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 29805 查看 / 41 回复 ]

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

——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by loli培养研究所副所长 LCP总策划者 Karry
“放屁,屁话连篇!”
      这是在一个夏天里骄日炎炎的下午,因为停电,屋内的空调纹丝不动地静止着,燥热在空气里弥漫。无法忍耐的热气早就使卡里处于半抓狂状态,在读完莱普特共和国科学院量子哲学研究中心的一篇学术性文章后,如量子的跳跃性般未见任何表征过程,立即从半抓狂状态进入了抓狂状态。
      他愤懑地拍案,连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都要跳起来。
      “这是哪门子的学术,通篇鬼话,还充满诗情画意地结尾,笑死人了。用大脑去测量感情,即使是用到神经学的仪器,根本没有意义。感情只需用01两个状态去描述就已经足够了。”
      卡里的01分别代表不喜欢对方和喜欢对方,像恋爱游戏那样在现实生活中加入当前好感度和临界好感度是没有价值和意义的。对于意识这种连自己都搞不懂是什么,旁人更加无法凭观测推断出来的东西,根据奥卡姆剃刀原理,应该全部剪掉割除。
      感情虽然看上去很飘渺,但在卡里心中,对方说喜欢你和不喜欢你才是关键的所在,他的意思是说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这和判断一个人行为的价值有点相似。是从人的动机还是从人的行为结果去判断呢?明显是后者占有优势,因为知道动机的人只有行为的个体,外界的人只能对动机进行猜测,而且十之八九是错误的。大哲学家康德提出过温和的善意伦理学,其动机性使它变得毫无实践的余地。
      “给好感度一个度量值,给对方的具体行动一个指标,并对行动集合进行各类的统计分析,先不谈作者提出的主观选择幻觉和作者对测不准原理和薜定谔猫背后意义的理解,在量子力学里,特别是对于退相干理论,作者犯了一个明显的错误。指标的确定已涉及到具体的行动,也就是精粒的东西,要知道精粒的东西是干涉的,一个行动会影响到与之平行的另一个行动。如果把所有可能的行动列举出来,它们加起来的概率总和肯定不等于1。所以,事实是偏差值比作者说的还要大,大得使感情的测不准定理失去意义,研究因此应该摒弃。真正有用的只是退相干的东西,就是指喜欢你或不喜欢你,当然这些话要来自10的二十次级数以上个数的量子构成的对方人体之口才有意义。对方具体的动作因为被无视了,所以把它们代入密度矩阵进行路径积分,通通抵消掉。退相干就这样出来了。”
      卡里自言自语,并自满于自己严谨的解释。
      这个loli培养研究所所长今年才三十五岁,风华正茂,他的心中一直坚信着一个不可动摇的信念:人心是可以预测和控制的,在掌握大量的心理知识后,通过科学的方法塑造一个理想中的人类不是难事。
      卡里的绝顶聪明使他如愿以偿,他成功地在人类历史里创造了光辉的一页,他花了十几年时间成功培养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人类。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不足之处是花费的时间太多了。
      所以卡里目前转向了人工智能的研究,虽然有人认为由客观的物质并不能产生意识,可是卡里却在这条路上非常固执,在他眼中,意识其实只是信息。
      只要有足够的理论,量产化机器人比培养新生人类更有效率,并且可以在人群里宣传推广。
      “哥哥,你又在烦什么啊?”
      “哦,小妤,我布置的偏微分方程功课做完了吗?”
      这个叫做小妤的十二岁loli便是卡里花了十二年时间培养出来的接近完美的人类。
      仅仅十二岁的年纪便掌握了偏微分,单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她的完美程度了。
      顺便说一句,卡里从事的人工智能研究是关于loli女仆机器人的。
      “怎么把内衣脱了,还穿着内裤,这样裸着身体小心感冒哦。”
      卡里微笑着说。
      “哥哥自己还不是裸着上身,还把长头发扎起来了。我热得差点把内裤都脱了。”
      “如果真的很热的话,脱了也无妨。”
      卡里把同样的微笑投向小妤。
      “功课做得如何?”
      “太简单了,哥哥下次出点难的。”
      “有那么简单吗?拿来给我看看。”
      小妤把功课递给了卡里,卡里细看了一下。
      “这个地方不够严谨,最好说一下那个函数为什么具有左连续性。”
      “那太明显了。”
      “还是直觉吗?”
      “嗯。”
      “真是聪明的孩子。其它的地方基本上都对了。”
      卡里摸了摸小妤的头。
      对于十二岁的孩子,要求太严谨的话反而会阻碍她智力的发展,应尽可能地培养她直觉的能力,很多天才的想法其实都是来源于直觉性的灵感,然后再用理性去修正它。
      在培养人材方面,卡里已经是比一流还要一流的人物了,只是他对社会人材的培养只是关注而不插足,必要时会出来评论几句。
      因为他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眼前这个loli的身上,他控制了几乎所有的环境因素进而塑造loli的性格,一切细节的事都不放过。
      荣格说,性格决定了命运。卡里便说,我决定了小妤的命运。
      性格蓝图是卡里在养育小妤前便设想好的,他花了几年的时间去思索要形成那样的性格必须在外界给予怎样的刺激,他从经典条件作用和皮亚杰的同化——顺化理论去分析,在得出一套完整的实践理论后,他便从孤儿院收养了小妤这个可怜的女婴,进行理论实践性的培育。
      这里得提一下他的一些做法,这和他为什么不认同莱普特共和国科学院量子哲学研究中心的感情测不准定理有很大关系。
      他认为,只要一个人足够地聪明,能够把握一切内部因素,控制好一切外部因素,要达到怎样的结果都是可以的。
      卡里只着重结果,例如对方说喜欢你,那么你就是成功的,反之你就是失败者。过程里对对方做各种各样的评估是愚蠢的,没有那个必要,这里要用到量子力学去解释,太繁琐,暂且不说。倒简略地说说卡里是怎样去培养女婴长成loli的,这里面大有学问。
      卡里只认可阳性强化,而不认可阴性强化,阳性惩罚,阴性惩罚的任一者。他认为要给培养对象足够的民主性,专制、放任、忽视的教养方式根本不可能培养出完美的女性人类,民主的教养方法是最高效率。
      以上是实施培养的一个大前提。
      对于小妤的女婴体,经观察发现她是安全依恋型的,也就是说女婴体的小妤依恋于卡里,对卡里绝对地信任,只有卡里的存在才让她感到安全。
      与安全依恋型相反的有不安全依恋——回避型,和不安全依恋——矛盾型,这里只是提一下。
      能得到女婴的信任,卡里是有一些窍门的。相比于食物,婴儿更注重的是触感,在抱婴儿时卡里总是先用一条软绵绵很舒适的毛巾把婴儿裹好再抱起来,婴儿便会觉得是卡里给予了她舒服的感觉,所以只要卡里抱起了她,女婴就不会哭了。
      卡里并不让女婴接触外界的人物事物,因为他要所有的环境要素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但是这会对女婴造成不良的影响,例如在性别角色获得方面,女婴长大后是怎样认为自己是女的并且获得女性的动作、言语和性格,当然基因会起一部分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后天培养。卡里很细心地处理了这个问题。
      和卡里经常来往的有loli培养研究所的所长小钟,现年三十四岁的大男人,十二年前他才二十二岁。他的经常拜访其实是培养小妤的一个重点。在和小钟交谈时,卡里总是用很粗鲁的言语,而在和小妤交谈时,就用温柔的,通过这个差别,一岁大的小妤慢慢就能区分男女的差别了。这还不够。在小妤表现出女性动作的一面时,卡里立刻用各种方式鼓励她,而当她表现出摔玩具一类的男性行径时,卡里立刻表现得很不高兴。卡里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去强化小妤的女性性别角色行为的。
      麻烦的事还有许多,等小妤长大了点,她的性格就显得有些难以把握了,这是卡里预料中的,他从不去考虑小妤怎样想,他只考虑怎样通过一些方法去改变结果。必要时还需要自己弄伤自己的身体。
      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可怕?估且举一个例子吧。
      小妤三岁时的一天和卡里在街上散步,不小心摔伤了脚,卡里连忙把她抱回家里包扎。
      自摔伤了脚以后,小妤就天天埋怨脚很疼,甚至大骂卡里抱扎得不好,卡里一笑置之,他从来不骂小妤,在小妤面前他只会笑,前面说过那是为了满足阳性鼓励这个大前提,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应对的策略。
      不久,卡里故意弄伤了自己的脚,并且表现得伤得很严重,走路摇摇摆摆的,但是在小妤面前总是很乐观地笑,从不埋怨,每天按时为小妤准备三餐,有时会装成因为脚伤而突然摔倒或者打破东西,可是他还是笑。这在小妤年幼的心理上烙上了一印。小妤心里大概会这样想,哥哥为了她可以忍着痛打理一切,为什么她在摔伤的时候又不断地埋怨呢?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小妤主动提出要帮卡里做家务。卡里笑了笑并且准许,他知道自己成功了。
      小孩子总是通过比较法去认识自我,等长大一点后,他的方法就不只这个了。卡里就是应用了这一点。
      还是多举一个类似的例子吧,以便说明卡里的施教方法。
      小妤总是在吃饭时闹别扭,不喜欢吃蔬菜,吃萝卜。卡里并不责备她,也不命令她一定要吃蔬菜,虽然有和她说过蔬菜的好处,但是她不听,卡里只好另辟新路了。某一天,卡里故意病倒,呕吐不止,但还是撑着要为小妤做出一顿让她吃起来很甜美的饭。卡里对小妤说,是他实力不足,做出来的蔬菜小妤不爱吃。小妤深受感动。当餐把蔬菜吃了个清光,并且以后都不再挑剔吃蔬菜了。
      卡里的教育方向无疑指向一个目标,让小妤绝对地喜欢卡里,卡里在小妤的心目中是绝对唯一的存在。
      没错,卡里就是要达到这一点,为此她甚至扭曲了小妤的性道德观。
      劳伦斯·柯尔伯格建立于他的道德发展理论,共有七个阶段,虽然卡里对他后面四个阶段提出了怀疑,但前三个阶段是无庸置疑的,这里赘述一下。阶段一是愉快——痛苦定向,阶段二是代价——收益定向,阶段三是好孩子定向。定向的言下之意是道德行为取向的理由。
阶段一是为了逃离痛苦,阶段二是为了得到奖赏,阶段三是想成为好孩子,得到赞赏。道德观并非是先天形成的,说到底都是强化奖励的结果。
      卡里扭曲了小妤的性道德观,他洗澡总是不关门,小妤便以其为榜样,洗澡同样不关门,有时还会要求卡里和她一起洗澡,不过卡里教育她在陌生人面前就不能这样了,于是在小妤的性道德观念里,她的身体是只能给哥哥看的,这为日后形成她对卡里的爱情打下了铺垫。不只是洗澡,卡里有时还会和她一起光着身子睡觉,到了青春发育时期也不例外。这在小妤的眼中是天经地义的事。
      除此外,卡里还经常和小妤进行接吻,而且都是用到舌头的,小妤会淘气地把舌头伸进卡里的嘴里不停地搅动来逗卡里,卡里就称她是乖孩子。实际上,接吻这类事也是卡里通过赞赏她强化的。
      卡里在小妤身上投注的精力可不是普通人能付出的,因为卡里不让小妤到学校上学,以免产生无法控制的环境因素,所以他得亲身教育她学习。
      小妤在卡里的积极性鼓励下,从小就很喜欢学习,阅读大量的书籍,书籍都是卡里精心挑选的,一些书籍是绝对不能让小妤在性格未完全成形前阅读的,譬如格林童话里的《灰姑娘》,因为那会令她产生对王子的幻想,但是《亨塞尔和格蕾特尔》就可以,那是描述妹妹救哥哥的故事。卡里几乎把所有爱情的书都禁掉了,有关哥哥和妹妹的就予以保留,科幻类的没有爱情的小说也保留,如马塞尔·埃美的《穿墙记》,乔斯坦·贾德的《苏菲的世界》。无疑这种文化禁令会让小妤的爱情对象只容许卡里一人的存在,这也是卡里所渴望的。
      在卡里的教育下,十二岁的小妤已精通大学本科的物理和数学了,甚至能够和卡里同等地位地讨论一些问题。小妤应该为此感到庆幸。艾里克森说人在青春期时总是勤奋地使自己感到自己的能力,否则会产生自卑感。在学校读书的学生并不是人人都是优秀的,得不到赞扬的那部分学生往往在学习上会变得自卑。但是,卡里无时无刻都认同小妤的能力,小妤能够在愉快的氛围和充满自信的情景下学习其实都是卡里的功劳。
      说了太多的废话,得回到故事了。
      “哥哥,你刚才在烦什么?”
      “那个嘛,是个量子力学的问题。哥哥不太同意那个人的观点。”
      “哥哥千万别学爱因斯坦那么固执,老是和玻尔作对,不认同别人的观点,最后吃亏是自己。”
      “爱因斯坦只是坚持自己的信念——上帝是不掷骰子的。哥哥也只是在维护自己的信念。”
      卡里温声和气地说。
      “吸收别人的长处,补充自己的短处,哥哥是这样教我的。”
      “没错,小妤说得对。”
      卡里把裸着上身仅穿内裤的小妤抱在自己的大腿上,用面庞轻触了一下她细嫩的脸颊,随即把线视移向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
      “想看一看那篇文章吗?说不定,你有比我更深的见解。”
      “量子力学,我才刚刚接触不久,哥哥给我的书还没有看完。”
      “不要对自己没有信心嘛,再说哥哥已经给你简介过量子力学了。”
      “好吧,我试试。”
      小妤自信地颔了颔首。
      卡里就这样抱着小妤拖动着鼠标阅读屏幕上的那篇文章。
      “怎么样,读完了吗?是不是很容易理解?”
      “嗯。”
      小妤说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
      “怎么不说话啦,说说你的意见吧。”
      小妤好像在思忖着什么,拧紧了眉头。
      “哥哥,要评价一个人喜不喜欢你,真的要用当前好感度和临界好感度吗?”
      “这是哥哥最不认同的地方,简直是荒谬。现实和游戏是两回事。”
      “我不太懂游戏的东西,虽然哥哥也给我玩过。”
      “总之,你可以完全不要理那两个好感度的定义。”
      “不过,我还是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
      “例如呢?”
      “真实的想法是不可能被测量出来的,只能通过一些外部表象去推测。还有就是越专注于去测量,就会容易陷入主观的幻觉里。”
      “你尝试去测量谁了?”
      小妤的脸瞬间红得像蕃茄。
      “呵呵,那还用说嘛,那个人就是我了。为什么要测量哥哥呢?”
      “因为……哥哥总是笑,我大部分时候都不知道哥哥在想什么……
      话音越来越低。
      “哥哥心里只有小妤,想来想去的东西都是围绕小妤的。”
      卡里的这句话一点也不虚假,他就是想方设法地去教育小妤,一切都是围绕她进行的。
      “还有……
      可是,小妤没有再说下去。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了?”
      卡里略带天真地说。
      “如果你问我喜不喜欢你,是不是会对我喜欢你造成干扰。你想问的就是这个!”
      虽然有些犹豫,小妤还是点了点头。
      “傻瓜,那个人说的都是假的,哥哥是永远地喜欢小妤的。天塌下来,我还是喜欢小妤。”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
      卡里发现小妤的红晕从脸部一直漫延到了耳根,她好像在鼓起勇气要说出一些什么东西。
      “我想和哥哥结婚,这行吗?”
      鼓足勇气说的话的分量非常重。
      “小妤长大了,终于和哥哥谈结婚了。怎么会不行吗?哥哥喜欢小妤,小妤喜欢哥哥,就这个条件已经足够了。”
      “嗯!”
      小妤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她的心里已经高兴得开花了。
      其实,高兴得还不指她一个,卡里的内心更是高兴得几乎要跳出胸腔,这一句话证明了他十二年的努力都没有白费。


loli
培养研究所是loli的集中营,同时也是来自世界各地有抱负人士的集中营。在研究所所长小钟和副所长卡里的努力下,研究出了一整套完善的专门培养loli的可实践理论。理论分为二十几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对应着培养不同性格loli的方案。只要有抱负人士愿负一定金额,并且承诺每天陪loli六小时以上,研究所就有能力把loli培养成有抱负人士心目中的理想loliloli是有抱负人士带来的,当然也可以委托研究所人员帮他们找对象,只不过要付委托金。loli的起居饮食都在研究所里进行,各loli是被分隔独立生活的,研究所里有专业培养loli的教师教授她们知识,有抱负人士要做的仅仅是按照研究人员立订的方案去陪伴loli,方案当然会因loli每天的表现而有所变化。研究所的这种施政方式,形式是要将loli的培养商业化。这十几年间有不少成功的例子,同样也有失败的例子。成功是指loli都在朝原先指定的性格方向发展,失败是指loli的性格发生了偏差。最容易产生偏差的是loli的爱情观,loli在性格塑造中很容易把她的主人看成是父母级别的存在而非恋爱对象,这往往令她的主人很沮丧。

      卡里由始至终对这个loli集中营持怀疑的态度,虽然小钟一再强调理论的完善,但是环境因素的控制还未达到十全十美的地步,毕竟有一部分的控制是取决于有抱负人士的。所以卡里下定决心要自己亲身培养完美的loli,现在loli向他提出了结婚,说明他成功了。

      “哥哥答应了你将来会和你结婚,不过现在你还小,等你到了合法的年龄我们就结婚吧。”

      “嗯!”

      还是很用力地说话,小妤已经心花怒放了。

      “回到文章吧。你说说看,这篇文章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要说不妥当的地方的话……啊,看到了,结尾的部分。‘在现代科技充斥的因果逻辑中,感情量子世界的不确定性牵动着每个人的心弦。’全篇文章都是说量子力学的东西,不应该提及因果律。”

      “那不是在鸡蛋里挑骨头吗?”

      “量子力学和因果律是不相容的,爱因斯坦就是因为太执著于因果律,自食其果。”

      “小妤已经到了批评爱因斯坦的年龄了,呵呵。我倒觉得那句话问题不大,问题大的地方在于那个作者对测不准定理背后意义的理解。还记得薜定谔的猫吗?”

      “巴甫洛夫的狗!”

      “巴甫洛夫的狗吃掉薜定谔的猫!”

      两人齐声说,然后笑得前仰后合。

      “巴甫洛夫和薜定谔最出色的就是虐待小动物。”

      那句话大概会令很多认识巴甫洛夫和薜定谔的人无语吧。

      “你还是在意虐待小动物的问题,我对薜定谔也有点反感,他用猫来举例,对哥本哈根派实在是恶梦。”

      “玻尔说,在未测量前,猫确实是又死又活的。这种说法确实令他自己也感到尴尬。”

      “说到重点了,小妤。猫为什么又死不活呢?”

      “根源哥本哈根的说法,在未测量前波函数处于多本征值的叠加态,测量之后波函数坍缩了,按照概率随意地给出一个本征值,猫非活即死。多世界理论的说法有点不同,猫在一个世界中死了,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活着,猫在宇宙的真身是活死的叠加态,我们在测量猫的死活时叠加态的世界分裂,我们只能观测到自己所在世界的情况,所以猫非活即死,我们永远看不到又死又活的猫。”

      “说得很对。为什么我们观测不到和我们的世界平行的世界呢?”

      “把整个宇宙看成是希尔伯特空间。因为猫和测量者构成的系统是由很多个量子构成的,这个系统形成的相空间维数特别大。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也存在着这样一个维数特别大的相空间。它们可以分别看成是希尔伯特空间里两个子空间。由于维数特别大,两个子空间接近正交,因此我们感觉不到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带来的干扰。”

      “说得很完整哦。”

      “都是哥哥教的,小妤都记在心里。”

      “嗯。新的问题来了,这个哥哥可没有教你,你认为大自然为什么让物体无法测准呢?”

      “我觉得是……大自然不想让人类窥探到它的秘密。”

      “小妤真聪明,哥哥就是想让你知道这一点。”

      卡里轻轻地亲吻了小妤的脸颊以表赞赏。

      “哥哥太过奖了,其实哥哥在跟我介绍测不准原理时我就想到了这点。”

      “你还记得初音岛D.C.这部动画片吗?”

      “记得,怎么会忘记呢?不过,结局有点令人不满意,结局只是和笔带过纯一和音梦将来的发展。”

      为了让小妤明白爱情也可以建立在哥哥和妹妹的关系上这个道理,卡里可谓是出尽法宝了。

      “初音岛里不是有个叫白河小鸟的人会读心术吗?”

      “我挺喜欢她的帽子的。”

      “其实她的帽子下面时刻放着纯一最喜欢吃的炒面面包。”

      “有这么一回事吗?”

      “我胡说的。问题来了,白河小鸟是受到魔法的影响才会读心术的,现实中并没有魔法,那么你认为人为什么没有读心术呢?”

      “啊!我明白了,人不喜欢别人窥探到他的内心!大自然也不喜欢人可以知道别人的内心!”

      受到卡里前一个问题的影响,小妤恍然大悟。

      “既然大自然和别人都不得不喜欢,我们何必又苦苦地用各种方法去猜度别人的内心呢?那样做是很浪费时间和精神的。”

      “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以后不要再去测量哥哥在想什么了,哥哥的脑子里其实到处都是小妤。”

      “嗯!我听哥哥的。”

      小妤再度很用劲地点了下头。

      “问题还没有解决呢。前面你描述了哥本哈根派的说法和多世界理论,因为哥哥的偏爱,所以哥哥选择了多世界理论。在多世界理论里是没有波函数坍缩的。你认为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在未受到自己或者外界人的测量时,感情将处于什么状态?”

      “我们可以把感情等价于那个人组成大脑的所有量子所处的状态,这样就可以排除意识的东西,有客观可言了。所以感情应该是处于叠加态。”

      “没错,一旦受到自己或外界人的测量后,感情又如何变化呢?”

      “叠加态的感情分裂了,分散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则以概率随意地给出一个大脑量子的状态值。”

      “如果自己对自己不停地测量,又会如何?”

      “大脑量子的状态值随概率分布不断地改变。”

      “关键就在于那个概率分布,大脑的量子数至少在十的十次以上,假设每个量子有两个状态值,那么所产生的状态可能值将会是天文数字。每个数字都给予一个概率,天啊,那还得了!”

      “但是有可能不同的大脑量子状态值对应着相同的感情度。”

      小妤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很深刻的。

      “这是不可能的,哪怕一些量子的状态值只作为背景进行处理,和感情搭不上边,但也会对感情造成影响。例如浪漫宜人的地方和乌烟瘴气的地方分别给予了大脑的部分量子作为背景的状态值,在此基础上分别在这两个不同的地方测量自己对某一个人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

      “有点明白了。”

      “还有一点很重要,每次自己测量得到的感情体验并不一定是可以排序的,也就是不一定可以比较大小的。”

      “就像复数一样。”

      “那篇学术文章就常识性地假设了感情的度量值是一维实数的,其实也有可能是复数的,甚至是Quaternions的。可以肯定的是,感情绝不是一维的实数可描述的。”

      “我发现自己对感情越来越了解了。”

      “还记得我在跟你讲量子自杀时提过的埃弗莱特的女儿丽兹吗?”

      “当然记得。丽兹自杀了,遗书上说她会去另一个平行世界里找她的爸爸埃弗莱特。”

      “嗯。在多宇宙理论上,如果要去一个平行世界,在那个平行世界里你所关注的女生喜欢你,事实上很简单。你问那个你所关注的女生,问她喜不喜欢你,如果她不喜欢你,你就自杀。那个女生作出的回答算是她自己对大脑量子的一次观测,因为她只能回答喜欢或者不喜欢,两者是概率上的问题,不喜欢的概率绝对不会去到100%。于是,女生的回答使世界分裂成多个平行世界。在那个女生回答不喜欢你的平行世界里,你都自杀死了。唯一不死的就是女生喜欢你的那个平行世界,你在宇宙中的真实投影就投到了那个平行世界中去,你再次存活了,并且得到了她的芳心。我这样说只不过是想对多宇宙理论进行推理,事实上没人说过多宇宙理论就能解释这个宇宙的真相,如果理论是错的,你就白白牺牲了。我当然不会同意自杀的做法。”

      “我真是幸福,哥哥喜欢我,我也喜欢哥哥,不用从量子力学的角度去寻找哥哥喜欢我的平行世界。”

      卡里的心急剧跳动了一下,他为了让小妤喜欢他可是花费了很大的时间和精力!如果他像埃弗莱特的女儿丽兹那样对多宇宙理论深信不疑,相信他早就自杀身亡了。

      “那篇学术文章在测量的方法上也是错误的。”

      “啊!我知道哥哥指的是什么地方了——它对女孩的具体行动进行数值上的定义并用那个无理的感情不可测公式去算误差!”

      “你也想到了,说说看错在哪里?”

      “根据退相干理论,只有粗粒的历史才是退相干的,精粒的历史是相干的。具体的行动可以看成是精粒的历史。由具体行动构成的行动序列互相干扰,我们只关心粗粒的历史,也就是从行动推测那个人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行动序列就发生了退相干,只有一种是我们能够感觉到的。但由于它曾受到其它行动的干扰,它出现的确定性是很不稳定的,无法用数值和误差去定义,即使定义了,因为误差过大,失去定义的价值。”

      “小妤真是聪明呢!所以哥哥还是对退相干的东西感兴趣,那就是喜欢和不喜欢。说到底那还是概率的问题,两个加起来必然等于1,不像相干的东西那样加起来不等于1。两者都是大于0的,也就是说小妤说喜欢哥哥和不喜欢哥哥分别对应着大于0的概率。不过,我相信小妤是有99.99999%的概率是喜欢哥哥的,不喜欢哥哥概率只有0.00001%。”

      “要不是受到那个限制,我还真希望是100%呢。”

      “哥哥对小妤的喜欢程度可是1-1\构成哥哥人体的量子数目)。”

      “哥哥喜欢我的概率怎么可能比我喜欢哥哥的概率更高呢?”

      “你不相信哥哥了?”

      “不——相——信——!”

      “哥哥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是那么喜欢你了。”

      “这个我就更加不相信了。”

      “信不信由你,现在问题既然解决了——”

      卡里把手伸到脑后,解开了绑住头发的橡皮筋,飘曳的披肩长头发便顺着解开的手势荡开去。

      “就去洗洗汗臭的身子。”

      “我也要去!”

      小妤嚷着要和哥哥一起洗澡。

      “来吧,一起洗澡去。”

      不久,浴室里便传出哗啦哗啦的水声和嘻嘻哈哈的笑声。

      “其实啊,那个初音岛是有续集的,叫D.C.S.Sdouble S的意思是Second Season。”

      “你很狡猾呀,现在才和我说这个!结局是怎样的?快告诉我呀?”

      “自己去看吧,告诉了你就没有意思了。”

      “你又狡猾了!”

      “对不起,小妤。在一点上我必须坚持,这是我推荐别人看动画片的原则。”

      “呜……


…………

      卡里从量子力学的多宇宙理论和退相干理论的角度说明了人不应该用各种方法去测量关注对象喜不喜欢自己,程度如何,甚至捏造了一个无理的感情测不准定理进行评估解释,而应该积极性地用自己的智慧去增加关注对象喜欢自己的概率,过程不是重要的,结果才是重要的,虚伪装作一点也没所谓,就如他在培养小妤性格时采用的小手段一样。喜欢和不喜欢是退相干的东西,大家关心的其实就是这两个差别,其它由此衍生出来的东西都是多余的。明白了吗?烦恼和感伤是愚蠢的,应该积极地用智慧去战胜一切。如果遇到了久攻不下的对象,那说明对象太困难了,你的智慧还未到家,这时该怎么办呢?很简单,换一个容易一点的对象吧!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深海蓝空 于 2007/5/14 23:23:45 执行 设置精华/取消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 【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用伪学术称自己写的文章,确实有点难为文章中用到的理论,上面的理论不是捏造的,不像那个感情测不准定理那样。所以我称文章做邪学术,意思是把学术的东西用到邪门上去。因为我个人性格的偏激,总是认为那些猜测关注的女生有多喜欢自己的人是愚蠢的,浪费时间的。与其浪费这些烦恼的时间,倒不如把时间投注到行动中去增加女生对自己的喜欢概率。这里我用概率,而不是程度,事实上无程度可言,文章中说了哪怕是女生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喜欢那个人,因为每个时刻测量得出的感情体验值是不可比较的,如果用复数甚至矩阵去对应那个体验值大概就能明白了。

      虽然我的文章是讨伐感情测不准定理的,但我还是很尊敬作者的原创,他把量子学的东西用到感情上很新颖,很有趣,我在他的基础上花了一天的时间更深一步地用量子力学的知识进行思考,写了这一篇原创。题目虽然是要讨伐他的,但那只是我个人理念的问题,事实上这篇原创可以看成是那篇原创的扩充。

      要问文章中一些推论的真实程度,我可以是百分之一百来自量子力学多世界理论和退相干理论的推理,即使是那个为情自杀的举例,自杀者会去到另一个平行世界与心爱的人lovelove也是量子力学的推论,称为量子力学的怪胎。量子力学其实会推出一些极度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如量子自杀和量子永生。如有兴趣,可参阅相关资料。

      文章是我随手写出来,并没有考虑到读者对量子力学理解多少,只按本人对量子力学的理解去写。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读懂我的文章OTL,不过我自信当你读懂我的文章后,你就能理解到我文章的深刻了。

      文章里也带入了我对loli培养的一些研究成果,一切都是来源于儿童发展心理学,没有一点作假的成分。里面三十五岁的卡里是我幻想中十多年后的我。文章开头有个LCP的东西,那个全称是loli cultivating project,是由我的朋友小钟发起的研究计划。有人会问,莫非你就是lolicon?没错,我就是lolicon,还是妹控!呵呵呵!还有文章的小妤和我写的原创《捡回来的小女孩》一点关系也没有,白河小鸟帽子下面藏着炒面面包来源于DCSS的特典。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如有疑问,欢迎跟帖,也欢迎连同laputachen的原创一起转载。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KFC的第一场量子辩论终于展开了……
ACG的世界越来越学术化了……此文起点更高,更学术,没有一定量子物理基础,是看得很飘的……

莱普特共和国科学院量子哲学研究中心,则更希望于从“哲学”而不是“技术”的方向推广量子论。从建立若干伪学术思维实验开始,一步一步的引入各种矛盾而暧昧的量子物理观点……

从退相干理论看,“喜欢与不喜欢”是可以看做一个“粗粒历史”。再经过多次重复观察后,可以得出某女生是否喜欢我的结论。但应该注意的是,从好感度数值的“细粒历史”退相干到是否喜欢的“粗粒历史”,中间过程仍然是一个黑盒子。掌握不了这个过程,又如何能控制“细粒历史”退相干到自己所期望的“粗粒历史”呢?

应该注意到,量子物理对不确定性的若干解释,过程上都存在黑盒子。如波函数具体如何塌缩?为什么塌缩成这种形态而不是另一种形态?随意的选择一个本征值又是如何“随意”呢?多世界解释,从波函数被“观察”而“塌缩”的暧昧中走出来,但有带来另外的问题:为何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而不是另一个世界?是什么过程控制了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呢?退相干历史,则把那无数分裂的多世界重新合并为一个,把历史分为“粗粒”与“细粒”,带来的问题是:细粒与粗粒的界限如何划分?观察一个电子的位置算细粒,观察一只猫的运动算粗粒,那么观察两个电子呢?十个电子呢?十的N次方个粒子呢?到多少个粒子的时候算是“粗粒”呢?

由于过程上有黑盒子的存在,不确定性问题仍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只是把“不确定”的东西丢进了黑盒子里。这个黑盒子里的过程,究竟是什么过程呢?常用的说法,是“随机过程”。

那么,最终疑问:“机”是什么?随“机”又是随着什么东西呢?

由此陷入了一个永恒的疑问……

比如文中的小妤,虽然在目前看来符合了卡里的发展规划,但卡里又如何保证这是绝对的符合,而不是“概率”上的符合呢?小妤有着如此高的智商,如何担保她不在未来自己弄懂了被培养的一切,暴走变成沙耶反而来改造卡里君呢……


===========================================
另,本人后续回复请见第二页……
最后编辑laputachen 最后编辑于 2007-05-15 08:51:05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精彩精彩~双方观点都很特别~
量子力学虽然摈弃了因果性,但又产生出了新因果性--几率因果性。量子力学中代表量子态的波函数是在整个空间定义的,态的任何变化是同时在整个空间实现的。
所以,文中的小妤,我更赞成是概率上的符合。
嘛...晕了~
雨は、いつかあがるのかな...
TOP

回复: 【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貌似涉及到概率论,泛函分析,随机过程的数学的东东了。。。前两者偶都会,随机过程偶目前还未学,随机性的东西偶给不出什么好的解释。。。。。。
退相干的理论本来就是错漏百出,要分清精粒和粗粒,连盖尔曼等人的提出者都不能自圆其说,我当然不能够说出什么有力的东西。
有必要讲一下退相干理论的一个大问题,拿足球赛来举例吧,比分是精粒历史,赢输平是粗粒历史。比分可以是000102。。。。。。101`112。。。。。。202122。。。。。。等等,赛前这些精粒历史是互相叠加的,并且各自存在一个概率值,用p去进行记录,如p(0:0)=035,就是说00出现的概率是035,我们把所有这样的概率加起来,理论上是大于0的,也就是说p(00)+p01+p02+。。。。。。p(10)+p11+p12+。。。。。。p(20)+p21+p22+。。。。。。>1,因为它是收敛的,所以无穷多项加起来有个数值。为什么会大于1呢?因为它们之间是互相干涉的,如果要使它们等于1的话,可以使用容斥原理(那个公式太长了,就不打了)。但是结果只有一个,结果是如何出来的?当观测者对球赛进行观测时,因为000102。。。。。。101`112。。。。。。202122。。。。。。都对应着一个概率值,就像掷骰子随意按照概率分布给出一个值,但这骰子和普通的骰子不同,这颗骰子的各个面都是互相干涉的!也就是单凭一个的概率不能决定结果,而是多个互相扰动的概率才能决定结果!对粗粒历史而言就不同,赢对应着1:020213031。。。。。。输对应着010203。。。。。。121314。。。。。。平对应着001122。。。。。。赢输平三者的概率是历遍了上面对应的值得出的结果,给出一个概率密度函数,如p(x,y)xy分别代表两个比分,x>y就是赢,x=y就是平,x<y就是输,然后分别进行路径重积分,你会发现一个现象,遍历的所有干涉值都抵消了!于是赢输平三者都不受到彼此的干扰影响,可以高枕无忧了。说了半天,就是为了说明以下的一个问题。我们并不一定要按赢输平三者来进行分类,分类方法还有很多,例如就可按进了一球,进了一球以下,进了一球以上进行分类,同样是粗粒历史。好,是时候说明问题了。假如karry观测球赛时发现A队赢了,那么对应的精粒历史是1:020213031。。。。。。,假如laputa观测球赛时用另一种方法去看球赛,发现A队进了3球,那么对应的精粒历史是30313233。。。。。。在karry的意识角度,10的精粒历史发生,而在laputa的意识角度精粒历史10却没有发生!严重的问题来了,历史的发生似乎涉及哲学里意识的问题,那么退相干理论其实比哥本哈根派好不了多少。
      以上是我对退相干不能自圆其说的一些简单的见解,退相干理论和多世界理论其实是有一点分别的,在我看来,多世界理论漏动更少,所以我比较喜欢,还因为偶很喜欢魔炮,魔炮里就是有平行世界的OTL。我尝试解决下laputa大人提出的一些问题。
     
从退相干理论看,喜欢与不喜欢是可以看做一个粗粒历史。再经过多次重复观察后,可以得出某女生是否喜欢我的结论。
————好像有一点问题。用多次观察是不可能得出女生是否喜欢我的。喜不喜欢是要出自女生之口,也就是女生自己对自己的感情进行测量。我是如何定义感情的呢?感情其实就是组成量子的状态值的体现。例如,假设组成女生大脑的量子有10个(只是假设),分别为a1a2。。。。。。a10,用sai)表示ai的状态值,如果s(ai)=5(只是假设),那么女生的大脑就有5^10种状态,这些状态的集合只映射到一个二元集合里,二元集合是{喜欢,不喜欢},这个映射是满射,那么状态什么时候出现呢?那其实是概率的问题,当然每个状态的概率是互相干扰的。
     
从好感度数值的细粒历史退相干到是否喜欢的粗粒历史,中间过程仍然是一个黑盒子。掌握不了这个过程,又如何能控制细粒历史退相干到自己所期望的粗粒历史呢?
————那个黑盒子其实就是概率,可以说是上帝在投掷骰子,上帝究竟选择哪个精粒历史,那全是概率的问题。那么上帝究竟什么时候投掷骰子呢?就在于你进行观测,把精粒历史进行退相干的时候。所以,我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东西,掌握不了的那个过程只是概率的问题,只能用概率的方法去看待。

如波函数具体如何塌缩?为什么塌缩成这种形态而不是另一种形态?随意的选择一个本征值又是如何随意呢?随意的选择一个本征值又是如何随意呢?
————如何随意呢?通通是概率的问题,在矩阵动力学里,矩阵迅速对角化,对角线上的就是概率。

为何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而不是另一个世界?是什么过程控制了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呢?
————我们只是真实的我叠加态的我的投影,也就是在宇宙中我们还有很多我们感觉不到的投影,除非我们是一颗有意识的电子,因为相空间维数足够小,所以我们就能感觉到平行世界中我的另一个投影了。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完全是投骰子的结果,整个过程就是这么简单。所以爱因斯坦不认同。

退相干历史,则把那无数分裂的多世界重新合并为一个,把历史分为粗粒细粒,带来的问题是:细粒与粗粒的界限如何划分?观察一个电子的位置算细粒,观察一只猫的运动算粗粒,那么观察两个电子呢?十个电子呢?十的N次方个粒子呢?到多少个粒子的时候算是粗粒呢?
————粗粒和精粒的划分问题,前面说了它不能自圆其说的地方。退相干理论好像有作过辩护,提出过“家族”这个概念。其实在数学上的划分是模糊的,一切得看路径积分,路径积分后是否抵消了干涉,如果没有抵消,干涉有多大,干涉少于多少时才算粗粒,大概是那样分清精粗粒的,我得查一查书。

由于过程上有黑盒子的存在,不确定性问题仍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只是把不确定的东西丢进了黑盒子里。这个黑盒子里的过程,究竟是什么过程呢?常用的说法,是随机过程
那么,最终疑问:是什么?随又是随着什么东西呢?
————我能够发表的是所有随机过程都是一条数学公式,也就是数学是书写自然规律的语言,如随机过程里的泊松过程就是一条公式。我孤陋寡闻,没接触过关于量子力学的哲学观,只能说这么多。

比如文中的小妤,虽然在目前看来符合了卡里的发展规划,但卡里又如何保证这是绝对的符合,而不是概率上的符合呢?小妤有着如此高的智商,如何担保她在未来自己弄懂了被培养的一切,暴走变成沙耶反而来改造卡里君呢……
————说到我的痛处了,我最害怕就是小妤知道真相后会像沙耶那样暴走。我在后记里说了,那只是我对十二年后的我的幻想,如果结局真的是那么完美的话,得一loli伴终生,我死也死得瞑目了。

因为个人水平有限,把脑筋挤尽了也只能说这么多东西。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投入到我和laputa关于量子力学的交流中,像我一样热爱量子力学,热爱loli
TOP

回复: 【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原帖由 wingzoreair 于 2007-5-14 16:49:00 发表
所以,文中的小妤,我更赞成是概率上的符合。
嘛...晕了~


那明显是概率上的符合,身为lolicon,一点点的机率里便存在着无穷的希望。。。
偶将在这条路上奋斗,身先士卒。。。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身为非LOLI控的我在这里不厚道地占一个位子,拜读LZ的文章后,虽然对LZ的做法持保留态度,但是LZ的旁征博引实在让我找到了以前看凉宫OP时的感觉——看到背景上的偏微分符号就头疼……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好吧,我承认除了物理相关的东西其他我都看得懂(……其他还剩下百分之多少)

这个伪/软科幻迷最怕碰上硬碰硬的物理相关……但是这两篇文还是都看得很开心……

所以相对的选择一些比较软的我可以理解的地方下嘴(……)

楼主的LOLI绝对养成计划实在是令人发指,啊不,叹为观止……我算是明白了为啥那么多男性玩家是诸如美少女梦工厂啊等等等等育成游戏的死忠了。。。也对男性萝莉控们超常的耐心和汗水致以崇高的敬意……(言下之意,此人是一个毫无耐心的女性萝莉控)

但是莱普特陈桑和楼主自己都有提到过,所谓的“外界环境”接触的概率,以及“知道真相”的概率。楼主自己都用了“真相”这个词,也就是说默认这是一种……说得难听点,不是“骗局”,也是“绝对的隐瞒”。真空状态下养成的绝对符合自己心意的萝莉,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广大萝莉控的福音。。。而且也设想了“知道真相后小妤会暴走”证明自己也明白了这种真空的危险和脆弱。。。那么在育成期间应当有时刻小心谨慎的提心吊胆(这种日子可不好过),还有是否会产生“近似欺骗的愧疚”?虽然说“一切都是为了爱”,“因为我全身心地爱着这个萝莉,一切都是为了她”,这种说服自己的想法又是否能为别人,最主要的是为女儿……不,小妤所接受呢(……怎么看就是女儿嘛。。。jiong。。)

楼主说因为“我个人性格的偏激,总是认为那些猜测关注的女生有多喜欢自己的人是愚蠢的,浪费时间的。与其浪费这些烦恼的时间,倒不如把时间投注到行动中去增加女生对自己的喜欢概率。”我不知道一般人(包括楼主)是否真的能做到这一点,相信难度不比让我精通量子力学低(……谁说后者这辈子不可能了,给老子站出来)楼主设想的这个情节有一个相对比较绝对的设定,一个拥有丰富和成熟社会经验与人生世界观的大叔(……是大叔吧= =)和一张白纸(从婴儿开始,你够狠),并且隔绝一切外界干扰,但是理智的说,这就是一个理想的乌托邦,从客观和实际的角度上出发都是可能性无限接近零的,哪怕你真的隐居起来了…………这是犯罪呀,犯罪呀同学。。。退一万步,也知道最害怕的是让孩子对“育成者”产生对父母的爱而非恋爱的感情(……其实这个怎么把握我是真的很好奇),那么。。。怎么样究级的萝莉控会对一个婴儿。。。然后一步一步从奶水泪水和尿水(……请忽略这个粗俗的中性人)里被自己亲手拉扯大的孩子。。。产生男女之间的爱情啊!!!jiong上加jiong……

所以脱离了这个架空的设定,其他情况下“不去猜想女生是否喜欢自己”正常人都是做不到的。哪怕是这个爹,不,哥哥。。。如果百分之百的没有担心和怀疑,还费那么大事儿隔绝外界干吗;通常情况下,人们喜欢上的都不会是一张白纸,哪怕受到自己影响巨大,也不可能是完全属于自己的白纸——那么,这个自信满满的把握从何而来,就值得怀疑了。投入到行动中去增加女生对自己的喜欢概率——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而且是你所不能掌控的,你怎么知道你的行动起到了增加对方的好感概率的作用。。。作的是无用功还算好一点,万一起到了反作用。。。=v=bb。。。

事实上这个真空的设定也并不是绝对的,危险性上面几楼的同学都说过了。。。小妤只要不是程序设计的机器人,也不可能毫厘无差地按照育成者设计的轨道走,加上外界影响的概率和自身发生质变的概率——啊,这个世界是不可预测的。。就算是机器人也会有感情也会起义的嘛(……明显的软科幻和伪科幻中毒者)

最有意思的还是楼主的这个观点。“这里我用概率,而不是程度,事实上无程度可言,文章中说了哪怕是女生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喜欢那个人,因为每个时刻测量得出的感情体验值是不可比较的,如果用复数甚至矩阵去对应那个体验值大概就能明白了。”虽然说最后一句话我完全不知道啥意思(……),但是!新奇固然新奇,有趣固然有趣,如果真的试图用零是零一是一的观念来剖析对待感情,那么友情提醒,下场绝对不会太乐观。。。

这一点我比较同意莱普特陈桑的观点。会有一个“临界线”,以上大致划分为“喜欢”,以下就不用说了。。。楼主说恐怕女生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喜欢那个人,这句话的重点其实是在“多”这个字上。是不知道“喜欢数值的多少”,而不是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每个时刻测量得出的感情体验值是不同的,这是事实,而临界线的设置,并不是与最高值或者最低值作比较,应该是一个“平均”的概念,当经过的漫长的积累不同时刻测得的数值的平均值跃过了临界点,那么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理想一点的说,应该是木桶原理,只要最矮的那一块木版也在临界线之上那么就肯定成功;问题是因为人心这档子事儿的看不见摸不着那块木版在哪里谁也不知道。。。所以还是别无它法。。。一边将时间投入到行动中以“期待”能提高女生的好感概率,一边不可抑制地猜想对方好感值的变化。。。orz。。。果然好累好累,诸君加油……

说了半天废话,发现学理的思维就是不一样,严谨而逻辑性强,讲究真凭实据;而学文的都是空想家(远目)总是会毫无征兆和来由地冒出各种没有证据的猜想(然后还全是废话)……。但是人性和人心的魅力就是在于它的“不可测”,以及变化多端,如果真的是一个数字化的理想的科学世界,那么必然会无趣很多……

最后,我的好奇与疑问还是在于“萝莉控的心理”,特别是这里阐述的一类男性萝莉控。。。瓶颈也在于此,男性心理真是复杂而微妙啊。。。除了近似于理科思维的思考模式,还有这里我粗浅地看到的一种绝对的占有和支配欲,最本位的缘由和其他现象。。。我就不懂了,也不胡说八道贻笑大方了,不知道有没有厉害的同学能给以解释



口号:萝莉是美的~是可爱的~~但是比起自己动身丰衣足食我更愿意直接享用他人的劳动成果~~~(被所有纯真的萝莉控群K。。。)
同人音乐社团K团团长!

日常活动在这边=V= 新浪微博
http://t.sina.com.cn/datoujia
BLOG:明日何在,但随我意

http://blog.sina.com.cn/datoujia1988
个人5sing主页(翻唱/同人曲目):http://367706.5sing.com/

KEY系同人音乐创作团体——K团!
http://blog.sina.com.cn/ktuan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爱因斯坦:上帝是不会用骰子的
Liknight :直接抓来饲养最简单
KANON     AIR
风风雪雪之间 长梦不觉逾千载
庸庸碌碌七年 苍穹何痛泪霄台
恍恍忽忽复返 雨过天晴云破处
愕然相见   翩翩一羽似君来
如真似幻容颜

Julián·Liknight·Hu·de Milchstraße


TOP

回复:【邪学术】测量感情是没有意义的!!——讨伐好感度测不准定理

OTL,某的物理水平还没到能彻底看懂的地步啊
ねこねこ~~にゃに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