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搬家》

[ 238 查看 / 1 回复 ]

【搬家】

  今天的太阳很高,天气晴朗,是个很适合搬家的日子。她透过彩绘玻璃望着窗外,有些出神地想着。走过长长的大厅,双手拂过一张张木质长椅,每一张椅背都被擦得发亮。新来的主人会好好爱惜它们吗?她在门前转过头,眯起眼睛望着十字架上的人,默不作声地问道。
  踏过干涸的土壤,跳过有些龟裂的碎泥,这几天缺少雨露,该去后院的井里打些水来了。山上的水清凉好喝,有股甘甜的味道,却不知为什么种出的葡萄总是这么酸。想着想着,她走过葡萄架下的漫漫荫凉,怀念着上一次收获时摘下的紫色宝石。
  从山上往下望去,是一片片用家乡的开垦法恳出的梯田。一阶一阶,量不算大,却是支撑起整座修道院的支柱,平日里不止她自己会来劳作,孩子们也没少帮忙。就这样离开,他们也一定会伤心的吧。她想得出神,心中慨叹,却又禁不住微笑起来,自己也不懂是什么缘故。
  是这样,我总是想得太多,可是如果有办法的话……
  她也曾想过若有一天离开这里会是什么情形,却不曾料到会迫于无奈卖掉这间相伴多年的修道院。
  “修女!修女姐姐!”
  是修道院的孩子们。他们躲在田地里,最调皮的两个正往袜子里装泥巴。
  “你们这是……”
  “我们藏了些种子,有这些土,到了新家也可以继续种啦!”他们像献出了不得的宝物般摊开双手,脸上带着泥巴咧开大大的笑,活像迎着阳光的金色葵花。
  “到了新家,姐姐给你们找个花盆,要记得给它浇水哦。”她摸了摸他们的头,转过身深吸一口气,慢慢往修道院的方向走去。
  倚在门口,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心中默默想道,总有一天要再回这里来。

  院门外忽然有汽车声响起,该是交接的人到了。这里虽然建在山上,院子却很大,地上铺着厚实的石砖,车子停上几辆也没什么关系。她一边想着琐事,一边迎了出去。
  实际上还没有见过买下修道院的新主人,每次前来洽谈的都是中介和代理人。代理人每每着装正式,谈话时彬彬有礼。应该是有钱的人家吧,对山上的古老的石造建筑感兴趣,因此买下来打算留作避暑地。这里确实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地方呀。
  她心里有着揣测,但那的确只是漫无目的地消磨紧张感而已。
  院子里停着一辆黑色的四厢老别克。车门打开,那位代理人下了车,为后排打开了车门。一位一身正装的老者拄着杖,颤巍巍地下了车。他看起来约莫七十上下,身形高大却略微佝偻,在她眼里是个和车的印象很相符的老人。他抬头望着修道院顶上的四色小窗,眼睛里忽而有泪滚下,顺着脸颊滴落在这片土地上。
  她本想迎上去,见到这一幕却不自禁停下了脚步。这不一样,很不一样,但又是一样的。她在心底里简直要呐喊出声。他也想回来,他和我们是一样的。
  “你就是这里的修女小姐吧,让你见笑了。”在她出神时,他不知什么时候已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把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我听乔说过了(他指了指那位代理人,年轻人对她点了点头),这里现在已经是一间修道院了啊。你把这儿打理得很好,我对此衷心感谢。”
  “我的家人是欧洲来的移民。最早是做酒类生意的,不知什么时候起打算自己酿造葡萄酒。这一行很苦,但也很快乐,有过很多起起落落,终于在这座Metro的山上找到了通往理想酒品的大门。想必你也发现了吧,这里的葡萄不怎么适合食用,果实又小又酸涩,但却是酿造红葡萄酒的上佳材料。也是在那个时候,伦纳德酒庄的名字才被真正认可。”
  老人一定是感到自豪极了,在说这段话的时候嘴角带笑,连眼睛也像会发光。但很快,他用力攥紧手杖,重重顿在了地上。
  “可是好景不长,让我们狠狠跌跤的正是这个国家的那段黄金年代。禁酒令颁布了,我们的酒庄没了活路。虽然想过很多办法,却还是没挡住债台高筑。曾经显赫一时的伦纳德一家被迫卖掉庄园,整箱整箱的葡萄酒在酒窖里变成酸水,我们却无可奈何。我的两位哥哥承受不了压力回了欧洲,可我不甘心,我做梦都想回到这里,回到这座山上,我还想再看到人们喝到我们酿出的葡萄酒时脸上露出的笑容!”
  说到这里,他激动地挥舞起手杖,猛咳出声。代理人见状上前搀扶,却被他倔强地挥手拒绝。
  “请别见怪,修女小姐,咳咳……我只是太激动了。经过整整四十年的努力奋斗,我终于攒了些钱,能在还活着的时候重新回到这里。这些年我几乎什么都干过,扫大街刷盘子做纺线,只要能赚到点钱我都做。终于熬出头了……”
  直视着他的眼睛,修女开了口:“我想我能理解为什么。这里确实很美,我和孩子们住在这里,也爱着这座庄园。”
  他望着她,似乎是想确认她的话里有几分真意。过了良久,他又笑了。“你是个好孩子,我看得出来。我也不是什么魔鬼,硬要把你们赶出自己的家,叫你们流落街头。这座庄园我是铁了心要收回的,但我可以把伦纳德家当初在东区的房子借给你们。租金就不收了,希望那座叫我东山再起的宅子也能给你和孩子们带来好运。”
  他向修女脱帽致意,又点了点头,目光又放回修道院上。那张脸容光焕发,依稀可以望见当年那个而立之年的年轻人被迫离开时望着庄园的倔强眼神。不知怎的,她心中再也找不到那种留连不舍的感觉,有的只是淡淡的眷恋与希望。
  “好啦,孩子们,新的生活在等着我们!走的时候要抬头挺胸系紧鞋带,要记得和修道院说再见!”
  “再~见~啦!”
分享 转发
若非伊甸园中有蛇,人类现在会在哪里呢?
TOP

嗯……这篇没看太明白……

(果然别克就是老爷车的象征嘛)
KFC曾经热闹的时光,我没能珍惜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