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 32879 查看 / 26 回复 ]

[首發於雪舞清盈]

  內測時體會完了藤林杏的故事後,淚又落下來了,很深切、很悲傷、很感人的一個故事。
以下為故事概述及人物介紹,只想看感想的話直接跳1樓,(不知道0樓中途寫的感想有沒有漏補在1樓-.-…盡量把0樓的感想都拿掉了)
寫得亂七八糟……見諒……如某位所說(葵花葬兄?)……這又是極其邪惡的劇透文……嘎嘎
每次談述CLANNAD的故事都必須先說一下主角岡崎朋也的家庭情況,因為大部分故事和朋也的家庭情況有著密切的心理影響和關聯,
那是通往結局的第一塊拼圖,尤其是最終BOSS-渚的故事,未漢化,所以我也還沒看過……噢!一說起來又開始期待得熱血沸騰。

  朋也小時候就喪母,而父親因此墮落,每天酗酒,父子兩人時常吵架,但在一次的事件中,這種關係也無法得以維持;因為諸如服裝不整齊或是鞋子擺放不好此類小事而大打出手,朋也受傷卻賭氣不去醫院,造成手臂留下了無法復原的傷→右臂舉不過肩膀;身為國中三年級籃球隊隊長的朋也,因為這個傷而無法參加國中的最後一場比賽,更嚴重的是,再也無法打籃球了。而後父親對朋也越來越客套,甚至稱呼自己兒子為[朋也君],每天放學只見父親一副迎來老朋友的表情聊著家常,朋也的心就會越來越苦痛,因此每天都為了不和父親碰面,而在深夜凌晨父親入睡時才回家,接著第二天便會遲到好幾節課,高中這幾年都是這樣過的,所以在這所升學率高的學校裡被稱為不良少年,一直到現在的三年級仍是如此,故事的開始使其漸漸有了轉變,走上校門前長長的坡道,走過人生分歧的轉戾點。

春原陽平,和朋也一樣是因為一些事而被迫放棄夢想,失去踢足球的夢想後,春原也一樣成了不願認真的遲到慣犯,平時行為比傻瓜還傻,思維模式莫名其妙,故事大部分的笑料都是來自他的傻,但其實他.………(對他的評論後面再說)

藤林杏,在二年級時和朋也及春原同班,幾乎是唯一會跟他們這種被稱為不良少年搭話的女生,個性看似有些粗暴,但在後面朋也才了解杏的行動一定會有[為了誰]的因素在,雖然做事感覺有些蠻橫,但卻是個非常替人著想的女孩子;她是個很開朗的女孩子,非常擅長做菜,有很多自創的菜色,絕技是無論在何時何地都能不知從哪裡拿出辭典之類的厚書砸人,並養了一隻小野豬,名為牡丹;牡丹也有七大絕技,例如:變成布偶、枕頭、橄欖球、按摩機(其他三項能力未知),有一次裝成布偶的牡丹由朋也幫忙帶回教室照顧,還給杏時………
朋也:「不管我怎麼戳牠轉牠彈牠,牠都沒反應,有點恐怖啊。」
杏:「你…竟然對牡丹做的這麼殘忍的事………(想了一想)………算了,反正變成布偶防禦力會上升。」
朋也:(這傢伙的構造到底是怎樣的………)
牡丹也和AIR的土豆一樣,該被列為不明的外星生物了。

  藤林椋,杏的雙胞胎妹妹,由於杏是長髮而椋是短髮,因此非常好區分(話說杏的瞳孔是紫色,椋則是藍色;髮上的緞帶杏左椋右綁著),是個極度怕羞、個性消極的女孩子,但喜歡用撲克牌幫人占卜的她,在占卜時卻表現出不知哪兒來的自信和果斷;姊妹倆雖看似個性完全迴異,但事實上本質有很多地方相近;椋的自信是顯現在幫人占卜上,但從來沒有準確過………不,不能說是不準,而是占卜結果會和現實相反;她也知道自己占卜是不準的,但她沒有希望占卜準;
椋:「如果和占卜結果不同,那就感覺未來命運的道路不只一條。」(讓我們明白的是,未來是可以靠自己現在的努力去改變的。)
朋也:「若占卜出好結果也希望不準嗎?」
椋:「是的,因為我會希望現實更美好。」
朋也對自己只拘限於[準]和[不準]感到膚淺,也更了解了椋其實是有著這堅強的自我意念。
(意外地,這種性格的她應該很會做料理,但卻和杏相反,椋做的便當讓吃了一口的牡丹昏倒抽搐一整天……隔天還是很虛弱地顫抖。)

  杏和椋還有個非常像的地方呢…那就是………很喜歡說歪理………椋占卜的方式時常都在變,讓別人抽三張、自己抽兩張、洗牌時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那張,朋也問起時,椋就會說:「因為是占卜嘛。」還有,看著撲克牌就能說出具體的占卜,這證明很會說聯想出來的東西。
朋也:「塔羅牌也就算了,看著撲克牌這單純的數字和花樣你是怎麼想出這麼具體的占卜啊?」
椋:「少女的直覺!」
朋也:(第六感超負荷運轉,而且還說得那麼肯定………)
至於杏呢……舉一個其中的例子吧,為了答謝朋也幫她照顧被她騎摩托車撞飛的人,請了朋也一罐果汁牛奶。
杏:「你就懷著感激之情慢慢品嚐吧。」
朋也:「為什麼收你的謝禮還得向你道謝?」
杏:「請你喝果汁算是謝禮,但我幫你選了一種好喝的口味,所以你要感謝我。」
嗯嗯…………介紹到這結束,開始概述………


  在杏幾近強迫又配合激將法的計畫下,把朋也推去和椋一起吃飯、一起走路回家,還騙椋說是朋也邀請的……
杏:「有些事情只作為朋友是無法了解的,這些事情是交往後才能了解的。」
想起杏的話,朋也就先答應和鼓起勇氣向自己告白的椋交往;
朋也:「剛分到同一個班,我還不太了解你,覺得應該花多一些時間相互了解,如果你覺得現在這樣也沒關係,那就試著交往吧。」
朋也和椋交往前、交往後、約會、吃飯、一起回家,一切一切都是杏在背後推著所促成的,為了喜歡朋也的妹妹椋,當了牽紅線的邱比特,朋也和椋交往漸漸感受到了被人喜歡、被人需要的溫馨感以及能給予他人快樂的幸福感,因為他的家庭連用冰冷都無法形容其悲慘。

  害羞的椋總是在找朋也吃飯時把姊姊杏一起帶來以使自己平靜,連和朋也的初次約會也把杏拉著一起去;杏則是常常督促朋也做椋男朋友該有的自覺、該做的事,諸如要等椋忙完事情再一起回家、一起吃飯、記得主動邀請約會,而這個初次約會的逛街也是,杏要朋也多注意椋所喜歡的東西,當然,杏在首飾店故意問起了椋喜歡鑲著哪種石頭的項鍊,椋也反問著杏的喜好,兩個人同時物色到自己喜歡的石頭而指著,椋是坦桑藍,杏是紫水晶;而為了防止椋先買下項鍊(不然就沒辦法讓朋也買來當禮物了),轉移話題到朋也的穿著,然後,在為朋也選了一件印著[國士無雙]的襯衫後,結束了這天。

  在朋也和椋準備第一次單獨約會的前兩天,朋也走在街上遇到了帶牡丹散步的杏,便在杏和牡丹的邀請下一起逛街,杏還買了一副塔羅牌拿給朋也,拿去當作他這個男朋友送給椋的禮物;最後去了杏撿到牡丹的草原………
杏:「我就是在這撿到獨自淋著雨的牡丹;野豬的父母不會去理會迷失落單的孩子,小豬也都得自己找食物,為了讓牠們知道生存的嚴苛,這行為並沒有錯,因為就算是親人和兄弟,也不可能永遠一起生活的………;但這裡仍是牡丹充滿回憶的地方,然而,總有一天這塊土地也會被蓋上房子或停車場吧,這樣牡丹就失去歸所了………」
朋也:「這裡就算沒了,牡丹也沒問題的,在寒冷的雨中抱起牠、溫暖牠的不是你嗎,還為牠築了一個本來已經失去的歸所,那一定是個很溫柔、很令人安心的地方,對牠來說,你的身邊就是牠的歸宿,在你身邊就是牠的幸福」
杏:「你有時候還真能理所當然地說出這種十分難以啟齒的話」
接著又說了一些話之後……杏問起朋也和椋有沒有接吻過,看朋也反應知道沒有後,於是………
杏:「要不要……練習看看?」
朋也驚訝地呆呆看著杏…………
杏:「初吻你要是搞砸了,會造成對方心裡的陰影和傷害……所以……啊……算了……我在說些什麼」
朋也抓住杏的肩膀:「這是……練習吧……?」
杏:「嗯,是練習……」
在靠近杏時,朋也發覺視野看不到頭髮長度時,杏很像椋,只有瞳孔的目光不同,閉上眼睛後就完全分不出來了。而在嘴唇快碰到的時候,杏輕拍朋也的臉制止……
杏:「很好,到此為止,練習的話怎能真的親下去…………你時機的把握還不錯,這樣一定沒問題」
接著到了必須回去時,牡丹粘著朋也的腳步不肯放開,所以朋也就乾脆送牡丹和杏回家了。

  第二天,朋也又去逛街,去了第一次約會去的那家首飾店,買了一條項鍊,那是……紫水晶。結果隔天約會忘了帶去,所以當天只送了椋那副塔羅牌;晚上回家後,想說一次送兩件禮物也不太好,所以就放進了書包,打算以後有機會再給。
(後來的某一天陪椋去買首飾時,才知道自己上次買錯了,椋喜歡的是坦桑藍………朋也:「好險還沒給她………」)
而在這天,兩人在遊戲中心的占卜機初吻………

  接著又到了上學日,朋也感覺到很多學生的奇怪視線看著自己,而杏還無視自己的問候;問了春原才知道現在正充斥著自己和[杏]交往的謠言…
朋也:(大概是因為想像不到內向的藤林會和我這種被貼上不良標籤的人交往吧。)『[藤林]指的是[椋],朋也和春原這樣稱呼她的。』
接著被春原套出了是和椋交往,春原覺得奇怪地說:「是和妹妹?真不可思議……那麼,然後呢?你真的喜歡她嗎?」
朋也思考著:(我……喜歡藤林?……總覺得有種不協調感……我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和藤林開始交往的?)
春原:「話說回來……真是這樣的話那個謠言也太詳盡了吧?……有人說在商店街盡頭的草原上看到你和杏兩個人在接吻。」
朋也想到一定是那個沒親下去的接吻練習被人看到並誤解了(當然會誤解……),也才明白早上杏的冷漠態度。接著放學後遇到了杏,跟她說起謠言的事不要太在意,因為不會流傳太久……………杏:「只要你別太靠近我就好。」

  隔天,杏為了快速平息謠言而打算勉強自己和春原交往,而且知道朋也在一旁偷看著自己跟春原提出交往的情況,所以故意要吻春原,但春原在杏快吻到他時說話了:「你真的想和我交往嗎?還是不要勉強了,你在顫抖啊……從我這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你是喜歡岡崎的吧?」不知所措的杏只能一直盯著朋也躲起來的地方,這使春原也發現了朋也,尷尬沉默的三人,在朋也打算說話時,杏跑走了。過了一會兒……春原開口了:「應該都聽到了吧?杏是喜歡你的,大概,從很早以前就是了……但現在你和椋交往她更不可能開口了,為了迅速平息謠言,她必須和其他人交往;選擇我也只是因為以後也能有經常待在你身旁的機會和理由。」
朋也:「因為那種理由……就能去和不喜歡的人交往嗎……」
春原:「她不是已經做到這種地步了嗎?」
朋也:「她只要對大家說『我沒有在和岡崎朋也交往』就能簡單平息謠言了不是嗎?」
春原:「簡單……嗎?……岡崎,杏也是個女孩子啊,自己開口否認自己喜歡某個……實際上確實喜歡的對象是很痛苦的吧?」
朋也:(那和一個不喜歡的人交往就不痛苦嗎?而且……促成我和椋的不就是她嗎?)
春原:「你真的願意和藤林在一起嗎?不覺得太勉強了嗎?我覺得你和杏在一起會相配得多。」
朋也:「………」
春原:「剛才偷窺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感覺?平靜與痛苦,你覺得兩者之中的哪一個才是『愛』所帶來的真正感覺呢?」
之後……朋也繼續想著春原說過的話,以及昨天沒能回答春原的問題……(你真的喜歡藤林嗎?)
朋也:(難道我一直不知不覺地在勉強著什麼、犧牲著什麼而和藤林在一起嗎………我不清楚…對杏的心情也是……而且,如果像春原說的,杏喜歡我的話,又為什麼要撮合我和藤林?難道就這麼愛護妹妹,愛護到硬壓住自己的感情承受痛苦?為什麼要這麼優先考慮別人……)
這時在校門口看到椋還在等著自己回家,因為看到鞋櫃上的鞋子還在。和藤林一起走回家的路時,在路上閒聊著……
朋也:(這麼日常化的時間,已經成為理所當然的生活了………)

  隔天遇到杏,杏也只是笑著說別聽春原亂說,說自己只是想平息謠言而已……
杏:「我也在反省對陽平做了過分的事了………所以別太在意的,這樣椋也會受影響,男朋友想著女朋友的事就夠了,在意我這樣的人可不行哪,因為我對你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朋也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在心中想著:(為什麼還能這樣笑著呢……彷彿一碰就會崩潰的笑臉……這種明朗、悲傷、令人心痛的笑容)
握緊了拳頭,將指甲陷入肉裡,怕如果不這樣做就會被眼前孤身一人努力著的杏打動自己的心,但這麼想著的時候已經太遲,等到杏告別時,朋也感到一陣酸苦穿過胸口………朋也:「這下……糟了。」
晚上作了一個無言抱著杏而椋在一旁流淚的夢,隔天是朋也和椋交往以來第一次遲到,而路上遇到的杏雖然也是和往常一樣騎摩托車撞朋也,但接著邊騎邊回頭看朋也而撞到電線桿,還好只有膝蓋受傷,而摩扥車前頭撞壞但還能發動。
這天午飯椋和朋也一起吃,而便當是杏和椋一起做的,其中那個特殊的豬肉塊是杏做的獨門菜色………
朋也:(記得我以前說過這個很好吃……難道她一直記得…………不、不會的………)

  而椋則是變得越來越積極外向,在教室裡直接接近朋也約吃午飯、約逛街,並改變對彼此的稱呼為姓名,說這樣比較像對戀人,使同學們知道了他們正在交往,因此成了公開的一對。甚至在校父紀念日那天,在椋的主動下,兩人在庭院接吻,吻著時,穿過椋的肩膀,朋也看到了杏,杏用著至今未曾看過的表情注視著這一幕,那是一副隨時都會落淚的悲傷容顏,在椋發現前,杏逃跑般地跑走了,但那個表情深深地烙印在朋也的心裡。

  隔天,朋也和椋去約會,朋也開玩笑說要去沒人的地方[那個],沒想到已經說是開玩笑的了,椋卻很認真地說著……
「如果你真的想的話…我沒關係的」……朋也才更加體會到,不能亂開玩笑了,椋為了自己,已經什麼都願意做了,喜歡自己到這種地步……
朋也:(正因為如此,我不能再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了……而且這是我還不能跨越的鴻溝)
這一天朋也的心情也還是很亂……所以對椋說:「我會非常珍惜和疼愛你的……所以這種事還太早了。」
只能用這些謊話來掩飾自己,朋也覺得自己真是個偽善著……而接著椋突然問了:「雖然戀人間這樣問有些奇怪……朋也君你喜歡我嗎?」
朋也才發覺自己沒對椋說過喜歡,對於這問題怎樣都回答不了……而椋則將這解釋為朋也不好意思說出口………
回家前,兩人接吻,閉上眼的椋和杏一模一樣,臉越靠近長短髮越難區別,殘酷啊………一邊感受椋的溫暖,朋也心中卻不斷浮現出杏,結束後,朋也覺得自己就像是義務般地笑著………在椋走後,一個人用拳頭槌牆壁……朋也:「我真是太差勁了………」…心中痛苦著。

  第二天中午,朋也拿著椋做的便當在庭院等椋,看到了很有精神的杏,聊了聊[椋的便當]後,就帶著不斷腹鳴的牡丹去吃東西了。
椋的便當雖然並不是特別美味,但已經有了一般人的水平,比起之前那個讓牡丹吃一口就抽搐昏倒一天的便當來說,簡直可以說進步神速,「椋在短期內將最不擅長的事情克服究竟花了多少努力?」朋也看著兩手滿是OK蹦的椋這麼想著………。吃完後兩個人回教室途中,從杏的同學口中知道杏似乎有點不舒服早退了…………。「剛剛不是還很精神嗎?」……疑惑著………。

  第五節課下大雨了,朋也趴在桌上睡覺,突然一陣莫名震撼而爬起,透過窗戶看到了牡丹在校門口望著自己的方向,
朋也:(杏不是早退了嗎?應當不會丟下牡丹不管的。)
不祥的預感使朋也衝出校門隨著牡丹跑到了商店街盡頭的那片草原,杏獨自站在那裡淋著雨,喝止朋也靠近……
杏:「不要管我……」
朋也:「我怎麼可能不管你……」
杏:「你必須不管我!」……杏嘶啞地喊著。
杏:「你是椋的男朋友,只要在意她就好了,我是那孩子的孿生姊姊,你是我絕對不能太過接近的對象,我也是你絕對不能過於接近的對象,我知道你也明白………待在變成戀人感情漸漸親密的你們身邊好痛苦……之前椋也跟我說過和你接吻了,她說著『謝謝姊姊』……而我也笑著對她說『太好了』…回到自己房間後胸口卻變得好痛……前天在學校看到你們倆……說起來也不是奇怪的事……戀人嘛,也不是第一次了,但一想起就會淚流不止,無論勸慰自己多少次、多少次都還是止不住……我已經無法直視現在的你們了……一想到你們在做那種事就無法繼續待在學校……太晚了……無論是發現……還是欺騙」
朋也:(是誰太晚了?這幾天早已察覺到和椋在一起的不適和焦躁、迷惘……)
杏:「……告白好恐怖…我怕告白後被拒絕會連朋友都做不成、不能再待在你的身邊,這樣還不如壓抑自己的感情繼續當朋友,我想說這樣不會受傷……真後悔…明明是自己下的決心卻只能後悔………我其實是很狡猾的,這樣粘在你和椋身邊,雖然嘴上幫椋加油卻不希望她那麼順利,要是椋被拒絕了多好……!………我在心裡想著這種事…」
朋也:(不……最狡猾的是我……我透過椋的臉究竟是想看到誰……)
杏:「……真討厭這樣的自己!一副幫助人的樣子,心中卻只想著自己;害怕自己受傷卻期望著別人受傷……」
朋也:(儘管已經發現,卻裝作沒看見而持續讓人受著傷的又是誰……透過椋看著杏……那個最卑鄙的是誰?)
朋也抱住了杏……心裡想著:(我正在做的事是該受譴責的吧…只是,比起用頭腦思考,比起用言語表達,我先付之以行動的速度更快,即使這意味著對椋的背叛,)
杏:「對不起…我喜歡你…所以不要再對我溫柔了,因為我是傻瓜,你的溫柔會使我誤會……」
朋也:「杏…我對你……」 (朋也想說出自己是喜歡杏的……然而)
杏:「…朋也!」 (杏知道朋也想說什麼,從之前朋也說「喜歡長頭髮」時,就隱約知道、隱約後悔著,所以她喝止朋也說出來。)
杏:「我是藤林杏……不是藤林椋啊……」
朋也聽到椋的名字,心中一陣刺痛,放鬆了抱緊杏的雙臂。
杏用細微的聲音笑著說道:「Bye Bye…」……跑走了……

  杏跑走後,朋也回學校拿書包,椋什麼也沒說,只是抱住全身溼透的朋也。
朋也:「放開……」(別靠近,我沒有讓你這樣做的資格……)
但椋只是抱著朋也搖著頭:「我是朋也君的女朋友,請不要自己一個人痛苦,站不住時可以靠著我,我會努力支撐住你的。」
面對椋溫柔又溫暖的話語,朋也什麼都說不出來……實在不忍心傷害這麼一個女孩子。
朋也:(椋應該知道了吧……如果知道了一切才給我這種溫暖……那我真的是最差勁的了………)

  隔天又遲到了,上學路上聽到摩托車聲而猛回頭,卻是不認識的駕駛者路過,(我在期待些什麼?)………到了學校,杏和椋對朋也的態度一如既往,杏笑著說:「哦,遲到魔,椋在庭院等你吃飯呢。」而椋也像是昨天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笑著問朋也「便當好吃嗎?」……面對態度這麼平常的杏和椋,朋也無法開口………

  在一群班上女生的推拉下,椋為朋也占卜戀愛(也等於椋占卜自己的愛情),杏也在一旁看著;椋一向不準的占卜這次卻準確得令人心痛,算出了怠惰的開始交往(試著交往看看),不安、迷茫(發覺到和椋在一起的不協調感),真正的心意是在情敵那裡(雙胞胎姊姊諷刺地成了情敵),不可告人的戀情(女朋友的孿生姊姊…)…………會在自身的軟弱和痛苦迷茫中找到真正的答案,記住自己不是孤獨一人…………最後椋說出的結果卻是:「我們一定會很順利地交往的。」……從占卜過程顯示的來看,怎麼也不可能是這樣的結果,這是椋在訴說著自己的願望,向朋也傾訴的心聲。
……而杏則是笑著說:「這次椋的占卜很準……因為你不是在她身邊嗎。」(不論說準的是過程還是結果,杏都要朋也繼續好好對待椋。)
(聽說占卜通常是在關係到自己的時候會不準,但椋這次也是相反,占卜別人不準,自己的很準。)

  隔天上學遲到途中遇到春原,春原看出朋也心情很沉重複雜,便邀朋也一起翹課去庭院轉換心情。
春原劈頭就一針見血地問:「在想哪個藤林?」
朋也:「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春原:「找最不會傷害到人的方法就好了,很簡單的。」
朋也聽到這發怒了:「不是你的事別說得那麼輕鬆!我想和椋在一起的心情是真的!但我已經發現自己真正的感情了………」
情緒平息後……朋也:「對不起,這是我自己的煩惱,卻遷怒到你身上。」
春原:「沒關係,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他們不是孿生姊妹就沒這麼痛苦了,兩難哪。」
朋也這時自己尋思著:(乾脆和她們姊妹倆都保持距離好了。)
春原卻像看透他心思而說著:「如果想和她們倆都保持距離的話就是最傻的人了。」
朋也一驚看著春原,而春原繼續說著:「難道你想讓自己看起來什麼都沒錯嗎?……我覺得你誤會了一件事。」
朋也:「是……什麼?」
春原:「有一個前提,現在不管你怎麼做,都一定會傷害到其中一人,而且拖得越久,他們傷得越深。」
朋也:「那…該怎麼做?」
春原:「我說過了,去找最不會傷害到人的方法。」

  朋也經春原開導後,下定決心要和椋說清楚自己的心情,但椋知道朋也想說什麼而一直打斷話語,並說了令人震驚和悲傷的話。
椋:「……不想輸,我一直這樣想的,不想讓給別人,不想輸給姊姊……我很早就知道姊姊喜歡朋也君了,雖然如此還是喜歡上了你,所以我故意和姊姊談心,說自己喜歡朋也君,我知道姊姊的性格,就算壓抑自己的感情也會幫我的;果然,姊姊雖然聽到後有些驚訝,但馬上就笑著對我說:『包在我身上』……我做了很卑鄙的事。」
看椋的樣子似乎很悔恨自己所做的事情,但又接著說了……
椋:「明明知道這樣做是不對的,但我還是想待在你身旁………我不行嗎?我不能成為姊姊的替身嗎?你說過我們是雙胞胎,所以我也有那種潛質的,我會努力讓性格變得更積極、努力學做菜,把頭髮留長,努力變得更像姊姊,如果有什麼不足的地方請跟我說,我會成為朋也君理想中的女孩子,我會成為姊姊的替身的………我喜歡你,請讓我待在你身邊。」
朋也感到很心痛:(我在讓她說著多麼悲傷的話啊,我在讓一個女孩子否認『自己』這個存在,為了喜歡我,而不得不變成另外一個人;聽著她說這些,我都快厭惡起自己來了……而且離開椋也不一定杏就會和我在一起,兩個都失去的可能性更大,如果就照椋所說的繼續這樣下去,一定會過得很甜蜜,椋是不會離開我的………但…這樣是不行的……)
朋也仍決心要說出自己的心情,但椋不肯聽而逃走了……這舉動又使朋也動搖了。

  隔天,在放學前的班會開始之前朋也就逃課了,因為放學又會形成和椋一起的情況,為了逃避這一刻而提早自行放學;春原回來後,又給了朋也下定決心的意志。
春原:「還沒和椋說嗎?……你有時會異常地溫柔,但那其實是缺點,從這次的情況來看,這是令人相當痛苦的性格。」
這時橄欖球隊的人說椋還在學校找朋也,因此朋也下了堅定的決心去了學校。
朋也:(現在不說的話椋會繼續受傷,而且永遠不會癒合,必須讓她把現在背負的東西變成可以治癒傷口的東西。)

  在學校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在庭院站著的椋,似乎已經做了心理準備,一句話都不說站在那的……飄著短髮的女孩……
朋也:「和你交往的這三個星期我真的很快樂,映入眼簾的東西、聽到的聲音、度過的時間,都是那麼地新鮮,是你讓我明白被人愛著、被人關心是多麼甜美、多麼溫馨的事,我曾想過如果能永遠和你在一起該有多好,不,我曾經覺得可以持續下去的……但我發現到自己真正的感情了,透過你,我在看著別人,一直做著這種最差勁的事,貪戀你的溫柔而延遲不決,因為我的態度不明確,才會讓你受傷……」
(最重要的話卡在喉嚨裡……最應該告訴她的重要的話………我一定要說,必須在這裡做個了斷……)
朋也:「我喜歡的是……你的……姊姊……我喜歡杏…」
突然,眼前的椋滿臉淚痕地抱著朋也親吻著……
朋也:「不……不行!椋!我喜歡的是杏!是你的姊姊啊!一邊看著你一邊心裡想著杏!一直在做這種最差勁的事情……」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朋也……」
這是杏的聲音………眼前的短髮女孩竟然是杏……
朋也:「你…你的頭髮…」
杏:「是椋叫我不要逃避的,她說如果真的喜歡朋也就不能逃避,…………她還說對不起我們兩個,說利用了我們的溫柔做了狡猾的事情傷了兩個人……」
朋也:「不,最狡猾的人是我,做著最差勁的事也是我,我透過椋一直在看著你,貪戀於這種安適踐踏你們的感情……讓你們受盡了痛苦的煎熬,那個最卑鄙的人是我啊!」
杏:「不對…其實誰也沒做狡猾的事,也沒有好壞對錯,因為喜歡上同一個人時,就註定有一個人要受傷……所以,我曾經想過,如果能讓椋笑,我就能忍耐,因為比起告白被拒絕,這樣還好受些……但是,我失敗了,我沒辦法讓自己的感情朝著自己所想的方向發展,甚至連抑制它都沒辦法,我只能逃避、沮喪著,所以就惹椋生氣了,她叫我不能逃避,同樣是傷心那就等到被拒絕後再傷心吧,她說:『到時候我會陪你一起哭』,椋用快要哭出來的眼神笑著這樣對我說的………所以!……我………我喜歡你……一直都很喜歡你。」
朋也從書包拿出紫水晶項鍊:「本來是要買給椋的,但我記錯了石頭,我只記得你想要的東西………現在想想,或許那時答案就已經決定了,我還真是不負責任的傢伙,但是,如果你不嫌棄這樣的我的話,我希望你能待在我的身邊,不對,我喜歡你,是我想待在你的身邊。」
兩人相擁而吻,從現在開始邁出戀人的第一步,緊緊抱住懷中的溫暖,絕不放開。

  結局:朋也在教室找椋單獨談話……
椋笑著說:「啊,你找姊姊嗎?她等等就來了。」
朋也:「不,我是找你。」
鞠躬低頭不起:「對不起,雖然我知道我不該被原諒,但還是希望你原諒。」
椋:「我不會原諒朋也君的,所以請不要道歉;如果你道歉了,我就有可能會原諒你了。」
朋也抬起頭,看到椋平靜的臉。
椋繼續說著:「和朋也君在一起的時光,真的很快樂,假日去約會、一起玩占卜機、一起逛街、一起吃冰、吃飯,這些都是我最寶貴的回憶,如果原諒了朋也君、原諒了這些的話,我就會覺得這些回憶像假的一樣,所以,請不要道歉。」
朋也:(啊,原來祈求原諒只是我在自我滿足的方式,這樣的話就真的會以傷害椋的形式結束這一切了。)
朋也:「椋,謝謝你,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椋也笑著說:「我也要謝謝你,朋也君。」
不是『對不起』之類的消極台詞,而是決定積極向前的相互道謝……我們又變回了朋友的關係。

  某天,朋也和杏走在路上……
杏:「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朋也:「我是在想你的頭髮又長長了………那時候剪掉還真可惜,那麼長的頭髮」
杏:「為了聽你的真心話也值得了,想看你在椋面前有沒有辦法說出自己真正的心情……不過,你可不要認錯自己喜歡的人喔。」
……………………………………………
杏:「你是那種會為了別人而拼盡全力的人,那時,你只是一股勁地想著不要傷害到椋,都沒想到自己和我這邊的感受……沒想到我……」
杏:「嗯……不知道為什麼感到怒火中燒。」
朋也:「別用那麼恐怖的成語,說嫉妒不就好了。」
杏:「那不是很好嗎?能讓我怒火中燒證明我還喜歡你。」
朋也:「唉……也是啦。」
杏:「話說椋有男朋友了唷,在打工的醫院裡遇到的臉蛋非常可愛的孩子…………怎麼?吃醋了?」
朋也:「沒有,只是心情有些複雜。」
杏:「朋也……你真的不後悔選擇了我?會不會想說和椋在一起比較快樂。」
朋也:「我說啊,我真的會生氣喔。」
杏:「嗯,生氣吧,你生氣的話我就能感到你還是喜歡我的。」
朋也:「別用這種方式證明啊。」
杏:「那就用最易懂的方式吧。」………杏吻了朋也。
朋也:「真是的…………嗯?」
牡丹跑了過來……
朋也:「哦,要散步嗎………喂,牡丹,你粘住我的腳我沒辦法走啊………啊,杏,你怎麼也抱著我的胳膊啊。」
杏:「我會再留長頭髮的,你以前說過喜歡長頭髮吧,真希望頭髮快點長起來,這樣你就會更喜歡我吧。」
朋也:「現在就夠喜歡的了。」
杏:「我要你更喜歡我……所以頭髮快長長吧。」
朋也:「這種事不用急吧。」
杏:「朋也。」
朋也:「嗯?」
杏:「我喜歡你~」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不管是在體會故事或是寫概述的時候,都嚴重落淚……這是個很深切、悲傷且非常感人的愛情路線,晶雨版為止我最喜歡的就是杏和風子了(流淚量最多的),不管看幾次心中都會有什麼東西湧上來似的,還沒漢化的琴美和渚路線真讓我期待萬分,許多人都說那是讓人失去水分最多的路線,我一直都在追尋著感動,這個……一想起來就期待得熱血沸騰,全身使勁出力,直到稍微脫力才平靜。
(哦……潮曲…………)

  愛上同一個人時,就註定有一個人要受傷,更有可能兩者皆傷,何況她們還是雙胞胎姊妹,那種心情更加複雜,在杏開朗粗魯的個性下,對於感情的事卻是這麼地怯懦、這麼地脆弱,喜歡朋也卻害怕告白被拒絕後連朋友都做不成,當聽到妹妹喜歡朋也時,馬上就壓抑自己感情來幫助椋,認為這樣不僅能讓椋笑,自己也能很自然地接近朋也,認為是椋和朋也在一起自己就能忍受,但在牡丹草原那一段時,杏說著牡丹的事情,說野豬的父母兄弟也不可能永遠在一起,也就暗示著就算是雙胞胎姊妹也不可能永遠在一起,也就是自己不可能永遠能待在朋也身邊,當時他在說這些話時不知道是懷著多麼悲傷的心情,似乎在嘲諷自己、刺痛自己的傷口,說給自己和朋也聽,也許太過了解許多因素後,杏越來越沒辦法硬將自己的感情改道,但又不可能去跟自己幫助的椋搶,因此讓自己受盡煎熬折磨,悲傷地後悔著,尤其是聽到朋也說喜歡長頭髮時,那種對自己所做的選擇的悔恨又深了一層,心中不斷想著『或許朋也是喜歡我的』,但朋也會和椋交往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事到如今,杏只能後悔自己所做的決定。

  不過,雖然杏心情這麼痛苦,雖然內心曾經一時扭曲而期待椋告白被拒絕,但她一直都是幫著椋的,死命壓住悲傷,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椋的事;甚至為了平息自己和朋也的緋聞,而且不希望和朋也完全斷絕關係,竟選擇和春原提出交往……沒想到平時像個傻瓜的春原心思這麼細密,將她的想法全都看透了,並要杏不要勉強,因為春原知道杏是喜歡朋也的;而且春原這麼說之後,更被朋也聽到,這使杏的心情更加複雜矛盾;而在校父紀念日親眼看見椋和朋也接吻,之前聽椋說和朋也接吻時就胸口劇痛了,親眼看到更使她崩潰,無法正視他們,雖然又壓抑了幾天,但終究無法忍受這種痛苦而從學校早退,在草原淋著雨試圖讓自己清醒,更可是說是在以自虐的方式來減輕心中的悲痛,可是沒想到牡丹因為擔心所以把朋也帶來了,感受到朋也的溫柔溫暖,使杏的悲痛又深了好幾層,『如果不知道這種溫暖就好了』,但理智還清醒的她,為了椋,喝止朋也說出真正的心情,要他只能去在意椋,並提醒著朋也是椋的男朋友,『我是藤林杏,不是藤林椋』,也讓朋也意識到她們是雙胞胎姊妹而故意連姓氏都說出來,最後只能像告別戀情般說著『Bye Bye』逃開。一開始只是因為害怕告白,但一旦幫助椋就不願使椋傷心,即使後悔也認為不該再挽回什麼,就算是像現在明明可以挽回也一樣,如此痛苦卻還是為椋著想。

  而椋雖然是這種內向的個性,但對感情的執著卻是如此堅定強烈,甚至不惜傷害到自己的姊姊;從勝平篇中就能知道,椋就因為有這種執著堅定的癡情才能成功地支持住勝平(連和對方的未來都構想好了);但也不能說椋是壞人,或許椋從以前就看著這麼優秀的姊姊長大的,那種想要超越姊姊的心情和過於執著的愛情加在一起就形成這種走向三個人都痛苦的局面。

  故事到一半我就很懷疑了,『為什麼椋會向杏說自己喜歡朋也?為什麼接受姊姊的幫助?』,在美佐枝篇中,椋去找美佐枝談心時曾說過:「姊姊每天回家都開心地說著他的事,因此讓我有了憧憬。」這表示椋應該明白杏是喜歡朋也的,那為什麼還做這種會讓姊姊傷心的事?為什麼要一直在姊姊面前說著自己和朋也多麼快樂來刺痛她?……答案就是上一段說的,執著的愛和想超越優秀的姊姊,因為這些使她昏頭做了這麼殘忍的事情,在後面她也非常悔恨自己做的事,但明知這樣做不對她還是想在朋也身邊;而且從美佐枝篇那段話中可以看出椋對朋也憧憬是從還素未謀面開始,再回頭想想,杏曾說過:「因為是雙胞胎,所以看到另一方受傷時,自己也會感覺很痛。」…這麼說來,椋對朋也的喜歡一開始只是個錯覺,每天聽著孿生姊姊開心說著朋也的事,而杏也因為是對妹妹述說,所以不禁將原本含蓄的愛情表露了不少,雖然可能說的都是朋也是個笨蛋或常遲到之類的壞話,但重要的不是話的內容,而是傳達出的那份感情感染了椋,這使椋漸漸覺得自己也是喜歡朋也的………;恰巧地,三年級時變成椋和朋也同班,先是那份錯覺使她在意朋也的存在,於是想勝過姊姊的心和莫名的執著讓椋選擇利用姊姊的性格使其壓抑感情來幫助自己,而在交往後,那份錯覺不知不覺地成了愛情;但很快就知道朋也是喜歡杏的,然而卻還是說著:『我會成為姊姊的替身……』……已經到了願意抹殺自己存在的程度了。

  上一段會說椋在交往後才愛上朋也,這個我始終是這樣認為的,交往前都是錯覺,因為在勝平篇時,連杏都覺得奇怪,椋才剛對自己說喜歡朋也的,卻和一個初認識的人一見鍾情還當天開始交往,這證明椋對朋也只是錯覺,總不會有人說椋很容易變心吧?椋可以說是太癡情,在朋也篇的時候願意抹殺自己,扮作他人來待在對方身邊;在勝平篇時,已經在心中構築了未來的事,並努力說了很多內向的她說不出來的話來支持勝平;椋的愛是執著堅定的,真的喜歡朋也的話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去愛上別人?

  朋也原本是對有無女朋友這點不甚在意的,在杏的推拉下試著和椋交往,開始感受到自己冰冷家庭所無法得到的被關愛和被需求,以及自己能使他人快樂的滿足感,所以朋也曾想過要和椋一直過著溫馨甜蜜的生活;然而漸漸發現自己和椋在一起被杏看到總是心中隱隱作痛,那天在看到淋雨的杏時,朋也終於明白自己是喜歡杏的,才發覺自己一直是透過雙胞胎的椋在看著杏,兩人在雨中自責著,朋也不禁上前抱住杏,這是他一直想感受的真實,但心中痛苦著,因為這是背叛椋的行為,杏也同樣痛苦,感受到被朋也抱著的溫暖,使她更加難捨自己的感情。這之後朋也無時不刻猶豫著,察覺到自己真心的痛苦,不想傷到椋的煩惱;聽到椋第一次準確的占卜而思潮更加翻湧,而占卜的結果卻和占卜中出現的東西不符,明明怎麼看都是壞結果,椋卻說出了好結果,那是椋的願望『我們一定會順利地交往下去的。』

  春原讓朋也知道了杏的心情,且多次分析現況推動朋也,給朋也不被動搖的決心……
春原:「你好像誤會了一件事,現在的前提是你一定會傷到其中一個,跟她們兩個都疏遠關係那是最笨的,去找最不會傷到人的方法吧…快點下定決心,快弄清楚自己的心情,你拖得越久她們傷得越重。」
我覺得所謂「最不會傷到人」的意思應該是傷害比較淺的,而且不是說受傷的只會有杏和椋兩個人,朋也自己也會受傷,猶豫、自責之傷,不能表達出自己心情而勉強和椋在一起,這樣自責鬱悶地活著,當然也會影響到椋,春原說的方法就是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情;第一前提是杏和椋其中一個會受傷,那就是說,朋也必須選擇少傷[自己]的真正心情,如果勉強地帶著自責悔恨去和椋交往,三個人都會受傷,而且是一輩子;因此,必須早點和椋說自己喜歡杏,才能減輕對椋的傷害,三個人重傷比一個人輕傷好得太多了。

  最後的驚喜就是聽朋也道出真正心情的短髮女孩竟然是杏,因為椋明白了,朋也和杏互相喜歡,自己做的事不僅傷害了他們兩個人,也會傷了自己,所以忍住淚水,笑著鼓勵杏去和朋也告白,『要傷心就等被拒絕再傷心,到時我會陪你一起哭的。』所以杏才能有勇氣和朋也告白。這裡杏有說到:「我曾想過是椋的話我就能忍耐,但失敗了,我無法讓感情朝別的方向發展。」
這裡杏說的能夠忍耐,可能又是雙胞胎的特質,『看到另一方受傷就會覺得痛』,杏可能認為如果看到椋幸福,自己也會覺得幸福,但想當然地失敗了,覺得幸福這是錯覺,並不是自己真正得到幸福,所以回過神來反而更痛苦、空虛。兩人走過這麼艱辛的路終於能走在一起,越回想淚流得越多,抱緊吧,手中這份得來不易的溫暖別再放開了。

  篇末椋說的也很感人,不接受朋也的道歉,因為不想去原諒那三個星期的事,因為那三個星期對椋來說是和朋也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如果接受道歉的話,那這些不就像在演戲嗎?朋也那段時光也過得很快樂,更明白了有個人在身邊的溫馨感,所以朋也理解並認同椋的想法,因為道歉的話,就真的傷到椋了,不僅如此,自己也會一直內疚著,以後見面將顯得尷尬,甚至因為凝重的氣氛使杏的心情跟著低落;所以兩人互相為那段快樂的時光道謝,他們曾經是真正的戀人,分手了後繼續做朋友,只是這樣而已,並不是懷著悲傷愧疚而不再相見……最後那段,杏抱著朋也胳膊,牡丹粘住朋也的腳,看到這麼幸福的畫面,旁人怎會想像得到他們經歷了多少悲傷。

  話說牡丹很喜歡朋也或許也是因為杏的關係呢,說不定和KANON的祐一一樣,和小狐貍傾訴心情,只是千萬別再出個奇怪的續篇,例如:「朋也意外死亡,牡丹看著傷心的杏,因此以生命和記憶為代價化成人形,並認為自己是朋也」……惡寒- -’’’

  在最後和杏的對話中知道,椋找到了男朋友,是在醫院打工時遇到的可愛男孩子(椋的志願是當護士),這不用說,玩過勝平路線的人就知道那個很明顯是指勝平,也就是椋真正的歸宿,朋也和椋一起的結局也只是個突然就完結篇的平淡結局,而且椋還在心底埋藏一份對姊姊的虧欠,不覺得是好結局…總之不是正確結局…「沒拿到光球」這點可以證明…那只是給椋得逞的小支線而已………

  杏篇的關鍵選項是選擇喜歡[長髮]還是[短髮],選的石頭當然也要注意是誰喜歡的(紫水晶萬歲!),還有,不管有沒有要和椋在一起,都要選擇和他很親密,那個占卜機裡的初吻一定要親下去(當然前面也要先和杏練習接吻),這樣才能讓朋也早點意識到自己透過椋看著杏的罪惡感(朋也發覺臉靠近時簡直一樣),和椋的初吻就想起了擺出同樣姿勢的杏。不過還是覺得選擇喜歡長短髮的選項最關鍵,若選擇喜歡短髮,杏或許就會想著:「短髮啊……幸好我沒有告白」,因此默默地接受失戀而死心,所以很容易就走完椋的篇;如果選擇喜歡長頭髮,杏就會越來越後悔自己沒有告白:「或許朋也是喜歡我的」,也因此越來越不能放下心,但不放下心又能如何?自己已經將朋也和椋湊成一對,幫助後再來破壞?不可能,而且還是她的孿生妹妹啊,所以,在淋雨那天,抱著杏的朋也想說出真正的心情時,杏喝止住了,她早已稍稍察覺到了,但事到如今已經不能回頭了,真的是連旁觀的我們都覺得難過欲泣,最後杏能和朋也在一起得到幸福真是太好了。

  繼續說說後來的椋,在勝平和椋的篇中,對於勝平不願截肢掉代表夢想和生存意義的腿而自願放棄活下去,椋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個性消極的她也只說得出一些連普通朋友都說得出的話,所以去找勝平在這唯一的朋友-朋也,一說出勝平的情況就想哭,所以就抱住了聽著的朋也,並不是說對朋也還有曖昧心理,而是在內心深植了朋也是被溫柔可靠的姊姊所喜歡的人,所以可以說是把朋也當成了哥哥,而後當然朋也以一個朋友的身分只能讓勝平感到欣慰但無法讓他想活下去,然而,在芳野的開導下,椋知道了能支持勝平活下去的只有自己,所以將自己所思所想,心中構築的未來景象都說給勝平聽,才終於讓勝平意識到自己是有活下去的意義的。

  如果是在杏篇,照對話看起來,勝平似乎還在醫院打工,如果病倒的話杏應該會說(雖然看日期上照理說勝平應該已經倒下了),也就是說,病情還沒有顯露,但是,就算之後勝平倒下了也沒問題的,椋經歷和朋也的戀愛後,個性變得很積極樂觀,不需要有其它的助力,椋一定也能一個人成功地支持著勝平活下去。

  勝平的出現也阻止了椋一時的邪念,才沒讓椋傷害到杏和朋也………勝平是椋真正的歸宿,這點不容質疑,為了強調這點,才會在勝平&椋篇及朋也&杏篇個別拿到光球,而朋也&椋篇當然沒有了。

  再來說說本線最讓人期待的春原吧,他一直都在各篇中扮演著比傻瓜還傻的角色,但在杏篇路線中,明顯地讓人感覺他該不會是失去夢想後,自願當個傻瓜吧,感覺他心思細密、能分析現狀、懂人心事理、體貼他人心情,在杏想平息謠言而打算和春原交往那段,春原拒絕了,在杏走了後他也有說:「要是我什麼都不說的話,可能就交到女朋友了,我真是個傻瓜呢。」很明顯的,他是體貼杏的心情才沒有選擇沉默,而且能夠分析杏的心情,解除朋也心中的迷惑並給他勇氣推動著他向前,或許有人說[旁觀者清],但以春原之前那些幾近白痴的思考模式和行動來看,能夠對這整件事思考得這麼清楚、正確,這讓人懷疑他在日常時是自願當個傻瓜的,或許當個傻瓜的話,面對失去足球夢想的人生才沒有那麼痛苦。能理解自己心情而來找你談心、且脾氣好、不會記仇、平時又為自己解悶、行為搞笑至極,有這樣的朋友人生多麼充實啊,很期待春原路線呢,當然不是說要男百合路線= =……如果是個友情結局就好了。
(如果春原不會去欺負弱小就更完美了……………雖然那好像也是放棄認真生活而演壞人。)

  最後就談談朋也吧,滿多人對朋也很不諒解,說他沒什麼優點,更有人為春原抱不平,說實在也覺得春原很悽慘,目前只看完晶雨版的那些漢化線路,所以諸多地方我都是用猜測的,我覺得朋也和春原兩個人都是失去了夢想後不願認真生活,一個以耍對方來解除煩悶,一個以當傻瓜被耍來減輕痛苦,但兩人仍維持著朋友的關係,朋也也知道春原幾乎是不會生氣的,所以都會拿他尋開心,但如果知道做某件事情春原會真的生氣,那朋也就不會去做,在有紀寧的篇裡就可以看出,有一段因為朋也說春原是小丑,春原便發飆拿椅子丟過來,卻把其他學生砸暈,結果兩人遭停學三天,春原隨後跟朋也道歉、自願被打,但朋也說了:「不怪你,每個人都有不想聽到的話吧。」(知道春原其實是假裝生氣後,朋也才打他);兩個人也不會互相去碰觸對方最黑暗的內心冰凍處,維持著這種讓彼此內心平衡的關係;說說朋也這個人吧,據所看到的來推想,朋也原本應該是個非常隨和的好人,有幾個女主角都說到:「雖然嘴巴壞,但其實很溫柔。」春原也說過:「你有時會異常地溫柔」……這個應該才是朋也的本性,母親死後,和酗酒的父親常常吵架,但人生沒有因此荒廢,在國中當上了籃球隊隊長,光只有強如果隊員不服也無法當隊長,他應該是維持著正常的校園生活,想實現籃球的夢想,但在國三時和父親打了一架造成不可能恢復、無法再打籃球的傷後,把他維持的正常生活打亂了,為了避開父親、避開認真的自己,深夜回家隔天遲到,周圍人也因為這樣拉開了距離,漸漸封閉自己的感情,但在各個篇中,和其他人互相改變著對方,自己也漸漸回到了那溫和的本性,雖然說話仍然難聽,但已經足以吸引人了,對一些認真努力的人總無法丟下不管,春原也是,抱怨的話多得不得了,但也不會推掉跑走。

  到晶雨版的感想就這樣告一段落,期待下一版吧@@一層比一層[淚]啊……琴美……渚……聽人說得心都癢了……下一款遊戲不知道如何……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哀傷君每次都写很棒的文章,景仰。。。
还期待着你的one呢。。。
僕のことを忘れないで下さい、約束。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好长的文章啊,写很久了吧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好長的文章..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第一页留名!佩服楼主!

说实话,我玩杏路线是时,虽然是很感动,但偏偏就是流不出眼泪,可能是因为爱情不能感动我吧。

正如一楼末尾所说,期待渚和一no瀬的汉化,想必又会感动的泪流满脸!!T_T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辛苦主楼了,赞你1下
时光飛逝,总有一天,所有变成回忆,但是…
我在,你也在,大家都在这,只为了寻找一样东西
那一段奇迹般的日子,会伴着甜甜的痛楚,都会在我们心底的最深处永远的回响着!

                               
                          ———honey&clove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转过来了啊……哀伤君还是好文章呢~~~~~~~~拜服!

这次杏篇真的没什么感觉……其实本来也想写写什么的……但是几次都不知道如何下笔……唉……人懒了……—v—b……

相信下次潮曲一定会爆发某的所有怨念啊……=v=|||
比大海更深沉的忧伤,比天空更青蓝的悠远。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一想到藤林杏,不单只是流泪,更多的是心痛...
因为能够感同身受,就是告白真的很恐怖...
http://tinypic.com/abgr5j.gif
TOP

回复:CLANNAD藤林杏篇概述及感想(劇透.含勝平篇劇透.慎入)

光从字数就可以看出此文作者相当的喜欢杏这条线

本人是很喜欢杏的  但有那么点遗憾  姐妹间的矛盾冲突个人感觉太过简化了  亲情与爱情间的彷徨着眼点少了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