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心情文字

[ 5618 查看 / 6 回复 ]



坐在电脑前关掉正在复习中的《SR》的游戏画面,电脑屏幕又变成熟悉的KFC论坛界面,拿起刚从邮局拿回来的杂志,在目录寻找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昵称……
读着那似曾相识的文字,仿佛杂志上黑白的文字变成了当年信纸上墨水的字迹。她还在用蓝色钢笔写稿然后投稿吗?但字里行间流露出的不自然的京腔却使我略感不适。多久没联系过了呢?已经懒得去掐指计算时间了,计算了又能怎么样呢,该感叹逝者如斯还是物是人非。
应该是初三认识她的吧,也懒得计算初三是哪一年了,怕计算了发现自己原来已经虚度了那么多的年华亦或是两人时间上的距离已经拉得如此之远。
记忆的时钟就这样逆时针的旋转,直到指针停留在曾经有她的季节……
那是初三分班后不久,初二年级排名年级第6的我自然的分到A班。那时学校的制度是数学和英语是按成绩的分班上的,每当这两门课时同学们都背着书包往自己的教室走,有点赶集的味道,甚是热闹。不过我却不是很喜欢学校这样的安排,本来就是认为学习是个人的事情和老师的水平无关,况且这种把人分三六九等的做法也不是我所喜欢的,更何况A班那种紧张的学习氛围让我这种纯粹凭记性和一点点聪慧的人所不适应。
那时A班里有一对双胞胎的女生,本来两人学习就好自然成了班级的焦点。因为她们本来的教室和我原来的教室是楼面的两端,所以直到初三才知道年级里有这么一对双胞胎。原本不是和她们一个班的A班的女生在连续两节数学课或英语课下课的间隙或课前总是喜欢去搭讪聊天,可能我是RPG玩多了也见怪不怪总觉得这些小女孩的做法很可笑——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们的座位就在相隔我一条走廊的旁边,叽叽喳喳影响我下课的休息。
“能不能给我看一下呢?”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手上刚从同学那借来的最新一期游戏杂志就到了别人的手上,抬头一看正是隔壁座位那一对双胞胎。“啊,是樱战。”然后她们熟练的从目录找到樱战新作的相关介绍,不停的聊着相关的话题。虽然之前也有听说过女生玩游戏的,但现实中遇上还是头一次。等我反应过来后憋了好久才憋出一句话,“你们也喜欢游戏?有什么主机?”后来才知道她们虽然玩游戏,但喜欢的是心跳、樱战这种在我眼中很无聊的文字游戏,而当时自己喜欢的是SQUARE的RPG(顺便感慨下已经要改成SE了……)和实况系列。
就这样从此以后我每次最新的游戏杂志还没看之前都要主动上交,或者双胞胎里的姐姐在没有英语课或数学课的上午直接冲到我教室来抢,几次之后也就习惯了。在那单纯的情窦初开的萝太年华,羞涩的我总是看着过来抢我杂志然后直接在我课桌前翻看起来的她,知道半个学期后才后知后觉,套用下川FMP的OP《这就是爱啊》。初中里男生女生稍微关系好点就容易被人们议论,就入《5CM》里的贵树和明里——虽然中国没有在黑板上的画爱情伞或竖右手小指的习惯,不过被说多了也就成事实了。终于有一天在同学的怂恿之下把充满我感情的信纸让别人代交给了她(其实她之前已经知道了)。
回想起这段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当时是何等的单纯,为什么现在又会是如此的XE……当时根本没有交往这个概念(更不知道推倒为何物),之后也没发生什么特别觉得我们是在交往的行为,还是如之前一样交换着最新的游戏杂志,时而在信纸上交换着对游戏和生活的见解,或者当座位交换到教室两端的那段日子(按四排分的话是左边两排和右边两排左右整体对调,于是本来中间靠着的两排就变成最远的了)发现对方上课是也偷偷看着自己,然后羞涩的交换一个眼神相视一笑……对于情窦初开的萝太年华,这已经足够。
可惜命运给了我们一个玩笑,原本相约一起考我们这个区唯一一所市重点的我们(怎么觉得像约定一起考东大?),我却只落到了区重点。虽然之后的暑假还经常以书信联系(那时还都没有手机呢),或者在我家里没人的时候她和她双胞胎妹妹一起来我家蹭我的PS2玩心跳3或者樱战的PS2移植版……
可惜,时间永远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我们的书信联系维持了多久呢?SR里的库里斯和雅莉应该是2年吧,我们又是多少呢?当发现彼此的世界已经越来越远的时候,多年后就不难理解自己看5CM时当明里手里拿着寄不出去的信或者贵树把写好的手机信息删除的时候自己脸颊上为何留下两道泪痕。
几年后在某游戏论坛灌水的时候发现她那个熟悉的昵称,用论坛PM互相寒暄了几句后又是天各一方,一年后又在经常买的一本游戏杂志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昵称和熟悉的文字,只是那蓝色墨迹早已成了回忆,而我的邮箱里还静静躺着投稿失败后编辑发来的公式性的文字。从仅有联系的几个初中同学那了解到她考到的北师大而她妹妹到了北大,她离当语文老师的梦想又进了一步,而我却迟迟找不到梦想的入口。又是多年后在某游戏杂志封底的新杂志的介绍中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无奈新出的杂志周围都买不到只能到网上订购。
……
播回记忆的时针,继续阅读起杂志上的文章。文章写的是她大学的社团生活,并没有涉及到她目前太多的生活。但看到她去问社团里的男生借NDS的时候我又会心一笑,果然她还是她啊,估计现在正用不知道谁的NDS玩着樱战呢。
借用她文章里的一句话:“场上是一场戏,场下,还是一场戏。戏里戏外,都是戏。”
我现在又是在戏里还是戏外呢?
……
想起最后一次遇见她是高考结束后的一个暑假,我到同学家PSP联机的时候正好经过她家附近正好她和她妹妹骑自行车从对面擦肩而过,多年后我也难以从这对双胞胎中分辨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但隐约感觉看见我的是妹妹而我张开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能目送她们的背影离开,而那个回头发现我的是姐姐还是妹妹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真有one more chance会怎么样呢?如果我有回到过去的能力变成穿越时空的工口风有能怎么样呢?人生又不是GALGAME更没有SAVE点,除了骂一句老天还能怎样。生活还是要继续,那我就继续打开SR进行我的复习之旅。

好久没写过那么正经的文字了,可能五月病真的犯了。反正也是写给多年后的自己看,也不知道多少人有耐心看完。
上海这里天气独好,刚才查了下北京现在在下雨……这难道也是命运的玩笑?
最后编辑windchaos 最后编辑于 2008-05-03 18:33:34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 心情文字

话说看完了(也不知道多少人有耐心看完。冲着这句话)....某风这文一反常态...原来你也有这一面...
话说秒速的心里影响里是强大的...其实自己也曾回忆过...偶尔回忆过去也许带来的是心中淡淡的感伤,也许是嘴角浅浅的微笑...不论是什么,那都是你我的青春,可能时过境迁,也许物是人非,不过不重要了...
这就生活...(废话)
PS:说到SR下个星期考完大物也准备去复习一下...也许是最近生活比较浮躁,心乱了吧...
冬日飘落雪花间七载的回忆,夏日阳光与蝉鸣中千年的轮回,春日樱花树旁坡道上长长的旅程.......
TOP

回复:心情文字

用PERSONA里的观点来解释的话,每个人都戴着人格面具,在不同的时刻扮演的自己的角色。
哪个才是真正的我呢?其实哪个都是真正的我。
只不过不同的时间扮演不同的角色戴着不同的人格面具与别人交往罢了。
用她文章里的话说:“演戏是认真的,可是我总觉得游戏,还总是一种太假的生活。不是换了角色就轻松的,每一个角色,都是要承担责任的。”
看来偶最近论坛上是口胡多了,如果这篇文章后面不加几句XE的吐槽(其实是不想写的太感伤)可能一些新人还真要怀疑这是不是偶写的了。
其实偶本来就是那种能听着音乐写文写到最后把自己都写哭的人……只不过天天那么感伤忧郁自己都觉得累……
所以嘛现在有病呻吟无病吐槽……
最后编辑windchaos 最后编辑于 2008-05-03 19:55:31
TOP

回复:心情文字

毕竟多么不愿意~分别总素会到来的~~
留此回忆也比就此忘却而好~~
也许~这就素乃的初恋吧~~(=v=)/
过去的就让它以最美好的形式保留吧~~
~~~~~~~~~~~~~~~~~~~~~~~~~~~~~~~~~
恩~《工口风是这样诞生的》~~
乃继续蹲点守侯着诱拐LOLI吧~~
毕竟本业最重要~~m(=-lll)m


「自身が ”コワレテ”いるのを自覚する
ことは できない」


嵐子、まだ会えるかな...?

“如果没有遇到她,也许我依旧不幸;
但遇到了她,我才知道这不幸才是幸运。”
TOP

回复:心情文字

工口风受啥刺激了?
被大头电到了?
于是不能忘怀?
慢慢看贴
TOP

回复:心情文字

卫城也在下雨,今年的气候多少有些反常,但是我还是喜欢下雨胜过晴天,也许是因为SR,也许是因为星之梦,也许是因为MO2,或者是我对子宫的潜记忆比较深吧,笑~

大学了,开始为自己的生活所考虑,终于理解了原来前辈们总在说的中学是个好地方。想必将来工作的时候也能理解到大学真是个好地方这句话吧

我们总是在回忆,或者说,我们的人格就是因为这些回忆而搭建起来的。时间会改变一些事情,也会留下一些事情,懵懂过后,剩下的是美好,如果当时小风你考上了市重点,故事又会如何发展呢?不知道,我们都不可能知道,就如同当初玩着RPG的你怎么会想到自己今后会成为一个GAL控呢?

很多的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只要留下回忆就够了,这样即使终究要一个人,终究要寂寞下去,也有着这些记忆的碎片伴随着我,就跟我无法回答SR中我更喜欢雅俐还是朵鲁坦一样,那场雨,究竟是停的好还是不停的好。

有希望,有愿望,最后总是要失去大部分来换取那实现的一点点,后悔吗?我不知道小风你是怎么想的,不过对我来说,我对自己的过去从没有后悔过,那怕是再出丑再痛苦的事情,我都认同它们是我的一部分,没有那些事情,也就没有现在这个正在打字的浅色回忆。这就是世界啊,我们拥有无限个分支,无限个可能,却不拥有S/L的机会。所以,每一步都是唯一且完美的。

至少,我觉得有一段那样的回忆还是幸福的,总比我这种在小学毕业的时候连毕业式都因为联络网的失误而没有参加成,想对那个人炫耀一下自己考上了卫城最好的学校之一的梦想也只能破灭,记忆中,只有6年级的一次,我看着她走进了一片楼群之中,就再无身影。至今也是音信杳然。

口胡了这么多。我想说什么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这个KFC总是很感性,而在另一个我发帖子更多的KFC则是偏于理性。不过不管我们怎么戴着那些面具,每一个浅色回忆也都是一个真实的浅色回忆。一个真实的自己。XE也好,口胡也好,伤感也好,缜密也好,那都是我们。一个真实的自己。
其实故事并不会停止,
我们只是在等待。
一直到许多许多年以后的今天,
许多许多年以后的我,
才明白许多许多年以前的你,
为什么有那么许多许多的沉默
TOP

回复:心情文字

“每个人都戴着人格面具,在不同的时刻扮演的自己的角色。”
是啊,大家多在不同的时间扮演着不同的自己。
像我,几乎在所有人面前都在笑,都扮演着一个阳光、乐观的人。而当只有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则会默默地对着窗外的黑夜流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