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短篇] 好像是2021年的第一帖。練習立flag的短篇,多請大佬指點

[ 445 查看 / 3 回复 ]

“願你所愛之人,能夠再次重逢”
  女孩淺淺的笑著。
  在那看似地獄的大海之上
  炙熱的槍管,碎裂的玻璃
  與她天使般的身影形成絕望的對比。
  “瑞鳳,記得信……”
  “會的,會幫你寄”
  她熟練的微笑著並目送著一位父親的離開。
   “聽著,如果我………”
   “是是是,我聽到耳朵都長繭了。這種事還是要留給你親口對她說。畢竟我也是女人嘛。被誤會就不好了。”
  瑞鳳用力巴了他的頭
  並親手將那位少年拋向大洋的彼岸。
  就這樣,她緩慢,穩重而不失效率的做著最後的確認。
  跟往常一樣,和其他人的態度一樣。
  到此為止了。
  連我這不怎麼會讀空氣的笨蛋都明白。
  大家卻都願意裝成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有說有笑,有挖苦有吐槽。
  仿佛時間又回到4年前的冬天,還無法體會生死如同猜硬幣般的那段時光。
  大家都很配合,大家都很冷漠,仿佛在看不到的地方,彼此都互相約定著。
  不能提,絕對不能說。
  連哭都不行。
  但換個角度想,在這種關頭上還願意花時間完成這場辦家家。
  真不知怎麼說他們。
  其實大家都不想死吧。
  關於這國家最後的掙扎,和早已失去意義的戰鬥。
  就算宗教的催眠,和榮譽的教化。
  但還是不想死吧。
  對吧?不只有我這麼想吧?
  沒有人想這麼死去吧!
  但沒人回我,因為我沒開口。
  我可能永遠都無法明白,但卻始終提不起勁戳破這層泡泡。
  也許....連我也默默接受了這個事實。
  隨著時間的推進,很快的,就只剩下我這麼一架飛機。
  除了站哨的倒霉鬼外,飛行甲板上只剩下我和她。
  我看著她,但她並沒有像對其他人那樣看著我。
  像是在避開我的視線似的,腳卻一步步,向我走來。
  直到她踩在地板上用黃漆漆的那條線為止。
  說不上遠,但也沒短到手勾的到。
  就這樣,她就站在那。沒說什麼的立在那。
  平時聒噪的她,此時卻比頻道裡的雜訊來的更加安靜,更加難以捉摸。
  “別擔心,我會想辦法帶他們回來。”
  我打破了此時的安寧,並勉強的擠出個笑容。
        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再用相同的笑容回敬我。
  我突然意識到能互相微笑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有點鼻酸,但不知道為什麼,轉變在我臉上的卻是淺淺的微笑。
  “那些說女孩子做不起這工作的,真想看看他們現在的…………”
  “不……不是這樣的……”
  她低著頭,被汗水染濕的劉海蓋住她整張臉。
  “旭准…你……有什麼願望嗎?”
  ”不用麻煩,謝啦”
  我又擠出那滿是商業味的配笑
  “我可不和那些傢伙一樣有什麼好牽掛的。”
  “好吧……那你還記得以前你吐槽過我為什麼要在月初問月色嗎?”
  她看著我,語氣沒了以往的穩重。
  一股柔弱哭腔拼命被壓抑在她緊握的拳頭。
  “瑞鳳…………你……”
  她突然一個箭步跳到機翼上,沒有害羞,沒有激情,很平淡卻又很香甜的一個吻。
  當時的我不知到怎麼了,明明知道這是不行的,雙手卻還是跟著她的節奏起舞。
      直到她推開時我那一刻,我才發現雙方的眼淚不約而同沾溼了對方的衣間
  “好了…………懂了吧?”
  她用左手抹了抹她的小嘴,用著如釋重擔的眼神看著我。
  “不要讓我擔心” 
      “我知道了,你也是”
  她點了點頭,突然間像個傻瓜那樣自顧自的傻笑。
  “我一直以為你們男人只會對岸上那些搔首弄姿的婊子動情。讓我………算了,反正現在你也有掛念的東西了,不要糟蹋好嗎?”
      我愣愣的看著她清澈帶了點水光的雙眼,她手放背後,斜眼看著角落,並嘗試做出平常輕鬆的氛圍。
      “ 好,那你也要等我回來”
  “願你所愛之人,能夠再次重逢”
  她有信心的對我說
分享 转发
TOP

總覺得還差點火候,但說不上來差了點什麼
最后编辑Tss30304 最后编辑于 2021-05-09 21:21:59
TOP

飞机、战争、爱情、信。感觉后面女孩是要跳伞吗?一时不太能理解这么多要素是有什么逻辑联系...建议篇幅长一些?写长文时逻辑不同的文字间加一个回车空开会不会好一些
1

评分次数

    TOP

    回复 3# frank 的帖子

    歷史上日本在戰爭末期的一次行動中將國家僅存的航母和上頭的航空部隊當成誘餌去送,後來他們以所有航母和大部分飛行員為代價成功吸引住美軍的注意力,讓主力部隊避免對面航母和陸基航空隊的威脅(但因為一些原因,主力部隊沒有把握好那次機會)
     
      因為看版規說未完成的最好別丟
    所以我就把倉庫裡長灰塵的短篇翻修一下,丟上來
          故事大概是女主的工作就是負責打理飛行員和飛機的地勤,而主角是飛行員,加上參考這段歷史燉出來的一鍋屎
          (當時給友人a的作業,我覺得我跟她的故事可以獨立開一篇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