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文字] Etirwer /承

[ 8189 查看 / 8 回复 ]

/承


室内塞满了紧张的空气。
窗帘被拉上了,一切反窃听的手段也都启用。
全员,包括我这个新人,都被聚集了起来。
“那么,大约是在48小时以前,建设大臣的孙子,某议员的儿子被诱拐了。根据监视建设大臣电话的情况看来,已经有好几个东京以外的可疑电话打入。目前当事人还没有报警。情况大致就是这样。”
“没有报警吗?”
“大臣身边有内奸的可能性很高。”
“犯罪团伙的目的不得而知,不过危害到国家利益的可能性很高。”
“没有被害人的合作,恐吓的内容和要求我们都还弄不清楚啊。”
各位高级职员纷纷发出了叹息。
“因为本次案件有内奸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任务限定为只有咱们这一室的人参加的机密搜查。这次事件从现在开始成为最优先案件,所有平常的业务和案件都暂时搁置,大家清楚了吗?”
之后,主任开始分派各人的任务。我也曾经经历了一两次有危险的案件。可是像这样让人惊慌失措的还是第一次。就连我这样的新人都被用了起来。
“冈崎。”
听到我自己的名字,昏昏欲睡的头脑清醒了过来。
“是!”
“冈崎你去调查上次上访建设大臣的反对龙见泽水坝建设的团体。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们每一个相关的对象都不能放过。”
“我明白了,这就前往当地。不过之前可以去一下......”
“哦,对了,你的夫人就要生产了吧。可以可以。在这个非常时期真是抱歉,因为不能浪费时间,我们只有用上人海战术了。”
“哪里,我当然明白。”
离开了公安的大楼,我踏上了前往医院的路。清楚地记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朋也!”
“渚!”
一进医院,我就和妻子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记得那相遇的坂道,当时跨出的那一步。如果没有和渚相遇的话,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呢?我自己不敢想象。从高中3年级的那一天开始,我们互相扶持着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中间自己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多少变化。
感谢你,直到今天,都感谢与你的相遇。
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孩子即将出生的时候,我却...
“渚...”
“怎么了?朋也?”
“真是非常的抱歉,这个时候,有紧急的情况,我必须离开一段时间了。”
“啊,是吗。那真是没有办法呢。”
“渚...”
“那么我会和汐一起等着你回来的。”
“是吗?不要逞强啊,让大叔他们过来陪着你吧。”
“嗯,没有关系的。无论怎样,我都会让汐平安的生下来,等着她的爸爸。”
和渚轻轻的吻别后,我离开了医院。
胡乱的带了些行李后,就踏上了旅途。那个偏僻的地方,去一趟似乎要花不少时间。要是没有异常就好了,那样我就能立刻赶回来。不管怎么样,离那个村子最近的是...光坂市吗?
“你问魔之渊死守同盟?他们在这确实相当有势力。”
在光坂市警署里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现在龙见泽的居民几乎都是那个团体的一员啊。拜他们所赐,这段时间我可是忙得连吃个冰激凌的时间都快没有了。”
......所以说不要一边吃冰激凌一边回答我。
“这么说不是普通的居民运动团体吗?”
“刚一开始发起的时候,是非常普通的居民运动,但是使用的手段不断的升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跨过流血事件这条线了。前一段时间针对施工工地展开了多起破坏事件,放火,破坏施工工具...后来我们对施工现场采取了24小时保护他们才有所收敛。最近又改为对施工人员暗地里威胁....呜哇,想想就头疼。”
面前的女子一幅疲惫不堪的样子。
“我只是举一个假设啊,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有没有可能干出绑架政府要员这种事情来?”
“当然能,这些家伙可是深不可测啊。”
...对不起,渚,看来我的工作没那么容易结束了。
“我需要继续深入调查一下这个团体,贵部能安排一下吗?”
“哈?对那些家伙感兴趣?那么你等一下。”
说完她转头走进了里屋。
“前辈!”
“什么事?河南。”
“外边有个上边派来的要调查死守同盟,我想还是交给前辈来吧。”
接着,留着一头灰色长发的女人跟着刚才值班的县警走了出来,她应该就是被称作“前辈”的那个人吧。
“嘿嘿,龙见泽的事情,就问前辈吧,没有她摆不平的哦。”
“你好,我是坂上。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向建设大臣上访那件事了?”
“啊,我叫冈崎。正是如此呢。”
坂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好吧,那么先带你去龙见泽那边去看一看是最直观的了。河南!”
“在,前辈。”
“帮我和这位先生备车。”
“好的,前辈又要亲自出马了吗?”
那个河南露出一幅“有你们好瞧得了”的表情。
“还不是你把工作推给了我。”
自始自终,坂上始终盯着我,看来,她对我此行的理由十分在意。
海报牌,写有标语的彩旗......进入龙见泽以来道路的四周都是这种东西。向我这个外来者传达着不欢迎的声音。
在来之前,坂上让我戴上了口罩和墨镜。
“在那个村子里,陌生的面孔可是很容易被人记住的。”
她这么忠告我。
一路上,坂上不断地向我介绍龙见泽的种种情况。
“...所以目前,村子里实际上是由藤林一家说了算,而藤林家的魉可以说是全村的支配者了。”
“...看来有麻烦了。”
进村的路,被人用路障完全封锁住,5,6个看起来非常像暴力团体成员的家伙不断的怒吼着让我们停车。
我担心地看了坂上一眼,却只发现她冷笑了一声。
“好了疮疤忘了痛的家伙。”
打开车窗,坂上探出身去。
“喂,你们,这样子把路拦住可是会给别人带来麻烦的啊。”
似乎没有料到是坂上开的车,那些家伙一时语塞。不,完全是吓住了。
“...哈,哈哈,原来是坂上警官啊。早知道的话我们不会这么无礼啦。警官你原来的那辆车呢?”
“送去修理了,开着别的车果然觉得不习惯呢。”
“那个带着墨镜的家伙是谁啊?很可疑的样子。”
有个家伙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凑了过来。
“他的面孔还是不要看的好,他是个新人,比较害羞。”
坂上看起来轻轻的用手搭上了那人的肩膀,那人立刻像被黄蜂蛰了似的跳了开去。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路障已经被移了开来,让开了让一辆车通过的空间。
“厉害啊......”
把路障抛在身后,我禁不住感叹了起来。
“不过是打个招呼而已,他们也知道,把我惹火了可没好果子吃。”
坂上依旧一幅从容的样子。
“那边山上的建筑就是神尾神社,村子里面的人信仰的守护神八百比丘尼就供奉在那里面。”
不断的介绍着村子里面的设施和人文。我和坂上已经里里外外绕了一圈。
“而那边,就是大坝的施工现场了。”
果然是有警务人员在周围看护着,如果有铁丝网的话,搞不好会被当作军事设施。
而这时,坂上减缓了车速,紧盯着工地里面。表情和原来的镇定自若大不相同,混合着焦虑与担忧。
是在找什么?似乎是盯着那边那个人。
“我们回去吧,这边的情况基本就是这样了。”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坂上已经驱车离开了。
“不好意思啊,不过,工地里面的那个少年......”
“啊,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啊。那是我的弟弟。”
似乎有点沮丧的样子,坂上这么回答。
“前一段时间离家出走了,最近才调查到他跑去那个地方打工。”
“不去叫他回家吗?”
“如果他坚持不回去呢?那样的话村子里的人大概全部都会知道他和我的关系了。虽然不知道现在他的身份还有没有暴露。”
“......也就是说是处在敌人的阵地里吗?”
“虽然很不甘心,还真是贴切的比喻。因为公务的关系,我实际上已经和那边势成水火了,虽然他们对我没有办法,但若是知道了我的家人正在那个地方的话......”
“不能说服他吗?到底为什么要......”
“家里的关系一团糟,父母2个,早已经无视对方了。”
说到这里,坂上苦笑了一下。
“最近2人终于决定离婚,而我弟弟鹰文却坚决不同意。”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呢。”
“这么说冈崎家里也很辛苦吗?”
“那都是过去了,不过,如果当时没遇到我的妻子的话......”
“什么?!!!!”
“......露出那么吃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
“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有看出来。你都是结过婚的人了。”
“......抱歉啊,虽然在前辈面前还是个新人小鬼,但是我可是就要当爸爸的人啦。”
带着自豪,我在这个阅历看起来比我丰富许多的警官面前这么宣称着。
“......所以啊,我可要训你一句。这种时候还在外面到处乱跑吗?”
......似乎说漏嘴了。
“所以说来这里是为了居民向建设大臣上访的事是假的吧?”
“你从一开始就没相信吧。”
自己干脆就这么摊牌了。
“哈哈,那么让我们的冈崎警官连即将出世的孩子都得放到一边去的大事件事什么呢?能不能说给我听听?”
“你也知道原则上这种事情是撕裂了嘴也不能说的吧。”
“想要彻底的调查的话,某种帮助也是很重要的哦。”
“如果我把事情告诉你的话你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呢?”
“问得好,各个地方都有那种对本地的情报了如指掌的家伙。我刚好和这样一个家伙有点交情。不妨可以介绍你去他那里购买情报啊。”
“听起来就很可疑。”
“相不相信在你,对方虽然不是什么正经人,但是是个靠得住的家伙。”
“总之,我就相信你吧。”
“呵呵,那么回去之后我们好好合计一下吧。”

    坐在通往村庄的巴士上,今天我一幅普通观光客的打扮。最终,我把整个事件详细的告诉了坂上。坂上一方面去联络那个“朋友”,另一方面则建议我以游客的身份进入村庄进一步的收集情报。从联络村中的相关人士,到装作对这里的自然风光感兴趣到“东京来的观光客”的衣着打扮,全部都受到了坂上的指点。想到这里,我实在自愧不如。不过,得到了如此强的盟友,让我宽心多了。
    下车地点我之前和坂上来到村子时并没有路过。因为,如此鲜明的景象见过一次让人绝对不会忘记的。仿佛一望无际的向日葵一直沿升到天边,在盛夏的日光下那如同燃烧起来一般的灿烂。而且,在那花阴之中,一个小女孩正熟睡着。没错,让我的心脏咚的蹦了一下。不知不觉间,对那那短短的金发和熟睡的脸看得入迷,如同就要出生的自己的孩子一般。
    就在这时,那孩子打着哈欠眨巴着眼睛坐了起来,然后,就这么与我对视着。
......
    感觉,有点不对劲。自己站在路边,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认识的小女孩......这不是超级让人误会的景象吗?
    喂,不要误会啊,我可是执法者,是正义的伙伴,那种把你带回家养起来的想法什么的我可一点也没想过......也许,想过那么一点点吧......
    呜哇!!!!振作起来,冈崎朋也!!!!你可是一名警官啊,快点结束那些不存在的想法吧!!!!!
    “妮哈哈!!!”
    在我脑子快要变成一团浆糊的时候,女孩对我粲然一笑。
    “你口渴了吗?”
    啊?问我吗?口渴?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不断的点着头。
    “我去给你买果汁!”
    蹦蹦跳跳的,女孩轻盈的往路边的自动售货机飞奔过去。留下我呆呆的傻站在原地。
    “给。”
    “唔。”
    毫不犹豫的拿起那果汁,我狠狠地吸了一大口......
........
    非常,微妙的感觉。感觉就像最粘稠的胶水里掺入了混凝土......总之,让我根本透不过气来,哇的一下把卡在喉咙里的东西全部喷出来。
    我看了看果汁盒上的文字。
    浓稠粘厚蜜桃味......
    “......难道,不合你的胃口吗?”
    才发现,面前的女孩子已经表情落寞的看着我了。
    “不不,没有,那个......”
    天呐,我到底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把这东西全部喝完吗?那一定会死人的。可是,可是,面对面前快要哭出来的面孔你忍心拒绝吗?
    好在救星就在这个时候降临了。
  “哟,客人,让你久等了!!”
    来者开着一辆汽车停在了站边。
  “抱歉来晚了,你就是昨晚电话里说要来观光的吧?”
  “没错。”
  “那快点上车,让我带你去逛一逛吧。”
    这个老人热情地招呼着我,记得是叫田渊的吧?
  “妮哈哈,田渊带这位叔叔有什么事吗?”
    背后的女孩突然这么说到。
  “啊?这不是观铃大人吗?感激不尽!感激不尽!是这样的,这个年青人想到村子里参观一番,村长让我接待一下。”
    真是难以相信,被女孩直呼姓名的田渊不仅没有一点不高兴,反而一幅毕恭毕敬的态度。
  “来村子参观的?”
    这一次女孩转过头来向我发问了。
  “是啊,听说这里的自然风光十分不错,想要把它们拍摄下来呢。”
  “妮哈哈,国崎二号!”
    ......国崎?这又是什么东西了。
  “那么就让观铃也陪客人一起去吧。”
  “观铃大人,这种事情不必劳烦您啦。”
  “......嘎,嘎哦。”
    发出奇怪的声音,女孩的表情沉了下去。
  “啊,知道了,知道了,没办法,就请观铃大人一起来吧。”
  “快点上来吧,冈崎。”
    女孩立刻恢复了笑容,跳上了汽车,对着我招手。
    不过,当我跟上去之后突然想到,我有告诉过她自己的名字吗?
  “我叫观铃,神尾观铃。冈崎你觉得龙见泽很有趣吗?”
  “是啊,很有趣。”
    一边对着路边的邮筒按下快门,我一边回答到。
  “等妻子出院后,我一定要带她也来一趟。当然我们的孩子也......如果是和你一样可爱的女孩就好了呢。”
    是我的错觉吗?听到这句话观铃似乎哀伤的看着我。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带冈崎到村子里景色最好的地方去吧。”
  “哎?”
  “是神尾神社哦。也是观铃的家哦。”
    ......虽然刚才就觉得奇怪,不过没想到观铃真的是那个神社的孩子。
    跟在蹦蹦跳跳的观铃后边,爬上了延伸到山顶的石阶。
  “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哦。”
  “真是......了不起......”
    明明带着相机,可此时我已经忘记了举起它。
  “......这样的村子居然要沉入湖底,真是难以相信。”
    说完就后悔了,观铃最喜欢的这个地方,所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不会沉入湖底的,大坝计划一定会取消的。”
  “哎?”
    毫不在意,观铃只是微笑着这么说着。
  “一定会取消?为什么?”
  “因为那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
  “决定?由谁来?”
  “反正就算冈崎什么也不做,大坝计划也会很快取消了。”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明明村里人正在为了取消这个计划而拼命的活动。如果知道了计划一定不会实现的话他们就不会作这种斗争了。可是,为什么观铃能如此肯定的说计划一定会取消呢?
    “回去吧。”
    “哎?”
    我抬起了头,搜索着这个声音的来源。可是面前只有观铃一个人。
    “快点回到东京去吧,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观铃?”
    确实是观铃在对我说话,可是这种声音,与我一路听到的观铃的声音完全不同。不光是语气,少女的表情也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伸出了一只手,观铃缓缓的向我走来。在那只手里,确实有什么东西。被纯白的光芒包围着,直到举到了我的面前才能看清是纯白的一根羽毛。被那个东西吸引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它,伸出了我自己的手。
    在碰到羽毛的一刹那,有无数的东西流入了我的脑海。各种各样的场景,有我所熟知的,也有我完全没有见过的,都是关于我的记忆。发出痛苦的声音,被记忆的海洋所淹没。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了。”

    “那么,就在这里了。”
    坐在驾驶的位置上,坂上对我这么宣告着。
    当天白天,在神尾神社发生的一切像一场梦一般,当我的意识恢复正常时面前只有妮哈哈对我笑着的观铃。那个陌生的观铃,那个警告我返回东京的观铃,还有那白色的羽毛,仿佛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回到光坂警局后,坂上告诉我一切已经联系好了,晚上就驾车带着我来到了这里。实在是很可疑的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酒吧。不......根本就是。
    “喂!陌生的家伙!!随便闯进我们的地盘想干什么啊?!”
    刚走进门里就有人这么热情地招呼,这儿的生意还真是......
    “哟,我可不算是陌生的家伙吧。而且我记得白天跟你们老大有预约的。”
    “......呜哇!!!!!!”
    仅仅一个照面,对方便像见了鬼似的向内堂跑去。
    “坂...坂上!!!!不好啦,阿和哥!坂上找上门来啦!!!”
    看来坂上的知名度还真是......
    “呜哈哈哈,蛭子,看你这张脸扭曲的还真有趣。坂上警官可是带着我们的客人来啦。你们慌什么?还不快去迎接人家进来。”
    好在他们的头儿似乎镇定自若。
    “哪位是阿和哥的客人?”
    一会儿刚才那人回到了门口,向我们问到。
    “除了他这里没有其他人了吧?”
    坂上一边回答一边向我点了点头。
    “进去吧,按做生意的规矩只能由你这个买主一个人去听,我在外边等你。” 
    进入酒吧内部,可以看见一个笑嘻嘻的男人坐在吧台上吹着口哨擦着酒杯。想必就是被那些人称作“阿和哥”的那个人了。
    “哟,想不到客人这么年青啊。”
    “客人的年纪和生意无关吧。”
    “呼哈哈,只是有点意外,打听那些要人命的东西的居然是这么......普通的主,不怕走在街上被人黑一刀吗?”
    “吓人的鬼故事就不必了,你到底有我要的情报没啊?”
    “真是不懂风趣的客人啊。哎,你真幸运,正好我这有龙见泽前几日内部会议的内容哦,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和往常一样,由滕林家的鬼婆婆主持,参加的包括.......啊,对了神尾家的观铃也有出席。”
    “什么?神尾......观铃?”
    “对呀,坂上一定也有何你介绍过吧,被村子里迷信的老人视为八百比丘尼转世的那个小丫头。”
    “没什么,请继续说。”
    “......在这个时候,有某个村民走进了会场对着藤林魉的孙女藤林杏耳语了一番。那些消息又由杏同样的方式传给了主持会议的魉。然后魉咧开嘴呵呵的轻声笑了起来。
    ‘呵呵...你们看,谁都有遇到麻烦的时候呢。’
    ‘怎么一回事啊?魉大人。’
    ‘对我等而言,土地是母亲的话。这次的筑坝风波就好像母亲的性命受了威胁吧。而对方的头头,建设大臣他的孙子被绑架了啊,这样一来他多少和我们有相同的体会了吧。’”
    “什么?!!!他们......为什么能知道这件事?”
    面对我突然的质问,对方无法回答,只是擦着酒杯。
    “抱歉,你请继续。”
    “哦....之后魉继续说道‘但是,土地和人还是不一样的。藏起来没什么关系,希望不要受到什么伤害就好了。孩子是无罪的,可要好好照顾啊。’”
    “也就是说藤林家与绑架案有关了?”
    “也不能这么说啦。”
    “那个魉不是对被绑架者的待遇下达指示了吗?”
    “客人啊,藤林家一直是这个样子的啊。”
    “一直是这个样子,什么意思啊?”
    “魉从来都只是表示一下自己的态度,而底下的人自动地去实施各种行动。连魉自己也不会知道到底是谁做了什么事吧。”
    ......令人发毛的手法。
    “当然,那一切也有可能全部只是魉的自言自语而已。以上就是关于你所要的情报的内容了。”
    疑点反而越来越多了。
    “那个,客人,接下来就让我再告诉你一些事吧。算是我免费赠送的哦。”
    “紧接那次谈话后,有人说起为了调查这次事件,东京的警视厅特别派出了调查官。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无忧无虑的画着她的绘图日记的神尾观铃突然走了过来。
    ‘警视厅长来了吗?’
    ‘哦哦,观铃也知道警视厅吗?了不起啊。’
    ‘到底是谁来了呢?’
    ‘警视厅派了个什么样的家伙有人知道吗?’
    底下有一人举手回答。
    ‘听说来的是个新人小鬼头。’
    ‘新米?热腾腾软乎乎的那种吗?’
    ‘嗯,热腾腾软乎乎。’
    说完观铃重新走了回去画她的绘图日记了。其他人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怎么样?魉大人。要怎么招待这个小鬼呢?’
    ‘不用理他。不过......也不要让他太捣蛋了啊。’”
    后背一片冰凉,不知什么时候,全身已经被冷汗沾湿了。难道今天白天的时候观铃已经知道我是警察了吗?她是特地在那儿等着我,并且警告我回去吗?
    “哪,我说这位客人。”
    “啊。”
    “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东京来的调查员吧?”
    “怎么会呢...哈哈哈...”

    真是不好的感觉。亏我这一夜居然还睡得着。回去之后,我把情报和坂上交流了一下,她对此也无法判断。接下来该怎么行动呢?怀着不安的心情,我再次来到了光坂警局。但是,刚和坂上打个招呼,河南就进来了。
    “可疑!!!!”
    “到底什么事啊?河南。”
    “前辈,有个家伙捡到了这个钱包。”
    “这有什么可疑的吗?”
    “那个家伙戴着口罩和墨镜,问他的姓名也不说。而且问完他捡到钱包的地点后掉头就跑了。”
      坂上皱起了眉头。
    “冈崎,你看这。”
    钱包上绣着一行文字。
    KURATA KAZUYA
    “......这确实是被绑架的建设大臣的孙子的名字。”
    “河南,那人说是在什么地方捡到的?”
    “啊,我正想说这一点呢,是在龙见泽北部的‘那片’森林哦。”
    “可疑!!!”
    连坂上都这么说。
    “那片森林有什么特别的吗?”
    “那里在几十年前曾经有一座矿场,不过很早就废弃了,一直是无人区。而且好几起奇怪的失踪都指向了那片地区。就是这样一种地方啊。”
    “陷阱吗......”
    特别是昨天听过了那种情报后,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分明是冲着我来的。
“怎么办呢?冈崎。”

    “......没有办法,这似乎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走上一遭。”
    “河南,备车。”
    “呜哇,前辈你还真要去哪种地方啊。”
    “坂上...”
    “呼,和你在一起似乎总有有趣的事情呢。而且既然到了这里就让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吧。......我可不想让一个孩子生下来连他的爸爸都见不到啊。”
      最后一句话坂上是在我耳边小声说的。

    躺在房间黑暗的角落里,他颤抖着。
    不知多久以前,在那天放学的路上,他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巴。没有反抗,也没有喊叫。本来,他在学校就是十分弱气的存在,既不多话,也很胆小。所以早已经被吓得声音也发不出来了。但是,渐渐的他感到了奇怪。绑架者们并没有急着转移他这个战利品,而是在附近继续埋伏着。
    “另一个目标出现了,准备好。”
    绑架者们这么说着。
    这一刻,他全身的血液轰的流入了大脑。接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了。狠狠地咬了捉着自己的男人的手臂,挣脱了出去。根本没想到毫无反抗的人质居然会做出这种激烈的举动,绑架者们疏于防备。连他自己也难以想象自己居然会做到这种地步。
    看到了,在远处的人群中,正在向这边走过来的女孩子。那个被他视作暴君的女孩子。总是无情的对待着自己冷酷严厉的姐姐。
    “快跑啊!!!姐姐!!!!”
    到底为什么呢?自己到底为什么要为了这个人拼命的挣扎呢?
    无从得知。
    结果就是,惊愕的犯罪者们迅速的追上了他,因为被惊动的人群放弃了原来的计划带着他一个人迅速的撤退了。
    他原本根本没有这种勇气。所以到现在,一想到自己当时的举动还在颤抖不已。
   
  “喂,我说良佑,为什么我们要待在这种连烧泡面用的热水都这么麻烦的地方啊?”
  “是啊,把人质蒙上眼睛带到B栋去就是了。反正也不会泄露出去。”
  “那么等到谈判结束要把人质送回去的时候呢?让他告诉警方曾经被送到过那种奇怪的地方吗?”
  “........”
  “所以说现在只能将就一下了。”
  “啊,住在这种地方快要受不了啦,高槻那家伙快点把事情搞定啊。”
  “不,这次策划这次行动的可不是高槻,只能相信那个女医生了。”
  “等等!那是什么声音?”
  “汽车?在这种地方?”
  “......你们两个,应付一下,我带着人质从后门撤退。”

    “喂!不许动!”
    果然像坂上预料的那样,我在屋后的树林里截住了带着人质的男人。
    “把人质放了。”
    乖乖的举起了双手,原本被他拦腰提着的孩子获得了自由。
    “你是仓田一弥吗?不要害怕,我是警察。”
    那孩子点了点头,靠在了我的脚边。
    “现在你给我......”
    下一刻,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个男人明明举着双手站着一动也没有动。但是我就突然飞了出去。就像是被抡起的大铁锤狠狠地打飞了似的。直到右肩狠狠的撞在了树干上。
    十分厉害的冲击,让我一时都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捡起了我掉落的枪。那孩子害怕的蹲在一边,看着我不知所措。
    “真是抱歉啊,既然你能追查到这儿,看来不得不解决你了。”
    那个男人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我。而我却连躲避都做不到。
    “再见了。”
    枪声响了起来,然而子弹却向天空飞去。
    这是因为伴随着一声暴喝,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的坂上踢飞了男人手中的枪。
    “坂上!!”
    “抱歉,解决那些家伙花了点时间。”
    “坂上,小心!!!”
    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做了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又要故技重施了。拼命的想挣扎起来,换来的确是右肩一阵钻心的疼痛。
    “喝呀!!!”
    这回瞪大了眼睛,却也没看出什么。那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坂上向后推出了数米。
    “什么?”
    但是,坂上依然牢牢的站在地上,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你这家伙,耍的什么把戏?”
    看见自己已经毫无胜算,那男人转身就跑开了。
   
    “没事吧,冈崎。动得了吗?”
    “为什么不追上去?”
    “说什么傻话啊?这地方搞不好还有他们的同伙,我们现在必须赶快离开。”
    ......也就是说,为了我和仓田的安全,才让那个家伙逃脱了。我肯定,如果只是坂上一人的话,就算那个男人有那奇怪的能力也一定会被擒住。
    “抱歉啊,完全成拖累了。”
    “你说什么啊,依靠你的帮助,才能截住那个家伙并救出人质的不是吗。”
    我再次用力,却觉得一阵眩晕。
    “你是仓田一弥吧?能自己走吗?”
    那孩子对着坂上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接下来就跟紧我吧。”
    接着,坂上就走到我身边俯下了身。
    “喂,你干什么?”
    “不好意思啊,伤员就给我老实一点吧。”
    再怎么说,被一个女人背着也太丢人了。
    “现在可不是在乎这种小事的时候,一分钟也耽误不得了。”
    老实说我也没有任何力气了,并且,在离开树林前,我就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
    “你醒了啊。”
    再次睁开眼睛,似乎已经躺在了医院里。旁边坐着的依然是坂上,看来她一直都守在我的旁边。
    “这里是哪里?”
    “橘诊疗所,你别动,我去叫橘敬介医生。”
    “仓田呢?”
    “放心吧,河南和他在一起,你们那边的人很快就会把他接走的。”
    过了一回,坂上所说的医生来了。
    “这里,没有感觉吗?”
    “啊,是的。”
    医生小心的检查着我的右肩。昨天还剧痛的地方,已经毫无感觉了。
    “啊,那么就先这样吧。注意保持休息。”
    他的神情,透露出无法掩饰的担忧。
    ......完全睡不着。从我离开东京为止,已经好几天没有和渚联络过了。现在事情终于结束了,我想快一点让她听到我的声音。
    不顾医生让我静养的要求,离开了病床。走出医院的大厅,发现外面已经是晚上了。在路边的电话亭里,我拿起话筒,投下了硬币。
    没有反应?
    不对,连信号声都没有。
    “这是怎么一回事?”
    仔细看,电话线已经被人从地面切断了。
    “妮哈哈,冈崎没有好好地听医生的话啊。”
    我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转过身去,观铃就站在我的面前。
    “伤员不该从医院跑出来呢。”
    “......是你把电话线切断的吗?为什么啊!”
    因为和渚联络被打断了,我显得有点恼火。但是,看到观铃的眼神,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太晚了,就算打通了,冈崎也只会悲伤而已。”
    “到底,是什么意思?”
    “嘎哦。”
    “唉....是要我乖乖的回医院去吗?”
    “要一起来吗?”
    观铃对着我招了招手。
    “来?去哪?”
    “来了就知道了。”
   
    带着我走上蜿蜒的山路,我发现这是那天去往神尾神社的路。不过,平时安静的神社现在变得嘈杂起来。
    “今天是祭典的日子哦。”
    “祭典?”
    “没错,这儿唯一的祭典,羽流祭。”
    我只看到零星的棚子,稀稀落落没几个人的小摊。
    “怎么样?是很无聊的庆典吧。”
    “嗯,这样这里的神明也真可怜啊。”
    “但是几年后就不一样了,村子里会拿出大把的收入,把它变成豪华的庆典呢。”
    “那样的话太好了。”
    “好?即使今后年年发生血案也无所谓嘛?”
    ......又是那个声音,那个我不认识的观铃。
    “呵呵呵呵,几年之后,我就会被杀死。”
    “被杀?观铃你吗?为什么?”
    “这是被决定好了的。”
    “决定?谁决定的。”
    “我也想知道......就算冈崎知道了事情也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为了打破那水面死亡的月影,投一些小石子也是必须的。”
    又在说我完全听不懂的话了。
    “来年的今天,1995年8月,坂上警官的弟弟坂上鹰文便会在施工现场被杀死。”
    坂上鹰文?那个坂上在工地见到的少年吗?他,会死?
    “被杀?”
    “嗯,尸体被分成一块一块的,最后连右手臂都找不着。”
    ......碎尸杀人。
    “隔年,1996,美沙绪的父母将会在旅行的途中从高处摔下。”
    美沙绪?这是我完全没有听过的名字了。
    “然后再过一年,1997年,我的母亲晴子会被发现跌入附近的沼泽中,尸骨无存。之后再过一年,1998年的夏天,美沙绪的坏叔父会被打碎头骨而死,而美沙绪的哥哥浩平也会同时失踪。最后,1999年的夏天,在国崎先生和雾岛小姐惨死后,我会被杀死。”
    “所有的死,都是预订好了的。最后的死也是一样。到底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我也完全不知道。”
    “我不想死,想要幸福的活下去,仅此而已。和最喜欢的朋友们一起,度过幸福的每一天。只是这样一个愿望而已。”
    少女就这样看着我,喃喃的诉说着,而我,什么也做不到。
    “喂,观铃,在那边做什么呢?那个,你又是谁啊?”
    好在那边的人群里一个女人突然跑了过来。
    “妮哈哈,冈崎是我的朋友哦。”
    接着观铃又转头对我说到
    “我妈妈来了。”
    提着个酒瓶,看起来已经喝了半醉了。
    “可疑的家伙,和我家的观铃在一起干什么啊?哈哈哈,带到那边陪我喝酒去。”
    “不行啊,冈崎还是病人呢?”
    “哇哈哈,不管他是什么人,今天来了就别想走了。”
    接下来,我就这样被稀里糊涂的拉过去了。
    当然,隔天被医生狠狠地训了一顿。

    之后,我回到了东京。然而,迎接我的,是大叔沉重的拳头。
    “你小子,为什么!!!!”
    “秋生,不要这样。”
    被大叔打倒在地上,我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我感觉到了,大叔的拳头里没有愤怒,有的只是深深的绝望。
    然后,在医院里,我看到了渚冰冷的尸体。
    在我离开后的一段时间里,渚的病情突然的恶化。终于,在坚持生下了汐以后,离开了人世。
    那一刻,黑暗来临了。

    从那以后过了多久呢?我茫然的走在街上。
    渚死后,我完全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动力。而且不久就发现由于在龙见泽所受的伤我的右手臂再也抬不过肩膀了。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辞去了职务。汐被交给了大叔和早苗抚养。我现在只是......还活着,而已。
    “那个,请问你是冈崎先生吗?”
    “啊?”
    我抬起了头,发现面前一位高中的女生正打量着自己。
    坐在这家叫做百花屋的咖啡馆里,我感受到了周围异样的眼光。
    光滑的玻璃倒映着我自己不堪的模样。有多长时间没有修面了呢?胡子拉碴的大叔和桌子对面好似大小姐模样整齐的少女......绝对是非常可疑的组合。
    怎么,我老是遇到这样可疑的事吗?之前也好像发生过。
    在街上被不认识的少女突然喊出自己的名字,之后她说到这个比较方便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那个,冈崎先生应该还不认识我吧,我叫佐佑理,仓田佐佑理。”
    “仓田......”
    “没错,这一次来,是要感谢冈崎先生救了我的弟弟一弥的。”
    “啊...”
    我想起来了,曾经在龙见泽所救出的那名被绑架的少年。可是......
    “仓田小姐,很遗憾,事情可能不是那个样子的。”
    我详细的叙述了在那个地方发生的一切,包括那个会议的内容,在应该无人的地方被发现的钱包。
    “你看,这一切不都好像是安排好的吗?所以就算我没有出手,你的弟弟也应该会被安全的释放的不是吗。”
    “是吗......原来还有这样的内情啊。但是,冈崎先生,就算是这样,当时你还是冒着生命危险去救我的弟弟了不是吗?”
    “我......”
    “对一弥来说,佐佑理是个坏姐姐呢。”
    “啊?”
    “和一弥两人共处的时候,我就变得很严厉。一直以来,我都让他很痛苦吧。因为,一弥即使睡着了,也是一幅很难过的样子,那张脸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似的。在我的印象中,一弥一直都是这样的表情。其实我真的好想安慰他,好想让他笑一笑。”
    “那一天,绑架者绑架了一弥之后本来是计划在那里等着将我一起捉住的。然而那个时候,一直很虚弱的一弥突然从绑架手里挣脱了出来。绑架者们因此提前暴露了,佐佑理才没有落入他们手里的。你看,即使佐佑理是这样的坏姐姐,一弥依然不顾自己性命的保护了我。如果一弥就此回不来的话,佐佑理一定会无法忍受的。所以,我一直感谢着把一弥带回来的人。到处拜托人打听冈崎先生的情况。然后,我才知道,在拯救一弥的同时,冈崎先生最宝贵的家人发生了那样的不幸。很久以来就想见一见冈崎先生了,为了拯救一弥而失去了这么多,有能让佐佑理稍微补偿冈崎先生的地方吗?”
    长长的沉默弥漫在两个人之间。
    补偿?那是不可能的。说到底,无论如何渚也不会回来了。但是,看着眼前的少女,我想起了一直被我遗忘的某些东西。
    “快回去吧,否则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对,不知为何,我想起了那名少女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太晚了,就算打通了,冈崎也只会悲伤而以。”
    那个时候,确实是渚死去的时间。切断了电话线的观铃她,莫非已经知道了?那时,如果我按照观铃所说的赶回渚的身边的话,一切会有所改变吗?
    “最后,1999年的夏天,我会被杀死。”
    你......会死吗?如果观铃真的能知道渚的死亡的话,那么......
    “仓田小姐。”
    “是?”
    “感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担心,我知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了。”
    “啊哈哈,冈崎先生果然这么说了呢。”
    时间还有4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一定要想办法变强才行。像那时一样的我,除了被坂上所救外,什么也做不到。
    “不过,如果将来有帮得上忙的地方,佐佑理一定会全力帮助你的。”
    我,不要在第二次经历这种事情了。

    时间是1999年的夏天,我坐在驶往龙见泽的出租车上。
    我没能如尝所愿。
    从那之后,努力的振作了起来,和汐重新生活在了一起,并且在那个大叔的特训之下成长了起来。
    但是,这一年的春天,汐突然病倒了。是和当年的渚一样的症状。
    我陪在汐的身边一连几个月。万幸的是,汐的病情终于好转了。这时我才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少女预言的自己死亡的前夕。将汐托给了大叔和早苗,我匆匆的向龙见泽赶去。
    “客人,不行啊,这种天气已经不能再加速了。”
    但是这来得不是时候的暴风雨。
    吱的发出刹车的悲鸣,突然的停了下来。
    前方的路,因为崩塌而堵住了。
    “......没法再往前走了吗?”
    “所以说这种危险的天气出门根本就是玩命啊。”
    “抱歉,你回去吧,车费的话,这么多够了吧?”
    “啊?十分足够了。但是客人你要下车干什么啊?”
    我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
    没有理会司机诧异的目光和劝告,我冲入了雨中的山道。前进,不断的前进。
   
    雨中几十公里的山路,已经让我虚脱了。但是我终于看到了牢牢记在印象中的地方。那片我和少女初遇的向日葵田。
    从这个地方向前,很快就可以到了。
    是的,很快的,我就看到了。
    尸体。
    数不清的尸体。
    每一个人死的都异常的痛苦。
    每一个人的表情都扭曲了。
    整个村子里,一个活人都找不到。
    然后,在神尾神社的神龛前,我见到了。
    想要拯救的少女的尸体。
    被刨开了肚子,任由内脏流出。
    凄惨的死去了。

    “抱歉,这是第二次被你救了啊。”
    再一次躺在病床上,旁边递给我水的是坂上。
    “你是说,神尾观铃很早就预言了那一系列死亡?”
    “是的,你的弟弟...”
    “确实如她所说,在那一年死在工地上了。”
    “......”
    “之后的几年,每一年所发生的确实都和她所预言的一样。”
    这一切,都将成为无解的谜团了。
    “到底是谁?为了什么让这一切发生的呢?”
    没有答案。
    如果有再一次的机会。
    如果能够重头开始,我能做到吗?
    我能够拯救,所有想要拯救的人吗?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Etirwer /承

    = =!看着有点恶心,不过不错.
    _______________
    热情不减,少年依旧。
    _______________
    TOP

    回复:Etirwer /承

    可以顶帖么?这里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Etirwer /承

      我实在没勇气看完,收藏了下次看?
      TOP

      回复:Etirwer /承

      好亂的人物關係阿........
      而且........這是暮蟬版的CLANNAD!?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Etirwer /承

      我好像感觉到了air、kanon、clannad、智代after、魍魉之匣、寒蝉、空境……
      TOP

      回复:Etirwer /承

      连标题都是REWRITE倒过来呢……太欢乐的穿越文了
      TOP

      回复:Etirwer /承

      @口@!
      楼主是超越神社主的存在!楼主拥有比直死之魔眼更强的瞳术!楼主一定是存在了千年的神奇生物!
      啊啊啊啊啊啊吧我崩坏了……
      好强大呃的mix……
      TOP

      回复:Etirwer /承

      太长了..带回家当MINI小说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