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坑V0.13】星座与性格 — 星座真的决定性格吗?—— 从心理科学看星座

[ 4896 查看 / 0 回复 ]

星座真的决定性格吗?

—— 从心理科学看星象学的性格预测

谨以此文郑重回答挚友刘畅的提问。

作者:Laputa Chen
y.chen2@student.unimelb.edu.au
y.chen@alumni.lse.ac.uk

Psychology Honors 2011,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MSc in Accounting and Finance 2007, 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1. 序言

星座真的决定性格吗?
星座为什么那么准呢?
如果星座不准,为何还有那么多人相信呢?

来,我没耐心看长文,先给我简单的解释下吧。

何华莉(2005)在《星座与爱情——对校园星座文化的社会心理学分析》一文中提出了以下解释:

(1) 星座文化把看似深奥的玄学通过形象通俗的神话故事表达,使人们易于接受。
(2) 星座对性格共性的概括有很大弹性。即使不符,也可归结为该星座的“非典型”,或解释者星座知识的不足。
(3) 星座文化是一种新鲜的文化形态,对大学生有亲和力。
(4) 星座文化可以满足个体的心理需求,包括提供参考、解释爱情、心理安慰、满足好奇等。
(5) 个体记忆存在选择性,对产生共鸣的部分印象深刻,而不符部分则自动忽略,因此觉得星座很准。
(6) 星座给人贴上了标签,明确了自身的角色期望,并简化、程式化了对人的了解过程。
(7) 部分“星座文化精英”极具感染力,成为他人模仿的榜样。星座文化的流行产生群体压力,引发从众行为。
(8) 星座文化为大学生在爱情道路上提供了指导和慰藉,削弱爱情的不稳定性带来的焦虑和恐慌。
(9) 星座文化提供了一种理想的爱情模式:纯洁、简单、完美,是唯美爱情的心灵彼岸。
(10) 大学生是时尚意识很强的群体,因此媒体宣传和炒作很容易使星座文化流行。

如果你在以上解释中找到了期望的答案,即可满意而归。因为接下来,我们将踏上真正寻找答案的历史旅程,而这个旅程艰辛、曲折、漫长且空灵。但我们并不孤独,众多心理学家们将伴随我们一起,有的陪我们走一小段,有的走过了十多年,有的甚至穷尽一生的时间来走这个旅程。他们并不是为爱情迷茫的大学生,也不是头脑简单的迷信者,他们有着严谨苛刻的科学精神,他们其中不乏大师级的著名人物。他们在旅程上迷失过,也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但答案背后还有更深的问题,这些问题使我们都站在科学旅程的峭壁前,一同仰望那迷幻的星空延伸至无边的天际。


2. 当星座遇上科学

2.1. 科学的舞台上不该有魔法

现代科学体系建立了,而魔法并未就此消失。

宗教法庭不再去抓女巫烧死,癫痫病患者不再被看作魔鬼上身,国家元首在做重大决定时不再参考星象学家的预测,但世间仍然存在着诸多未知,人们需要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是留给科学,还是留给魔法?

1975年,《人文学者(Humanist)》杂志刊登了186名科学家(包括1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联名签署的《反对星象学(Objections to Astrology)》声明,表达了在科学时代仍然有人相信魔法的不满:

In ancient times people believed in the predictions and advice of astrologers because astrology was part and parcel of their magical world view. They looked upon celestial objects as abodes or omens of the gods and, thus, intimately connected with events here on earth; they had no concept of the vast distances from the earth to the planets and stars. Now that these distances can and have been calculated, we can see how infinitesimally small are the gravitational and other effects produced by the distant planets and the far more distant stars. It is simply a mistake to imagine that the forces exerted by stars and planets at the moment of birth can in any way shape our futures.

(考虑到有同学一看英文就烦,为增加本文可读性,大段的英文原文均用淡色显示,留作参考)

古时候,人们之所以相信星象学家的预测和建议,是因为星象学是他们魔法世界观的一部分。他们仰望星空,认为星星就是天神们的住所和给予的启示,因此和人间万事紧密相关。他们对天体与地球的遥远距离毫无概念。而现在,我们能计算出这些距离,并发现那些遥远的行星和更遥远的天体所产生的引力和其他效应,其实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去想象那些天体在人出生时能用(微乎其微)的力量影响人的未来,毫无疑问是错误的。

Bart J. Bok等共186名科学家 (1975) Objections to Astrology. Humanist(人文学者) 35(5)


自从日心说动摇了星象学的根基,传统星象学早已不再高高在上,而逐渐走向衰落,成为报纸边角的娱乐栏目。既然如此,那是什么,至于让186名科学家(包括1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集体发飙,来如此郑重的发表这么一份反对星象学的声明?

因为他们发现,早已被科学打入冷宫的星象学,竟然借助心理学的统计研究方法,重新爬上了科学的舞台!

精神分析心理学创立者之一荣格老师(Carl G. Jung , 1875-1961)在这种统计实验初期最为著名。他统计研究了一些夫妻的太阳、月亮和上升星座的的配对关系,起初发现了一些规律,但后来随着统计样本的增大,规律就不那么明显了,荣格老师也未把实验继续下去(West & Toonder,1970, The Case for Astrology, p151)。早期实验者中还包括美国教授Farnsworth、希特勒的私人星象师Karl Ernst Krafft、法国星象学家Paul Choisnard等,虽然都统计得出了一些显著关系,由于统计方法疏误、假设过于复杂、二战等等原因,均未造成足够的学术影响力,直到以下两位老师的研究出现:

2.2. 统计的是寂寞,找到的是纠结 —— 法国心理学家、统计学家高魁林(Michel Gauquelin)

高魁林老师在1928年11月13日晚10点15分出生于巴黎(东经2°20’北纬48°51’时区GMT+1),太阳为天蝎座,月亮为射手座,上升为狮子座。

http://www.horo.idv.tw/Astrolog32/NatalSigns/NatalSigns.php?NUrl=%E9%AB%98%E9%AD%81%E6%9E%97%E8%80%81%E5%B8%88&CNT=1605356&Info=1928,11,13,22,15,M,0,01:00,0,01:00,0&Place=2:20:E,48:51:N&PlaceName=%E5%B7%B4%E9%BB%8E


2.3. 不相信权威,只相信实验 —— 英国心理学家艾森克(Hans J. Eysenck)

艾森克老师(1916-1997)是心理学界宗师级人物,以人格、智力和遗传等研究和《艾森克人格问卷(Eysenck Personality Questionnaire)》闻名于世。然而,在主流心理学教科书中(包括他儿子Michael W. Eysenck编写的入门教科书),均未提及艾森克老师在晚年曾对笔迹学、星象学和心里玄学(parapsychology)等缥缈之物产生了浓厚兴趣,在1975到1985年年间曾发表了19篇关于星座的文章(Dean & Nias,1997)。

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与英国梅奥星象学院(The Mayo School of Astrology)的星象学家梅奥老师(Jeff Mayo)合写的这篇《关于星座与人格相关性的实证研究(An Empirical Study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Astrological Factors and Personality)》(Mayo, White & Eysenck, 1978)。

此文的写作目的,就是旗帜鲜明的驳斥《人文学者》杂志的反对星象学声明,和哲学家波普尔(Karl Raimund Popper)关于星象学是伪科学的论断:

(1) 声明认为:“那些希望相信星象学的人必须意识到,占星学的原理是没有科学基础的。(Those who wish to believe in astrology should realize that there is no scientific foundation for its tenets.)”。而梅奥等(1978)指出,签写这份声明的人明显不知道,人的性格以及其他因素与出生时星座的联系,已经被发现存在统计学上的证据(如前面提到的高魁林老师的一系列发现)。

(2) 波普尔指出:
By making their interpretations and prophecies sufficiently vague, ... were able to explain away anything that might have been refutation of the theory, had the theory and the prophecies been more precise. In order to escape falsification they destroyed the testability of their theory.

通过把(星象学上的)解释和预言写得模凌两可,星象学就能辩解任何对其理论的反驳,并使这些解释和预言变得更加准确。为了逃过被证伪的命运,星象学整个抹掉了其理论的可测试性。

波普尔(1963) Conjectures and Reputations, p37


波普尔认为科学和伪科学的关键区别在于,伪科学的理论是无法被证伪的,因此他认为精神分析学、马克思主义、星象学等均为伪科学。的确,对于星座预测中的运势,波普尔的“可证伪性”标准确实是相当有力的威胁。例如,这段运势显然很难被证伪:
2011年对处女座的而言,是段心境起伏很大的一年。你会经历低潮期,经历无力感的茫然期,原因多跟人有关,跟你对未来,或是对某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办的彷徨有关。

腾讯星座 2011年运势

然而梅奥等(1978)辩解说,星象学的解释并非全都模凌两可,有些预测是相当直接准确的,完全可以用科学方法检验,例如:
(1) 阳性星座的人,比阴性星座的人外向。
(2) 水象星座的人,更加情绪化。

(以上星座分类请见表1)



1971年,梅奥老师用自编的外向度问卷测试了1795个样本,得出了阳性星座确实更加外向的初步结果,并发给了艾森克老师,成功的把他拉下了水(Dean & Nias,1997)。1978年,他们联手进行了一次更大更正式的测试。2324人(917男,1407女,平均年龄35岁)人参与了测试。他们都曾在梅奥星象学院寻求过星象预测,然后填写了艾森克人格问卷(1964年版)(Eysenck Personality Inventory)。

这份1964年版的问卷测量两个性格维度:
(1) 外向度(Extroversion):外向度高的人好交际,需要与人交谈,喜欢交很多朋友,不喜欢独自看书和学习
(2) 神经质(Neuroticism):神经质高的人容易情绪化,对微小挫折产生的反应较大,容易激动、发怒和沮丧

振奋人心的结果出来了!如图1和图2所示,星座的外向度呈现锯齿形,阳性星座显著较外向(p=.001);水象星座(巨蟹座 Cancer、天蝎座 Scorpio、双鱼座 Pisces)确实更情绪化,神经质得分显著较高(p=.0113)。

[图1]:十二星座的外向度平均分数



[图2]:十二星座的神经质平均分数


【八卦时间】白羊座与精神病

本文其实是一篇在科学严谨的态度下用通俗娱乐的文字撰写的心理学文献综述。既然是谈论星座这样的娱乐话题,怎能少的了八卦呢?首先从白羊座的性格开始八卦吧。

细心的同学会发现,图2中神经质程度高的,不仅有水象星座,还有白羊座(火象星座),这在星象学预测中没有提到。于是,白羊座不仅外向度很高,神经质程度也很高。一个人如果同时具有高外向度和高神经质,会发生什么呢?这里我虽然无意讽刺嘲笑白羊座的同学们,但艾森克老师告诉我们,这往往和歇斯底里和精神病有关……

是的,白羊座也许热血活力了一些,但至于活力成精神病吗?这时,艾森克老师默默的把目光转向了星象学家梅奥老师,寻求他的解释。梅奥老师淡定的笑道,其实这个结果和他的白羊座描述挺吻合的,不信你看:

Essentially self-expressive, energetic and assertive, with qualities of enterprise and spontaneity. Is impulsive, self-assertive, restless, always wanting quick results and giving the impression of urgency. Develops initiative, enterprise, and pioneering and adventurous spirit. Naturally courageous and fearless. Attitude is 'me first,' rather than being naturally individualistic. Frank and direct. A go-getter, freedom-lover. Quick thinking, quick-witted, not reflective or philosophical.

相当具有自我表现力,充满活力且坚定自信,具有事业心和主动性。性格冲动,善于自作主张,焦躁不安,总是期望很快得到结果,给人留下急匆匆的印象。具有主动、进取、争先和冒险精神。天生勇敢且无所畏惧。态度倾向于先从自己考虑,而不是天生的个人主义者。坦白而直率。积极能干,热爱自由。思维迅速,反应敏捷,不喜欢沉思和哲学。

梅奥(1964) Teach Yourself Astrology(自学星象不求人). London: English Univ. Press


当然梅奥老师也意识到,先提出一个假设,当这个假设不被支持时,再搬出另一套解释补救,这种做法显然是不科学不厚道的。白羊座的高外向度和高神经质的结果,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了。


于是,统计结果明显的支持了星象学的两个预测。但同学们看到这里,自己也会觉得不太对劲:一个星象学院的星象学家,和一个对星象学有明显偏向的心理学家,使用曾经在星象学院求助过星象预测的样本,统计发现了支持星象学预测的结果,这就如同我国统计局使用权威数据告诉大家平均工资在不断增长、居民幸福指数在不断提高一样,难免会让人产生一丝怀疑。

是的,不用等到大家怀疑,梅奥等(1978)就提出了两点疑问并进行了自我辩解:

(1) 样本并非随机抽取,而是都来自星象学院的求助者。什么样的人会去星象学院寻求预测呢?很可能是一些相信星座、了解星座的人。在填写问卷时,这些人很可能受到“我是阳性星座,我应该更外向;我是水象星座,我应该更情绪化”的自我暗示,从而按照这种暗示回答问卷。但这种自我暗示的可能,梅奥等(1978)认为是不可信的。首先,阳性-外向与阴性-内向的预测远远没有水象星座更情绪化的预测广为人知。越广为人知,能够自我暗示的人就越多,显著性水平也应该越高。但是,前一个预测的显著性水平,却比广为人知的后一个预测还要高。其次,只有约三分之一的测试者有一些星座知识,而其他人并没有。在大多数人连星象预测本身都不了解的情况下,是没法按照预测去自我暗示的。梅奥等(1978)进而将有星座知识和无星座知识的样本分开比较,也没有在他们的问卷得分上发现显著差异。

(2) 统计结果虽然显著,差异本身却很小。样本的外向度和神经质平均差异只不到1分,相对于该问卷4-5分的标准差来说,这1分是相当微小的。也就是说,虽然差异的显著性水平很高,但即使是图1中最外向的白羊座,相比最内向的金牛座,也只是微微的外向了那么难以察觉的几乎可以忽略的一点点而已,这和星座书上的性格描述显然不符。对于这点,梅奥等(1978)也无法给出解释,只是强调了结果的高显著性水平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事实上,在本文涉及的参考文献中,从未有人对差异的微小作出了解释,哪怕是尝试。

【科普时间】何为统计学上的“显著(significant)”

好吧,“显著”和“显著性水平”这些词我已经看到了很多遍,有的后面还跟个括号(p=.0113),这是啥玩意儿?

然后,你不是刚说梅奥等(1978)发现阳性星座比阴性星座显著的偏外向?怎么又说什么这种差异其实很微小。这差异到底是显著,还是微小?

统计学上的显著,是一个专有名词,不是指结果的大小显著(effect size),而是指统计结果存在可能性的显著。在心理学中,这种可能性要大于95%,才算是“显著”。而术语中这种可能性用p=(1-可能性)表示,例如,95%对应(p=.05)。

哦,请给我翻译一下,什么叫“结果存在的可能性显著”?我要比较白羊座是不是比金牛座外向,统计结果出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请给我翻译一下,什么叫做“结果存在大于95%的显著可能性是”?这里要指出,统计学其实基本是用对样本的统计,来推测总体。因为要完美客观的比较白羊座和金牛座的外向度,必须把世界上所有的白羊和金牛们都抓来测一遍,这显然不现实。因此我们只有从街上随机抓一些白羊和金牛做样本,来推测他们的总体情况。既然是推测,就不是板上钉钉,就存在着“可能性”,统计结果就不是简单的“是与不是”,而变成了“存在多少的可能性是”。可能性具体怎么算,自然有数学家去操劳,各位也不必深究。

在本例中,这种“可能性”的大小,与两个星座外向度均值差异的大小成正相关,与外向度的标准差大小成负相关,与样本数量成正相关。也就是说:

(1)你在街上各抓了5只白羊和金牛,发现白羊真的一致的好外向活力啊,金牛真的一致的好内向闷骚啊。但你怎么知道你是否只是碰巧抓到了5只外向的白羊和5只内向的金牛?用这么小的样本去推测总体,就如同以管窥豹,显然是很缥缈的,差异存在的可能性是难以达到显著的;

(2)你在街上各抓了100只白羊和金牛,发现平均来看,白羊确实比金牛要外向一些耶。但从个体看又很不一致,有不少白羊其实超内向,不少金牛又超外向,也就是说,外向度的标准差很大。这样,虽然样本数提高了不少,但用这么变化无常的样本去推测总体规律,就如同刻舟求剑,也是比较缥缈的;

(3)梅奥老师和艾森克老师被《人文学者》杂志反对星象学的声明搞毛了,发飙后抓了2324个样本,来求证阳性星座是不是比阴性星座更外向。尽管平均来看阳性星座只比阴性星座外向度高了不到1分,尽管外向度的标准差较大(4-5分),但有浩浩荡荡的2324个样本为铁证,竟然使这不到1分的微妙差异存在的可能性终于变显著了,而且显著得高达99.9999%(p=.0001)。


对于统计结果,梅奥等(1978)的解释是相当谨慎的,仅仅是表示星象学预测得到了“有力支持”,而并未被证伪。但为什么阳性星座会更外向,水象星座会更情绪化呢?星象学本身未提出理论依据,梅奥和艾森克老师更是不敢妄自猜想,还是等待进一步研究验证为妙。而该文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那就是用客观的统计结果,使那些反对星象学的“反伪科学斗士”如波普尔之流下不来台、感到不爽而已。

这里我们看到,艾森克作为心理学界宗师级的人物,虽然曾沉迷于笔迹学、星象学、心理玄学(parapsychology)等缥缈之物,其科学造诣还是比高魁林老师要深一些。高魁林老师最初发现一些统计结果显著后,就像磕了药一样兴奋的呼喊。固然我们能够理解,在没有个人电脑的时代,高魁林老师十年如一日(1946-1955),收集了5824名行业杰出人士的出生信息,手工算出统计结果,那是相当的不容易。但这样一喊,就俨然把自己搞成了神棍。而艾森克老师则更在意科学家的严谨,不至于为一两个结果达到了显著性水平就开始仰望星空胡思乱想,对结果解释是相当慎言的。

【八卦时间】艾森克自己的星座与性格

艾森克老师在1916年3月4日凌晨5点出生于柏林(东经13°20’北纬52°31’时区GMT+1)。

他的太阳、月亮星座均为双鱼座,上升星座为摩羯座:

[图3]:艾森克老师的出生星盘


免费测算:Destiny命理网
http://www.horo.idv.tw/Astrolog32/AstrologyInput.php

“Destiny命理网”的星盘分析摘录如下:

太阳--人生观、性格
通常别人问:你是什么星座?你的回答就是你的太阳星座。太阳塑造一个人的人格和灵魂。

太阳位于双鱼座-多愁善感的艺术家
1.感情丰富,有艺术家气息。
2.过于理想主义,不切实际,宿命论者。

月亮--情感、与女性的关系、饮食口味
月亮代表你的私人情感,也代表童年对你的影响,月亮影响你与母亲、女性的关系,亦呈现你对「吃」的偏好。

月亮在双鱼座-第六感超强的老灵魂
1.在感情上因为太过体贴而容易受伤,依赖直觉下判断。
2.具有艺术天赋,心地善良仁慈。

上升--你的人格面具

上升星座在摩羯座-按部就班完成梦想的实践者
1.给人严肃而又忧郁的印象。
2.认真的工作以换取实质利益,重视秩序。

完整星盘分析请见:
http://www.horo.idv.tw/Astrolog32/NatalSigns/NatalSigns.php?NUrl=%E8%89%BE%E6%A3%AE%E5%85%8B%E8%80%81%E5%B8%88&CNT=1604962&Info=1916,3,4,5,0,M,0,01:00,0,01:00,0&Place=13:20:E,52:31:N&PlaceName=%E6%9F%8F%E6%9E%97

这些描述符合艾森克老师的性格吗?根据他的自传,艾森克在公众和私人场合的形象截然不同。私人场合,艾森克表现得安静温和(quiet, soft-spoken),而公众形象则是极其坚强固执(extreme tough-mindedness)(Dean & Nias,1997)。如果把艾森克的人格分为表里二层,在表层的公众场合,艾森克是一个严肃、实际而意志坚强的科学家,与上升摩羯的人格面具相符;在里层的私人场合,艾森克则是一个慈祥、温和、感情丰富的叔叔,与双鱼的太阳、月亮星座相符。

这说明了星座很准吗?在此先留作疑问。


2.2. 验证星座与性格是否相关的核心假设


(1)星座(包括太阳星座、月亮星座和上升星座等)对人的性格存在着显著影响;
(2)这种影响导致不同星座的人具有显著不同的性格;
(3)这种性格的不同能够被科学方法测量出来,包括:
  - 抽象特质的不同:如外向、内向、神经质、自杀倾向等
  - 具体行为的不同:如自杀率、精神病发病率等

2.3. 心理学家们,向着星座轮流上吧

2.3.1. 星座与外向性

2.3.2. 星座与MMPI

2.3.3. 星座与16PF

2.3.4. 星座与智商

2.3.5. 星座与自杀、强迫等倾向

2.3.6. 星座与自杀率

2.3.7. 星座与精神病发病率

2.3.8. 星座与干细胞移植手术后的存活率

2.4. 给星象学家的最后机会


3. 星座与性格能存在什么联系?

3.1. 天体引力

3.2. 季节与光照

3.3. 信则灵?星座与自我归因(Self-attribution)


4. 星座或许不科学,那心理科学又告诉了我们什么?

4.1. 科学、科学方法、与科学主义

著名的气功大师李[敏感词]师父(1995)在讲“元神不灭”这个概念时,也引用了粒子物理的“夸克”、“中微子”、弦理论的“十一维空间“、宇宙大爆炸、平行宇宙等前沿科学概念(北京《转[敏感词]轮》首发式上讲法),并提出“现在科技发展到今天有许多你认为是迷信的东西,现在都被证实了是科学”(广州讲法答疑)。

著名的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何祚庥老师,也曾“通过量子力学的发展,论证了江[敏感词]同志关于“三个代表”的理论是科技创新评价体系的根本性标准。”(何祚庥,2001,昆明理工大学学报)

4.2. 性格,是可影响,孰不可影响?

4.3. 混沌、不确定性与复杂性问题

4.4. 确切的答案,你在哪里?

哦,心理学家,你们真应该为自己的职业感到惭愧!你们恒久的保持着佛祖般的微笑仿佛洞悉所有人间情感,你们淡定的说着“这种心理其实很正常”、“孩子,你需要治疗”,你们在心理访谈等电视节目中把吵架的夫妇作秀似的撮合回一起,你们在心理咨询室里一边给人擦眼泪一边一小时几百块的数钱,你们承担着弘扬科学发展观的伟大社会责任,你们是经过多年严格培训选拔才可认证注册的高端职业者,你们却没人敢站出来确切的回答一个心理学问题!星座,究竟是有用还是没有用?哦,你们是纯正的科学家,你们生怕被人说不科学,你们的培训体系叫做“科学家实践者模型(Scientist–practitioner model),甚至在有些大学里都不叫心理学系,而是叫心理科学系(Department of Psychological Science),不断的强调这”科学“二字。因此,你们在学术上都很谦虚谨慎,搞了一堆煞有介事的统计,最后只敢委婉的来几句什么”the results might suggest that(结果可能意味着)”、“one possible explanation is(一个可能的解释是)“、“due to limitations of this study(鉴于本研究的诸多限制)”、“should be confirmed in future studies(有待未来进一步研究证实)”!来,你们看看人家牛顿定律,多么简洁、直接、霸气!三个定律,就能推算出世间万物(宏观低速下)的运动。心理学的定律呢?原理呢?哦,不要跟我扯什么性本能、潜意识、神经系统、认知过程,更不要忽悠什么“多层次多因素多维度多重交互式影响”,确切的告诉我,我的性格是什么?为什么我会发展成这个性格?我的性格和某人究竟合不合适?


5. 后记与随想

写到这里,我终于能放手来弄正经论文中不敢过多夹带的东西,那就是传说中的“私货”。

5.1. 做自己的研究,找自己的答案

回忆起求学之路,最简单的其实是考试。因为凡是考试,总是有参考答案,有评分标准,有分数结果。也就是说,有人最终会告诉你回答得对不对、好不好、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好的,照着这些做,就能拿到满意的分数。

比较难的,则是为学位做研究。所谓研究,答案往往要自己去找。特别是前沿的争议性问题,更是难以找到确切答案,是非曲折,各有各的说法。但最终,只要论文体现你做足了苦力,体现了自己的思考,学位总是能混到的。可能有些问题最终你还是没搞清楚,或者懒得去搞清楚,但你不清楚,不代表你不能在论文里忽悠人,也不代表导师就有多清楚。动点脑筋,忽悠一下,大家互相给点面子,给个台阶,也就都满意了。

最难的呢,就是为自己做研究。这种研究,大概才算是真正的研究,不为混学位、混发表、讨好导师,只为真正的回答自己的问题,真正的为自己寻找一个答案,寻找到自己满意为止。导师学校都可以想办法忽悠,但自己如何能忽悠得了自己呢?一个问题搞不清楚,自己心里又如何混得过去?如果自己能忍受忽悠自己,又何必去做研究,自己随便编个答案就安慰下自己就行了。星座究竟能不能影响性格?星座究竟如何影响性格?童年经历对以后的性格发展有多大影响?性格真的决定命运吗?某人是不是喜欢你?某人为什么不喜欢你?你和某人究竟合不合适?为什么微观粒子的运动具有不确定性,而它们所组成的宏观物质却有确定的运动规律?空间、时间、质量、引力乃至宇宙的本质是什么?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研究课题,都希望找到一个不忽悠自己的真正答案。

拜挚友刘畅的提问,这篇为自己的研究得以出炉。这是一个艰辛、漫长、曲折而幸福的过程。

5.2. 科学在先,还是直觉和感情在先?

5.3. 星座或许虚幻,感情依然真实


6.参考文献

以下暂时为备用引言:

On the whole, it emerged that there was an increasingly solid statistical link between the time of birth of great men and their occupational success. ... Having collected over 20,000 dates of birth of professional celebrities from various European countries and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 had to draw the unavoidable conclusion that the position of the planets at birth is linked to one's destiny. What a challenge to the rational mind!

总体来看,伟人们的出生时间和他们的职业成功之间的联系,在统计学上越来越被发现是可靠的……在收集了超过两万名欧洲和美国职业精英的出生日期后,我不得不得出这个无法避免的结论:一个人的命运,和其出生时的天体位置是联系在一起的。啊,这对理性思维是个多么大的挑战!

法国心理学家、统计学家Michel Gauquelin(1991)Neo-Astrology : A Copernican Revolution (新占星学: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

纵观科学与伪科学的斗争史,任何伪科学的东西一度也都似乎可以用某种方法加以‘证明’。具体到这里讨论的星象学,一些西方学者提供的某些所谓统计学上的依据就是表现之一。

苏丹 郑涌(2005)质疑星座决定人格特质的实证研究 心理科学 28(1)

Man is unquestionably and inextricably linked by many threads with the rest of the universe, not only by way of the physical instruments he has invented, but also by way of amazing sensitivities of his own living substance.Michel Gauquelin……is one whose own investigations have suggested the most awe-inspiring, exciting, and thought-provoking celestial relationships yet reported for man.

人类和其所在的宇宙,无疑是息息相关的。这种关联,不仅仅指人类发明的物理仪器所探测到的,也来自人体对环境的惊人敏感性。Michel Gauquelin……用他自己的调查,发现了最令人惊叹、激动且引人深思的人类与天体之间的联系。

Professor Frank A. Brown, Jr.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为Michel Gauquelin(1969)的The Cosmic Clocks: from Astrology to a Modern Science(宇宙的时钟:从占星学到现代科学)一书所作序言

Those who wish to believe in astrology should realize that there is no scientific foundation for its tenets. ……Why do people believe in astrology? In these uncertain times many long for the comfort of having guidance in making decisions. They would like to believe in a destiny predetermined by astral forces beyond their control.

那些希望相信占星学的人必须意识到,占星学的原理是没有科学基础的。……人们为什么相信占星学呢?因为在这动荡的年代,许多人都渴求一种宽慰,能够在做决定时能得到指导。因此,他们倾向于相信一种(确定的)命运,这个命运超过他们自身的掌握,而已经被天体力量预先决定好了。

Bart J. Bok等共186名科学家 (1975) Objections to Astrology. Humanist(人文学者) 35(5)

The 186 signatories of the Humanist statement were fundamentally ignorant of the empirical evidence, and none have ever done any work in this field. Their declaration was clearly an act of prejudice……The work of the Gauquelins does not make astrology a science, but it does suggest that there are factual observations embedded in the mass of nonsense, and that it may be a legitimate task for science to dig them out and try to explain them.

在《人文学者》杂志上签名(反对占星学)的186名科学家,从根本上无视了(星座与性格、职业等存在联系的)实证结果,而且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真正在这个领域做了研究。他们的声明明显是出于偏见……虽然Michel Gauquelin的研究结果并没有使占星学成为科学,但这些结果显示,在冥冥之中的确存在着(星座与性格、职业等)的事实联系。而如何去进一步挖掘这种联系并解释它们,则是科学的本职任务。

英国心理学家艾森克(Hans J. Eysenck)(1984) The Gemini Syndrome: A Scientific Evaluation of Astrology. Nature(自然) 312(15)
最后编辑laputachen 最后编辑于 2011-07-18 22:11:57
2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kameu03 于 2011/7/18 22:14:38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