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那些年我们挖过的大坑

[ 4341 查看 / 5 回复 ]

纸上挖过的坑可以无耻的装作没看见,但是心中的大坑却难以填平。
在每天骑车来回时,那些故事,它们总要在脑海中演绎,一遍又一遍。
可回家打开电脑的时候,点击的总不是记事本而是撸炮世界或是在bili上找旧番。
自己都知道这些坑永远填不平了。
于是想把坑挖出来害人呢还是害人呢还是害人呢?


那么从新坑往旧坑,能掰多少坑是多少坑吧。






《赤夜降临之前》




徘徊于三途川畔的魔物之子哦
为吾主永恒的安眠所献上的笛声中
必有你凄厉的哀嚎




在这个傍晚,天泽未悠和她的同伴沿着河川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留着短发的天泽未悠咋一看经常被认做是个男孩子。
“又在看‘那个’啊。”
发问的是冈崎汐,从进入同一所中学开始,她们就是形影不离的朋友。
“因为……是不是看起来……又变大了啊?”
“不可能的啦,成长的速度用肉眼是不可能察觉的。”
“……过去十年中,持续长到了这么大……”
白色的月还未升起,赤色的月已高悬天空。
“……最近总有幻觉,……那个一下子压了下来,成了头顶上红色的天花板。”
“未悠是考试的压力太大了吧?”
“才没有呢。……咦?……起雾了?”
“……真的哟,这种时候怎么会有雾。”
讨厌的,被赤色的月光所染,从四周聚集起来的雾气。
二人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讨厌,道路都要看不清了。”
“小汐,到我家了哦,先进来待一会吧。”
未悠拉着冈崎汐,转进了公寓的楼道。
在房间前,旋转着锁孔,并没有遇到阻力。
“晴香阿姨在搞什么啊,已经回来了的话连灯也不打开。”
推开房门,未悠对着漆黑的房间抱怨着。
一边喊着“我回来了”,一边摸索着照明的开关,跨进了门内的空间。
原本在这种天象下会被赤色的月光所映红的黑暗,因为浓厚的雾气变得更加不祥。
“……打不开”
放开了没有丝毫反应的照明开关,向屋内摸索了进去。
然后,被地板上的东西绊倒了。
摔倒在那冰凉的东西上,未悠的头与那东西贴了个面对面。
巳间晴香喉部被开了一个洞的尸体。
凝固的时间中,有某些东西在移动。端着凶器,表情混乱疯狂的凶手们,跨出了遮蔽身形的阴影。
喉咙冻结,目光失去焦距,被一双手奋力拉起来。
“跑!”
冈崎汐一把拉起了天泽未悠,如发令一样在她耳边大喊着。
被作为田径部跑者的条件反射所支配,二人一跃而出。
身后愚笨移动着的人形绝对是追不上这两个田径部的主力的。
如果不是楼梯的下方早已站满了他们的同伙的话。
“往楼上!”
继续拉着未悠,小汐带着她往楼上一层层爬去。
不知道爬过多少级台阶,腿上的肌肉似乎都已经凝固,未悠绊倒在地上。
一直如沸炉般搅动的大脑,终于冷静的得出了一个结论。
“逃不了了……”
“……是呀”
小汐平静的回答未悠。
然后,竭力从腋底拖着未悠,将她带到这一层楼道中堆着的一堆杂物后。
“还需要几分钟……几分钟就好……”
颤抖着,小汐掏出挂在胸前的饰物,将它放在未悠的手里。
“这是爸爸给我的护身符,千万别弄丢了啊。”
“小汐!”
小汐跑到楼层的另一端,探出身去,攀到了排水管道上。
一边向下移动,一边在金属的管道上弄出一连串的响动。
楼下的追踪者们探出脑袋,对着空中的人影嘶吼。
“……小汐”
未悠就一直瘫痪在那个角落,因恐惧和绝望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就算是暂时引开了他们,也是没有用的。
很快,他们就会再次重新搜索上来。
到底是什么啊,那些东西。
又为什么会袭击我。


与想象中沉重而没有生气的脚步不同,再次搜索到这个楼层的家伙足音轻捷有力。
到达这个楼层时没有迟疑,径直的走向了目标。
俯下身子,翻了翻目标的眼睛,她问道。
“天泽未悠吗?你的意识还清醒吗?”
这个人认识我
不是那些家伙
眼睛重新注视着面前的来者。
这是个年轻的女人。
“谁?”
听到了回答,来者立刻试图抱起未悠。
“还能行动吗?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你是谁!”
“我叫坂上,会负责将你安全的送到目的地。”
“小汐……我的朋友……你有没有发现她?”
“……我直接追踪着她身上的发信器信号找到了你,至于她,冈崎先生将留下来继续搜索。现在和我走吧。”
这时,未悠注意到了,楼顶传来的直升机的旋翼声。
“走?要去哪里?”
“第三新光坂市。”










第三新光坂市
光坂高校内
“一之濑司令,另一个驾驶者的安全已经确保了,坂上少尉正护送她前往这里。”
“辛苦了,幸村先生。目标的动向呢。”
“哦,一直线的往这里游来呢,连动手毁掉第X舰队时都没有偏离过航向。”
“澡盆里的玩具。”
“这里收到了后来使用战术核武器对目标进行打击的影像资料,要不要看一看?”
“不必了,关于沉睡在拉莱耶的那一位的资料,从黑石中已经解析的够多的了,我完全能够计算出是什么结果。”
“那么就只等驾驶者的到来了。”
“叫观铃准备一下,去见她的搭档吧。”










直升机贴着海滨快速前行。
一路上,我追问着小汐的事情。
她的父亲和坂上隶属的组织在数年前就盯上了我,他们负责暗中监视我的情况,保证我的安全。
为了更有效的完成这个任务,冈崎的女儿转学到了我的班级。
本来这件事是瞒着冈崎汐的。
但是,小汐似乎渐渐察觉到了他们做的事。
比如,让她随身带着的发信器。
最终,坂上也不告诉我小汐到底安全的逃脱了没有。
剩下的路程,在沉默中度过。
我呆望着天空中,今天白色的月完全隐没于地平线之下,空中被十年前所出现的赤色的月所主宰。
恍惚中,赤色的巨轮上睁开了眼瞳,直勾勾的盯着我。
使劲摇了摇头,甩开这脑中的幻象,放眼四周,我发现了另外的异象。
远处的海面,翻滚着令人作呕的雾气和浊浪,那怪异的颜色正向海岸的方向迅速蔓延。
海边的公路上,密密麻麻挤满了车流,那是逃难的人群。
“跨越大半个太平洋,竟然来的如此之快。未悠君,我们要赶快了。”
坂上说罢拨转了机头,向着内陆不远处的一个城市驶去。
“……这就是,第三新光坂市?”
“没错,我们将在那里降落。”
在一处圆环形的建筑中,我们下了直升机。
之后,在那建筑内,我们立刻又移乘地下轨道,往地表以下深入。
轨道内照明的光源隔得很远,要经过很长的时间才有一盏光源掠过窗口。
直到一瞬间,白色的强光充满了空间。
我们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半球形空洞内,使这个空间中充满柔和光线的光源就在它的中心。
巨大的白色人形物体,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
把目光停留在它的表面时,会觉得它的轮廓在不断的变幻。
要形容的话,就是用水与风锻造成的吧。
走到它的脚下,我茫然的问着。
“……这是什么”
“空真理,我们是这么称呼的。”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从空穴的另一头,三个人影在接近。
戴着眼镜,学者模样的男人,白发的老者,和金发的少女。
“捏哈哈,初次见面,今后请多多关照了,未悠君。”
少女笑着对我挥手打着招呼。
中间的男人扶了扶他的眼镜,然后说道。
“好了,天泽未悠君,请和神尾观铃一起驾驶空真理,击退拉莱耶之主吧。”
……
周围的人好像都在看着我。
他们是希望我回答他们吗?
“你是谁?”
“我叫一之濑鸿太郎,负责领导这个组织,我左边的这一位是神尾观铃,今后将是你的搭档。”
“别开玩笑了,上来就叫人家驾驶什么的,让中学生开这种莫名其妙的玩艺,你们SF看太多了吗?”
我似乎刚刚听懂了他们的话,大声的冲着他大吼。
“呜~未悠不愿意和观铃一起驾驶吗?观铃准备了很久的说。”
听到我的话,那个女孩子似乎很失望的低下了头。
“……你是怎么被他们骗到这里的啊,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突然要我们驾驶什么的……”
“普通人?你现在还认为自己是普通人吗?”
那个叫一之濑的打断了我的话。
“当然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学……”
“那些伏击你的FARGO信徒似乎不这么想呐。好不容易把你活着带到了这里,冈崎汐的牺牲,不要让它白费了。”
……牺牲
果然,小汐她已经……
“……刚才说到拉莱耶什么的,难道是要我去和克苏鲁这种怪物战斗吗?”
“不错,沉睡之神似乎是第一个回应了召唤的。”
“……后面还有啊,去找别人吧,我对海产过敏。”
“你的那句话我可以当作玩笑吗?很遗憾,只有你和观铃两个人一起,才能够让空真理动起来。”
“谁信啊!”
“你只是在害怕吧?”
“当然了!突然有一天,被奇怪的人盯上,家人和朋友都被杀,然后被拖到这种奇怪的地方,告诉你要你去和粘乎乎的触手怪战斗


,谁会去啊!”
一之濑沉默了一会儿。
“坂上少尉,送她去避难吧。”
一直站在我身边的坂上点头接受了命令,向我伸出手来。
“走吧,未悠君,要逃的话,我们也要赶快了。”
我低着头,跟着她转过了身去。
身后远去的空间中,我听到了低声的呢喃。
“……无论怎么说,我们都会努力让你的生命多延续几个小时,就算是对天泽郁未的报答吧。”
“你说什么!”
我突然冲了回去,对着一之濑质问。
“你刚才提到妈妈的名字了!你……知道她的……”
……下落吗,但是我明白的,那个答案很可能是……
“你有知道的必要吗?快去享受你最后几个小时的呼吸吧。”
“……我非得知道不可……妈妈她……如果死了的话……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在哪里”
“我可没有义务告诉你。”
“……告诉我,我就驾驶。”
“那就先保护我这个知情人不被那条死章鱼熏死吧。”
一之濑的嘴角扭动了一下,他拍了拍那个金发少女的背,对象马上跑过来握住了我的手。
那个叫神尾观铃的少女拉着我的手,对着高耸的人形吐出了一个音符。
不光是在空气中震动,那个音调在整个空间和时间中颤抖。
空真理本就似乎变幻无常的表面变得更加虚幻,观铃拉着我的手向它中心走去。
我们走进了翻滚的海浪与大气之中,透明的晶体在我们周围流动。
观铃浮在我的身后,露出痛苦的神色。
“……你还好吗?”
我担心的问着。
勉强笑着摇了摇头,观铃回答我
“没关系,这几年在练习中早就习惯了,未悠你快点让它动起来吧。”
“……动起来,要怎么做?”
两片透明的晶体流过我的手边,我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它。
……
为什么
这种熟悉的感觉
我曾经操纵过这个机体吗?


在空穴的一角,一之濑他们盯着仪器传来的数据。
“灵魂的流量很稳定。”
“检测到不可视之力的反应。”
“我们成功了。”


风汇聚着,紧紧缠绕在机体周围。
我在上升,如羽毛一般。
空穴的穹顶上打开了一系列的通道,我顺着他们漂浮。
被风托起在空中,无比畅快的感觉。
钻出一个又一个甬道,直到宽广的天空中。
这不是蓝色的晴空,惨绿的雨云覆盖在头顶上,降下污秽的雨水。
“小心,未悠,敌人已经在那一边了。”
身后传来观铃的提醒。
我的视线转向了那个方向,我看到了。


鹦鹉似得尖喙
蝙蝠似得翅膀
不应长鳞的位置突起的鳞片
那著名的触须
似乎没有焦距但确实在瞪着我的混浊眼球




尖叫冻结在喉咙中,双眼翻起离开了视野,理智反转到身体外。
连面对它都做不到,要怎么与之战斗啊。


在无月的黑暗旷野上。
我在奔跑。
我的影子落在身前,我踩上自己的影子,它膨胀起来。
影子不断膨胀,化成一个奇异的轮廓。
突然,我明白自己的影子被追踪者的影子超越了:被超越,被制服,被淹没,被击败。
接着,我不停地奔跑在这片无边无际的平原上,猛然间感到无比惊慌。
我知道,追踪者的影子已经成了我自己的影子。
不断追赶我的末日已不在我身后。
我知道我自己就是自己的末日。
我知道我自己终于赶上了自己,我纵声大笑,内心却想尖叫。


在狂笑声中,我再次睁开眼面对着拉莱耶之主。
它的形貌已不再威胁我的理智。
空真理的操纵之法也已了然于胸。
否,并非操纵。
我自身就是驱动它的力量。
于是我化为一股银色的漩涡,朝着对手掷出岩石,石如雨下。
我化为狂暴的烈焰,石雨化为岩浆之雨。
它的身体被烧毁被洞穿,这一切伤害却是一股轻烟,在下一秒它的身体完好如初。
“吾主!指引我!用你的灵魂!塑造我!让我成为能够真正葬送面前敌人的利刃!”
我的喉咙发出了这个声音。
我看到了身后观铃突然更加痛苦的抱住了她的身躯,我的双眼却正指向前方。
不,不只是身后。
上、下、左、右、前后,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的事物呈现在我的眼中。
哪怕黯然无光的最黑暗角落,此时在我眼中也分毫毕现。
我自己的眼睛绝无这样的本领。
我再次关注着观铃。
她大声的尖叫着,仿佛背上有什么东西释放着无尽的痛楚。
我想要关心她,安慰她,身体却专心的等待着。
然后我被拉伸被压缩被扭曲被塑造。
向五个方向拓展,世界变得无限宽广。
我成了空真理右手的利刃,这利刃洞穿了对手的三个心脏。
这一次攻击造成的伤口没有象轻烟一般消失。
暗绿色的液体不断的从它的身体内部冒出。
它的身体在这个世界的投影依旧完好,在另外两个不存在的方向上早已被我破坏。
“……终于,再一次成为你手中的利刃,随侍你的身旁。”
在我再次沉入黑暗之前,我看着身后失去意识的观铃和面前水晶中我自己的金色眼瞳,喃喃自语。
1

评分次数

    本主题由 超级版主 nemoma 于 2014/2/8 0:29:49 执行 移动主题 操作
    分享 转发
    TOP

    這區居然有帖子了...
    這版區終於有新帖太感動了,我淚了
    不過....這坑好大,我好多看不懂
    雖然KEY人物各種穿越不少
    水羊不可一日無牡丹!!!
    你今天膜拜牡丹神了沒??
    TOP

    (喂,审题,审题啊……)
    1

    评分次数

      TOP

      感覺由西園來操縱虛空也不錯耶wwwwwwww
      令我想起EVA .w."""
      然後因為看"風之聖痕"這個大坑,我又很完美地把風和水神器結合了2333""""
      TOP

      一点黑暗和无边的寂静,膨胀着、收缩着。
      之前的日子仿佛好些明亮的碎片。
      睁开双眼,这是一个黄昏。
      窗边,月亮已经在天边升起。
      不是那轮赤色的。
      有人过来检查着我的身体,我想我知道她的名字。
      我坐了起来,表示自己一切如常。
      该带我去见一之濑了。

      一之濑一言不发,只是带着我走着。
      之前从直升机上看到过的某个山丘上,我注意到了周围的某些东西。
      这是一个墓地。
      他如我所预感的,将我带到了刻着天泽郁未名字的墓碑前。
      在我静静的靠在墓碑上坐下的时候,他掏出了烟斗点了起来



      星空,在他看来一直是宇宙和谐之美的代表作。
      而此时,与往常不同的星空使他沉醉。
      在天穹上,以相等的角距形成完美弧形的光点闪烁着。
      他知道,每一个光点都是直径数百米的圆环形金属人造物体。
      数百个这样的人造物在地球周围排成了完美的圆形。
      他回忆起了得到那个消息时的喜悦。
      “当它建成时,第一次全功率运转,我们将首先用它来验证你的理论。”
      高槻的这番话使他充满了莫大的光荣。
      “老实的说,我一直以为人类至少要再过100年才有能力完成这样的工程啊。”
      那时无论自己的理论被证明或证伪自己都已经不在了吧。
      坐在对面的妻子没有发出声音,轻轻地摆了摆手。他才发现琴美已经在妻子的臂弯中睡着了。
      “回去吧。”
      和妻子轻轻地将琴美放在了汽车的后座上,他们驱车返回市内。

      一路上几乎没有其他的车辆。
      路边飞速退行的路灯让他产生了错觉,自己仿佛正身处地球上空的巨环内,被磁场驱使着,飞速的前进,朝着创世的伟大力量。
      会撞上迎面而来的其他粒子吗?
      他甩了甩头,抛掉这不合时宜的不祥想法。
      而这时,他突然发觉汽车的引擎停止了工作,自己无论如何踩油门、发动,都没有任何响应。
      这下可惨了,深夜在这种地方,根本找不到人帮忙。
      被惯性驱使着向前又移动了一段距离,车停了下来。
      茫然的走下车,正打算检查故障,一之濑却突然发现了路边的黑暗中有人走了过来。
      “一之濑鸿太郎吗?”
      来人是个长发的女人。
      “我是一之濑,请问……”
      “是你在别人的怂恿下给各国的元首写信促成了这史上最大的粒子加速器工程?”
      “我?我没有被谁怂恿。再说这个工程能够实施靠的可不是我的力量。”
      “立刻向他们建议终止这项工程!”
      “哈?”
      “趁现在还来得及,你的影响力应该还能做到这点,不要等到一千个太阳在空中同时燃烧,才知道自己成了婊子养的。”
      一之濑哑然失笑。
      “……这可不是一个军事工程,何况我说终止就终止,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对面的女人沉默着,原本隐没于黑暗中的眼睛,似乎泛起了金色的光芒。
      天地倒转了过来。
      一之濑双脚像被什么提了起来,头上脚下的浮在空中,妻子在车中吓得大叫。
      “现实远比你理论中的世界来得危险,我警告过你了。”
      把不能动弹的一之濑扔在地上,她转身离去。


      能量的曲线在不断的升高,终于爬升到了所需的红线。
      包含着创世的能量,高能粒子的大雨开始冲击靶标。
      在控制室里一之濑和周围的人一起等待着。
      “我真是幸运,在有生之年居然能遇上这个工程的实行。……想来真是不可思议,他们居然真的响应了。集合全世界的力量,仅仅
      这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真像一场梦啊。”
      对于一之濑的感叹,他旁边有着乱海藻一样头发的人回应着。
      “太久了太久了。从石器时代开始过了几百万年,我们才做到这个地步,真是让人等不及啊。”
      “听起来你似乎从石器时代等到今天一样。”
      “那你呢?如果实验的结果最终证明你的超统一方程是错误的呢?”
      “我们都不是超人,那样的话,物理学新的大门就被打开了,我很乐意从头攀爬那新的巅峰。”
      在漫长的等待后,分析数据的终端传来了蜂鸣器的声音。
      一之濑激动的盯着传来的数据。
      “……怎么会,这些,完全无法理解。”
      “呵哈哈哈!!!!”
      “没想到居然回事这种结果,高槻先生……”
      “大成功!大成功!”
      “高槻先生?”
      “真不枉主对你们几百万年的期待。接下来,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新世界,并能与主好好相处。”
      “高槻先生,你在说什么?”




      一之濑茫然盯着手中的照片。
      “……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两周前,回收靶标的时候。”
      “那么这到底是?”
      “我们希望你能告诉我们这到底是什么,一之濑博士。”
      周围的各国代表扔给他一大叠的各种资料。
      “对对象进行了各种检测手段,从伽马射线到微波的各频段电磁波被它100%的吸收,各种实体探测装置可以毫无阻碍的进入它的内
      部,但是立刻消失了,重力探测显示它没有质量……”
      一之濑茫然的听着一堆荒唐无稽的报告。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东西’在以恒定的速度增长,逆推算的话,在半个月前这东西正好是没有大小的一个点,就是高能
      粒子撞击实验出现结果的时候。”
      冷汗在一之濑的头顶聚集了起来。
      “等等!你说这‘东西’在以恒定速度增长?”
      “是的,增长的速度不变的话,十几年后它将把整个地球和月球都包含在内。”




      像行尸走肉一般,漫步在烧焦的废墟之上。
      他们并不希望惩罚他,因为他是目前最有可能解释那是什么的人。
      但是暗地里的流言在到处流动。
      某些疯狂的人袭击了他的家。
      他因不在场而幸免于难。
      水惠却死在了大火中。
      琴美在医院里被保护了起来,但是双眼直盯着前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这是一个月夜,烧焦的椽木上,月亮发出惨白色的光芒。
      资料显示,那‘东西’看起来是红色的。
      在有几年,当它成长到天体规模的大小,空中必然能看见赤色的一个圆盘。
      幻觉中,赤色之月已向他的头顶压了下来。
      向后跌坐在地上,他摸索着口袋里的手枪。
      然后,他听到了。
      并非从某个方向,而是整个空间震动的声音。
      如此悦耳和安宁。
      大气似乎在搅动,像是风与水在光的作用下激荡在一起。
      半空中幻化出白色的巨大物体。
      现在什么也没法让他再惊讶了。
      在那物体的中心,有人掉了下来。
      满身是伤,浑身是血,在他的面前。
      “……现在,我比婊子养的还不如了……”
      他见过这个人。
      “……那么这一次,你又将带给我什么?”
      “……希望”




      一之濑手中的烟斗火星闪了闪,熄灭了。
      背后的墓碑上传来了寒气。
      夜已深,不知什么时候,赤色的月也已升起,今夜,是两个月亮主宰大地。
      “很遗憾,关于你的母亲,我也只见过她这两次而已,她把空真理带到我面前,很快就因伤重而逝世了。”
      “……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吗?”
      “还有她带来的黑石。”
      “黑石?”
      “应该是某种信息记录体,后来的日子里,我不断的从里面破译出信息。
      让空真理运作,需要两种力量,翼人的灵魂和不可视之力。”
      “……翼人的……灵魂?”
      “翼人的灵魂如同浩瀚的大海,与之相比,人类的灵魂就像一杯水,而空真理,好比一条大河的河床。启动它,便要把大海的海水
      引入这条河床。”
      “……那……神尾观铃她”
      “你亲眼看见了,通过人类这狭小的容器往河床中引水的痛苦。”
      “你们这群混蛋。”
      “那你今后就更快的去解决战斗吧,这样她的负荷会小很多。”
      “那么我拥有的是不可视之力吗?”
      “没错,想必你的母亲希望你能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但是我们没有其他人选。”
      “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和你们继续合作?”
      “空真理可算是你母亲最后的遗物,你一定不会离开它的。”
      ……他说的没错,现在,我不可能不去接触那个人形了。
      如果你曾经乘坐过它,一定不会不在上面留下些什么吧,妈妈!
      TOP

      我心与天空同在
      与白云共存
      蓝天解放了我们
      尊荣的铜墙铁壁
      守护我们免于地上炼火
      我们愿献身给天上的风
      直到悠久之时光尽头
      在蓝天白云
      与红墙的环绕里
      我们将守卫祖国
      我们与天空同在(自《L.E.》)


      大海在她的脚下泛着粼光。
      她仔细的搜索着海面,以免错过那目标。
      在以往荣耀的日子里,会有守卫在这片海域巡逻,警告年轻的族类不要误入此地。
      而今,显然已无人顾得上这些事了。
      一个黑点。
      她迅速降低了高度,海面的黑点放大成一个岛屿的形状。
      即使至今,这里的海中依然看不到任何活物。
      岛中央黝黑的裂口显示出这是一个火山岛。
      突出海面的部分很小。
      大海掩藏了它的身躯,如果分开海水,露出海底平原,那么这将是一座万米以上的高峰。
      黢黑的火山口中早没了烟火,她让风裹住自己,缓缓的降入火山口中。
      山腹内,唯一的光源是她背后羽翼发出的柔和白光。
      盘旋着,她开始往深渊底部下降。
      在似乎永无止境的下降途中,她发现了脚下有着另外的光源。
      点点火光,忽闪忽灭,宛如群星。
      在那各种颜色光芒的闪灭中,她倾听着自己头颅中的共鸣。
      在所有的咝咝声与光芒背后抓住一星半点含义,接着,与之相伴的感情化为她更加熟悉的词语和重音:

      我们是鬼狱的军团,受人诅咒,
      坠落的火焰,遭人驱逐。
      我们是被翼人毁灭的种族。
      于是我们诅咒翼人。埋葬他的名字!
      诸神之前,翼人之前,
      世界原属于我们。
      等神与人逝去,
      它还会重回我们手中。
      群山总会塌陷,大洋总要干涸,
      太阳会从空中消失。
      但凡呼吸的都难逃一死。
      鬼狱的我们终将凯旋,
      只等诸神失败,只等翼人失败。
      被诅咒的军团永不消亡,
      我们等着,我们等着,直到再来的那天。

      更接近底部的时候,她可以分辨出那一团团的火焰。
      当她踏足地面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地底并非只有沙石存在。
      “……花朵,……是那个时候。”
      脑海中浮现出久远的过往,自己曾将一朵花带到过这里。
      如今,整个地底都长满了那一粒种子的后代。
      在广阔的花海和散布其中的团团火焰中,她穿行着。
      但那并非火焰,而是各种形象、面孔和模模糊糊的光影。
      在她经过时,每一个光影都高喊着:“放我自由!放我自由!”
      然而她并未停下脚步。
      最终,她来到花海的中心,那里舞动着一簇巨大的橙色火焰。
      随着她的接近,那团火焰渐渐变成了樱桃红,等到她在它跟前站定之后,火焰已呈现出如同蓝宝石的心脏一般的湛蓝色。
      它在两倍于她身高的地方跳动着、扭曲着。无数小火舌向她席卷而来,却又全都退了回去,仿佛撞上了什么隐形的屏障。
      一路上遇到的每簇火焰都曾对她讲话,它们用自己独特的交流方式,使言语如鼓声般在她脑中回荡。
      有恐吓,有恳求,也有许诺。
      然而,这团最为庞大的蓝色火光没有传来任何信息,它的中心也没有出现各种变幻的或扭曲的形象吸引她的注意。
      它就是一团火,只管放射光芒。
      “这么说,可恨的翼人,你又回来了。”
      它的声音像雷霆在她的脑子里回荡。
      “你叫酒天童子?”
      “将我亲手束缚于此的人又怎会不知我的名字?……是的,八百比丘尼,我记得你灵魂的颜色,你的火焰的形状。”
      听到对方的话她笑了笑。
      “这些花长得不错。”
      “我们散发的光芒让它生长,无聊的囚徒生涯中,看它们发芽长叶开花结种便是我们唯一的乐趣……你是来嘲笑被囚禁的我们吗?

      “当我亲手将你们束缚于此时,我何曾嘲笑过你们?”
      “你们偷走了我们的世界!”
      “为了保卫我的种族,我做了必须做的事。你们游荡在这个世界,狩猎我们的肉体,我们的族人因疯狂而死去。”
      “呵呵呵,一个古老的传说,我们也曾有过肉体,生活在城市中。为了不朽,我们化为了纯粹的力量。但对肉体的渴望留了下来,
      没有魔物能抵挡占据一具肉体的诱惑。”
      “有一种方法,也许可以稍稍弥补你们的损失。”
      “你想要什么?”
      “同盟。”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听到她的话,那火光如同狂风中一样沸腾了起来。
      “这么说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吗?是什么把你们逼到了穷途末路?魔物们乐于见到翼人的灭亡!”
      她平静的等待着,等待如同鼓入纯氧而炽烈的火焰平复下来。
      “哦,看起来你对我的回应感到毫不意外。”
      “那是因为我早已熟知你们魔物的本性。”
      说罢,她扬起了右手,原本扎根于地的火焰缩成一团,腾空而起。
      “那就去看看吧!酒天童子。看看这个世界,也许你愿意选择加入他们,来毁掉这个鬼狱。”
      火光缓缓的旋转了片刻,就如流星一般冲向了天空。
      她盘腿坐下,漂浮于地面,闭目等待着。
      黑暗中不知昼夜变幻了几许,那团火焰回来了,它舞动着诡异的轨迹,在她的面前困惑的打转。
      “……那些生物们,它们的肉体对我毫无吸引力……我也无法占据……”
      “你已经同它们交过手了?……看来魔物的力量比我想象得还要强大。”
      “……天空中那两个新的球体又是什么?”
      “球体?”
      “白色的和红色的。”
      “白色的……还记得你们与我们在南冰洋的那场大战吗?”
      “记得,那是一场不错的战斗。”
      “你们撕毁了南冰洋的海底,巨量的物质被冲上了天空,后来它们的一部分凝成了那个白色的卫星。”
      “……是吗?……红色的呢?”
      “……它从虚空中来,撕开时间,撕开空间,对着这里张开巨口。旧日支配者们来了,通过它打开的道路。”
      “……它的胃里似乎相当无趣。”
      “至少不会有人在那里留下花种。”
      “释放我们!缚魔者!我们将化为飓风,雷暴和劫火,粉碎你的敌人!”
      “它们的意见呢?”
      她对着周围闪灭不定的火光侧了侧脸。
      “我是酒天童子,鬼狱之王,我代表它们全体!”
      “小心,鬼狱的军团,虽然我对魔物所拥有的巨大力量毫不怀疑,但是那些外来者有着你们所不了解的神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