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连载] 【同人文】《你好,欢迎来到依德·戴斯基维修基地》(SR×铳梦×三个强盗)

[ 201 查看 / 0 回复 ]

【你好,欢迎来到依德·戴斯基维修基地】

  207X年,堪萨斯城。
  这座位于加美合众国(UCAS)中南部的城市曾一度化为废墟,又在充满希望的人们手中变为了一座以钢铁与废料为主旋律的工业都市。每一日,大量废气遮天蔽日地盖住蓝天,垃圾被一车车运出,堆放在城市中心(天知道为什么,或许是为了节省时间)。居民们在日复一日的无望挣扎中渐渐沦为社会的渣滓,极少数幸运儿却能在城市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中轻晃着葡萄酒,由俯瞰中品味这座黑色的城市。
  从世界各地都有人来到此处。超级企业在钢柱间暗中角逐,企望夺得整座城市的生产力;道上的、星星、雇佣兵、各色剃刀们齐聚一堂,要从一通乱局中谋得赚取新円的路子;至于狂奔者,只要有暗影的地方,历来就不缺他们的身影。
  在如此夹缝中生存着一间名不见经传,只在熟手间流传的私人诊所,一间极为实惠、性价比高,且不计较患者身份的好去处。主治医生依德·戴斯基有着高超的手腕、良心的收费,以及一脸此间难得一见的微笑。坊间传闻在他手下起死回生的患者不在少数,亦有数量极多的客人因生活困苦而受其恩惠,以物易诊甚至赊欠费用。医生本人对于赛博殖装的了解更是首屈一指,可谓是SINless(无证者)想要提升自己时的不二选择。
  哪怕在客人中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在依德医生的诊所里,若你是信誉良好,品性又受认可的患者(以这个社会的平均水准而言,这个要求可算得上是吹毛求疵),你可以以市价的一半得到一份保单。这是一份极优惠的保险,不需要为得不到悉心照顾担忧,又没必要心疼可能出现的创伤应激小组高昂的阵亡抚恤金。一应的抢险救护工作都会由同一个人完成——依德家文静的小助手,亚丽塔·“告死天使”·戴斯基。兴趣是看书,喜爱的食物是布丁,在依德忙碌时常戴着眼镜安静地窝在书房看书,偶像是在6点半到7点热播的晨间AR3D剧《章鱼女王》中的章鱼百式。小黑猫加里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位在外人眼中不识愁滋味的小公主,一直在依德医生和另一位朋友的庇护下健康快乐地成长,这在堪萨斯可谓难得一见的奇景。
  旁人不知道,这项特殊服务正是在这位小姑娘的大力推动下才得以上线的。因她对于战斗生活的向往,医生曾与她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分歧冲突。两人相互妥协、各退一步后的结果,造就了今日的“黄昏妖精救助队”。

  今天是普通的一天。依德医生结束了白天的工作,正在地下室清点殖装库存。亚丽塔夹好书签合上书本,为书中人物了不起的爱情故事轻叹。正思量着该为医生热一热晚餐,某块隐藏芯片发出了警告的蜂鸣。
  她飞快地冲往车库,在半道上将身上的洋装尽数甩到楼梯扶手上,露出全由金属构成的身躯和紧身削肩的里衣。她又顺手从内置衣帽间中抽出一条披肩斗篷,纯黑的底色配上洛克风纹样,在错杂凌乱中展现出独特的美感。当斗篷裹身时,亚丽塔已走进了车库。在那里停放着她自出机杼的坐骑,一辆搭配有强劲动力与独一无二AI的单轮摩托,火星大王MkⅡ。它的轮胎两侧各有两个喷射孔,用于在必要时增加助推力。支撑着整辆车身的反足结构令其能在危急关头像生物一样弹跳。当她骑上车时,一个戴着古怪眼镜的金发男子出现在AR屏中。
  “亚丽塔,好久不见,有没有想叔叔?”他露出了一个过分巨大的微笑,边用一支小汤匙舀取布丁,边打趣般问道。
  “便携诺瓦叔叔,刚刚芯片发出了警报,是有受保者遇到生命危险了吧?快点把位置告诉我吧。”
  “呵呵呵!那是自然,我设计的系统是不会出错的。打个商量,要是他死了,就拿来给我当实验材料,如何?”
  没有理会恶趣味的发言,亚丽塔对他扮了张鬼脸,一脚油门冲出了车库。
  “依德,有工作啦,我和火星大王去去就回!”
  在她高亢的声音中,摩托以势不可当的冲势扬长而去。

  死亡竞技场位于堪萨斯城东区,是当地最受欢迎的竞技赛事之一。选手们由地下的入口进入选定的场地,生死不计地相互搏杀,观众们则在(相对)安全的席位上享受血肉与机油横飞的战斗场面。
  今夜,对于钟情于死亡竞技的狂热爱好者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来自机动球超级联盟的强力挑战者在历时三周不计成本的宣传之后,终于莅临死亡竞技场,参加这一首创的跨项目竞技赛事。这位无冕王者已摩拳擦掌,准备好了大显身手。另一方面,为保住自己不败王者的荣誉称号,卫冕冠军亦是振奋精神,誓要将那个“玩儿球佬”打得七零八落,叫他再也不敢越雷池一步。
  “女士和先生们!今晚,前所未有的华丽比赛将要在两位冠军选手之间展开!相信大家同我一样早已期待已久。究竟是死亡竞技的不败王者技高一筹,还是在Show Down对决中从无败绩的无冕帝王能脱颖而出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介绍与赛场两旁喷射出的劣质焰火的渲染下,观众们如海潮般站起,高声嘶吼着支持对象的名号,用最狂热的声音要求他们登台亮相。
  “从右手边登台亮相的,是‘破坏王’亚加卡帝!在淘汰率极高的机动球超级联盟大赛中曾181次进入Show Down(指残存者2人时,放弃竞速而转入1对1决斗的状态),125次完好无损地将对手拆解至支离破碎,每战必胜的无冕之王!”
  一个四肢、头部都装配有厚重装甲的男人从东侧入口出来。能看到他高举的右手和其他肢体一样,都装有数个凸起的圆球状装置。因为今天参加的并非竞速,足部的滑轮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同样套有装甲的双脚。看到他进入升起的笼网,许多特意赶来支持他的球迷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盖过了一部分反对者所发出的嘘声。
  “左手边的,则是我们最受欢迎的不败象征,‘托南辛祭礼’瓦内德!306战0败,守擂次数高达74次,是至今为止的纪录保持者,死亡竞技场有史以来最强的冠军!”
  只见一只手指尖利的巨手撑住天花板,巨人瓦内德仿佛撑天的泰坦般从西侧入口“挤”了出来。他现身的那一瞬间,整个地下竞技场陷入了爆燃一般的热潮!无数双手在空中挥舞,呼唤着胜利、无敌的铬,以及敌人的粉身碎骨。他的双手是削铁如泥的锐器,双臂共附有四个圆锯也似的锯齿车轮,每一个圆盘都装配有顺逆两面反向切割的鲨齿锯片,能毫不费力地切开挑战者的头盖骨。他扁平的脑袋已完全看不出人类的痕迹,全身上下都藏有改造后的致命武器。
  “这是你一生中最错的决定,也会是你最后的决定。”他进入战斗圆台后,不留情面地挑衅道。罩住圆台的铁笼开始降下。
  亚加卡帝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不过是只井底之蛙,”他毫无畏惧地反驳道,“我会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战斗。到时候可别怕到把你的丑脑袋缩进屁眼里。”
  听了他的话,瓦内德的眼睛闪着危险的光。他是个心胸狭隘的人,对胆敢反对他的人睚眦必报。此时的他晃动着脑袋,已想象自己用头顶的双角捅刺进对手的胸膛,抬头便能看到他惊惶失措的样子。瓦内德沉浸在想象中,满意地笑了。
  两边都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巨怪。亚加卡帝的身高接近4米,而瓦内德更是达到了5米之巨。两人的身体都经过大量赛博殖装的改造,可以想见他们尚属于人类的部分远少于机械。精于剃刀之间战斗的他们在比赛开始之前就用审慎但不乏轻蔑的目光彼此打量,揣摩对手可能会用到的进攻策略。
  当铁笼彻底降下,浮空看台正中央的主持人手握话筒,以撕裂声带的音量大声喊道:“比赛——开始!”
  话音方落,两个镀铬剃刀毫不犹豫地冲向对方。仿佛史前巨兽互相厮打,以最原始的蛮力角逐胜负,又好似为争夺雌性交配权而怒气冲天的公牛,在猛撞之后使尽全力角抵在一起,这两人在几次互击之后,十指相扣开始了角力。双方的殖装出力相差仿佛,但体格上的差距在最直观的力量比拼上渐渐体现。僵持了数秒之后,亚加卡帝的双足竟离开了地面。在失去了支撑点后,瓦内德一鼓作气,将难以发力的破坏王整个举到了头顶!
  瓦内德自感已胜券在握。他已能预见自己发力下打,将双角刺入敌人腰际,继而顶得他四分五裂的情景,却不想手中竟无端生出一股旋劲,叫他拿捏不住对手,迫不得已只得放手。
  看似黔驴技穷的亚加卡帝施展出了亚细亚旋法。这是他独门的秘术,分布在全身装甲的三十多枚圆钉或正或逆高速旋转,生出的螺旋劲道不止能令对手把握不住自身动势,更能在攻守变换间生出数种劲力攻敌,一用之下果然奏功,甩脱对手后整个人往其背后摔去。
  瓦内德见状,急往身后踢踩。他的四肢极粗大沉重,打击面广又兼破坏力惊人,往往一击命中就能叫敌人非死既残。急切之下他只想保住主动,偏又难以把握对手位置,大幅动作也无法快速转身,更叫他心急如焚。
  背部着地的破坏王看似处于劣势,却因他形似龟甲的独特背部构造,辅以手脚圆钉旋转力道,得以在地面如鱼得水地行动。在接连躲过瓦内德大失准头的两脚之后,亚加卡帝瞅准时机双拳砸地,借反震旋劲忽出一脚,狠狠踢在敌人腿上。以鸳鸯地功拳为原型演化而来的地功腿法在瓦内德小腿上踢出了一个扭曲的大洞,深可见金属骨架,乍看仿佛是被飞快转动的钻头钉打所致。
  正暗自得意间,破坏王却瞥见瓦内德冷冷的目光。他心中一惊,刚要借力急退,一条遮天盖地的巨臂连同两个狞恶的锯齿车轮已狠狠砍到他腿上。一条犹自曲动的左腿飞撞而出,在铁笼上砸出浅浅凹痕。
  亚加卡帝心中叹息,若是滑轮仍在,借助其动力不难躲开这一击,却不想往日的惯用战术因不适用于另一套规则环境,竟成了他的致命伤。
  在瓦内德支持者狂野的吼声中,破坏王心知,今夜他胜利的可能性正一点点离他而去。

  火星大王在路上疾驰。只要看到它全程超速、惯常压线、偶尔逆行的掠影,稍有常识的司机都知道,这俩机车的骑手百分百没有启用网络导航系统。
  在跳过堵在最前方的一辆现代申光之后,火星大王一个急转,拐进了地下竞技场的隐秘入口。
  “这看起来不像是常规出入口?”亚丽塔摘下防风镜,在仔细辨认了飞速掠过的标识后,确认自己没有认错字。
  便携诺瓦却不这么看。“嗯,我很确信这就是你要找的入口。它能带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啊,真是绝品!”说着,他又吃下一大口布丁。
  在全速通过几个不长眼的保安,将他们撞成滚地葫芦之后,高速行驶的单轮摩托冲出了东侧入口,一举闯入了欢呼与谩骂声交织的狂躁海洋。
  映入眼帘的是破坏王凄惨的末路景象。他原本装甲坚实的四肢如今逐一被卸下,垃圾般散落一地。瞎了一只眼睛,换来的成果是瓦内德头上少却一根的尖角,以及他满怀怒气的报复铁拳。可惜陷入昏迷的亚加卡帝已承受不起这样的折磨了。
  眼前的冠军显然没有放过对手一马的意思。他拦住了想要宣判的裁判,如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般,一手按住对手,对他饱以老拳。若非亚加卡帝遵照机动球运动员的习惯,戴上了他结构合理能帮助卸力的头盔,现在扭曲变形的就不止一根鼻梁和部分眉骨了。
  在眨眼间判断了当前的局势,亚丽塔决定加速冲向铁笼。在即将撞个人仰马翻之前,她双脚站到了摩托车座位上。与火星大王默契的配合给了她信心,她与坐骑一道曲腿,继而猛地一跳。在部分观众的惊叹声中,高达十数米的笼网被她的一个空翻甩在身后,落地时单腿一曲,安稳着地。
  嘴里默念着创伤应激小组操作指南,亚丽塔撇了撇嘴,那显然不太适用于眼前的情形。于是她决定跟着自己的步调走。
  “嘿,大个子,”她抬头仰望瓦内德,一米五的个头在他旁边简直可以用小豌豆来形容,“他已经没知觉了,可以放开他了吗?”
  或许是对这状况外的情景感到诧异,瓦内德竟真的停了手。他沉思了两秒,然后转头看向眼前的小个子。“你是在对我说话?”他低沉的声音附上了些许戏谑,仿佛是听到什么发噱的内容。
  “是的,没错。要是你听到了,劳驾快点让一让。病人可等不了这么久。”亚丽塔仿佛没听出任何弦外之音。
  似乎是很满意今晚的庆功宴前还能遇到这样的余兴节目,瓦内德难得在对手咽气以前放了手。“那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的拇指公主。想要救王子,你得先把恶棍打败才行。”说着,他露出了同那冰冷眼神相得益彰的笑容。
  亚丽塔露出了一副“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同时夸张地举高手臂,“你一定是在开玩笑,你这——么高。”说着,她还对瓦内德眨了眨眼。
  正当他真要以为她发了憷时,却看到她双臂一错,摆出了一种陌生的格斗架势,对他招了招手,“那就速战速决吧。我还得回去给医生热一热晚餐。”
  情知自己被耍了的瓦内德怒不可遏,他难以抑制狂躁情绪的老毛病又犯了,“等到我把你漂亮的四肢一根根扭断,看你这口伶牙俐齿还吐不吐得出漂亮话来。”
  话音未落,亚丽塔便朝他冲了过去。瓦内德对她发出一声怒吼,双臂同时启动了锯齿车轮,瞄准她先后扫击过去。告死天使在锯片即将切到瞳孔的一刹那猛地压低身子,以紧贴地面的扑击姿势安然躲过了两条挥舞的巨臂。
  她的前臂外侧同时弹出了两柄“顶肘装剑”,形似眉月坚韧锋利,是以数种不同金属的废弃零件混合锻造而成的,过去曾在她那一脉相承的武术流派中大放异彩。在压低身子冲过敌人双腿间时,她猛然出手,同时削向了左右两边。瓦内德右腿的装甲被轻易切开,左腿更因先前受到的攻击而空门大开,被嗅觉敏锐的告死天使切断了金属骨架。
  一招失利便落入被动的瓦内德陷入了狂怒。不待调整好平衡,他便借单膝跪地的姿势,左臂贴地朝后猛击。岂料向前扑出的亚丽塔以一个前滚翻迅速化解了冲势,两手一撑便凌空跃起,用体操运动员般的姿势越过了袭来的胳膊。
  得势不让的亚丽塔在半空中环住了瓦内德的手臂。借着双方相错的力道,她仿佛单杠转体般绕臂一周,而后一脚踢向了瓦内德的扁脸。他的支持者们不仅没有失望,反而兴奋地发出嗷嗷怪叫。这位死亡竞技场的常胜将军确有其本领,除了他绝不居于人下的秉性外,一身坚固异常的装甲更能帮他屹立于赛场之上,寻常打击难以对他造成有效伤害,更多的只是将他拉入更深的黑暗狂怒之中而已。所有人都相信他一定会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一个深刻的教训。
  只是今次似乎略有不同。在旁人看来,当他吃下这“不轻不重”的一击之后,瓦内德便像喝饱了酒的醉汉一样,步法变得杂乱无章。在勉力走出五步之后,更是轰然倒地,脸孔带着不甘嵌在了铁丝网上,牙齿咬得嘎吱作响,却是怎样都没法再动弹了。
  亚丽塔轻盈落地,如同受惯性影响一般又单脚转了半圈。这个中的奥秘哪怕亲身受其一脚的瓦内德都不得而知,在场的人中只有她一人对此心知肚明。以“周破冲拳”的原理踢出的一脚,将震荡传入了瓦内德体内。无论外层包裹的装甲多么坚厚,内里的大脑仍旧一样脆弱,坚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亚丽塔正是利用了这一点结束了战斗。
  当告死天使取出随身携带的无线外伤贴,为亚加卡帝稳定伤势时,观众们尚未反应过来。一直到她解开身上的披肩斗篷,把破坏王连同他散落一地的零件打包起来时,他们才回想起冠军的倒地不起。这场万众瞩目的对决竟以滑稽戏也似的结尾收场,这是谁也无法接受的。无数观众鬼哭狼嚎着想要冲进赛场,其中也不乏浑水摸鱼之辈。赌徒们手握有作废可能的赌券愤怒地大喊,企图影响裁判的判决结果。在双方教练带头发生肢体冲突之后,铁笼外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
  亚丽塔没有在意这些。她哼着电台里听过的轻快小调,双手逐渐发亮,在铁笼上开出了一个漂亮的圆。铁丝网边缘被高温轻易融断,橙红色的断处散发着热气。一脚踢开缺口处的铁网后,她骑上摩托,踩了脚油门,将这一切混沌不堪的景象抛之脑后,沿着原路扬长而去。
  “TE呼叫维修基地,已确保病人的安全。现在生命体征平稳,预计还有2分钟到达。”
  “没遇上什么危险吧?”依德医生的声音从摩托车载通讯器里传出,伴着一种能让人心灵平静的魔力。
  “嗯,我回来了,依德。”小女孩回答道,心中想着饭前要洗个热水澡。
  对于她来说,这的的确确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日。
最后编辑忘却心音 最后编辑于 2019-04-12 21:22:14
分享 转发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