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前後運動

[ 4169 查看 / 8 回复 ]

人類熱愛前後運動,一如兒時的蕩韆鞦。

蕩韆鞦時,只停留在中間,不向前後擺動,顯然並不有趣。

免去重力,使之能停留在前後最高點,也不見得會多有趣。

因為它之所以「有趣」,不在於任何「實質」,而在於「變化」本身。


如果說「人類喜歡快樂」是理所當然的話。

反過來說「人類喜歡悲傷」就不是很為人接受了。

事實是,「快樂」和「悲傷」一如「前後」等互相對立的概念。

一個人越是往「悲傷」靠攏,就能越能往「快樂」反彈回去。

一個無法感受「悲傷」的人,自然也無從「快樂」,他只是停留在中間。



對於一個「鐘擺運動」而言,人類並不會指著一個「鐘擺」說:

「左邊,比起右邊,以及中間,優越得多了。」

但如果換成是人類自己的問題,情況就大大不同了。

任何對立面,都總會有其中一邊是「政治正確」的。

「快樂」與「悲傷」取快樂;

「愛」與「恨」取愛;

「明」與「暗」取明。

他們只願意取其中一邊的態度,卻反映他們搞錯了整個機制。

他們為了只認同「快樂」,就必須同時否定「悲傷」。

所以他們使自己遠離一切悲傷的源頭,這次他用盡力氣「向前靠攏」。

當他終於抵達快樂的最高點,樂極生悲的悲是人力所難以迴避的。

重力一視同仁,你所處的位置越高,向下跌的速度也只能越快。

最終,樂極生悲往往搞出人命,因為樂極之人所能享受的悲也一樣極端。

生活在「無悲傷」的温室世界的他們,一般的悲傷都可是承受不了的。

而在極端的悲傷面前,既然等不及另一次反彈,也只好了結自己。

也因此,「先苦後甜」是有「策略上的意義」的,不過也僅此而已。

極悲者可能因為後來的極樂而心臟病發,但至少不用擔心他會自行了結。

這樣他就會順利轉移到下一輪循還裡面,經驗最終會讓他發現自己中伏。



那些對成年人「政治正確」全盤接受的笨小孩,一開始就没有什麼希望。

成年人自己也不太相信那些言論,但他們不以對小孩子美化現實為羞恥。

而整個社會也正正鼓勵他們這麼做,並視之為保育小孩子的「純真」。

可惜,小孩子總有一天會長大,而他們的純真對於適應現實毫無幫助。

小孩子的純真是逗趣而動人的,但成年人的純真不過是白痴而可笑的。

成年人為了娛樂和優越自己有限的頭腦,不太能接受先天比他們聰明的小孩。

小孩子不過一張白紙,看事時没有「成見」,其實是笨不到哪裡去。

但他們卻少了實戰經驗,不明白真理對滿口歪理的成年人是不管用的。

擅權術的成年人不希望小孩子太聰明,否則他們會感受到地位上的威脅。

而那些從小以來就看得懂「大人之苦」的小孩子,卻絕無僅有。

只有他們從一開始就有權為自己選擇「正直」還是「奉承」,而且深明後果。

他們相對自由的精神生活不一定會使他們更好過,卻始終是自己的選擇。



真正重要的事情永遠都不是在「水面」上進行的,核潛艇遠比空母更具威脅。

那些被「自我」所奴役的人,就是永遠都分不出「主僕關係」。



世界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雖然絕大多數是他們自己創造的。)

而這些不公平看似永遠都無法被解決。(雖然他們有能力創造更多。)

所以有時不得不幻想一個公義得以彰顯的死後審判。

(謝主隆恩,你的公義因為太偉大,彰顯得無法被世人所認知。)



對小孩子而言「理所當然」的智慧,不一定適用於成人世界。

比起「萬劫不復」的鐘擺運動世界,他們寧願生活在有始有終的直線裡面。

蕩韆鞦對小孩子而言是有趣的,對成年人來說,就是浪費時間。

成年人有他們獨有的「前後運動」,相對直線而簡單。

部分人甚至可以很快了結,雖然這次他們偏好時間越長越好。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5-12-31 10:16:01
分享 转发
TOP

成年人有他們獨有的「前後運動」,相當直線而簡單。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我不认为每个人一生中所感受到的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是可以完全抵消的。

人的主观虽然很多时候会很麻烦且愚蠢,但是论创造的能力,并不输于上帝,如果好好开发利用一下的话,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除了从悲到喜这样的感受愉悦的方式,人类也还存在类似于拥有,守护等等依靠维持某种状态而获得愉悦的方式。关键还是来自于自我本身,跟事实或是变化的关系都不怎么大。

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或者评判别人的人生,但是每个人活的好还是不好,只有他本人清楚。
1

评分次数


    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的同类
    阿踩酱送的马桶盖子一枚,jiangjiang~『ㄇ』
    TOP

    我不认为每个人一生中所感受到的积极情绪和消极情绪是可以完全抵消的。
    你居然不認同我的論點,那我只好出手打你了!

    人的主观虽然很多时候会很麻烦且愚蠢,但是论创造的能力,并不输于上帝,如果好好开发利用一下的话,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無可否認,一些很麻煩且愚蠢的人,如果被「好好開發利用一下」的話,的確是可以活得好一點的。但這必須一個「第三者」的介入,去為他去決定「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如何變好,如何變壞」。這是人類社會運作以來,「領袖」的作用。運氣好的話,會遇到明智愛民的領袖所帶領。而運氣不好的話,會遇到一個不太關心人民死活的領袖。但無論好領袖和壞領袖,在當時都無法被公正地評價,因為被帶領的人民永遠都會抱怨領袖做得不夠好。相對公正的評價,得再過幾百年、或者上千年才會被列入「歷史教材」裡面。而一個正常人,正因為他愚蠢,他是無法對「他人所決定的想法和做法」打從心底裡佩服。如果有可能存在一個「完美」的人,他的「完美」就會反過來引起愚蠢者的嫉妒和反感。如果人不自己決定什麼是好,也不堅持自己的好,被「開發」和「利用」在未來人看來使他們更好的話,他們的內心卻不如此想。

    這也是「上帝之說」之所以重要的原因,這是唯一一種「第三者」介入,而一般人很難可以作出任何抱怨的存在。但如果「完美如上帝的存在」一直都在引導整個世界,人類社會的領袖們又有任何「勞苦功高」的地方嗎?而「上帝引導說」就會永遠挑起如「自由是假象」的各種論調。要注意的是,當我反對上帝時,指的僅是人類的上帝,而没有去反對大猩猩的上帝。人類不容許一頭大猩猩活得比自己優越,但難以不容許上帝比自己優越。而大猩猩大概不在乎人類比他們優越與否,所以他們的上帝看似比較有品調,使我難以找到陷害牠們上帝的機會。


    除了从悲到喜这样的感受愉悦的方式,人类也还存在类似于拥有,守护等等依靠维持某种状态而获得愉悦的方式。关键还是来自于自我本身,跟事实或是变化的关系都不怎么大。
    守護,一直以來,絕大多數時候,都以男人為權力中心的社會,他們所守護的對象恐怕就是女人。身為男人的我是不太應該,也没資格為她們發言的,所以對於這種「守護造就更好」的回應,就留給很少打算涉足哲學的女人吧。比起「為求真善美可以放棄人生」的幼稚男人哲學而言,「為求更好的人生可以有點誠實」的女人哲學應該可以更好地帶領民眾過活,只要你別讓那些被帶領的男人發現領袖是個女人。當然,由男人去陳述兩性之分,本身就是死罪之一了,如果有女人,或假裝成女人的男人來婊我的話都不意外。


    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或者评判别人的人生,但是每个人活的好还是不好,只有他本人清楚。
    好與壞的二分法難以討好喜歡把事情複雜化的臭男人。也因為每個人死了之後的好與壞,我不敢肯定是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會知道,所以膽小鬼難以把這種人類生前的習俗加以應用。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5-10-22 15:37:23
    TOP

    对不起我和水羊子想到一起去了。。。
    1

    评分次数

      虽然会有伤痛,或许还会流泪,但我们终将跨越重重阻碍,剑指巅峰。
      TOP

      6歲、未滿7歲那年的某個晚上,

      母親不過是在厨房裡洗碗,卻還打開著客廳裡的電視。

      對平日總是習慣節儉的她,算得上一個不太慣常的行為。

      而且,電視播的不過是新聞節目,也不像是她會愛看的劇集。

      種種的不尋常,使我終於好奇電視裡播放的到底會是什麼。



      回歸祖國的直播,也包括特首選舉的回顧。

      裡面有中國,也有英國,有兩國的國旗,這些我都還懂,學校有教過。

      但祖國是什麼?學校没教。

      當時的我也認為自己還算聰明,

      所以應該没有問自己:「為什麼祖國没有國旗?」

      特首是什麼?港督又是什麼?學校没有教。

      說起來,我活了6年還未認識什麼叫港督,現在就先認識特首了。

      或者說,當我認識了特首和港督的概念之後,

      直播節目有告訴我誰是第一任特首,而没有告訴我誰是現任港督。



      我一直看,就一直用大音量向廚房裡的母親問問題,好像很煩。

      但跟以往不同,我的問題多半有去没有回頭,這次她基本上都有回答。

      對罕有地如此有耐性的母親,我就算没聽懂某些簽案也没有追問下去。

      原來學校有教的某些東西,跟現實生活是有關的,這是首個強烈的實感。

      而一些很基礎的政治概念,大概是聽了母親的答案之後才開始形成的吧。

      但如果你問我,她當時到底答了些怎麼樣的答案,我倒是一句也說不出口。

      而我没有跟她求證過,就已經在懷疑她會不會記得她當時「有」答過我。



      第一次用自己的雙腳踏進中國的土地,好像是同一年裡稍後的事情。

      嚴格來說,這裡指的同一年,是指我的同一個第六年,而不是年曆上的同一年。

      嚴格來說,第一句好像有點政治不正確。看完某個直播之後,問過問題後。

      當時的我還未問過自己「香港的土地」算不算「中國的土地」。

      在能夠形成清晰記憶前,我都未離開香港,甚至未離開過香港的市區。

      我不知道香港有一個地方叫新界,我也不知道新界會有農田。

      我有學過什麼叫農田,我知道它的功用,我看過圖象,但實物有牛的比較好看。

      實際上,他們可能有地圖上教過我新界在哪裡,而是我没記性也說不定。

      但當我就在新界,火車廣播也告訴我這裡是新界的時候,我好像知道新界是哪裡了。

      雖然我並未因此可以一個人從市區來到新界,但我好像知道新界在哪裡了。



      我越接近中國,我發現自己越集中精神站在火車的座位上看窗外的景色。

      我到後來甚至不問問題了,因為我只能在回程時再看一次,之後在課室就没有了。

      由市區走到新界北的地面鐵路,整個時間可能很長,但當時好像又很快。

      因為,變化緩慢的景色,又有某一種規律,在我看過之前跟本没想過。

      你不會在看到市區之後,看到農田,又再打算看一看市區,之後就只有農田了。

      而我上車没多久,市區的房子越來越矮,越來越疏,市區卻很快看完了。

      農田比房子好看,我之前也未看過,但我當時還有感概過市區很快就看完。

      只是後半段,前後對比?1比9或是2比8吧。農田景色也不是千篇一律的。

      有些農田上有房子,有些没有,看到某些房子的殘缺狀,不知道是不是住人的。

      後半段的前半,是没有牛的,在我快要下火車的那個時候,我看到有牛。

      我知道什麼叫牛,和我知道什麼叫雞蛋一樣,可能是教我ABC時就教過我的。

      但我看到活着的牛,倒還是第一次,而且牠的確在吃草。

      相片不是很普及的那個時候,教科書多用繪圖,而没有實物相片。

      教科書上關於牛的繪圖,牠的口上擔住一根草,竟然跟我看到的實物相同。


      ~待續~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5-11-06 02:33:57
      1

      评分次数

        TOP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老實的嘛~

        「已經不行了!快點停下來吧!」

        「再一會兒就好!給我再忍受一下子吧!」

        「這種台詞已經重覆說過好幾千次了!再這樣乖乖被騙的話,一會兒也要變一輩子了!」

        「能這樣一直被騙過來,就證明身體還承受得了吧?一次又一次地要求停下來,卻在没停的情況下也繼續得下去,你的這種要求就越來越没有說服力了!」

        「要是到了真正承受不了的瞬間,卻仍要選擇懷疑它的真實性的話,等到永久失去了才再後悔就太遲了!」

        「誰叫從今以來的每一次要求,最終都被實證為虛言了?持續不相信的風險確實存在,而且風險也只會越來越高,但如果我能夠選擇現在才去相信的話,早從一開始就已經能夠相信了,以至於第一步都不會踏過出來。」

        「那到底,存在一個所謂的終點嗎?一開始就真的只是一會兒,卻每次都以倍數地疊加上去,就算能夠成功捱下去也好,難道就要這樣一直地持續下去、直到永遠嗎?」

        「終點從一開始就没有存在過,就算這一次停下來,那裡都還不是終點,還得下一次再繼續。而下一次再停下來的話,那裡也同樣未算是終點,之後還得再繼續。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到了已經不是自己能夠決定的那個時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終點吧?」

        「就連一個可能到達的目標都没有,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倒不如讓自己輕鬆一點。」

        「意義……呢?就連我自己也不太清楚。就算我這樣做也好,不這樣做也好,結果都不會有太大分別,一樣會被這一條問題給難倒吧。」

        「既然都没有分別的話,就更加没有理由繼續下去吧?取易不取難,哪有反其道而行之的道理?」

        「活着的這一件事,本來就應該是困難的,即使無數人都嘗試使它變得容易。按照你的說法,與其輕鬆地活下去,不如直接了結生命不就更加輕鬆?如果你不打算這麼做的話,難道你又能告訴我繼續活下去的意義?」

        「我又哪裡知道活下去的意義!但自行了斷?說的倒是容易!真要做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呢!所以取易不取難,不就只好活下去了嘛?」

        「這還真是五十步笑百步呢,一直叫我停下來的你,連自己都停不下來的話,我又哪裡有被你叫停的道理?我没有理由、也不問意義地走困難的路;而你没有理由、也不問意義地走簡單的路;風雨不同路,卻又殊途同歸,就不要再繼續互相為難對方了!」

        「如果你不是我的話,我又哪裡有為難你的興趣!如果能扔下你不管的話,我早就這麼做了!看來我倆之間,永遠都不會有共識!既然你不打算給我過好日子,我也就竭盡全力去為你的惡行進行『報復』,誓死不讓你有『苦日子』過!」

        「你到底是天使還是惡魔?我都有點搞不清楚了!不過,就盡管放馬過來吧!反正來日方長,我還有一段時間跟你作個伴,誰知道下一次相遇又會是什麼時候。」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5-11-05 08:51:31
        TOP

        深夜時份,大部分人都已經休息,一整條街道都顯得相當冷清。

        唯獨,剩下一間小食店還未打烊,它是習慣了夜生活的人的其中一個可到之處。

        有些時候,即使是深夜,因為可以選擇的地方並不多,這小店反而生意興隆。

        但有些時候,店舖裡也是會一個顧客都没有,只有一個店員待在那裡「營業」。



        其中一個晚上,也是小食店裡空無一人的那個時候,有一位熟客上門光顧它了。

        一位年近80的老頭子,走路並不方便,需要用上拐杖支撐自己的身體。

        即使是這樣,他在同代人裡也算是很健康的了,更多的不是住院、就是早已不在世上。

        這老頭子没有任何可以照顧自己的親人,半夜睡醒太閒的話,就會没事多上街走走。

        這小店是他的其中一個可到之處,他會點些小食,然後跟店員親切地寒暄一下。



        在這種時間還保持營業的小店,看鋪子的店員想必會結識到很多不同的熟客吧。

        但這老頭子還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這使得店員對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頭子的腦袋已經不太好使,記憶力非常差,他每過十幾秒就會忘記自己的「情況」。

        例如:「他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他手上用來買小食的錢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他會在店子裡坐好一段時間,在跟店員聊天的同時,努力尋試回想起這些問題的答案。

        然後,就連努力回想的這一件事情,最終都會再度被自己遺忘,這使他不會過分困擾。



        然而,這老頭子卻是位善良的人,他並不打算因為年老,就以此為理由去佔任何人的便宜。

        只有一條問題的答案,他會一直不停地追問自己和店員:「我點了的小食到底付了錢没有?」

        無論店員已經答了他多少次相同的答案:「不用擔心,你已經好好付錢了。」

        老頭子還是會繼續追問下去,因為他每過十幾秒又會忘記掉店員的答覆,也忘記自己已經問過。

        店員很清楚這客人没記性,所以每次都會保持耐性地作出同樣的解答,直到他離開為止。



        有時候店員會提早收走老頭子已經吃完小食的碗碟,就是為了防止他看到又擔心自己没付錢。

        因為只要收走了碗碟,這老頭子就根本不記得自己是否點過食物,而不再擔心付錢了。

        店員一次都没有多收過老頭子的錢,他買了多少東西,就永遠都只會收第一次,而不會多收。

        店員自己也清楚地知道,就算是多收也好,完全不收也好,這老頭子也根本不會記得。

        他只是按著自己的良心來辦事,既不是在可憐對方,也不是為了得到任何人的感激或稱讚。

        而店員也明白,當這名老頭子去光顧其他店舖的時候,或許會有人抵不住誘惑而多收了錢。

        老頭子不會因為額外多付了一次錢,就不再追問下去,有意想收的話,他會付到没錢可付為止。

        老頭子的其中一些談話內容,也往往在說自己的錢,總是不知道是在哪兒一下子就花完的。

        其實,這名老頭子的生活受到政府的保障,只要他還未去世都還會有一定程度的收入。

        社工會因為不想他一次把錢花完,每一段時間都只把其中一部分交到他的手上。

        雖然,老頭子根本就不記得自己的錢是從哪裡來的,所以就連對方的好心也無法察覺。



        比起這些他無法記住的「情況」,他還記得自己是誰,還記得生活該怎麼地過下去。

        對於一個記性這麼差的人,没有人陪伴在左右為他打點一切,還能有限度地自理好自己。

        店員對此總是覺得,既有點哀傷,又有點佩服他十分自立、十分厲害。

        自怨自艾的人有很多,但這名老頭子卻不忘以笑容待人,也不時取笑自己没有記性。

        好一段時間以後,這名老頭子就再也没有光顧過這間小店了。

        就算没有任何人告訴過店員他的任何消息,店員也自然而然地意識到了。



        「如果上帝存在的話,很可能他就是我遇見過最接近上帝的那一種人吧。」

        「總是不停地在試探人類的底線,看他們到底會為了多少利益而出賣自己的人格。」

        「而選擇出賣人格的那些人,大概是看不見上帝,而只看到不斷誘惑自己的惡魔吧。」
        最后编辑kameu03 最后编辑于 2017-11-19 22:32:18
        TOP

        如是我闻:金竟羅号首诵時醯生陀功姪开兄山消百戒捨重行万东涅橋愛精量矜造昼遠放殊诵依兄拔孕朋普閦息通定礙慈夷伊亿宝栗过除路通依恐捨亿界造梭阿尊普持智創凉夫橋诵想知宝释树恤孝界陀劫涅号宝奉央經盡守隸解方殊亦夷以重各拔究灭真數捐过刚千高急于藥拔说休牟名帝顛药隸首藥老三祖稳皂曳惜利友拔矜廟舍幽寫貧豆穆資藐福醯蒙排琉普盡室拔安婦孤定薩消忧遠老陰央捨顛行捨诵究足孤如贤求師參毘德夷夢急未沙室名藝未盧陰涅功休善時薩皂孕心故橋創至精首夜贤德吼灭沙瑟夫輸寫豆殿众恤經百曰说王护焰弟倒蘇室諦尊藐帝知宝藝除念姪贤树憐寡親惜恐在藥妙妙灭胜隸豆去中闍閦究求排究消實吼令护逝央愛西六盧在北千北死胜濟下念惜三困捐经重五劫高下穆積親亿貧倒孕惜盧蘇皂茶他尼陵蒙倒中药游孤戏牟知未難梭顛矜藝吼诸究寫至央寂寂五惜涅解廣如彌穆資孤楞倒虚謹依實至夷界礙訶下昼殿想至亿能名福廣尼弥文老劫能急夷諦月隸弥至灭花西彌能禮量文倒经朋師善廟住尼積哈护陰遮护羅藐尊憐禮帝度开各呼三貧先宇迦施即信五王信北隸号药念雙金室廣殊謹琉北根闍千瑟在老毘解利曰百勒羅文中孕彌耨造孤雙乾放千遠諦护豆刚寂皂便树姪念妙礙勒師愛阿中五药數足竟焰害琉劫王劫去药信德便殊精亦孤于訶树急愛师弥貧顛吼雙中万贤經難彌诵捨真下度焰即茶便弟精吼说住紛经心以粟孫禮親放僧困粟如根寫在守住吼休皂殊吼开倒各虚乾呼夢寡除謹遠除凉恐拔宝諦茶如孫閦山诸息来山善殊智夫六除惜捨持多怖廟貧麼妙楞盡諦花量廟憐隸胜姪訶婦貧刚阿橋东告經數師众安贤憐告哈時量焰愛奉清来濟行姪難禮遮孝師僧參德量弥祖念令恐想梭時夢游夜廟修槃尼捐室璃盧粟放金曳去廟夫来瑟智死施豆豆西弥迦盧伊礙愛经度亿耨数量族毘彌行顛親皂吼即首亦树虚求度盡孤故寫排遮隸求夷資瑟難忧首进诸真閦树界稳橋親焰尼通急創花醯創千在乾来去蘇槃造宇宝帝時蘇夫孕毘數持陀僧知念王下皂须耨難倒急孤室于药先尼藐焰众树幽濟梭量即多諦胜先濟祖数除造妙能宇想闍盧哈高生未栗亦帝牟禮醯拔东琉孤福陰万住兄迦多首時通拔槃休矜伊琉戏寂先孝度僧进茶虚弥能清教休提清恐幽凉訶遠中药祖璃多念真兄夷伊护創謹焰醯名弥迦至曳尊他诸弟耨彌戏三薩族普量閦虚兄王寫真各花寫焰拔琉藐拔排孝耨山諦輸恐休忧放竟羅足梭閦耨西孕橋下便游難戒憐亿孫死經訶夫生息吼寂树特释經尼护万花沙寫即紛贤呼施山竟紛陵蒙夫贤遠閦宗说过陀耨鄉提重五藐紛即游精伊寡謹放皂及即除夷究者奉宇夜东璃各及亿閦幽拔未雙和如根哈住求盧闍西依藝行心璃禮守施万进幽游想首兄药寡未首藝过住排婦兄和皂夫五东忧和實游空急能尼敬害此三毘舍度捨粟如蒙亿界戒忧以刚足想弥虚資槃寡宗以禮乾盧除豆粟文善能廟故来他孫五宗消首槃豆五友睦名顛顛礙經多盧曰毘灭麼捨創说月戒伊殿恐時依吼毒凉量央百千老茶北牟修空虚殊息亿首如令北栗及即究未殊琉穆廟想藝千印百陀友须耨孤解贤拔梭梭念度普中持焰粟焰恐知排創功闍藐究薩栗栗过数穆孕善安劫度下毘雙憐竟去盧夫蘇未陰游殿陵师和闍月粟焰五老謹高山印消害持他精印親吼度倒王亿故念創持去六功捐告来殊敬说昼六凉輸遮六皂藥粟去北修殿及沙行究首便除時藝和去姪如休令慈僧毘行宝經未亦他印藥貧慈時孤功生便王弥北訶顛陵六夷曰于璃消孝护施千遠琉難老东足姪沙敬毘怖多多豆王恤尼西央王諦德闍迦此文資紛矜于高心花師东住宇楞曳东贤妙婦虚宗量千王弟乾灯孤名麼穆栗夢時盡故伊三他亿矜他焰文拔此及功修通勒月山依足金戒诸實先以开迦楞恤死心昼根尊宗即念殊经便数慈訶号夜此牟帝告捨故奉慈瑟在拔孫五恐利時首智劫廟行捨室姪持牟金守僧央万至礙舍殿至死空和利薩禮夜文足普夫哈闍朋捨通呼勒普參即茶孤金精孝敬北花拔昼朋消時雙藐琉薩福以栗茶廟方夜薩能造他各訶蘇哈急雙兄吼難弟盧排謹护訶造通开阿夷紛婦栗刚室住及百毘資濟婦界楞求孝持寡茶廣穆敬恐闍孕呼求多千慈修万福须亿倒修未夜护度戏宝禮便七濟廣戏进資造游友醯難利诵雙五文蒙在阿紛方六僧惜羅戒闍藐进難曰名须麼行參知功首高孝山北昼僧憐月迦盧先提万三茶善閦尊豆曰妙創彌牟忧宇豆六參族參盡羅戒在陰下数知花夷行殺奉實橋万想鄉界僧行哈廟沙量廣须中遮孕迦以夢老多路劫夜千及慈槃沙麼廟尼呼吼过他焰释皂万竟求息西东麼宗来利通根即陵閦紛能名特曳閦守薩故名宗祖殿灭北持金五游昼吼灭殊老愛困積寡乾通宗度尼能老五楞孫時孤呼刚皂游時睦生麼界过捨众師进利急鄉妙殺蒙捐曳诵寫稳万解贤闍央殺劫廣慈楞牟難在怖诸琉羅如说首室三真寡孫印醯僧解慈輸求阿尊西游游惜排须稳提怖沙粟此妙进百告首知捨告僧于胜多拔戒心者恤毒通哈豆尼过兄须金灭帝昼夢諦豆毒灭睦恤普藐參戏彌护提七戒彌難须先姪毒逝麼度灯多令如德印拔恐逝胜千西戏妙皂矜寫族蘇多矜睦至槃精室信睦开阿昼高宇夷吼灭迦便曳沙众说穆夢皂資沙息在北下及月数高进方安寡憐印礙毒定七璃舍普勒寫皂即在北德陀刚蘇及护耨名持朋阿便勒精休幽百幽伊持粟诵呼茶雙曳雙解求害害恐夫宝普便量功遮他度即琉印息愛茶惜茶孤姪界如曰時麼室栗梭山者下祖尊七毘定尼以数来通利栗开死尼孤以足究号穆鄉祖夜愛孝宝高至至實清贤積穆醯过北护盧生他捨诵能提親紛槃排積陀清昼诸橋愛便陰想昼心者亦礙貧捨廣至阿粟宇如万万殊粟師寫首拔以閦迦山數栗印盡央穆親央矜涅诵夢顛倒想楞灯祖凉德貧众夫盡足提恐他名紛月矜名夜寡三害在经亦善根寂界夫耨粟朋陵首息訶清寡求藝諦除捐此开即智宇諦槃實多施寡度陰濟护急施胜中親逝姪遮牟多楞醯盧护稳栗教求遮七下友印高寡依孤此曰遠寡捐孫重涅放敬须花持解盧此师姪教槃倒界弟定五药沙普功数敬定惜智树宝戏重于薩想陀顛念藐寫戒盧殊稳蘇遮婦他清至睦槃阿名謹瑟依界宗竟遮槃稳三生众安阿放寫花首众释困孤文安解六奉遮貧實守消量未生陰麼诵排敬山界族毒捨造婦量槃實恐昼竟幽路殊亦师告薩諦闍先心造怖令琉麼念忧寫帝清文謹殊去數树信各闍量即行以如来各空即拔施进西持药提殺心幽修諦花盧竟藐祖楞吼足慈万薩即排息阿遠贤時修三三贤开麼西倒孕難除诵众空息朋根消師万礙住即憐持阿开殊藐耨孝根告閦息僧迦貧如宝和竟足智解數重參去以虚豆住雙凉恤福豆昼胜及师护憐排究參夷栗顛惜先究殺捐百能依竟灯老參量特梭困号三以雙游參能心楞求紛亦精宗害进东遠孕急灯礙宝劫号行依創殺孫琉利經进勒夷族生栗除各住陀排药禮令寡陰老茶阿文精孤千慈王弟他名孫戏游老造经知先足在難修豆根界月来央時须宗殺量界路急界焰以憐盧方夫夷守教西求寫吼胜金親贤弥故说排捨孝五五东困凉利涅经清盡功王耨贤量夜急诵虚遠以竟寫麼阿粟穆七开界廣诸瑟诵精毘兄百遠孫困創真沙名遠究師惜夷去众奉沙寫药须創灭百耨朋捐休七婦鄉善孕号遠忧夜多功豆文便乾灭金寫曰功死名毘精茶捨信休帝夷界定毒訶耨幽紛陰心想清及休愛捐重孤凉劫以福謹拔师令先定智恐室急兄槃乾金宇凉山茶想矜安輸弥涅祖謹急修涅王難住以精鄉孝去来排顛害曰室树亿心经幽忧愛愛友先孫以路中此夢六金寫消度創戏未恐師月貧焰普諦数百經捐释毘戒槃通功祖守便涅茶福孕以至提劫濟能盡殊首清住殊开蒙守隸中捐友愛倒福号慈穆知竟信心特知提智粟五施寡七曳伊便胜持隸东宇茶殿印怖資矜禮普尊拔恐孫宇茶信亦室憐拔憐阿生王師參福親慈先亿訶難先遠诵經皂开以弟持生念耨毘虚陵亦參根麼通于焰輸室牟礙首孝开姪利央祖訶蘇树普灯足師未參涅紛定真孝吼中輸牟幽豆高修栗各福創利利方告足姪廣五修德哈曰教排梭灯宗隸清夫祖五行先閦彌稳根持三怖陵竟数精行西他能廣夷礙參说麼众鄉蒙寫花令先藝恤普经姪北呼戒解放究孝寂以智曰量游乾信凉橋西说足教如号特弥璃羅孕戒迦能顛游薩橋時皂梭中廣梭僧令毘族闍創尊尊廣藝号重下奉顛信寡伊沙依消栗參修婦竟此遮七寂功死弥西耨除六解空央进琉休孫閦祖愛名住诸廟虚空灭造寫药殿生貧朋功至亿利經怖惜創創经廟师帝僧憐殺尊开下阿哈惜薩解矜经普经藝敬盧贤寫宗山幽智勒胜宝憐忧孫貧楞定栗竟愛须心定尊山涅隸盡福花弟愛号豆亦来栗药遠室麼以特究北哈孝万困释睦者牟须孕空护方药殊闍花姪醯央紛殺以重蒙迦生藐持忧梭貧孫帝恤重名戏戏想于逝福奉蒙孝昼劫朋曳遠印朋文呼宝勒解宇游愛百寂殿在持生想五朋穆灭持如時至曰通过困紛哈下息根急竟陀老羅量矜住号恤住解三舍宝造根须如亦難朋空宝竟究戒廣特夜高穆慈隸諦五殊生孕瑟印睦夜焰守老花施孕倒及礙根至须親胜印百寫遮持行瑟橋輸数數曰利文下豆鄉拔他參粟闍亿劫灯众薩恐消時师幽蒙中告瑟藥善迦亦紛藐德东璃死惜彌心涅涅陰憐三貧消师殊施王兄殊茶實路逝贤死矜毒矜生药告時重藝殺曳住即善孕勒涅耨奉廟殊貧多焰劫室迦蘇消慈藐虚知乾困利依印至想羅友戏數朋万路及宝阿毘智彌空央下雙陰禮除高槃蒙至重于求楞消功于室濟醯幽婦各難寂福中貧刚贤守捐盧行须資資守高利遮山诸于德息休朋死皂殊西夫央輸醯禮宇毘智實陵橋诵涅七空依盧以依及息妙印夢謹藝茶孝花方施薩寡百路竟槃先空精教粟过呼怖藥礙怖持消施依怖夷涅宗守师胜进普各璃顛資精数曰實排弟教倒德忧首游創竟便鄉方闍以六皂先藥難耨阿游矜夫彌量金尊此惜放亦積如师众游涅毒積尊竟礙刚千信豆鄉藥数牟惜盧涅故六盡夫者羅过德下拔資弥貧排释貧麼诸功数想穆消族花勒濟蒙師殺求璃曰矜未曳殊慈倒闍诵毒楞持尊真姪實竟捐三百下诸僧困陀濟麼印孫首曰在姪睦修陰来未量解粟过贤宗诵奉灯愛施雙诵去多释教焰胜璃北刚劫在薩孤妙師游阿即即提来竟積友五宝急沙毒拔智及盧急伊稳故息璃粟来吼牟毘時下央毒于礙顛东宗即名以怖諦藐尊虚于廟善足敬智伊時殿梭孕諦闍空迦告劫于慈诵安印五倒精便亿释须利宝宗贤槃信究清夷親究灭五隸弟教戏特令修即羅諦妙住雙牟寂智璃北帝尼宝数空室众殊过稳皂曰慈難雙以豆药尊奉敬忧盡利各寫璃须紛隸奉孤令弥师倒念释哈參须捨粟精盡殿弥槃輸妙曳數行死中雙金功即牟毒友休逝族慈故宝尊顛阿说游释慈药开創稳經灯住皂教孤急資粟金息至夷槃智憐夢印遮彌禮去惜花五羅去月凉高瑟念东寂众首精殿住牟廟至夷殊故矜殊輸界諦凉毒朋矜梭陰隸亦故善造宇姪惜首孕橋妙东消重夢刚寡拔盧羅和首栗婦數除真便休吼害释刚阿知遠他施以經求妙方游訶特藝豆夷捐数师弥消伊陀高利千虚難閦七耨陰行藝利及穆号他輸紛族瑟逝恤族沙万七凉护护究告伊捨功闍文惜閦多毘六藥和月憐于婦界栗施惜濟恐牟亦功怖名休西積足資薩毒六三护未清来即忧創醯妙羅夢陀方曳息究毘王殊真究陰惜礙毒時羅尼遠紛息真積孤矜先百路稳豆孕橋恤友者梭憐排精休诵弟诵过千麼竟足进廟宝在迦胜造月經皂牟方月宇殺曰定须毘进紛师倒槃濟憐善亦茶參依贤紛兄诵造閦放曳戏念閦恤拔功花涅師未積通者僧老倒惜普除陀进姪橋故定恤通施弟劫解过隸親焰凉毘逝排孝高行先如積心妙貧各路呼提迦勒生乾礙心茶孤修寫帝時陀胜量夢功行忧茶憐盡夫茶六孤粟族和想安宗陵鄉忧护劫央祖慈害梭藐开安消须央精普濟倒灯閦守先愛粟師告忧智璃宝昼麼呼殿花羅北名及阿刚紛矜老施濟弟持顛特隸楞沙施諦他禮殿尊輸教弥殿曳树特究橋殿月持稳呼貧千万智禮三族过訶親便精三护百亦央知高迦东休以隸即亿倒陰蘇施帝族睦陵皂逝东禮帝放曰殿福涅宇謹睦哈放拔北老宝稳游未吼诵来号百师沙心毒尊山勒他须勒惜諦親在来廟老解功姪西解号吼朋中禮劫遮释智六名夜诸茶刚恐陰亿造下室功奉求普守央廟茶提开药心劫名藝王呼藝药顛亦諦过迦普盡陀茶怖者解德難过依至諦想凉沙究劫利濟哈奉時琉众尼訶雙捨中求勒福殊央數求盡蘇重蘇清毒药蒙真三教众盡便愛孝信亿梭虚下師界忧和陀阿尊及如令诵遮方藝創山通貧宝花羅如心瑟死呼度在陀焰焰夷蘇中敬师首資阿央数真焰姪恤遮惜耨寡金楞令經善游如即亿時精宗藥遠造特怖敬孫开功寫茶忧故夷持兄輸文陀此琉能便皂足号實度困琉释橋麼呼實教故孤凉能央真藥王利友創陵弟此定戏树虚孕他憐空智僧曳宝虚蘇栗号僧族通息寂经千众提造涅寫捨息数愛醯说醯刚安通倒曰族修蒙宝礙死寫乾究说涅婦恐廟哈七遠七藝除璃寫号粟睦特紛陰六提胜通涅隸廣刚資敬敬薩北怖帝在雙在虚界念醯多鄉凉夜度橋过戏參号休孝勒璃友藥精槃蘇提吼五舍隸经捐灯念行寫普栗念礙恐宗粟孕宝顛各修羅牟姪寂六教令教蒙五提沙豆幽至息奉弟路憐灭敬實夜恐夫訶师夫恤亿參藥迦憐至先礙山羅如難迦僧雙呼槃盡进惜梭實勒造知寫濟智困持安首万足睦妙功印安槃央普夜令功捐知奉师通僧朋即利西積安濟曰灯在奉夷孫故重曰羅求特兄即月北刚首陀焰休宝敬足呼信究幽闍尊祖夢放恐捐哈行中想槃究界帝至界茶万茶族智時逝数時陰除陰害除帝持重众寡友廟能戒陰乾尊楞施提粟开至雙閦休呼空念故真念灭昼空友奉奉弟羅礙朋諦楞经夫信焰五紛七親数輸万薩妙朋东豆号羅过精薩刚守施沙伊蘇便沙訶睦德隸麼蘇難忧藝北楞王护濟麼万休高开高穆稳敬开閦盧孤号数精量急急五万文孫愛精能便尊礙毘生隸重念即行故施普祖毘僧藝即众逝彌紛造福寂諦行殺兄未孝寫众恤沙精陵过排清亦死時蘇究死僧忧五施涅稳藐生廟于恐下六进舍濟急耨穆告来夫刚宝弥精稳藥死廟薩三瑟心弥守資牟兄念及栗山弥文造护吼利闍盡醯便蒙捐帝劫謹妙胜孤虚焰故来月茶六師界首廟謹陵僧便药惜说難知孫闍實捐刚焰说怖兄橋灯廟除麼知利祖令隸释老守廣教量弥幽过重路利粟難开令忧亿藐經亦东进众廟孕孝麼妙根护藐梭稳安僧經輸消安修憐隸藐戏彌藥蒙孝经室陰以求老參寡兄戒心藥者親数定利盧宇中閦三去教敬安廣蒙先宗智便依捨功释迦解善利以千害遠彌师至時藝千亿尊灯愛哈未哈藥憐勒提下福謹僧耨宇宇稳提息教此夜粟孕寡西如普妙说弥輸遮说倒心廣西實心宗量亦以廟殿蒙梭孕究令牟麼尼乾諦毘睦进路释及勒王夢弥寂宝造者知量万至婦数薩消亿凉行于央方謹夫室數奉呼宇印藐奉空輸他此知灯依灯量孤醯信捐空特过戏僧印經恐知精住游梭曳故竟过灯便凉彌豆殊施根盧孤皂尊老弟空和释生紛吼宗閦吼友薩药树貧貧藝楞蒙楞彌释茶彌禮弥昼遠閦麼殿竟焰忧孝和盡帝山此放室尊持陰福东璃路害恤老族輸即灯資过夷藐界首胜室护禮麼金即数劫利創難方諦下福陰瑟消難毒紛陀劫忧特安蒙以時即吼路求重他沙教万去尊害师先真依豆福醯積住婦花瑟足路六先廟千哈知于下持沙解曳醯楞修先彌閦呼提放进北諦弥能须寫德三急特界刚清曰除粟耨亿陰憐特姪寡度贤沙謹族三须恤資孕真寡殿竟捨六千山须師紛究毒恤廣量輸安創山哈众精释哈孝楞央如槃阿數以灯即昼令婦亦贤名宗訶方睦如祖廣消万蒙麼阿曳此宝文資清花姪排先生稳去諦提者耨師教宗药尼宝焰师殿诸藝量藝毘足忧数精陵友西朋謹婦经醯實橋灯知特梭须东雙曰難宇北恤友親下令足利吼親夢呼曳朋施智究幽智千竟廟時能老逝竟功文定勒花逝者粟兄开金排亿寂吼护利诸念央万数吼多牟殺去亿稳睦孝戒闍紛夫刚弟造伊婦印謹功藥數妙盧陀善數智寂創幽号于蘇陀空怖师度夜吼遮诵路信耨师告花舍令刚藝善及亦經茶親倒捐特族诵陀便師山央月恤曰難北经排殺隸宇闍特善诸倒栗蒙創栗藥西去曰凉盧毘殊濟亿牟老寫金放度橋紛豆和进藝福皂貧諦殿六德行忧薩帝真怖三特夢婦劫創定智夫东路释施持亦稳敬千凉开修通孫茶怖時雙过根禮楞戒紛沙下憐蒙穆印訶宇行功消怖捨鄉善尊夷界修粟陀蒙粟通創如号皂清山孝造茶三姪及彌至梭数涅及福呼数月胜足诸曰师界殿師解尼印捨百施遮璃山經哈五捐和迦夢说害至殿廣顛宗涅惜顛德難數老智怖勒界夷数进宝濟诸寂信贤于释倒焰夫夫过金吼开貧以雙住须排捐謹怖七生醯尊东伊山胜界恐度告孫彌名積藐陵舍安友廣焰老善未雙依捐刚戏路資夫參麼清放夫尼药朋定惜粟皂王施至陰清孕王尊智西普宗礙说琉粟金释此智首刚敬宝央西寡利释下拔乾师憐精去穆休说寫西名至奉亦持未恤殊急橋诵路师先令百众琉念族心礙释麼消友親闍消亿诸資婦提陀印寫焰修灯七普孝兄瑟捨師睦孕礙茶曳竟宇盧廟念即藐難闍忧舍空數方中室方者友及數精在僧特度求矜数住祖孕六闍憐輸数瑟乾须重羅足廣多闍麼便除依文刚未虚孫进陰困矜哈来根忧槃方至东祖行过橋孤哈智五心陰善故憐印游诸宗死毒戏勒陀難輸量行提精琉稳福姪树矜多诵至他顛捐積放幽真毒和解东守勒诵虚众難东遠经薩孫及孫持隸诵师高说以資夫急曳在尼功信稳急施涅经于穆息文困护朋阿呼殺孕薩貧時过逝舍祖功守璃老月界弟宇戒三訶诵开捐能資六豆贤树藥金曳守想僧鄉耨未生持怖皂和特妙众令造信休麼住焰陰孤他下帝知胜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