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文字] [光坂祭]Clannad Kyou Alternative After Story

[ 12919 查看 / 18 回复 ]

这是发生在AS一周目的另一个故事……

幼稚园内。
“锅锅。”汐向一只比她身体还大的貌似野猪的生物跑去。
“那是什么?”我向汐询问到。
虽然汐是我的女儿,但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爱妻岡崎渚难产死亡的阴影中,过着十分颓废的生活,没有尽到身为人父的责任,汐一直由岳母早苗家带大。但最近由于一些契机,在早苗和一些人的帮助下我终于从渚死亡的阴霾里走了出来,开始拿出勇气直面我的女儿——我和岡崎渚的女儿岡崎汐,开始了共同的生活,因此当我送小汐去幼稚园时看见这么奇怪的生物还是不免要感到奇怪。
“这是幼稚园的宠物,锅锅。”汐一边抚摸着名叫锅锅的野猪的身体一边回答到。
“为什么野猪会在这。”我不禁吐槽到,难道这里的家长都允许幼儿园养这种动物吗?
突然想到以前高中的时候也有个奇怪的女生把野猪当作宠物,那个女生是我高中时候不多的朋友之一,我们曾一起为了渚能重建话剧社而挑战过篮球部,也曾留下过因有纪宁书上的诅咒而只穿着运动装和运动短裤被一起关在体育仓库的青涩回忆。
“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啊。”内心不禁感叹到,但更多的是这些年我都干了些什么这种自责。
“算起来如果那只野猪如果还活着的话也该长那么大了,不过不会那么巧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你就是岡崎汐的父亲吧。”
我寻音回头看去。
“你……你……”没错,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巧的事情,巧到我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是小汐的班主任,名叫藤林杏,请多指教。”眼前这位自称是杏的汐的班主任这般介绍到,然后微微鞠了一躬。
没错,她就是我认识的那个杏,那个曾经同我和春原一起做过傻事,一起挑战过篮球部,还和我一起被关在过仓库里的藤林杏。不过眼前的杏比起我记忆中的多了份稳重,言行举止中带有一份成熟女性的魅力。
“是的,不敢当。”我也回以一个鞠躬。
杏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种表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我说你啊!”真是的,那么多年后的再相会竟然就这么嘲笑我。
“看到牡丹就快点察觉到啊,还是说你已经把我忘了。”说着,杏把眼神望向了远方,仅一瞬间露出了寂寞的神色,但当时的我并没有读懂这个眼神里更深层次的含义……

告诉了汐我和她的班主任藤林杏是老相识之后,汐就在幼稚园另一位老师的带领下和牡丹一起其它同学一起玩耍了起来,而我和杏则找了个一旁的长椅坐在一起攀谈了起来。
“椋现在怎么样了?”不知不觉我们谈到了椋的事情。
“椋啊,前几年就和一个叫胜平的小子结婚了,现在在临镇的医院里当护士,最近就知道和胜平过着幸福的小日子,都不怎么来看我了。”说着杏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
“以前听椋说过以后想当护士,没想到真的实现了啊,而且现在也已经结婚了,看来要恭喜你了啊,杏。而且听起来你们姐妹现在的感情也还是很好。”说着我的右手不自觉的碰到了杏的左手。
“哪有的事!”杏慌忙收回了左手,并转过了头。
此时我发现杏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是空空如也。
“你也要加油了啊,杏!杏的话也一定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哪……哪有的事……我……我现在还……是单……”杏看着我不知为何有些语塞。
“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再不快点就会迟到被芳野骂了。再见了杏,小汐就拜托你了!”说着我急忙拿起工作用的包和杏打了个招呼离开。
“恩……走好。你还会再来的吧。”
“你还会再来的吧”这句话并没有传到朋也的耳中,同样没有传到的还有“我现在还是单身。”这句话。


======================================================================
虽然很早前从早苗送小汐来上学的时候就知道汐是朋也的女儿了,但是还是没想到能以这样的方式再会。
杏用右手摸了摸之前被朋也无意识触碰到的左手。
难道我现在还对朋也……?
杏为了摆脱这个想法摇了摇头,然后把头埋进浴缸的水中。
杏一直是知道的,当年高中的时候自己和椋一直对朋也抱有好感,朋也也不可能没有发现,但当自己意识到自己对朋也的感情已经不是普通朋友的时候朋也已经和渚在一起了。
难道这份感情还在温存吗?
或许是吧,这些年来虽说有不少不错的男生提出要和我交往,但都被我一一回绝了,果然我还是对朋也……
可是……渚……
杏又想起了那个既是她的情敌又是她的好友的女生,想起了他们为渚重建话剧社而去挑战篮球部,为渚单独举办的毕业典礼,同时也想起了当时看到朋也和渚在一起的懊悔和悲伤,朋也送古河去医务室时自己和妹妹椋留下的眼泪。
椋已经从朋也那毕业了并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那么我呢?
“对不起,渚。”杏把头伸出水面小声呢喃到,随后从浴缸里出来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我今天都在做什么啊!”走到换衣间的时候,杏才发现自己忘了拿替换的内衣了。
======================================================================


“小子,来一起打棒球吧。”古河大叔左手拿着棒球手套,右手拿着球棒不停的做出击球的手势。
“哎……”我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杂志慢慢站了起来。
虽然现在小汐和我一起住了,但是周末我还是经常会带着小汐到早苗阿姨家去玩,每到这个时候秋生就会一直拉着我一起去打棒球。
“怎么了?小子怕我了吗?怕在女儿面前出丑?跟你说我可是面包界的铃木一郎!”说着大叔挥动了几下球棒。
“爸爸……爸爸才不会怕阿秋呢。”小汐在一旁为我加油到。
“小汐,你爸爸可是个没用的人啊,几乎没怎么打中过我的球,唯一次打出安打还是那次哭丧着说把你女儿嫁给我的时候。”大叔叼着烟说。
“才不是呢!爸爸永远是最棒的!”
“那这样吧,今天谁输了谁就罚吃早苗的河蟹面包!”
“我的面包……我的面包……原来是用来做惩罚游戏的啊!”悲剧的是,一旁的早苗刚好从内屋走出来听到了刚才的话,随即双手掩面泪奔了出去。
“我最喜欢了!”说着秋生抓起一个河蟹面包咬在嘴里追了出去。
“这一家子还是一点也没变啊。”我不免感叹到。
是的,即使渚已经离我们而去,即使小镇再怎么变化,生活还是在继续。只有坚强的去直面人生,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而给我这份重新站起来的坚强的正是古河一家,想必现在天国的渚看到此般情景也会会心一笑吧。

“好球!”
“你这家伙!”
随着清脆的球棒触击球的声音,我打出一个漂亮的左外野安打,然后是玻璃被打碎的声音。
“快逃啊!小子。”
……
最后我还是拖着大叔老老实实的去和人家道歉,其实我觉得邻居早就习惯秋生这幅德性了。
坐在一旁草地上的早苗阿姨看到大叔低头道歉的身影也微微笑了起来,汐则躺在早苗阿姨的膝枕上睡着了。
“大意了,好久没被你打出过安打就大意了。看我下次用我的阿秋三倍速LOVE LOVE魔球2号来三振你。早苗的河蟹面包我是绝对不会吃的。”
那么恶心的名字是怎么回事啊,2号又是什么?难道还有魔球1号?刚想吐槽却还是忍住了。
“刚才的那句话被早苗阿姨听到就完了啊。”
大叔看了看我,从口袋里拿出根烟递给我。
我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已经戒掉了。
大叔微微一笑,刚想自己点烟又好像若有所思的样子,把烟放了回去。
“秋生!朋也!来吃饭了。”一旁的早苗阿姨已经准备好了便当招呼我们过去。
“小子,早苗的心里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叫你只是顺便的。”说完秋生快步跑了过去。

“话说我们一家人已经很久没像这样一起野餐了。”我一边吃着早苗阿姨的便当一边说到。
“家人吗……你这小子现在也越来越会说话了啊。”
“说起家人,朋也有没有想过为汐在找一个母亲?”说着早苗望着一旁熟睡的小汐,“一个人的话就算在怎么努力也有办不到的事情吧?况且小汐是女孩子,还是找个母亲很多事情会方便一点。”
虽然不是第一次别人和我谈起这个话题了,但早苗阿姨和我提起还是第一次。
我看了看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
“这样的话总觉得对不起早苗阿姨和大叔……”
大叔一拳砸在了我的头上。
“笨蛋,你小子和小汐幸福就是我们的幸福!”
“就算你为汐找了新的母亲,我们永远是一家人。”
家人。
早苗阿姨温柔的话语直击我的心头。
“早苗阿姨,能让我再叫你一次你母亲吗?”
“当然,朋也。”早苗阿姨还以一个温柔的微笑。
“母亲。母亲!”
下雨了吗?我感觉到手背上有水滴了下来,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是的,下雨了。
那也是一个雨天。
那个雨天我把秋生的球打了出去。
“把你的女儿交给我吧。”
我当时这样跪倒在秋生的面前。
……
被双手怀抱着。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早苗阿姨从身后紧紧抱住。
“早苗……不……母亲!”
泪如泉涌。
“把汐交给我吧,我会给她幸福的!”
“爸爸。妈……妈……”熟睡的小汐口中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梦话。
最后编辑windchaos 最后编辑于 2009-04-15 18:00:25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光坂祭]Clannad Kyou Alternative After Story

    “再见,杏老师。”
    “再见,小汐,路上小心。”
    “明天见,杏老师。”
    “朋也就不要叫我杏老师,搞得我很老的一样,再这么叫当心我用字典砸你。”说到这杏停顿了一下,“和以前一样……叫我杏就好了。”
    “那今天辛苦了,杏。”
    “恩,走好……朋也。”
    虽然这样和朋也的对话已经成为了每天的日常,甚至是杏每天最期待的事情。但由于种种原因上次之后还一直没和朋也好好的聊过。
    “怎么办啊。”杏担心着自己的心意何时能够传到。
    明明已经决定了,要和妹妹椋一样获得自己的幸福。
    不,不单单是要给自己幸福,还要和朋也、小汐一起创造我们自己的幸福。
    我一定能做到的,椋!
    望着牵着汐小手离开的朋也的背影,杏下定了决心。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心意传达过去呢?
    杏低下了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
    “藤林老师……藤林老师……”
    “啊,院长……不好意思。”杏这时才注意到院长已经喊了自己的名字很久了。
    “别发呆了,已经到下班的时间了,快点整理好东西回去吧。”
    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啊……自己究竟发呆了多久。
    “还有,下个星期就是亲子运动会了,不要忘了通知各个家长。”
    亲子运动会。
    杏突然灵光一闪!
    亲子运动会的话邀请朋也的话朋也一定会来的吧!
    “谢谢您!院长!”说完杏就高兴的跑开了。
    而一旁的院长当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事让杏变化如此之大。
    “亲子运动会吗?我和芳野说一下到时候应该能抽出时间。”如今的我是如此珍惜和女儿小汐在一起的时间,想靠自己的努力来弥补5年的空白,这种亲子活动自然是会参加的。
    “不要给小汐丢脸啊。”杏笑着对朋也说。
    “爸爸才不会给汐丢脸呢!爸爸是最棒的!”汐的话语和眼神里充满了对自己父亲的骄傲和自豪。
    “汐,你爸爸以前可是篮球高手啊。”我自豪的说道。
    杏温柔的摸了摸汐的头,然后对朋也说:“加油啊,朋也……在各种事情上。”
    “恩。我会加油的,现在的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迷惘了。”朋也握住了女儿的手。
    “那再见了啊,杏。”
    “再见,朋也……那个,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的话尽管说,我也是会帮忙的……毕竟我们是老同学,我现在又是汐的老师……”
    “恩。到时候就请多关照了。”

    “老师好像很喜欢爸爸啊。”在回家的路上,汐突然这么来了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呢,汐。”
    “同学的家长都这么说,说杏老师对我特别温柔,对爸爸也是,连院长也这么说。爸爸也喜欢杏老师吗?”
    面对女儿的童言无忌,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喜欢吧……大概。小汐喜欢杏吗?不是作为老师……”
    “很喜欢!”汐高兴的说。
    “是吗。”
    在长长的回家的路上,我再也没有说话,只是牵着汐的小手一直听着汐说着今天幼儿园里发生的事情……
    而另一边,杏也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利用这次运动会的机会,和朋也表明自己的心意。

    运动会当日。
    “朋也,这里这里。”
    我和汐一踏进校门就看到杏在向他招手。朋也径直向杏跑去,而汐则是和同学们一起围着牡丹嬉戏。
    “不是吧。”走近后我才发现杏今天穿的是运动短袖和短裤。
    “不要这样盯着人家看嘛……人家会害羞的……”杏一边说着一边左手拉着运动服的下摆,右手握拳放在嘴前,同时扭捏着身体。
    虽然这么说,不过这个也太杀必死了吧。我一边抑止着自己男性荷尔蒙的分泌一边还是不停地打量着杏的胸部和下垮。纵使学生时代一直看到杏的运动装,还一起被关到过体育仓库,不过几年不见变得更加成熟了。
    我都在想什么啊。我赶紧把视点从敏感的地方移开。
    “朋也……好H。”杏脸上一阵绯红,用只有她和我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那个,杏今天也有项目要参加吗?”我为了摆脱刚才尴尬的气氛赶紧转移话题。
    “恩,等下第一个铁饼项目要参加。”杏也整理好了情绪回答道。
    铁饼,果然符合杏的风格,我突然想到以前春原被杏的字典砸到面目全非的脸了,不禁偷笑了起来。
    “你啊,又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杏愤愤的说。
    “没有,只是觉得铁饼果然很适合你。”我笑到泪水都出来了。
    “那个……朋也……”杏边说右手边摆弄着头发,“今天我便当稍微做了多了点,你要不要和小汐一起来吃……”
    “不会有毒吧,要不要拿牡丹来试毒?”我下意识的吐槽。
    “那个,人家的料理也是会有进步的。”
    原以为会被杏大骂甚至是被打一下,所以听到杏这样的回答还是有点吃惊。
    杏也变了吗?是的,没有什么是一沉不变的,自己也好,汐也好,杏也好,这个小镇也好,因为人只有不断变化才能生存下去。
    “那我还是稍稍期待下。”
    “稍稍是什么意思啊!”听到杏这样的语气我反而安心了,果然杏还是我认识的杏。
    这时广播里传来了铁饼比赛选手集合的消息。
    “加油啊,杏。”我给予杏鼓励的话语。
    “谢谢,朋也,我是不会输的。”杏的话语里充满了坚定。
    朋也当然不知道杏的这句话里还有更深层次的意思。

    铁饼的比赛自然是以杏的获胜而告终,至于打破了光坂幼儿园20年来尘封的亲子运动会的记录那是后来才知道的事情了。
    “果然便当比起以前来进步不小啊。”
    中午休息时,我、杏和小汐找了草地上的一角围坐在一起吃着杏做的便当。
    “杏老师的便当,好吃。”汐高兴着吃着便当。
    “汐,米饭粘到嘴上了。”杏用手拿掉了汐脸上的米粒,然后放入自己嘴中。
    如果渚还活着的话,这样的情景应该很常见吧。
    渚……
    一时间我有种把杏当成渚的错觉……
    渚……

    “汐的父亲真好啊,和藤林老师你们亲密。”
    “你们没听说过吗,汐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诶?那岡崎先生一个人肯定很辛苦吧。”
    “莫非他们两个在交往?”
    “肯定是的,你看藤林老师平时对汐那么好。”
    回过神来时我听到路过的主妇三三两两的说着他们的闲话。
    说闲话至少也不要让当事人听到啊,我这般感叹。如果是之前的我的话或许一拳早揍上去了。
    “呐,朋也……不要在意那些闲话了……你下午还有亲子接力赛吧,多吃点。”
    虽然杏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神情明显比朋也在意的多。
    忧郁了一会,杏又开口了。
    “那个……朋也……如果真的和我交……”
    “藤林老师,你在这里啊。”
    “有什么事吗?院长。”“交往”两字还没说出口,院长又杀了出来。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院长看了看一旁的朋也和汐,“你知道下午要用的接力棒在哪吗?”
    “应该在仓库里吧,我现在就过去拿。”杏说着站了起来。
    “一个人没办法一次全拿过来吧,我来帮你好了。”我也站了起来。
    “不用了吧,你还是陪汐好了。”
    “我一个人不要紧的。”汐一边把章鱼香肠放进口中一边说。
    “况且吃了那么丰盛的便当不帮点忙还真不好意思。”
    果然朋也还是那么喜欢帮助别人,这也是杏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暗恋朋也的原因。

    “这里的仓库好暗啊。”朋也一边捂着嘴巴防止灰尘吸入一边说道。
    “仓库不都这个样子,以前学校的仓库不也这样?话说,接力棒在哪呢?”
    学校的仓库,突然我又想起了以前和杏一起被关在学校体育仓库里的青涩回忆了。
    不会又那么巧吧?
    “啊~”只听杏一声惊叫,原来是仓库的日光灯突然熄灭了。
    “没事情吧,杏!”我赶紧上前扶住杏。
    “啊……没事,朋也……只是灯突然灭掉吓了一跳。”说着把我搭在她肩膀上手推开,透过天窗微弱的光可以看到脸上带着微红。
    “真的没事吧?杏。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舒服的话你先回去好了。”
    “没事,没事。”杏随即爽朗的回答道。“我们还是继续找接力棒吧,汐还在那边等着呢。”
    于是我们在黑暗而又杂乱的仓库里继续摸索着。

    “啊,摸到了。”杏兴奋的说着。
    “不,那个是我的……”
    “啊,对不起,我有点夜盲。”
    经过这个小插曲,我们又继续开始了寻找。
    “找到了!”杏好像已经找到了接力棒了,踮脚去够架子上层的盒子。
    “我来帮你吧。”朋也说着从杏的身后走了过去。
    “啊~~~~~~~”突然朋也不知道脚上踩到了什么东西身体前倾。
    杏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却发现朋也已经失去重心朝自己扑了过来。
    @#%&@¥&*
    当朋也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把杏推倒在了身下。
    通过天窗透过的微弱阳光朋也看到身下穿着体操服的杏已经面红耳赤,呼吸声带着娇喘,还不停的扭捏起自己的身体。
    “对不起,我现在就起来。”我想用右手撑起身体,可惜右手的老伤让我一时再起不能。
    “没关系,就这样……没关系。让我就这样贴着朋也……让我再靠一会。”
    杏这样说着,我就保持着两人紧贴的姿势。
    “还是说朋也讨厌和我在一起。”身下的杏说得这句话语气显得苍白无力。
    “没有的事,说什么讨厌杏是没有的事……”我双手勉强支撑起身体,但还是保持把杏压在身下的状况。
    “那么喜欢呢?”
    我看了看身下的杏认真的眼神犹豫了,我知道杏是认真的,从高中的时候我就淡淡感觉到了杏对自己的感情,但是最后还是选择了渚。
    渚……我在心中默念到。
    “我呢,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着朋也。现在也是,一直喜欢着朋也。朋也现在看上去虽然很坚强,但是我知道朋也肯定还没有忘记渚!朋也的话怎么可能忘记渚呢!我喜欢的……深深喜欢的朋也怎么可能把渚忘掉呢!”杏说着泪水已经沾湿了眼眶。“但是,即使这样,我还是一直喜欢着朋也!喜欢的不得了!想要带给朋也幸福!想要给汐幸福!可是呢我又害怕再一次输给渚,即使渚已经不在了!在你看来我一定很傻吧,朋也!”
    杏直起身子。
    然后……
    我们俩的嘴唇便触碰到了一起。
    (太好了,椋。我的心意终于传到了。)
    “所以,朋也的话……没关系的……就算是H的事情也没关系……”
    这时杏已经坐起了身体,左手放在右边臂膀上,用微弱的眼神看着我。

    我一把抱住杏。
    “对不起,杏……现在的我还做不到。”我的话语中带着哽咽,“让我忘记渚什么的,现在还做不到!再给我点时间……对不起,杏……”
    “没关系,朋也。我会等的,我会等下去的!一天……一星期……一个月……一年……我会一直等下去的!因为我知道,朋也是坚强的!我喜欢的,是坚强的朋也!”
    杏推开我抱着他的手臂,我看到杏的脸上流淌着泪水,但是却带着微笑,眼神里充满着坚定与执着!
    “那就拿好东西快点走吧,可不能让汐在外面等久了。”
    杏转身刚要离开,我一把抓住她的手。
    “这个样子给汐看到可不好啊。”我拿出手绢擦拭下了杏脸上的泪。
    “谢谢……朋也,那个……手绢我洗好以后再还给你……”
    那天下午的运动会,我什么也不记得了,自己也是迷迷糊糊跑完了自己的比赛。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与杏也一直保持着在旁人看来比较亲密的来往,但总觉得两人直接还存在着一层看不到的隔阂。
    后来我才意识到,这层隔阂叫做
    ——渚。
    岡崎渚。
    我死去妻子的名字。

    之后的某一天。
    “对不起,杏,今天突然临时有事情要加班,而大叔和早苗又到临镇去看话剧演出了,所以……”
    电话那头传来了朋也的求助声。
    “了解了,朋也,汐就交给我好了,你就放心的去工作好了。”
    “真是太感谢了,杏。”
    又寒暄了几句后杏挂断了电话。
    “刚才的电话……是爸爸?”汐歪着头向杏询问。
    “听好了,汐,今晚爸爸有工作很晚才回来,所以放学后由老师来送汐回家。”
    “阿秋……”
    “那个,大叔今天也不在家,所以今天由老师……”
    汐好像听懂了杏的意思,开始把自己的玩具收拾进书包。

    把汐送回家。
    汐的家那也就是朋也的家……杏开始思考着。
    (等等,我都在想什么啊?)
    胡思乱想结束后杏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朋也的公寓在哪里。
    “那个,汐,你自己认识回家的路吗?”

    “我打扰了。”杏用朋也家门口信箱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不过这还真干净啊。)
    杏扫了一眼房间。
    (看来朋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努力,那我也要努力起来了。)
    这个时候汐已经独自换好了家居服,抱着房间里的团子在唱歌。
    “小汐也很喜欢团子大家族吗?”杏不禁询问到。
    “很喜欢!”汐抱着团子高兴的说到,“因为爸爸说过这是妈妈最喜欢的东西。”
    “渚……”
    “听爸爸说老师以前也很妈妈是同学?诶……老师”小汐注意到自己提到“妈妈”的时候老师脸上的神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呐……小汐一定很饿了吧……我先去准备晚饭。”说着杏便向厨房跑出。

    不久后汐便吃着杏用冰箱里的剩余食料做的简单料理。
    “老师怎么不吃?”
    “老师现在……还不饿。”杏撒了个拙劣的谎,其实内心还是在意这渚。
    渚……
    这个房间里充满了渚和朋也一起在这里生活过的痕迹,无论是家里放着的团子大家族的抱枕还是桌上渚的照片……
    这里也一定充满了渚和朋也幸福的回忆吧?
    那我对朋也的心意又该放在何处呢?
    杏拿起了桌上渚的照片——这是渚的毕业典礼的照片,一个人的毕业典礼。但渚却微笑着,因为有朋也在背后一直支持着他,还有春原、智代、琴美、椋和自己作为话剧社的朋友们。
    渚……杏一瞬间有种背叛朋友的感觉。
    但是这又能怎么样?
    自己已经告诉了朋也自己的心意了!
    朋也也已经说过喜欢我了!
    已经早已决定了!
    要给自己幸福!
    给朋也幸福!
    也给汐幸福!
    从此以后,这里也会充满自己和朋也幸福的回忆的吧!
    所以,渚……渚又算得了什么!
    当杏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渚的照片已经被自己砸在了地上。
    镜框的玻璃已经破碎。
    杏赶紧趴在地上想捡起相册,但手却被玻璃的碎片划开。
    血沿着玻璃滴到镜框上,血染的镜框中渚的笑容也变得模糊。
    “我回来了,真险啊,在晚点就要下雨了。汐有好好和杏相处吗?”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朋也回家的消息。

    “那个,朋也……我……”
    “杏,你趴在地上做什么呢?”但马上我意识到了地上的是什么东西。
    我一把推开杏,把渚的照片抱在怀里。
    “渚……渚!”
    我开始变得歇斯底里,开始对杏大吼大叫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朋也!”杏说着跑到玄关套上鞋就朝门外跑去。
    我看着手上破碎的镜框,上面有杏的血……还有泪。
    我抱着镜框来到门口,看着杏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
    头顶的乌云变得越来越密,呼啸的狂风拍打着窗户,仿佛随时都会有暴雨来袭。
    “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哪个更重要?”
    我沿着声音转过头,原来是开车送我回家的同事芳野先生,想必刚才的一幕他都看到了。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哪个更重要。”芳野压低了安全帽的帽檐再次向我确认。
    “当然是活着的人……因为就算再怎么样,死去的人也不会复活了。”
    随着我的作答,我突然意识到了。
    我不是已经从渚死亡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吗?
    那我为什么还……?
    “但是……”
    “但是你还是不能忘记渚是吧?”芳野提前把我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不能忘记的话就不要忘记不就好了!让她们两同时存在在你心里也没什么不好的。就算你和藤林有了新的幸福,在天国的渚也一定不会嫉妒的,因为幸福并没有规定只能有一种。MAN,去追寻你新的幸福和LOVE吧,让这个小镇充满爱与光。”芳野一手压着帽檐一边继续不脸红的说着这种肉麻的话。
    但是经过了芳野的教诲,我终于明白了。
    ——活着的杏和死去的渚现在对我来说哪个更重要。
    但这不意味着我忘记了渚,因为她们两同时存在在我的心中。
    “谢谢你,芳野。”我向前飞奔,飞奔着去寻找杏的身影。
    雨越下越大,但是这雨并不能阻碍我奔跑的脚步。
    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杏一定在某个地方等待着我。
    等着我去告诉他我的心意。
    跑着跑着我突然在雨中看到一个圆圆的生物。
    “噗嘻噗嘻。”
    原来是牡丹!
    “噗嘻噗嘻。”牡丹点了点头转身跑了起来。
    我跟着牡丹的身后开始奔跑。
    然后经过长长的坡道,我来到了我们曾经的高中前,终于寻觅到了杏的身影,在雨中许久的她浑身已经浸湿,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不要过来!朋也!”杏已经看到了我。
    只见杏左手扶着右手手臂,在寒风中不禁的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追过来!”
    我一把冲上去抱住杏,然后在她的耳旁回答道:“因为喜欢你啊,杏。”
    “为什么!我明明把渚……为什么!”
    我把杏抱的更紧了。
    “我可还没有原谅你哦,你要回去把杏的照片修好,然后用你的一生来带给我和汐幸福,还要让自己幸福,只有这样我才会原谅你。”
    杏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开始啜泣,“我会的!我会用一生来创造我们的幸福的。”
    “那我们回家吧,回到属于我们的家。”
    从今天开始家里也会充满属于自己和朋也的幸福的吧,想到这里杏的内心充满了幸福。
    我和杏回到了公寓。
    属于我们的公寓。
    从此以后公寓的门前多了岡崎杏的名字。
    同时岡崎渚也同样活在我的心中。
    因为我了解到,幸福可以不只是有一种。
    一段新的幸福就从此开始……
    FIN

    写在最后,点我展开
    最后编辑windchaos 最后编辑于 2009-04-14 10:18: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