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 13609 查看 / 10 回复 ]




+ 开篇 -----------------------------------------------------------------


各位读者,好久不见……

自从上一期《KeyFC 考古通讯》发表,至今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

这一年中,我挖了很多坑,填了很多坑,但最后还是留下了很多坑……

其中《KeyFC 考古通讯》的坑就一直没有填完……

经过我对坑的长期思考与分析,我认为,一个坑,要填完,通常具有如下特点:

1. 需要透气。坑不能等到填完再放出来,而随着工程进展要时不时的放出来透气,供众人评论。

2. 拉人下水。一个人的爱与时间有限,也有周期性,坑主一人难以长期维持很高积极性,因此需要尽量拉人下水……

3. 有短期实际的目标。一个坑,挖入迷后,往往越挖越大,而迷失在深深的坑底。这时需要有短期的目标,达到了就封坑。


由此,诞生了《KeyFC 考古通讯·拾碎》。

与《KeyFC 考古通讯》主刊物定位相比,副刊《拾碎》是一个小品级的坑。

《拾碎》顾名思义,就是每期只拾起KeyFC历史中的一个碎片,这个碎片可能是:

1. 一件小事。

2. 一件大事的侧面或片段。

3. 一个人物的一个角度。

4. 自己的零碎感想。


《拾碎》的特点是:

1. 短小精悍,每期只谈一两个兴趣点,不追求事件或人物的完整和全面。通常在1000字左右,不超过2000字,制作周期较短。

2. 侧重于挖掘不出名的事件和人物,或著名事件和人物的不为人知的一面。

3. 即可考古他人,也可以写自己的故事和感受。


综上所述,《拾碎》就是为了让更多有考古爱好的会员参与进来,共同挖掘KeyFC大陆上发生的动人往事。

有兴趣投稿的读者,可先写100字左右的故事提纲,发短消息至 laputachen

也可以加入KeyFC 考古通讯杂志社QQ群

群号:60459135

http://www.laputachen.com/keyfc/kaogu/huigu.swf


《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

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 碎片 -----------------------------------------------------------------

一篇作品感想贴,由结局讨论开始,逐渐挖掘到作者的创作意图,为了捍卫自己的观点,讨论进而深入到历史、政治、经济、哲学、宗教等各个方面,挖内涵挖到了宇宙深处,最后因一位辩论者的隐去而结束,帖子也逐渐没入历史的海洋。

这样一篇在《星之梦》区创造了作品讨论奇迹的帖子,就是幻幻君于2008年2月27日发表的:

《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24355.aspx

一句话感想:
cometwater:
整整67楼全部看完,仿佛受到了一次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的洗礼,星之梦能引起这样的思考和讨论,凉元悠一也会。很欣慰吧。


起因
2008年2月27日

幻幻发表《我所看到的星之梦》一贴,重温了星之梦的许多动人场景,并最后提出“夢美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廢墟獵人的未來還很長,雖然困難但期望身為人類的他將來能有改變那世界的一天,也好拯救在那殘酷的世界下受傷的一切。"

发展
2008年2月27日 - 3月3日

kikyou进一步发表了对人生存意义的感慨,提出“  很幸运地,人类从不满足; 很可惜地,人类也从不珍惜。”

Crane提出应该想一想“星之梦的作者凉元悠一为什么要塑造这样一个梦美,写这样一个梦美的遭遇?”,并对幻幻认为废墟猎人能够改变世界表示质疑。同时对于kikyou的观点,指出人类的不满足“更多的不是这种对深刻意义的追寻,而是对物质欲望的追求”。随后提出了他在后来辩论中一直为此捍卫的观点“人类不断用物欲搭着一座千年文明的高塔,关键问题不在于塔会倒在第几块砖头上,而在于“这样的塔,终有一天要倒。”

吊人z对于Crane和幻幻关于结局含义的争论,提出“毕竟这不是长篇,要从中总结出非常深刻的东西,我认为很勉强。如果谁能总结出来,那么我认为总结出来的不是这个游戏或者作者的思想,而是那个人本身自己对这个主题的思考。”但Crane对此认为“确实我们无法从意境中把思想逐字逐句地解读出来,但是一个基本范围还是有的。比如通过观察作者在字里行间对不同事物流露出的不同态度。”

深入
2008年3月3日 - 4月12日

重量级辩手wdx04登场!提出“凉元悠一写《星之梦》的目的,不会是像一些宗教教主那样宣扬“世界必将灭亡”。通过举美苏冷战、台海战争、北欧模式的例子,说明取得人类大团结并解决所有困难并非没有可能,认为“我们应该相信人类的智慧,没有必要过于悲观。”

Crane明确自己的观点不是星之梦有末日论色彩,而是星之梦的意义更多在于”批判和反思”。 并提出“人性中的恶是不可能被整体改良的”。

wdx04则观点相反,认为“人性中的恶是可以能被整体改良的”,举例如北欧和唐朝。

Crane继续与wdx04争论人性之恶能否改良的问题,并指出北欧的例子“依然离不开特定的历史条件、文化等等诸多因素”。

对于Crane的人性观,幻幻指出“你不見得要對人類的未來抱有信心,但您卻可以對它抱有期望”。

wdx04与Crane的争论进一步具体化到“制度”的作用和乌托邦能否实现问题,具体化到瑞典人为何“不会一出瑞典就变坏”。

Crane坚持认为“人性中的问题是根本性的不可调和的”。

幻幻坚持认为改变不是一件难事,因为“如果每個人都只改變一個人的話,那麼一直持續下去也是很可觀的:1-2-4-8-16-32-64-128……以二的次方成長下去,只要二十次,就可以從一個人變成一百萬人以上了!”并问Crane活着的目的。

Crane回复“康德说得好:“人是目的而不是手段。”人活着不是用来实现什么目的的手段,而人本身就是目的。”

wdx04坚持认为制度是可以让世界变好的,并继续举例北欧福利制度、民主改革等。

Crane经过与wdx04的几次交锋,发现“我觉得我和您明显的区别在于,您就像一位执政者,您总是站在国家与集团的立场上研究社会学课题,从而自上而下地判断人性。而我是站在每一个具体的人及其感受的立场上,研究哲学课题,从而自下而上地总结人性。”同时坚持认为制度并没有那么美好:“政治从出生那天起就不是用来给全人类带来福音的天使,而是不同利益集团间斗争的结果。”

wdx04继续对制度表示乐观,提出制度除了指政治法律,“企事业单位内部的规章制度可以解决部分问题”,另外还有“像文化教育这类的东西才有存在的意义”。举例马克思和老萨。

Crane反驳到:“您对制度和规章有着高度的期待与乐观,但政治依然是不同利益集团间斗争的结果。”举例“近现代政治经济学历程”,并具体的讨论了瑞典模式产生的原因。

wdx04认为“亚当斯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早就过了时”,并质问Crane“既然你认为“人自身的问题必须通过人的主体性来解决”,那么你能不能谈一下具体有哪些问题以及如何解决? ”

Crane质疑亚当斯密、马克思的经济理论“是一句“过时”就可以说明完毕的吗?”。并总结其理念为“悲悯、反思、成我、超越。”

wdx04反驳Crane的“国情决定论”,举例不丹的民主改革。对与Crane的理念表示否定:“个人的“悲悯、反思、成我、超越”的确比改革社会容易想象、容易实现,但这也没什么价值。”指出Crane虽然“自我感觉良好”,但“但其它人看来,你这个理念就是自私和消极的。”

Crane重申“我是以一种艺术的高度来对待星之梦的”,说明之前和wdx04辩论制度与政治经济学问题的目的在于“从历史实践的角度证明您希望通过制度达到改良人性、实现一片光明的未来的思路本身存在问题。”对于wdx04说他自私,他举梵高自杀的例子,表示从一种艺术的角度看“一个人,有权自私。”最后赠送wdx04一句名言“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人生更幸福,唯有天知道。——苏格拉底”

wdx04继续对制度表示乐观,认为“双赢”是可以存在的。对于Crane对自己理念诠释时提到的“一个圣人对世界的命运确实没有什么贡献,但他/她对他/她自己的贡献就是百分之百的。”表示不齿,告诫Crane “别玷污了“圣人”这个词语”。对于梵高自杀的例子,他表示“梵高绝不是你这一条道上的人,你休想把他拉下水”。最后回赠Crane一句名言“不要嫉妒那些在蠢人的天堂里享受幸福的人,因为只有蠢人才以为那是幸福。 —— 伯特兰·罗素 ”

Crane重申“人的发展必须通过人本身的发展来实现”,对于前面wdx04的反驳,他认为“很遗憾我觉得您完全是在曲解我的陈述。我不知道您哪来这么大的火气。”。

白热
2008年4月21日 - 6月17日

wdx04与Crane经过多次激烈交锋,开始进入白热状态,观点变得不可调和,而逐渐转为对Crane的“看不惯”。

对于Crane所说的《星之梦》使人“自发地从内心产生一种自然而然的精神,并心怀这种精神,从认识自我、实现真我、到处世态度,作出一系列的规划”,wdx04看得“毛骨悚然”,质疑“《星之梦》的“功效”有那么夸张吗?”

wdx04建议Crane学习朱耷到寺庙做和尚,而且“不要去少林寺那种名气太大的,最好是在中西部经济不发达的山区,没有被标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那种”。

Crane对于wdx04的建议表示不满,认为“我的环境使我更适合于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完全没有必要,也没有所谓“义务”一定要像您说的那样到什么不发达山区的、非文物保护的寺庙中去”,而觉得wdx04的建议“根本就是在故意讽刺、挖苦人”,并感受到“您确实非常看不惯我”。

争论回归到《星之梦》的创作意图问题。Crane贴出凉元的旧BLOG上的自我PROFILE,说明“就凉元这样一个人,他写出的星之梦和wdx04さん您的信条是大相径庭的。”

wdx04反驳“比较谁对作者的“原意”猜得更准并没有意义”。对于Crane“与世无争”的理念,wdx04专门查阅金山词霸并贴出其含义,旨在说明:“只要你还想借着讽刺世人凸显你精神上的优越,就先别急着给自己立“与世无争”的牌坊。
”,并继续“看不惯”Crane。

对于wdx04的看不惯,Crane表示无奈,表示“今我在KEYFC论坛回帖论题,直抒胸臆,不慎“过问了世事”,还落得个“讽刺世人、凸显精神优越、为自己立牌坊”之名,实乃惭愧。”

Crane指出“凉元这个人以及他的星之梦,是倾向于出世的而不是入世的。”

完结
2008年11月11日

wdx04从此消失,未继续本场辩论,并在2008年6月30日提出了辞职申请:

http://www.keyfc.net/bbs/showtopic-26441.aspx

因我个人工作繁忙,上网时间难以保证,已无法为论坛作出更多贡献,
故申请辞去星之梦区版主职务并解除超级版主权限,暂时保留汉化组成员身份。
希望对星之梦有爱的朋友能够继续支持本区的发展。
谢谢。


之后wdx04君在KeyFC独立服务器购买时入股500元,从此隐退潜水。

本帖逐渐沉入大海,虽不时的被人顶起,再为有过同等深度的讨论。

11月11日,cometwater感慨“强帖啊!整整67楼全部看完,仿佛受到了一次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的洗礼,星之梦能引起这样的思考和讨论,凉元悠一也会。很欣慰吧。”

到此,本次长达半年多的《星之梦》深度人文讨论可以说是画上了句号。



+ 访谈 -----------------------------------------------------------------

本期简短访谈邀请的嘉宾如下:

幻幻:《我所看到的星之梦》原作者。

伽峨觉夜:一位初步阅读《星之梦》的潜水员。

sbod:星之梦区版主。

Crane:《我所看到的星之梦》人文讨论的主要贡献者之一。


1.原帖中提到:“梦美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废墟猎人的未来还很长,虽然困难但期望身为人类的他将来能有改变那世界的一天,也好拯救在那残酷的世界下受伤的一切。请问阁下认为废墟猎人最后能继续生存下去,进而改变世界吗?

幻幻:

是的!因為我相信有「期望」才有「希望」,如果連期望都不抱有,那麼就算希望出現在眼前了,也很難發現它的存在,儘管在廣播劇中有描述到廢墟獵人最後的結果,但這也只是讓我將期望轉向他所寄託的那三個孩子身上而已。


伽峨觉夜:

其实个人不认为猎人能够生存下去。在猎人丢下武器的那一刻,我认为他其实已经放弃了逃出去的打算。在战后的30年。能够保留下来的机器人机体,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很难去寻找另外一个机器人的身体。最后的那几句话的理解。我个人是猎人放弃了生的希望,与其去一直追寻那飘渺的机器人身体。不如直接与梦美在天堂相见。当然,如果有奇迹的话。猎人也会存活下来。只是,如果奇迹真的存在的话。梦美本身就不会被摧毁。在那个时代,奇迹已经不可能再出现了吧……


sbod:
我看他大概已經不行了。空著肚子,四肢乏力,後來還受了重傷,斷了一條腿,前無退路後有追兵…… 縱使有星之人和系譜等補完作品,但在我眼中星之夢本身已經是一套完整的作品。

星之人和系譜的天國相見,說不定只是主角臨終前的一個夢,我有這種想法是受到科幻電影妙想天開(Brazil)啟發的,所以大家可不要在意我的想法。

至於能否改變世界,這個很難說,或許應該從物理層面和心理層面說起。就物理層面而言,不論夢美或廢墟獵人,都沒有多大能耐去回復已經崩潰的生態系統和氣候。

在心理層面上的影響是難以言喻的。和夢美的相遇令廢墟獵人思考殺與被殺之外的事,令他看到新的路向,給他一絲希望…… 要是廢墟獵人活下去並當起PLANETARIAN,他能做的或許就只有為人類帶來希望。然而在殘酷的世代,希望這東西是寶貴的。難怪廣播劇星之人中的愛祖拉說星之人是非常高尚的人。

夢美走了,但她對主角影響深遠,所以我說影響是難以言喻的。說不定會有第二
第三個星之人…… 當然,大前題是主角要活下去。



2.
阁下可否简短概括,在星之梦中看到了什么?

幻幻:

要簡短概述實在是很困難,因為每次談到星之夢都會讓我有一言難盡的感觸,若真要說的話,我想我所看到的就是「溫馨」以及「悲傷」吧!廢墟獵人留下來修理耶拿和帶夢美走的想法,反映出了溫馨;而夢美的言行舉止都與那時的世界產生了對比,因此映襯出了悲傷。


伽峨觉夜:

如果说看到了什么。我看到的是一个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纯真灵魂。在这么腐朽的世界中,竟然还存在着梦美这样一心为人服务。一心带给人们幸福的存在。另外还看到一个让我们深深思考的世界。人类的本质就真的如此糟糕吗?为了自己的私欲,什么都做的出来。梦美的善良,梦美的忠于职守,以及梦美因以上这一切而不得不背负的可怜与悲哀。都让我感动。但是仔细想想,这好象又是凉元悠一在讽刺着什么。或许,这就是人类的本质。恩。那就是人性的问题。那就是这个人类世界的问题。那就是梦美所说的世界的故障。这才是梦美背后的全篇的重点,也是最值得我们沉思的东西。如果真的需要我说明看到了什么。很抱歉,我真的很难说明白……


sbod:
我看到了人性。夢美無條件的愛護和犧牲,這些不就是人性的光輝嗎? 言而這些竟是出自被造之物。我也看到人性的黑暗,自私,仇恨……

夢美本身已經是一個反差。有位網友說得很好
:

她或許沒有靈魂,但她的確有一顆心。


夢美的積極和廢墟獵人的消極又是另一個反差
……

因為有反差,所以才有平衡。星之夢充斥著善惡美醜的反差。所以於我認為星之夢本身已經是一套完整的作品。



3.
对于后来Cranewdx04在帖子中的争论,阁下更认同哪一位的观点?他们的话中有没有非常符合阁下想法的,请列出。

幻幻:
兩人所說的各自有理,比較符合我想法的是wdx04第十七樓寫的:
究竟要到哪里,才能看见星星呢?最好的答案只有一个,回到游戏的过去,回到我们的现在。
找到避免那种悲惨结局的办法,珍惜眼前的和平,不要把世界拖入战争的深渊,也许这才是作者本来的目的。


伽峨觉夜:

个人比较赞同Crane君的观点。

每个人都是个体的存在,拥有绝对的自我,因此自私这点也无可厚非。但是人类纵欲而不知足,这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因为不知足,所以终有一天要看上别人的东西,要与别人发生争斗,要把世界引向悲哀的深渊。这是人性深处的悲哀。无可补救的劣根性。或许会有少数的得道者从中醒悟,但世界终究不会因为这么几个人而改变。或许世界大战生态崩溃只是一种极端情况,但没有走到那一步的我们的现实世界并不能说就是一个乐园。这是一种更深沉高远的视野,也带来一种更深沉的悲哀与反思。这点的确如此。人的劣性是难以除去的。迟早有一天,星之梦的世界也许就是现实也说不定……

关于结局,废墟猎人深受重伤,单腿残废,无数的扫荡坦克已近在眼前,他绝望得把那无用的武器也扔掉了。您真的期待废墟猎人能够走出去么?您可以说还有DRAMA中的内容,但那终究只是一个SIDE STORY。更何况就算他能逃过一劫,您又怎能祈望他这么一个被梦美开化了的与那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灵魂,去改变、去拯救整个世界、整个人类的顽疾呢?——他连自保都是问题了。这点与我所想到的结局很相近。因为猎人已经改变了,从原来的一具行尸走肉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有着灵魂的人
……

Crane
君将人性解剖的很全面。由于时间原因,我不能列举很多的例子。



sbod:
兩位朋友的說話都很有道理,但我比較認同Crane的觀點:

星之梦作者凉元究竟在写星之梦时有怎样的思想,这个问题是讨论不清的(除非直接去问凉元本人),但我们不能排除凉元有非常深刻的思考的可能,我认为凉元作为一名数次获奖的职业作家,他有这样的资质。


星之梦中的批判与反思的意义是非常明显的,星之梦不是一个简单的骗人眼泪的言情剧,我只是通过那个塔的比喻来引起对星之梦中批判与反思层面的更多的关注。


wdx04的觀點都很可取
:

究竟要到哪里,才能看见星星呢?最好的答案只有一个,回到游戏的过去,回到我们的现在。


从游戏中的时间计算,《星之梦》发生的时间就是在现在起100年之内,战争可能在你我的有生之年就会发生,所以讨论这个问题,也不能说没有意义。


在我看來兩位都不過是表達個人感受罷了。感受這種東西相當個人,所以我沒有多少資格去當判官。但願各位朋友在感動落淚的同時都有思考星之夢背後的意義。



4.
对于这篇《我所看到的星之梦》,引起了半年之久的深度人文辩论,阁下有何感想?

幻幻:
能引起大家半年來的深入討論,而且各篇內容還如此的精湛,身為文章主題發表者的我,覺得相當的榮幸。


伽峨觉夜:

看完整个帖子。用cometwater君的话来表达我的感觉最好:全部看完,仿佛受到了一次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的洗礼,星之梦能引起这样的思考和讨论,凉元悠一也会。很欣慰吧。我也无法表达什么谚语。就我个人而言,我已经被Crane君和wdx04君所折服……

以上

梦美的心愿,永远和人类在一起吧,多么纯洁又多么不现实的心愿啊


假如世界上真的有机器人的神,我想,那位神一定,就是梦美吧


最后希望梦美的心愿能够实现。就算无法在人间继续服务人类。依旧可以在天堂中实现自己的愿望……



sbod:
這種帖子應該越多越好! 星之夢是一部集文學,音樂,科幻於一身的綜合作品。細看下還有文化(例如投影期間提及英仙座和仙女座的神話故事)和心理描繪…… 星之夢已經超出一般的動漫作品,有極大的討論空間。除了個人感想外還有別的東西可以分享討論。兩位的討論是個很好的例子,我期望還有別的討論。

星象儀,天象館,星星…… 都是真實的事物,只是現代人未必會太在意。


Crane:
会成为这样的讨论最初我也是没有想到的。但我一直就相信星之梦有这种潜力。我一直说星之梦短小精悍,其中一层意思也就是说她的内核和深广,可以有很大的探讨空间。因为这是一种对人类世界和人性的认识和看法的问题,我认为凉元在写作星之梦的时候是渗入了自己这方面的思考的,不论是从星之梦和其后来的小说,还是那个58楼我引用的凉元自己写的一个问答形式的自我PROFILE来看,基本看法是统一的。这不是去预言未来,而是怎样去认识人的本质。这是值得用一个人的整个灵魂去体会的问题,也就自然产生了这样的一次人文的讨论了。




+ 结语 -----------------------------------------------------------------

最后,借用Crane在一个重温《星之梦》语音版的深夜所写下的文字作为本期结语:

Crane:
人即是一种深刻的悖论。这意味着人在追求物质的“绝对的发展”的同时,亦将永劫不复地被自身灵魂深处的“缺陷”所困顿。这一恒古的矛盾或许就是原罪的一种体现吧。从现代性意义上讲,人类发展出了高度的物质文明,却眼看着真挚纯朴的人性渐行渐远,人的异化成为了一种时代宿命。与此同时,出于人类对自己创造的物质文明的高度奢望和倚靠,作为其造物的“人”——机械人形却被赋予了高度的非自然人性。

在星之梦的世界中,灾祸的发端可以说是出于人类对自创的高度物质文明的失控。回眸战前,在那看似平和实则摇摇欲坠的日常中,梦美其实一直都在采撷着人性之光的破片,并将它们记录下来,最终这些破片汇聚成了一个耀眼却虚幻的理想,或者说,梦美本身就是这一理想的象征。“人类终将消解一切问题,迎来巡游众星之时吧。”——梦美在一片黑暗的天象馆中张开双臂,用孩子般的纯真向这颗星球上的所有人传达出她那美好的祝愿:星空如今是属于你们的!——是的,如果人的存在永久都是完善的,如果亚当和夏娃不曾失去那个遥远的乐园。可是一切都被轻易地打碎了。招潮蟹的咆哮就像是在嘲笑着这个天真的梦,然后用它的火舌道出人们的欲望和世界的现实。

不知为什么,那日梦美会想起为这无解的世界编一束不可思议的“花束”;不知为什么,那夜梦美会怀抱“星之世界”进入静谧而甜美的梦乡;更不知为什么,那片用无尽的死之雨将一切终结的废墟上会飘起片片洁白的雪花,飘落在梦美为这世界留下的独一无二的“花束”上……

或许,梦美是有灵性的。她是在人类引以为豪的科技的召唤下,从那人类祈望已久的巴别塔顶,从那至高的天国飘然而降的天使,然而人类命中注定消受不起这份荣光,于是塔倒了,世界崩溃了,梦美回家了……

又一次走完星之梦,外面的世界已是凌晨时分。闭上眼睛,任“Gentle Jena”静静流淌,唯愿与星辰同栖息,共沉眠——正如星之梦中说的那样,这便是对人类来说最奢侈的幸福了。

人生于世,所求为何,成其所是,知足长乐。
最后编辑laputachen 最后编辑于 2008-12-22 02:47:23
本主题由 管理员 laputachen 于 2009/3/1 22:42:26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于是乎,陈君写了这么多就是想说:欢迎大家来到KFC苦力工厂,这里有无底的......数也数不完的.......散发着美丽光辉的大坑正在等着大家的到来.........XD

以上玩笑。
Hello and, again, welcome to the Aperture Science computer-aided enrichment center.
TOP

回复: 《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感谢老陈这一贴让我有幸得到一个相当重要的资料,能够饶有兴趣的观看一场两个个体之间的冲突,虽然这个冲突个人认为跟星之梦毫无关系,这是一次纯粹的精神上的冲突,没有优劣,没有胜负……
一个是在追求内心的完美型的人
一个是在追求现实世界完美型的人
如果考虑深一点,这两者各自的思想并不是冲突的……
那么为什么冲突了呢?
原因很简单:冲突的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思想,而是来源于他们各自的弱点……
如果没有他们自己各自性格上的弱点,这个争论本身是不会发生的的,如果说最早可能还跟星之梦有点关系的话,从中期开始,两方都开始形成偏见,争论也就不成为争论了。
所以我觉得如果两方对自己的争论重新读过,对于各自的弱点应该会逐渐清晰起来。
至少在第三者看来,这个弱点很清晰,清晰到几乎能用一句话概括。

而这个争论真的是哲学争论吗?
显然不是……只有Crane用到了哲学观点
这个争论是政治经济的争论?
从形式上说应该是,从目的上来说,绝对不是。

如果真就哲学意义来说,我个人觉得Crane和Wdx04都对都不对
如果把凉元比作艺术家,星之梦比作艺术品的话
按照浪漫主义哲学的观点。凉元就是星之梦的“上帝”
这里的上帝并不是那个白胡子大爷,而是哲学意义上的上帝。
而Crane和wdx04都不是星之梦的“上帝”,进入这个星之梦世界,理解星之梦世界,做到最好也不过是哲学上说的“你无法证明上帝不存在”而已,只要星之梦一天不是他们两个写的,他们就永远无法说明自己更加接近上帝。
所以拿星之梦这个别人的世界去捍卫自己星中的上帝的想法,虽属人之常情,但个人觉得不会有任何结果。
结果有什么用呢?哲学家的意义在于他提出了多少问题而不是他回答了多少问题。
所以也许对于两个人来说,只有自己在创作中体会全能感,并以之作为立足点,提出自己的问题,才会有所建树吧。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這就是傳說中的礦坑 募集人才..............嗎...........
呃.........數也數不清的坑...........很好........很苦力..........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发现今天是wdx04生日,在这里祝wdx04生日快乐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因沉没,本帖移动至星之梦区归档……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回来了。考试考完了。

或许这是挖坑行为.

但是.个人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去思考一会吧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分两天看了事件大概..

星之梦给我的感觉很不同呢..
大概是很宏大吧, 虽然正篇故事只限於一个城市, 大部分还只在天象馆里, 出场的角色也就那2个
可是字里行间的卻是说的人类本身, 大概因为是人类所以才衍生出很多有趣又有意义的讨论吧
虽然这场讨论貌似最后以不太好的结局作结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的确星之梦这部作品真的很特别,出场人物仅仅2两人却能讲出很宏大的内容。而且有讲述得那么棒,真的是很佩服星之梦的作者。
TOP

回复:《KeyFC 考古通讯·拾碎·其壹》我所看到的星之梦

凉元大哥的剧本貌似都比较吸引我, 比较现实和世界观比较完整(?)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