努力到现在
我很清楚
前面所等待着的考验
以及为了不辜负大家对我们所作的一切

【理樹】「必须得走啊」
【恭介】「…是吗」
【恭介】「要坚强的活下去啊」
【恭介】「可以吗,绝对不能哭啊」
【恭介】「从现在开始绝对不能哭啊」
【恭介】「决不允许那样的软弱啊」
【理樹】「…嗯」
…已经不会哭了
那样的坚强…现在的我已经有了。
是恭介…是大家…给我的。

【恭介】「…来吧,铃,继续吧」

【鈴】「…?」
我将球扔给了铃
【鈴】「…我不是很清楚可以么?」
【理樹】「没关系,铃」
【理樹】「投吧」

【鈴】「嗯…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不过理树这么说了就这么做吧」
是啊。就跟着我说的做吧
铃,和我一起走吧

铃的手抡过顶,将球投了出去

当!
慢速地滚球
谦吾用胸挡住了球,球落在了地上
为了捡球,谦吾跪在了地上,然后双手也扑在了地上。
但即使这样,那手也依然紧握着球。

【恭介】「决不允许哭泣哦,抬起头来把球扔回去」

谦吾头抬了起来。那是一张快要哭出来的脸



【謙吾】「我不要这样」
谦吾……开始说了
【謙吾】「好不容易,终于可以象平时一起玩了」
【謙吾】「一直这样玩下去…」

【謙吾】「失去的时间…终于取了回来…」
【謙吾】「我是非常拼命的啊」
【謙吾】「能和大家在一起…」
【謙吾】「但是…如今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謙吾】「久经百炼的这双手也要退役了」
【謙吾】「……」
【謙吾】「告诉我…」
【謙吾】「我的人生……幸福吗…」

【恭介】「那种事,谁也不知道」
【恭介】「谦吾,那是你自己所能决定的」
【恭介】「谦吾现在你是怎么想的呢」

【謙吾】「……」
【謙吾】「…不幸福…」

【謙吾】「这样的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謙吾】「能有象你们这样的朋友实在是上天赐予的恩惠啊!」
【謙吾】「我很幸福啊!」
【謙吾】「没有和你们认识的人生简直无法想象啊!」
【謙吾】「大概就是这样啦」


【恭介】「是吗」
【恭介】「那样就好啦」
【謙吾】「啊…」

谦吾慢慢地走向了我

那个姿势多么悠然自在,这就是平时的谦吾啊
在我面前停下了脚步,把球交给了我
我接受了。
此时已经空了的谦吾的手依然向我摊开着

【謙吾】「握手吧」
【謙吾】「作为友情的证明」
我伸出了手

两手握在了一起。谦吾的手粗糙又宽厚。
但是很温暖



【謙吾】「LITTLE BUSTERS 永远不灭…」

失去了握物的我的手自然的垂下了

【鈴】「…怎么了?」
情况依然还不了解的铃感到不可思议
【鈴】「两个笨蛋哪里去了?」
【理樹】「……」
我一直保持着沉默
但是,把球扔回给了铃
【鈴】「…还要继续吗?」
我无言地点了点头

从地底下发出了巨大的声音并且引发了剧烈的震动

【鈴】「…!?」

【鈴】「…地震吗!?」

那应该是什么正在崩坏的表现吧
恭介说过这个世界是大家所做出来的
真人走了,谦吾不在了。
然后剩下的只有恭介一人。
现在,恭介正一个人支撑着这个世界。
那是…世界不久就会崩坏的声音

【恭介】「得快点了,理树」

【理樹】「铃,投吧」

【鈴】「嗯,嗯…」

手抡过头顶。
最后的一球。
咻。
绝好球。
当!
正中棒芯。
击飞。
是大飞球。
向空中望去。

那一直不停的飞。
高速地向着那一望无垠的青空延伸着。
终于变成一个白点消失了。

【恭介】「…真是的」
【恭介】「现在真是敌不过你们啦」

【恭介】「再见本垒打」

把手套放在了地上。

恭介转过身子。
【理樹】「恭介!」
最后我,竭尽全力地叫喊着。
【理樹】「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吗!?」
【恭介】「啊…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恭介】「这个谁都没有错。」
【恭介】「没有必要去责怪自己…」
【恭介】「你已经变得坚强了,所以没关系了。」
恭介开始走远了。
【理樹】「等等啊,还有话…」
【理樹】「不是还有点时间么。」
【理樹】「还有话要说啊,恭介。」
【理樹】「再听听啊。」
【理樹】「和以前一样。」
【恭介】「理树,从现在开始应该是你的责任了吧。」
【恭介】「你这样子的话,铃怎么办。」
【理樹】「因为,才没有你所说的那样啊。」
【理樹】「我一直跟着恭介你才活到现在啊。」
【理樹】「恭介不在的话。」
内心深处的那股软弱…如泪水的满溢般,宣泄了出来。
【恭介】「真是的,让人困扰的家伙。」
【恭介】「你啊,老是让我感到困扰。」
【理樹】「反正我就是这样啊。」
【理樹】「变得坚强,世界的秘密,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理樹】「因为我喜欢着恭介你啊。」
【理樹】「所以想要一直都在一起啊。」
【理樹】「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恭介】「我说啊…」


【恭介】「我也不想要这样不是明摆着的吗!!」
【恭介】「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把你们丢下自己一个人离开啊!!」
【恭介】「我才是最想要和你们在一起的啊!!」
【恭介】「一直一直的在一起的啊!!」
【恭介】「可是,事实居然会这样的毫无道理!!畜生啊!!」
【恭介】「想要一直一直的在你们的身边啊!!」
【恭介】「我也是一直一直以来都喜欢着你们啊!!」
【恭介】「可是…居然非得要我把你们丢下自己一个人走掉…」
【恭介】「那种事…算什么啊…」
【恭介】「为什么啊…」
【恭介】「真他妈的搞不懂啊…」
【恭介】「可恶…」
【恭介】「……」

【理樹】「恭介…」
【恭介】「……」
【恭介】「走吧」
【恭介】「理树…和铃一起…」
【恭介】「到校门,就能离开了」
【理樹】「校…校门…」
【恭介】「是的…别再回头了…」
【理樹】「……」
【恭介】「已经没时间了…」
【恭介】「想把铃卷进去么?」

这句话总算惊醒了我
我不能不守护着铃了

【恭介】「快给我走啊!!!」
【恭介】「别再犹豫了!都给我滚吧!!!!!」


【理樹】「铃」
我叫上了铃,抓住了她的手。
【鈴】「要发生什么事了!?」
【理樹】「这里的一切,一开始就静止不动的这里的一切」

我们,开始跑了。


永别了
恭介


永别了
Little Busters


我们冲出了校门


——恭介视点——

………
……
已经…发不出声了……
………
走了…
结束了…
…永远的一学期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我…
感到很高兴啊
太好了…
我仰天看去
世界的轮廓开始变得朦胧了。
还是说变得象白烛一样朦胧的是我的意识吗…?
算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已经没有什么我该干的事了…
哈哈…
有点无聊了…
我望着校舍。
最后呢…
去看看这个平时与大家一起度过的地方吧…。










后记:

终于完成了,7小时的工作量(通宵?)不过呢


话说回来本人留学再外,国外网速垃圾得让人无语,又是流量限制,下BT就是白日做梦,LB是我带去得唯一的游戏,不得不说里面友情描写的实在是太伟大了,身在异国他乡玩了LB后到有点想国内的几个亲朋好友了……
最后编辑sthzero 最后编辑于 2008-09-13 01:05:01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深海蓝空 于 2007/10/10 12:15:00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呵呵,偶尔有几处还需润色下,zc翻译~

不过LB没碰过,所以突然接触这个,也不知所谓=。=

但还好看过剧透,只是感觉没key的前作催泪啊

『智代after PS2汉化移植完毕』www.keakon.cn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强大的楼主。。。太有爱阿。。。号召汉化游戏算了~~~

能把前面几个episode也汉化出来就好了~~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不错
不过觉的要是把后面的那一个episode也翻译就好了(话说没有正式学过日语那个名字不会翻译)
PS 话说看这个要加上音乐就更好了(无视)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光是台词的话确实很难打动人,建议配合游戏来,配合遥か彼方的高潮部分绿川光配的恭介的那种痛苦的声线,那才是真正的催泪[:Cry:]

好吧我承认游戏里2,3几句话我是死活都没搞懂啦,凭意会了[:Orz:]
最后编辑sthzero 最后编辑于 2007-09-02 12:44:31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恭介最后吼的两句实在是太感动了~现在超迷恭介的说~
交わらざりし命に 今もたらされん刹那の奇跡時を経て…ここに融合せし未来への胎動!義聖剣!僕は 過去を断ち切る… 散れ!真神煉獄刹!!!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最后几句的恭介的确是太帅了,我估计当时自己就和恭介那脸差不太多了~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Bow:] 个人玩到这幕的时候完全湿了-_,-.......尤其素谦吾喊LB不灭以及恭介怒骂的时候
TOP

回复:[原创]Refrain episode: Little Busters 个人汉化(严重剧透注意,LB...

强...真不愧是LB最感人的章节...[:Cry:]
這麼多年過去了日文還是沒進步(死
TOP

回复:

圖文搭配的很不錯哦,翻譯也有到可以將人的感情帶出的地步,要不要試著再翻譯看看其它部分的劇本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