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CLANNAD同人文参赛作品】星之所在

[ 5363 查看 / 7 回复 ]

双手合十对着渚的照片告别。

出发的时间已经要到了。

“那么,我要走了。要和阿秋好好的相处啊。”

摸了摸女儿汐的头,我转过了身,却被一双小手拉住了衣角。于是我回身蹲下,让自己的脸正对着小汐的脸。

“这样下去爸爸可没法去打击坏人保护宇宙和平了啊。”

自己以前和小汐开的玩笑,她却一直深信不疑。每次和她这样说的时候虽然舍不得却总是放我走了。唉,难道我就舍得离开小汐吗?

“......萝卜”

“萝卜?”

可是这一回小汐的嘴里却冒出了意料之外的台词。

“机器人的玩具,想要。”

“这可不像是女孩子想要的东西啊。”

“papa驾驶的机器人的玩具,想要。”

“......哈哈哈,那么下次回来的时候爸爸给你找找和那个相像的玩具好了。”


===========================================================================


“你听说了吗?根据小道消息......”

对不起,爸爸的工作和你想象的很不一样啊。

“我们不久以后就要正式更换装备了......”

DANGO号上显得有点空荡的机库内我一边发呆一边听身边的那个黄毛在旁边呱噪。

和向小汐夸耀的完全不同,虽然各种模拟训练都在进行,可是正式的MS机种还迟迟没有装备。

现在的机库里也只有俗称“团子”的机械。其实基本就是经过改装的工程用机械。

不过正如旁边那个黄毛说的,换装正式的MS机种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在这个kanon联邦和FARGO的战争连续进行了六年的时代,任何一个存在加强军力都是必然的。

到那时,爸爸可真要驾驶巨大机器人了。不过,万一真有战斗的那一天,我的敌人会是“坏人”吗?

“......所以说,配上了那样帅气的机体,才能衬托出我无敌的形象啊。是不是啊,冈崎?”

你想多了......

“走吧,春原,时间也差不多了吧?”

“啊?说的也是,就去餐厅吧。”

摆脱了脑子里的不快感,我和春原一起进入了通往餐厅的通道。



===========================================================================


“话说,冈崎。你不觉得最近那个新来的叫...坂...坂上的对你很有意思嘛?”

“哪里有。”

这家伙还真闲不下来。

坂上智代,比我们更迟编入DANGO号,年纪也比我们小,可以说是我们的后辈吧。但是拥有军校中各科目第一名的首席毕业这样传说的人物。在日常的训练中各个项目的成绩也总在我们之上。

自从春原那个家伙不怀好意的去找人家麻烦被狠狠修理了一顿(真的很狠,直到现在他念到坂上名字的时候声音都会打颤)他现在遇到人家就老实多了。

不过现在他的表情显然有些不满。

“你还真是迟钝啊,不光是坂...坂上。你没有发现杏也总是想方设法和你在一起吗?”

“绝对没有的事。”

藤林杏吗,那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恐怖存在了。我和春原可没少挨她的字典,当然,春原挨得次数绝对远超于我。

“呜~~~~”

一边发出怪声,春原一边用不信任的眼神盯着我。

你小子是在装傻吗?

他分明是这么想的。

无视他的视线我继续面无表情的前进,但是事态很快就起了变化。

“冈崎!”

背后传来的一声招呼吓得春原哇哇的怪叫,嘟囔着“出现了!”闪到一边背心贴在过道的墙壁上。

“怎么?难道我是妖怪吗?不过不用担心,我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之前谈论的主角之一,坂上智代走了过来。

“冈崎,是去餐厅吗?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春原的眼光蹭的瞪了过来,“你看到了吧”这样的字简直写在了他的脸上。

......我正在想着怎么回话,但是这时更加糟糕的状况发生了。

“等等!等等!”

以与这语气同样危险的速度飞驰而来的一人插入我们中间。

“冈崎是要答应椋去吃她亲手做的便当的,没功夫和别人去呢。”

令春原战栗的危险人物之二,杏也在这时出现了。

顺便一提,她口中“椋亲手做的便当”危险程度排在面前的这两人之上。

她和智代渐渐充满火药味的对话,让人感觉被放在了火山口上。

不过即使这样,还有别人要给我添乱。

“看到了没有!看到了没有!”

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的春原一把扑了过来,摇晃着我的身体。

“呜呜呜,这里真正单身的明明是我啊。为什么你这个带着X岁拖油瓶的会这么受欢迎......”

......不过这种时候,我总要感谢身边有你这么方便的道具啊,春原。

“对不起,我今天是不会答应你们两个任何一人的邀请的。”

我这样大声的打断她们的争吵。

“为什么?!”

同时转过头来对着我的智代和杏,让我一下子有处在两门阳电子破城炮的炮口前的感觉。

“因为这个家伙——春原”

我一把把春原拎到炮口,不,我的身前。

“今天可是要请我客的。”

“哈?我?请客?”

似乎其余三个人都露出意外的表情。

“而且不是请吃普通的东西哦。他可是答应要请我吃餐厅里那个传说中的食品....”

“那个,难道是那个....”

“不会吧,难倒是....”

“传说中的....”

“超级豪华特级百汇!!!!”

我们四个人同时说出了口。

“就是那个从来没有人点过,传说中的食品......”

“那个据说要用脸盆大的容器来盛装的......”

太好了,如我所料,这个冲击性的消息完全吸引了她们的兴趣和想象力。

“我吗?我会花我一个月的薪水请你吃那个东西吗?”

但是这里似乎还有人对这个消息抱有疑虑。

“没错,就是这样。实在是太感谢你啦,my best friend。不过,说实话,面对传说中那样大量的餐点,我们似乎没有信心把它吃光啊。对了,智代,杏,你们要不要来一起帮忙?”

“等等!”

......难道我岔开话题的计划被杏识破了?

“等我叫椋一起来~!”

如出现时一样匆匆的,杏离去了。

“在我们来之前你们可不许先开动!”

......啊,看来总算度过这次危机了。



===========================================================================


咕的咽下口中温暖的茶水,享受着难得的片刻宁静。

“那么,今天来试一试哪一种魔法好呢?”

茶室的主人如往常一样搬出了她那本厚厚的魔法书。一旁的春原则兴奋的上去起哄。

这家伙,恢复的还真快。之前在餐厅付账的时候还备受打击趴下了。

在这个DANGO号上,果然有纪宁的通讯室是和平的港湾啊。

而我的思绪,稍微的飞往了航向的前方,大大小小的各种残骸碎块绵延几百公里的一片宇域,堪称宇宙的坟场。

DANGO号的固定航线就擦着那一宇域的边缘。不时会有残骸受到重力的摄动飘离出来,让这一段航线充满风险。

而六年来在宇航者中流传着的关于这一片废墟的各种传说给它添上了异样的氛围。

有人说在周围航行时接收到了废墟中发出的奇怪通讯。

更有人说看到过少女的亡灵在那里出没。

六年前,那儿并没有这样一片废墟存在。

Planetraian——在诸多崛起的殖民卫星中最为耀眼的一颗运行在那片宇域。

当年,Planetraian以其繁荣与先进的科技而闻名。

据说有外表与人类别无二致的机器人在那里被投入使用,吸引了诸多的观光客。

改变了这个殖民卫星的命运的是一场谈判。

拥有月面都市中的大多数的FARGO与KANON联邦之间的冲突还没有全面展开的日子里,双方曾经派出代表,在Planetraian上进行秘密谈判。

但那一日,数十枚核弹将这个几乎没有防御能力的殖民卫星撕成了碎片。

卫星上的十万人中生还者寥寥无几。

FARGO和KANON联邦之后都指责是对方发动了这次打击,双方漫长而又残酷的全面战争从那时起已经绵延了六年。

在那次攻击中的诸多死难者中谁又会记得有这样一位少年呢。

出身于一个有名望家族的他对于家人希望他继承家业进入政界的人生安排毫无兴趣。最后被视为家门耻辱而断绝了关系的不良少年只身来到了这个殖民卫星。家中唯一牵挂着他的就只有他的妹妹。

一开始在得知了有纪宁小姐的身份后我们都十分的好奇,为何她这样的身份要到这艘船上来当一名通讯员。

直到美佐枝舰长有一次告诉了我那个少年的故事。


“看呐!看呐!冈崎,我做到了呐!”

春原夸张的展示着他鼻子上垒起的一排硬币。

我不由得轻笑了。

“在低重力下,这种把戏变简单了是理所当然的。”

“那么,我就要开始念咒语了。”

一旁的有纪宁微笑着说道。

“这回又是怎样的咒语呢?”

“是让大家能够收到特别的礼物的咒语。”

“那还是真让人期待。”

对有纪宁小姐来说魔法和幽灵这样的东西的存在确实是她所期望的吧。

再过十几个小时,这艘船将成为世界上离Planetraian的残骸最近的地方。

她会期待废墟中所发出的一道电波吗?又或是舷窗外幽灵般的一个少年的影子。



===========================================================================



“冈崎。”

“嗯?”

“你磨牙的声音也太奇怪的了吧?”

“我才没有磨牙。”

在前往舰桥的通道上,我和春原停下了脚步大眼瞪着小眼。

沙~沙~

好像确实有什么响动。

“老鼠?”

“怎么可能。”

“定时炸弹?”

“这也太离谱了吧。”

我们望了一下声响的来源,墙上涂着红色的警示,弹药库......

我们俩战战兢兢的把耳朵贴在门上。

沙~沙~

可以肯定确实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互相对望了一下,最后我们俩还是一把打开弹药库的门冲了进去。

“什么人!”

......

确实有个小小的人影在弹药库的一角。手上拿着一把刻刀,在一块木头上不停地刻着。

似乎是精神过于集中,对于冲入的我们俩人,她根本没有察觉。

奇怪,战舰上怎么可能有无关的人存在呢?何况我们已经航行了几个星期了,有一个陌生人的话早该被发现了才是。

不管怎样我和春原还是贴近了那个女孩,大声向她提醒我们的存在。

“喂!!!我说你!!!”

终于放下手中的活计抬起头来的女孩终于看到了我们,然后......

“呜哇哇哇!!!!宇宙怪人!!!”

我和春原看着对方。

“她说的是你吗。”

“她说的是你吗。”

我俩同时说到。

“呜哇哇哇,风子被2个宇宙怪人捉到了,一定会被炸了吃、煮了吃、蒸了吃。”

自称风子的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挥动着手里的东西。

“喂!等等,你这样很危险啊。”

“啊,木屑!木屑进眼睛里了!”

之后我们俩不得不取来用具把失重状态下弹药舱里飞舞的木屑清理干净。

好在那个自称风子的女孩也渐渐安静了下来。



“我说你啊,到底是怎么混上这艘船的啊?”

我们终于搞定满仓的木屑之后,继续与那孩子的对话。

“什么混上来,真是太失礼了,风子一直就在这里的。”

看来她完全不想和我们说清楚。

“那这么多天来难道你就一直呆在弹药库里?没有食物也没有水,你在这里靠什么活下来的?”

“啊!!!!”

风子像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大叫了起来。

“风子,还没有吃饭。”

晕倒......这种事情也能够才发现吗?再说几个星期不吃饭的话早就变成尸体了。

可是风子却继续露出可怜的表情。

“风子......饿了......”

......


“那个,春原。你去餐厅买个面包什么的。我把她带到人工重力区我们的舱室去。”

“怎么又是我!!难道中午大出血请你们吃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的不是我吗?”

“要不你来把她带去?”

“......算了,我去餐厅就是了。”

在之前的混乱中,春原吃了风子手中那块木头的不少记攻击,显然很不愿意与她近距离接触。

虽然还在怀疑两个宇宙怪人要把她拐走,风子在食物的诱惑下到底还是跟我们走了。



===========================================================================


“呜呜呜!!!实在是太好吃了,风子有很多年没有吃过这样的东西了!”

......太夸张了吧,不过是个豆沙面包而已。

咬着春原买回的面包,风子一边咬着一边感动得落泪。

莫非真有几个星期没吃饭了?不会吧。

“喂,冈崎。”

春原凑了过来小声的说着。

“把这家伙放在这里好吗?不报告给美佐枝不要紧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

“这家伙若是能藏到回到地球就尽量不要给人发现好了。就算给发现了,也不可能把她给扔出船舱外面吧。”

一边说着脑中一边想象着风子被从船上扔出去的场面。

......

“哇哈哈,对于没买票就偷溜上船的耗子就要让她走木板。”

“呜哇哇,风子不要啊!”

“哈哈哈,往前一步!再一步!”

“呜哇哇,风子掉进宇宙中了!”

......

似乎想得太没有边了。

突然,我和春原发现,风子已经吃完了面包,正盯着我们看。

......难道还没有吃饱吗?

正这样想着,风子开口了。

“呼,原来是两个好心的宇宙怪人。”

......什么时候能把宇宙怪人这个称呼给撤了。

“我说啊,我们可不是什么宇宙怪人,我叫冈崎朋也,他叫春原阳平。”

“好心的宇宙怪人,可以把刻刀和木头还给风子吗?”

......完全没有在听啊。

“你也看看你自己的手上被割到多少刀吧,这个东西给你太危险了。”

风子伸出了被自己的刻刀弄得满布伤痕的手。

“才没有关系。”

我还是摇着头。

露出恳求的表情,风子又走近了一步。

“时间就快要来不及了,求求你了,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把头转向了左边

瞪......

风子移动到了左边

瞪......

我把头转到了右边

瞪......

风子移动到了右边

......

“......我说你们两个搞什么啊。”

春原看不下去了。

“我说冈崎,你就给她好了。反正在这重力区里木屑也不会乱飞。”

“这倒是。”

看着黏上来的风子,我还是把那东西还给了她。

沙~沙~

看着风子笨拙的刻着那个东西已经很久了。

“这艘船返回地球还要好多天呢,你干嘛这么着急啊。”

沙~沙~

风子没有停下手上的活计。

“时间已经快要到了,一定要把这个东西赶快完成才行。”

沙~沙~

“这个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沙~沙~

“把这个可爱的海星送给别人的话,对方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的。”

“什么?你在雕刻的这东西是...”

“很可爱吧?冈崎是不是现在就很想要?不过风子现在不会给你的,要耐心的等着。”

......不,我可不想要。

“让别人收下这东西就是你的目的?”

“收到这个可爱的海星而高兴的大家,一定会接受邀请去为姐姐的婚礼送上祝福的。”

“那...你的姐姐什么时候结婚?”

“时间还没有定下。”

......

你完全不用着急啊。

沙~沙~

刻刀发出的旋律又接着响了起来,似乎有催眠能力的声音让人......




===========================================================================


呜~~~~~~~~~呜~~~~~~~

在刺耳的警报声中我睁开了眼睛。

“冈崎,你躺在这个地方干什么?”

面前是倒在走道上的春原的脸。

“你才是,怎么躺在这里。”

......而且在他眼中我显然也是一样。

怎么回事?我记得我们从有纪宁小姐那儿喝茶出来,然后我们两个就这么在走道上睡着了?

不过当前最重要的是那个警报,我和春原立刻往舰桥上赶去。

一路上不断碰见慌慌张张的众人。

......怎么似乎大家都是一张刚睡醒的脸。

而且之前睡着的时候好像梦见了什么。

是什么呢?

......

想不起来。

进入舰桥后望了一眼显示的时间让我大吃一惊。

怎么,我和春原在那个地方一躺就是这么久?

不,现在没空管这个。这刺耳的警报是怎么回事?

“探测的结果怎么样?”

美佐枝舰长也显得有些紧张的问到。

“红外探测,可见光探测没有反应。”

“本舰已经减速,与显示的物体相对速度为0。”

一阵慌乱后,大家才平静了下来。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俩迷茫的问大家。

“大约在10分钟前,DANGO号的雷达发现前方航道上有巨大质量的不明物体,为了防止相撞系统开始自动减速。”

“是Planetraian废墟中受到摄动跑出来的大型碎片吗?”

“根据雷达的显示,那个东西有整个Planetraian那么大......”

“什么?可是前面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没错,我们已经用其他探测方法仔细检查过了,显示前方航道上什么物体也没有。”

“雷达故障吗?”

在我们和其他人交换信息的时间,美佐枝舰长又发出了其他的指示。

“雷达依然显示有巨型障碍在前方航道上吗?”

“没错,警报状态无法解除。”

“能强制关闭雷达吗?”

“已经在操作了,可是系统没有反应。”

“发动机呢?让本舰继续微速前进。”

“......系统拒绝接受指令”

大家似乎对这个古怪的故障束手无策。

有什么......

“美佐枝舰长。”

有着什么,让我觉得我必须这么做。

“什么事,冈崎?”

“请让我亲自去前方航道侦察一下吧,雷达因该有故障,可是也不能排除有细小的残骸确实在前方航道上的可能性。”

“那么,好吧。”



得到了允许的我迅速的前往机库,进入“团子”里待命。

接到指示后,引擎微微的推进着机体进入宇宙中。

若是论“团子”的驾驶,几年前就操作工程机械的我比他们几个来的更有经验。

机体朝着空无一物的空间中推进,我的双眼始终盯着前方。

真的会有什么东西吗?

我为什么那样确定呢?

等等

那里,那里确实有什么。

很细小的一群物体,如果我不是一直注意着的话很难察觉。

耐心等待着距离的缩短把视野中的物体放大到可以辨识的大小。

形状是星星。

木头雕刻成的,五角星形的物体,双手可握的大小,飞散在虚空中。

打开了舱门,我让自己走出了机仓。

沉浸在这片星空中。

这是触手可及的星空。



看着我带回来的东西,大家的表情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迷茫。

花了不少的时间我把那些木雕的星星一个一个的收集起来带了回来。

而DANGO号上雷达的故障不知何时已经自动排除了,没有查出引起故障的任何原因。

面对着一堆木雕的星星,大家都没有说话。

那么就由我来请求。

“美佐枝舰长,这件事情......”

美佐枝舰长走了过来,拿起了一个木雕。

“呐,冈崎,这一个算我的了可以吧?”

“啊?当然可以,没有问题。”

“日志和报告上记上今日雷达故障的事情就可以了。这些东西就不要传出去了。第一,我可不希望被人看作捡太空垃圾的拾荒船长。第二,......这件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吧,我可不想全体被送去进行心理治疗。”

接下来,大家无声的走了过来,每一个人都取走了一个木雕。

不知什么时候只剩我盯着手上剩下的最后一个木雕发愣了。

全舰每一个人都已经从这里拿走了一个木雕。

正好是这舰上所有人的数量。

不知为什么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这个陌生的东西,让我有一种亲切感。

到底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呢。




===========================================================================



随着新郎亲吻新娘,人群热烈的欢呼了起来。

现在,我正处在芳野前辈的结婚典礼上。

可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熟悉的面孔?

DANGO号上全部的人员都到来了,他们大部分人与新郎和新娘从未谋面。

让我吃惊的是之前看到美佐枝舰长与新人亲切的交谈。

想不到他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他们俩走到今天还真不容易啊。”

美佐枝舰长在我身边感叹着。

她告诉了我,本来这俩人六年前就决定结婚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俩人和家人一起前去Planetraian游玩。

而那一天,正是那个殖民卫星化为星尘的日子。

他们两人是为数不多搭上了救生船的幸存者。

但是惶恐中人流分开了伊吹小姐和她唯一的妹妹。

她的妹妹伊吹风子,永远留在了星尘之中。

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自己一个人生还的内疚。

伊吹小姐不敢再去追求自己的任何幸福了。

心中存在了六年的伤痕,终于愈合了吗?

我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如我不知道为什么DANGO号上全部的乘员今天会齐聚在这里。

“这个时候,要是有礼花就好了呢。”

春原在一边嘟囔着。

“你可不要要求太高了。”

可是仿佛回应着我们的期待,光芒在天空中闪烁起来。

“流星......”

划过了天空,一颗又一颗。

......那个方位,是从那个方位辐射出的。

记载着无数伤痛的那群天体。

祝福化为了星尘,降了下来。




===========================================================================


繁茂的钢铁枝叶构成的森林深处。

残骸为荆棘环抱着这座城堡。

随着引力缓缓漂浮的碎片有时也会露出阳光能够穿过的间隙。

一年之中只有少数时光阳光能够穿透层层阻碍照射到这里的一块太阳能电池板上。

七年中被点滴收集的阳光在这里被转化储存。

如今满溢的电流施展了魔法,让森林中心城堡中沉睡的公主醒了过来。

“天文馆的建筑受到严重损坏。气压降至危险水平。电力严重不足。”

“正在试图向服务中心发送基于业务规定特例第12条第4项的行动指示请求......”

“因为得不到回应,所以从现在开始将按照我的独自判断进行行动。”

“开始处理最后一条业务请求。”

严重损毁的废墟中,一条电波穿过了虚空。

“一之濑琴美小姐,收到这条广播请到花菱百货顶楼的天文馆来,您的父母有东西要转交给你。”
7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版主 unicorn 于 2011/10/8 0:46:10 执行 关闭主题/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寫的.....好長.........
    我記的小康是想短文來著? 還是我記錯了?
    有點TE2後的故事
    描述的很詳細,故事的步驟鋪陳地很完美
    每一個場景和對話都能連接上
    很棒的同人文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啊啊...花光了分啊,要在這打一下感想233
    感覺很新鮮哦,機械人的概念,太空的無重力都是賣點=D"
    風子的開頭和中段寫得挺好,但到最後,感覺上有點連接不了。
    該怎麼說呢,可能之前也很多篇有突然「睡、昏」的感覺,現在再看也有點生厭之意。
    最後兩段,我個人認為連接不太自然,有點強加之意。(就像扔完閃光彈後不負責任的樣子-_-)
    最後「不喜勿插」,此乃個人意見也~
    TOP

    回复 2# 水羊 的帖子

    确实长了点。
    但作者每段很短小,压缩下来,长度还说得过去。
    不过还是短篇更好一点。
    每个人都有潜在的能量,只是很容易:被习惯所掩盖,被时间所迷离,被惰性所消磨.
    TOP

    写得好棒,真的真的真的是好棒的。
    虽然一开始被一些奇怪的设定吓了一跳,但是看到风子段落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一种很感动的感觉。比如说海星小行星带和从天而降的祝福。啊啊风子的身世又变得好可怜。
    尽管换了一个背景,但是和原作想通得很神妙呢。人物都把握得非常完美,无论是出场,行为还是语言。
    太空的背景还真是不错呢。

    PS:最后一段,请问能解释一下么?恕某龙一时没有看懂。
    TOP

    。。。。。。这是神马,冈崎什么时候变成了天人了。。。
    然后风子又在星球大战里死掉了。。。
    看起来像是高达里的情节多一点啊。。。
    结论:我翻你妹的H文本啊!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了啊有木有!这么多人去死为神马18X不去死啊!有没有考虑过初翻校对润色的感受啊!给我对全世界的初翻校对润色道歉啊!乃真以为H的拟声词真的好找吗!乃以为得一字一句认真看还要翻出来的staff不尴尬吗!喵了个咪最惨的就是像我这些直接ctrl的初翻啊啊啊!
    TOP

    很長麼,我覺得可以接受啊

    內涵很豐富

    長度會影響分數嗎?
    1

    评分次数

      TOP

      真高兴有人能说写得不自然之类。

      抱歉,这次我当了回标题党了吗。一开始确实想过《DANGO号上悠哉悠哉的一日》这样的标题,不过后来发现也不是悠哉悠哉的一日。

      原本因该是某达拉然巨坑的附属产品。依照短品的精神最后在猛砍了吧。梦美那一段还是手贱写了出来。一年后梦美跟据捡到的旅行箱发出的寻人启事,DANGO号护送琴美前往原Planetraian的开端。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