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其他] 救赎 下

[ 3145 查看 / 1 回复 ]

企划——桜花の雪夢に
剧本——桜花の雪夢に 
  【怜】「为什么会……这样。」
  『新闻报道:由于中日舰队在钓鱼岛海域对峙时,日方误射了一枚多子母型导弹,虽然在预定航路都发布了警报,但其中一个弹头穿越了火力
网,迂回至本市,在重要的商业区造成了重大伤亡……现我国已向日宣战……进入战备状态。』
  『滴……滴……滴。』
  【医生】「你没关系么?在那场爆炸中你也被波及到了吧?」
  【怜】「没关系,比起这个,快救救若曦吧!」
  【医生】「好的,这样的伤口需要马上手术,我们现在人手不够,他的头发太长对手术很碍事,能不能帮他剪一下头发?」
  【怜】「好的。」
  少年被剪好头发立即被推入了手术室,医院的医务人员也忙得不可开交,受害者的亲属们也都到达了医院。愤怒声、呐喊声不绝于耳,直到一
位医生生气,人们才停止了喧嚣。
  少女紧张地在手术室外等待着,她也感到了自身的表笑,现在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少年没事。
  4个小时过后,少年的手术结束了,护士把少年的病床推出了手术室。少女与少年回到了病房,但是少年还在昏迷中。
  【护士】「为了卫生考虑,你最好要洗一下澡,换个衣服来照看病人吧。」
  【怜】「这样可以么?明明现在是医院最忙的时候吧?」
  【护士】「4个小时前确实很忙,不过由于分流现在已经不是很忙了,大多数病人都是擦伤的处理了,闲下来照看病人也是我的职责,而且我
还只是见习护士。」
  【怜】「那我回去一下。」
  【护士】「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出来。」
  【怜】「好的。」
  少女很快地回到“家”,洗好澡并好换好了衣服便再次来到了医院。少女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少年的苏醒,凝视着少年的脸庞。
  【若曦】「我怎么在这里?」
  【怜】「若曦,你终于醒了。」
  少年才回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得有些颤抖。
  【若曦】「怜,没事吧?」
  【怜】「嗯,我没事,是若曦你保护了我......」
  【若曦】「毕竟我是男孩子呢,保护女孩子是我的义务呢。」
  【怜】「很疼吧?」
  【若曦】「嗯,疼得就像死掉一样,差点以为要见不到怜了呢。」
  【怜】「不要这样说......这次好想死了好多人...我不想若曦死啊!」
  【若曦】「怜......」
  【怜】「对不起,不小心就发火了,明明若曦为我受了这么大的痛苦,都是我不争气......」
  【若曦】「这不是怜的错......」
  【怜】「诶,若曦,我也请假吧,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若曦】「这样不好吧,明明怜再努力一下就能毕业了。」
  【怜】「我不要!发生了这样的事还要以毕业为目标我做不到,毕业什么的怎么样都好,但是若曦只有一个啊!而且若曦是为了救我......我
不这样做心理也不会得到救赎的。」
  【若曦】「那......好吧。」
  【怜】「嗯,若曦,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的。」
  少女露出了笑容,那笑容不是为了其他的什么东西,而是为了少年而绽放着。
  【电话】『怜姬准将,本部叫你回来。』
  【怜】「我有事要处理,对了,帮我在军方登陆一个人的资料,我会用暗号通讯发给你的。」
  【电话】『准将,这样真的可以么?如果被发现可是会遭叛国罪论处的!』
  【怜】「这是命令,如果有什么事就说是我下达的命令就好了。」
  【电话】『是。』
  少女回到了病房。
  【若曦】「别人的电话么?」
  【怜】「嗯,是母亲的电话。」
  【若曦】「是要怜回去了么?」
  【怜】「不是的,只是日常通话而已。」
  【若曦】「怜的家人也很担心怜呢,这样没关系么?」
  【怜】「没关系的。」
  【若曦】「讷,那个……」
  【怜】「是想上厕所了?」
  少年的脸涨得通红,少女拿起吊瓶扶着少年向厕所走去。
  【若曦】「那个……」
  【怜】「不能看是吧?若曦,太过注重性别在医院科室活不下来的哦。」
  【若曦】「可是怜还是少女呢。」
  【怜】「但是大一点的姐姐就可以了吧?」
  【若曦】「才不是!」
  【怜】「若曦,冷静一点,点滴管里有回血了。」
  【若曦】「嗯。」
  少年在少女的搀扶下回到床上。
  【怜】「以后还要给若曦擦身子呢。」
  【若曦】「诶?不是吧……」
  【怜】「因为若曦受了这样的伤不能洗澡吧?而且若曦的家人不在了,只好由我来了呢。」
  少年的脸颊就像一只红苹果一样,却又无法反抗。
  医院的外面,还是充满着无尽的悲鸣,而少年与少女,可以说是里面最幸运的,也可以说是最不幸的,一切的一切,将在不久后发生。
  ……
  【医生】「再过不久,他就可以出院了。」
  【怜】「嗯,谢谢医生。」
  ……
  【怜】「现在我就像是若曦的亲属一样呢。」
  【若曦】「是的呢。」
  少年少女露出了笑容。
  ……
  【医生】「恭喜,你明天可以出院了。」
  【若曦】「太好了。」
  【怜】「是呢。」
  ……
  【新闻】『我国准备开始强制遣返非中国国籍日本人。』
  ……
  【怜】「晚安,若曦。」
  【若曦】「嗯,晚安,明天见。」
  【怜】「嗯。」
  ……
致若曦:
    对不起,若曦,我骗了你,也许以后再也没法见到了。
    若曦,对不起,我一直喜欢着你,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一起舞剑、学日语的日子也让我觉得像生活在天堂中一样,。但是呢,我必须回
去,想邀请你来日本玩也不可能实现了,对不起。
    若曦,你真的很善良。
    现在是战争时期,如果被日本军人抓住,请用日语说自己是藤川立就好了,还有夏月也送给若曦,虽然我们无法相见,若曦就把夏月当做怜
吧,需要自卫时也可以使用夏月,请务必把它随身携带。
    祝你武运长久。
    ……
    少年醒来后,便发现了这样的纸条和夏月。以前和怜一起舞剑的时候他听少女说过,夏月、秋月是少女家的传家之宝,据说同时吸收相爱的
两位童男童女的血液之后会发出神奇的力量能够达成两人一致的愿望,无论是什么愿望,不过这两把刀吸收的相爱的人的血量要到足以致命的程
度才能发生奇迹。
    夏月在这,说明少女已经把她的心留在这里了。
  【医生】「少年,她走了,我没能阻止,对不起。」
  【若曦】「都是因为我没有发现……」
  【医生】「那位少女走的时候双眼充满了忧伤,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
  【若曦】「谢谢。」
  【医生】「今天你可以出院了,开心一点吧,虽然知道让你开心是不可能的,那就不要太悲伤了,这也是那位少女不想看到的吧,要坚强起来
。」
  【若曦】「嗯。」
  就这样,少年出院了,但是他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少年回到了学校,但是这里没有那个人存在了。
  【医务老师】「欢迎回来,少年。」
  【若曦】「我今天来是有一件事要和老师谈。」
  【医务老师】「什么事?」
  【若曦】「我想去见她,就算只是一面就好。」
  【医务老师】「你打算怎么去见她?」
  【若曦】「参军。」
  【医务老师】「这样你就会成为他的敌人,这样真的可以么?」
  【若曦】「嗯。」
  【医务老师】「那加油吧,不过少年,要有觉悟。」
  少年在看到那份留言的时候,心中就涌起了名为“喜欢”的感情,只是他无法确信和无法表达而已。所以,他必须去,去少女所在的地方,纵
使再次相见的几率是六十亿分之一。
  少年把头发剃得更短了,换下了裙子,穿上了长裤,现在的他就像他的衣服一样毫不起眼,他最后一次来到了学校,来到了班级,似乎能看到
少女的身影,与少女相遇的第一日还历历在目。
  【医务老师】「下定决心了呢。」
  【若曦】「是的。这是最后一次与老师见面了,这几年来谢谢你了。」
  【医务老师】「对了,你是要参加两栖特战队吧?帮我把这封信交给他们的长官吧,叫做李庭方的人。还有,一直以来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名真
的对不起,我叫刘芳雅。」
  【若曦】「如果能的话我一定把这封信给他。」
  ……
  【面试官】「我们部队与其他部队招收兵源有所不同,虽然不论学历、身分,但是必须要有一个确信自己能进入我们部队的理由。」
  【若曦】「给我一个木棍吧,我觉得我能赢。」
  【XXX】「小子,挺有勇气的嘛,我也用木棍,如果能赢就让你进。」
  【若曦】「可别反悔。」
  少年接住了木棍,摆好了舞剑时的姿势。
  【XXX】「以棍代刀么?不错的姿势,不过别小看了我的棍法。」
  少年放下了夏月与背包。
  〖怜〗『不可轻易使用夏月,使用夏月的话必须要有杀死对方的觉悟。』
  木棍想少年袭来,少年双手握住了木棍的一端,虽然挡住了,但那种疼痛感还是让人咬牙切齿的。少年受住了许多攻击,迟迟没有转守为攻。
  〖怜〗『不管是什么招数,只要能抢先一步把敌人逼入绝境就是最好的。』
  在对方露出破绽的一刹那,少年用木棍顶住了他的脖子。
  【面试官】「竟然这样对待长官……」
  【XXX】「这位少年是有实力的,不许这样对待他。」
  【面试官】「是。」
  【XXX】「不错嘛,是谁教你的?」
  【若曦】「承蒙夸奖,是一位重要的人教我的,不过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少年的眼中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XXX】「看来是有很悲伤的过去呢。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李庭方,上校军衔,是你未来的直属长官。」
  【若曦】「你就是李庭方长官?我有一个老师叫作刘芳雅,让我转交给你一封信。」
  少年把信交给了李庭方。
  【李庭方】「谢谢你了。对了,你带的那把刀开刃了么?」
  【若曦】「开刃了,不过这把刀必须带着,那是那个人最后给我的……」
  【李庭方】「这样啊,那能不能让我暂时替你保管?如果要练习刀法的话来我这里拿刀,我也想看看这是什么样的刀法呢,偷学一点不介意吧
?」
  【若曦】「不介意。」
  【李庭方】「还有你的那位朋友是日本人吧?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么?将来在战场上相见。」
  【若曦】「没问题的。」
  【李庭方】「不管怎样,如果将来在战场上如果你背叛我们的话,我的枪也是不会留情的。」
  【若曦】「是。」
  就这样,少年进入了军队,每天的训练都是让人难以忍受的,但是不能逃避。因为,逃避的话不仅变成了一介逃兵,也背叛了自己的心、自己
的信念。
  渐渐地,少年的皮肤变黑了身上也长出了许多肌肉,皮肤变粗糙了,手上也长出了许多老茧,少年,经过了两年,也已经成长为一个成年人。
原本身上那种少女的魅力一扫而空,现在只留下了男性的坚硬。
  【中校】「这次终于要开始了,后悔么?」
  【上士】「不后悔,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中校】「战争史相当残酷的,希望你经历过后会有所了解。」
2017年 夏
  【观察员】「发现地方战舰4……不,8艘。」
  【中校】「什么?快请求支援。」
  【观察员】「敌方发射两枚导弹。」
  【中校】「迎击。」
  两枚导弹在空中爆炸
  【通信员】「无法通信,这是……粒子导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这样阻止通信的……」
  【中校】「那卫星呢?」
  本来晴朗的天空被乌云所覆盖。
  【通信员】「卫星也不行……另一枚是气象导弹……」
  【中校】「可恶,被算计了。通信方式改为可见光通信,命令其他四艘舰船一同编队后退!
  【通信员】「是。」
  【观察员】「导弹来了,10……不20.」
  【中校】「找准对舰导弹打,无视鱼叉导弹,发射霰射导弹。」
  【若曦】「是。」
  导弹的碰撞造就了美丽的火光,但这不是烟花,而是能吞噬生命的火光。
  【通信员】「501舰受损。」
  【中校】「变更编队,501舰退后至编队最后方,全速后退。」
  【大副】「情况对我们实在不利,是否使用烟幕弹?」
  【中校】「不行,我们目标太大,而且就算是有烟幕敌方的导弹也足够对付我们了。」
  【观察员】「第二波来了,30……不,50枚!」
  【中校】「各自迎击!注意躲避导弹,展开烟幕!」
  在前方的战舰受到了较少的损害。
  【大副】「舰长,敌人是要打消耗战,我们拼不过的。」
  【中校】「可恶,没有人支援的话……」
  【大副】「不如我们转守为攻,给它们来次突然打击?」
  【中校】「不行,他们的宙斯盾系统不是吃素的,需要饱和打击,我们现在的编队没法……」
  【若曦】「不……可以的。」
  【中校】「有设么好点子么?」
  【若曦】「501退后,全队掩护,至适应距离后,501舰发射大部分导弹,其他舰每舰发射20枚左右集中攻击几艘。」
  【中校】「不错的提议,可是……就算他们被击中也不会有很大损伤。」
  【若曦】「那就打导弹舱,刚才我发现了,他们使用的也是可见光通信。」
  【中校】「他们连自己人都干扰么?真是不留情的家伙们。」
  【大副】「虽然是不错的建议,可是失败了就……」
  【若曦】「失败了就很难重整旗鼓了。」
  【中校】「那就赌一下吧,通信员,传递他刚才说的。」
  【通信员】「是。」
  【大副】「可是……」
  【中校】「发射时机由你来控制。」
  少年紧盯远处的光芒。
  【若曦】「发射!」
  瞬间上百枚导弹发射了出去,对于实战来说,这是无谋的,因为其巨大的消耗是让人难以承受的。
  许许多多导弹在还未命中目标的时候发出了光芒。
  【观察员】「敌方导弹袭来!」
  【中校】「迎击,规避运动!」
  在敌方导弹命中己方战舰的时候,穿透敌方火力线的导弹命中了战舰的垂直发射口,发出了猛烈的爆炸声。无论多么坚硬的战舰,最无法防御
的,总是来自于内部的爆炸。
  【观察员】「我舰舰侧受创。」
  【通信员】「503舰严重受损。」
  【中校】「可恶!」
  顿时,海面上发出了绚丽的火光。
  【观察员】「敌一艘战舰沉没,其他两艘好像除了什么问题。」
  【中校】「不错,但是不能松懈,503舰后退其他舰挡也要挡住地方的导弹攻击!」
  【通信员】「是。」
  【大副】「我们导弹不多了,这样下去,战斗力会不足的。」
  【中校】「就算只有一颗导弹也要拼!」
  【观察员】「敌方导弹50……不,80枚!」
  【中校】「前三舰火力全开,不要顾虑弹药,全火控系统打开,硬撑也要撑下来!」
  【通信员】「是。」
  海面上导弹的声音不断,对于对面发射过来的八十枚导弹,就算全火控系统也难以击中多少。霰钉、导弹之间的碰撞声不断,爆炸声不断。
  【中校】「各自回避,准备应对冲击!」
  导弹穿越了火力线,集击中了舰船的甲板,舰船随着爆炸剧烈地震动,就像地震一般。经过一段时间的打击,海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观察员】「504舰起火,我舰舰首损毁严重,505舰主炮损毁。」
  【中校】「本舰使用水炮为504舰灭火,编队后退。」
  【大副】「再这样下去会全灭的……」
  【中校】「一定会有支援的,挺下去!」
  【观察员】「504舰已灭火。」
  【中校】「好,503舰到位没?」
  【通信员】「503舰到位。」
  【中校】「好,503舰、502舰进行全部舰载导弹发射准备。」
  【通信员】「是。」
  【中校】「发射时机交给若曦上士。」
  突然,海面上死一般的寂静。
  【若曦】「发射!」
  导弹像暴雨一般发射而出,数秒后对方也发射了众多的导弹。
  【中校】「回避!全力迎击!不要管剩余弹药。」
  来不及管对方的损失,新的一轮迎击又开始了。
  在一轮打击下,旗舰501,以及505舰也受到了强烈的损害,舰队几乎无法打下去了。
  【通信员】「有光通信,支援来了!」
  【中校】「好!全速后撤。」
  【通信员】「对方也有两艘舰重创了。」
  导弹艇与舰队进行了合流。
  【中校】「导弹艇掩护后撤!全舰,发射烟幕弹!」
  顿时。海面上一片烟幕。
  ……
台北 基隆港
  【中校】「感谢诸君的英勇战斗才没有全灭,现提拔以下人员……若曦上士为中尉。」
  由于战舰受到了很大程度的损坏,开始了长达数个月的维修,而下次等待他们的,是更加艰巨的任务。
  【中校】「这次你的表现真的不错啊。」
  【中尉】「哪里,我只是为了能够活着见到她而已。」
  【中校】「下次登陆战的时候就让你参加登陆的队伍吧。」
  【中尉】「这样可以么?」
  【中校】「嗯,登陆战会有很多的事情,很容易战死,而且,要亲手了结敌人,下得了手么?」
  【中尉】「明白,我不会在见到她之前战死的。」
  【中校】「孩子,加油吧。」
  ……
  此时,在另一方的少女,也在暴风雨中努力挣扎着。
  【大尉】「准将,最近你看上去很忧愁呢。」
  【准将】「最近交火引起的伤亡也增加了,作为一个女性,真心不想看到战争这种东西呢。」
  【大尉】「所以您才要振作起来,减少我军的伤亡啊。」
  但是,此时,她心中,想着的还是从前与少年一起度过的日子。
  ……
  【通信员】「紧急通信!东海舰队在东海海域遭遇日方海军,推测其补给基地在冲绳一带!」
  【中校】「诶,好不容易修好的船又要上战场了。」
  【中尉】「我们是去东海么?」
  【中校】「不是,东海有渤海舰队前去支援,还有海岸的防御网,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
  【中尉】「不一定能赢么?」
  【中校】「嗯,不得不说还是他们更先进一点,所以我们的目标是冲绳的补给基地,这次就靠你们登陆了,有信心么?」
  【中尉】「有!」
  【中校】「不要忘记了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真实战场是充满血腥的。」
  【中尉】「明白,谢谢你,中校。」
  ……
  海面上,浪起云涌,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天气。
  【观察员】「发现陆地!」
  【中校】「战斗准备状态!」
  【通信员】「无线通信失效!卫星通信失效!」
  【中校】「看来就是这里了,对方的信息战真么厉害。」
  【中尉】「不会是陷阱么?」
  【中校】「有这种可能,但是不登陆就不知道,接下来靠你们了,中尉。」
  【观察员】「发现对舰导弹!」
  【中校】「各巡洋舰反导阵列启动,其他各舰进行辅助防御,注意回避!」
  海面上顿时火光四起。
  【中校】「在敌方火力间隙准备登陆,各登陆船准备。通知各舰,就算用挡的也要保证登陆船登陆!」
  【通信员】「已传达!」
  【中校】「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中尉】「一直以来,万分感激。」
  【中校】「快去吧。」
  舰队以V字型保护着登陆船登陆。
  【大副】「这样太危险了吧?」
  【中校】「这就是作战。」
  【观察员】「导弹数量50!」
  【中校】「火力全开!压上去!让登陆队直接上岸!」
  ……
  他已经到了异国的土地,他知道,自己是靠着无数人的流血才来到了这里。所以,不能退缩。
  【队员】「队长,发现敌人!」
  【中尉】「先隐蔽,如果被发现就第一时间干掉他们。」
  【队员们】「是!」
  【队员2】「T99要登陆了。」
  【中尉】「干掉敌人。」
  ……
  舰队炸掉了港口已经原美军驻冲绳基地,但也付出了损失旗舰及三艘巡洋舰的代价,其余受重创的舰艇都已向台湾移动进行修整。
  【队员3】「我们没有补给啊。」
  【中尉】「是的,但是即使没有补给,也要有能赢的希望!」
  【队员们】「是!」
  他们都知道,没有补给的话,枪械上的激光瞄准仪会失效,T99也会成为一堆废铁。但是,目前它们还是可靠的。
  他们一直向前行进着,看到的城市,便是冲绳市,现在这座城市已经空无一人了。
  就在那0.1秒的时候,一名队员倒下了。
  【中尉】「有狙击手!注意隐蔽!」
  队员们都趴下了。
  【中尉】「注意周边。」
  【T99车长】「敌人在10点钟方向!」
  【中尉】「狙击手!」
  在下命的同时,狙击手把对方的狙击手干掉了。于此同时,一枚火箭弹袭来。
  【中尉】「RPG(火箭炮),快离开坦克!」
  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被震晕,被瓦砾所掩埋了。
  ……
  【若曦】「咳咳……」
  他恢复了清醒,从瓦砾中站了前来,周围没有友军和敌人,对于他来说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幸运的是他不需要拖着整个队伍,只身一人潜
入敌方便可以了,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吃饭喝茶那样平常的事。同时,如果被发现就一定会被干掉。 
  很幸运地,他发现了一个落单的日本军人,或许是逃兵吧,他很快地干掉了敌人,脱下自己的军装,换上了日军的军装。在这种情况下,这种
古老的战术还是会奏效的。他拿走了敌人身上的枪、子弹,以及食物。为了活下去见到她,对于自己最重要的人。
  他前进着,用以前学习的日语欺骗敌人,用军装蒙蔽敌人,然后,再在近处,用夏月这把刀把敌人解决,然后用敌人的衣服擦干夏月刀刃上的
血。对于他来说,日本刀是最好的近战武器,能和他一拼日本刀术的也只有那位曾经教他的少女了吧。
  渐渐地,他对敌人的血液,已经毫无感觉了,继续前进着。
  然后,某一天……子弹擦伤了他的肩膀,他看到了,那是88式狙击步枪的子弹,也就是说,那是自己的人的子弹。但是,不杀掉对方自己就会
被杀掉,所以,他用熟练的技术,杀死了和自己有着同一种名族血液的人。他现在已经是彻底的叛国者了,他 吐了,也许他杀死的是他的部下,
也许他杀死的是一起吃过饭的朋友。但是,他现在已经杀死了那个人,没有办法回头了。
  他对自己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继续前进,没有地图,没有GPS,练指南针都失效了,他只能继续向前走,然后杀戮。存在于这个地方的
他也许已经不是若曦了,而是只会不断杀戮的怪兽。不管是日本军人,还是中国军人,都毫不留情地杀掉了,为了活下去,找到她。只有见到她
的那一刻,否则,怪兽是不会恢复理智的。
  他不断地杀戮,从被杀的人身上获得补给。
  他见到了补给基地……那是一个临时建筑物群,虽然是个临时设施,但是戒备森严。如果,作为一个人的军事行动来说,是不会选择一个基地
嵌入的。但是,他想她能够知道,他在这里。所以,他想毁掉这个基地,也必须毁掉这个基地。
  【若曦】「求助!求助!」
  他以日语向基地求助,这本身就是一种赌博的行为。
  【守卫】「请表明身份,不然就射杀。」
  【若曦】「我是藤川立,身后的这把是夏月。」
  【守卫】「稍等,已经让人去验证了。」
  【若曦】「好。」
  【守卫】「通过验证了,司令部直属藤川立上尉,请。」
  他被带到了补给基地的指挥总部,同时,他发现这个基地的所有通信设备都是通过有线连接的。他确信了日本人在这种环境下,也是无法进行
无线通信的。
  【XXX】「你好,藤川立上尉,我是山本一上尉,是这个基地的负责人。」
  【藤川立】「你好。」
  【山本】「你的肩膀上好像有伤口。」
  【藤川立】「没什么,只是小伤,这伤口对于跑前线的人算不了什么。」
  【山本】「快让军医给上尉处理伤口。」
  ……
  【山本】「我听说了,上尉身上的伤是中国人的88式狙击步枪造成的。能够大难不死,不不愧是藤川家族的后代。」
  【藤川立】「哪里?上了战场我也就是一个兵而已。」
  【山本】「怎么会呢,上尉所执的夏月乃藤川一族的传家之宝,在您的身上,就说明您一定是能够左右战场的男人。」
  他对敌方上位的话毫不理解。但是,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藤川家族和夏月并非等闲。同样,她也一定有很深的背景。同时,他也确信了,如
果炸了这个基地的话,她一定会发现的。
  【山本】「虽然这个基地十分重要,但如果被占领……」
  他毫不费力获得了让这个基地自爆的方法。
  ……
  一周过后,在基地中,他已经修养地差不多了,所以,是时候开始了。
  25:10
  血液在指挥室飞溅。
『通过指纹、视网膜、密码检测,基地自爆程序开始,倒数15分钟。』
  他带走了必要的东西和夏月,再次作为一头猛兽。
  在那个基地中,到处都是爆炸声与悲鸣声。但是,与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
  【藤川怜姬】「是么?补给基地自爆了?」
  【大尉】「是的。」
  【藤川怜姬】「为死去的士兵们默哀吧。」
  她知道,是他做的。所以,必须去见他。
  ……
  不断地杀戮,剥夺,他便是如此的,能够驯服他的只有她
  【若曦】「救救我…」
  【日本兵】「马上就来」
  他露出了微笑,这个笑容很冷,很冷。
  对着敌人,他拿起了夏月,没有一点怜悯之情,就像庖丁解牛一样。瞬间……血液飞溅
  此时,他看到了一股小队的敌人。和一个小队为敌是很危险的,他有两个选择,一是正面和敌人战斗,二是继续纵深潜入。他想选择第二条路
。但是,很碰巧地在他的周围有一个火箭筒,他很自然的选择了一击脱离的这个选项,说实话战争年代发明的战术还是很有效的。
  『轰』爆炸发出了巨大的声波与气浪,让敌人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没有由犹豫,快速脱离。此时,他有一种感觉,是一种很怀念的感觉,是她的感觉。但是,有可能性的话,就去那个地方吧,他如此想。
  他凭着感觉,继续向目标前进,继续地杀戮,因为要前进。
  【日本兵】「有人!快过来…」
  他第一次暴露了,为了灭口,他拿起了枪。很快,敌人就倒下了。
  此时,那种感觉消失了,不是她死了,而是他找不到她了。
  所以,只能继续前进。
  此时,他看到了一个日本军官,看身材貌似不是男人,他唯一的怜悯之情就是要让这个女性毫无痛苦的死亡。
  【若曦】「我中弹了,救救我。」
  【XX】「别动,我马上就来。」
  就当这位女性靠近他的一刹那,他拔起了夏月,奋力向这位女性挥去。
  『砰!』
  被挡住了,对方同样拿出的也是日本刀。他加快攻击速度,全部被挡住了。
  怎么可能?他这样想。是的,除了她,其他人是不可能的。
  【怜】『这些招数都是独家的哦。』
  【若曦】『独家的?』
  【怜】『嗯,只有我和你才会这些招数,除了我是无法挡住这一套的哦。』
  【若曦】『这么厉害?』
  【怜】『嗯,作为你的自卫招数够用了哦。』
  在这之后,少女的却全部抵挡住了少年的所有招数,不过那时候用的是竹刀。
  【若曦】「你是……怜?」
  【怜】「是我,若曦,这是秋月哦。」
  【若曦】「终于见到你了。」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长刀,抱住了少女,眼泪像喷泉一样涌了出来。在这几年中,他一直抑制自己的感情。因为他不知道,如果他爆发了自己的
感情之后是不是会变得软弱,没有勇气向前,直到见到她的那一刻。
  他的手颤抖了,明明杀过那么多人都没颤抖的手们现在已经抖得不成样子。
  【若曦】「有好多好多话想对怜说……」
  【怜】「嗯,若曦,不哭,我都知道的,我也是有好多好多话想和若曦说。但是呢,在这里待下去是不行的,会被发现的,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
  【若曦】「嗯。」
  少女牵起了少年的手。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牵起过手,但是这一次的牵手,却是为了逃命。
  少女把少年带到了一个小湖旁。
  【怜】「一起洗个澡吧,我带来了换洗的衣服哦。」
  【若曦】「诶?」
  少女解开了军用旅行包,那里面的是她那时候穿过的衣服和她给他穿过的裙子。
  【怜】「洗完澡之后,我们就换回原来的衣服吧?」
  【若曦】「嗯,要是能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呢。」
  【怜】「是的呢,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少女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知道在她眼前的便是她最喜欢的人。
  他们脱下了衣服,走进了湖。纵使他们看到了彼此的裸体,但是没关系的,因为彼此都是自己最喜欢的人。
  【怜】「若曦,还记得夏月和秋月的传说么?」
  【若曦】「嗯,还记得,夏月和秋月吸收相爱的两位童男童女的血液,能够达成两人唯一的愿望。」
  【怜】「若曦相信么?」
  【若曦】「相信哦。」
  【怜】「为什么呢?」
  【若曦】「因为是怜说的呢。」
  少女的脸泛红了。
  【怜】「我也相信呢。」
  【若曦】「我喜欢你,怜。」
  【怜】「我也喜欢你,若曦。」
  数年前的那封信在此终于有了回复。
  【怜】「只能实行那个传说了,若曦反悔么?」
  【若曦】「不后悔,能见到怜这的太好了,如果没有怜的话我一生都不会得到救赎的。」
  【怜】「我才是,,是因为遇见若曦才得到了救赎呢。」
  【若曦】「明明是怜让我不要哭的,为什么怜现在却哭了呢?」
  此时,少年与少女的嘴唇相触,少年把湖中的少女抱在怀中。
  【若曦】「现在我很幸福呢。」
  【怜】「我也是……」
  少年与少女从湖中走了出来,穿回了以前的衣服。
  很像和平时期的情侣,即使少年穿着裙子。
  【若曦】「我还是要穿着裙子死啊,怜?」
  【怜】「有什么不好的嘛,若曦很适合裙子的哦。」
  【若曦】「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好久不穿裙子了啊,还有我是男生啊。」
  【怜】「明明以前的你是不会这么说的,讨厌裙子了?」
  【若曦】「也不是这样,可是我长大了啊。」
  【怜】「所以想变性感了?」
  【若曦】「我可是你的男朋友啊。」
  【怜】「嗯,我的女装男友。」
  他们就像普通的男女朋友一样开着玩笑,如果这里不是战场,这些话不过是一笑而过的话。但是,这里是战场,而他们则是背叛各自国家的军
人,但也只是一对情侣而已。
  【怜】「我觉得还是一起结婚生子好呢。」
  【若曦】「生孩子不可能了,但是可以结婚哦。」
  【怜】「诶?」
  【若曦】「天为父,地为母,拜天拜地拜夫妻,就是中国最古老的结婚方式哦。」
  【怜】「诶?这样啊。那么我们就来结婚吧!」
  【若曦】「嗯。」
  少年与少女跪在大自然的草坪上,拜天、拜地,然后夫妻对拜。
  【怜】「现在我们是夫妻了呢,你是我的的丈夫。」
  【若曦】「你是我的妻子。」
  【怜】「好幸福呢,结婚。」
  【若曦】「是呢,很幸福。」
  【怜】「已经满足了哦。」
  【若曦】「对了,怜,还记得那个医务老师么?」
  【怜】「记得呢。」
  【若曦】「她帮了我呢,还给我们祝福的哦。」
  【怜】「真是该感谢她呢,不过没机会了呢。」
  【若曦】「不是的哦,我觉得我们从心中感谢她就可以了。」
  【怜】「嗯,是呢。」
  他们做完了最后一件事。
  【怜】「那么,要开始了。」
  【若曦】「嗯,怜怕痛么?」
  【怜】「怕哦,但是若曦在我身边的话,就不怕了呢。」
  【若曦】「我也是呢,怜。」
  【怜】「我愛你。」
  【若曦】「我也愛你。」
  少年拿起夏月,从怜的身体贯穿到自己的身体;
  少女拿起秋月,从若曦的身体贯穿到自己的身体。
  夏月的血槽中少年与少女的血液混为一体;
  秋月的血槽中少女与少年的血液混为一体。
  【若曦】「死……真的好痛呢。」
  【怜】「是……的呢。」
  【若曦】「对了……愿望……」
  【怜&若曦】「结束……这场……战争……不要……再有……这样的……悲剧。」
  【怜】「谢谢……你。」
  【若曦】「嗯,谢谢……呢。」
  他们获得了救赎,为彼此……
  顿时,一切都像被染成了血色,两把长刀发出了耀眼的光芒,海洋上旋起了巨大地波浪。
  『如果能再次相遇就好了。』
  ……
  【新闻】『中日宣布停战……」
  被国籍分割在两个国家的人们终于可以相见了,即使是较少的一部分人,也确实得到了救赎,为了他们,战争中牺牲的人们。
  …………………………………………………………………………………………………………………………………………………………


  【XXX】「讷,要是能圆满就好了呢。」
  【秋月怜】「圆满可不会这么容易哦,我倒是觉得他们能够一起死去是最完美的了呢。」
  【夏若】「虽然是很感人,但是还是受不了死亡呢。」
  【秋月怜】「好吧,我真是服了你了,我的又娇气又女装的男朋友。」
  【夏若】「不过你喜欢我吧。」
  【秋月怜】「嗯,喜欢。」
  【夏若】「我也喜欢你哦,怜。」
  【秋月怜】「你是在读小说吧?」
  少女跑出了图书馆。
  【夏若】「才不是……真的……」
  少年把书放回去之后也追着少女出了图书馆。
  『不在你身边我就得不到救赎哦。』

  救赎 下        完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TOP

    什么意思?其实我不会校对呢,所以有好心人帮我校对阿布
    1

    评分次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