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AS篇三章第四节]

[ 40565 查看 / 65 回复 ]

写在前面

    本小说是以春原为主人公的if同人小说,女一号则是令他最头痛的人物----坂上智代。
    作为if的作品,人设作了一些调整;尤其是主人公春原,调整得更多一些。不过这些调整也是在原作的认可范围内,所以通过本作品读者可以发现:春原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傻瓜。
   
    本作品是个中篇小说,一共分三个篇章:学院篇、after story(智代after篇)和 another 篇。其中after story和another为平行的两条路线。所以本作品也是一个多结局的小说。
    接下来是导读:
        1、学院篇:
            a、《CLANNAD》原主人公朋也的路线是杏线,这也是反衬春原智慧一面的表现;
            b、故事中大家并没有认识渚以及ことみ(琴美),所以如果你是渚fan或者琴美fan的话就可以省下精力了。
        2、after story&another篇:虽然两者是平行关系,不过after story以智代的视角开展故事;another则还是春原为视角。
        3、关于选择分支和结局:选项很少,但每次选择都是一个结局。为了不影响达成TRUE END的阅读,每次选择都以括号反白的方式出现;而非TRUE END的结局则在作品的最后补完。另、after story为TURE END,another篇为GOOD END。
        4、部分场景和台词是引用原作的,多数出自于名段;只是在时间顺序上重新整合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提示:我不是魔王的爪牙,所以……读者您明白了吗?


此外,特别鸣谢Roc-Dark兄的对话颜色整理和文字润色!


现出场人物及对应文字颜色
春原阳平
坂上智代
冈崎朋也
藤林杏
宫沢有纪宁
相乐美佐枝
伊吹风子
春原母
迷之男(AIR)
女性配角/群众
男性配角/群众
某学生会候选人
幸村俊夫
春原芽衣
虎皮猫(志麻)
藤林椋
Unknown
选项( 选择项颜色)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6-06 22:40:26
本主题由 管理员 深海蓝空 于 2007/3/28 4:34:56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
分享 转发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

学院篇序

    暗、虚无的黑暗。    我就在这无尽的、安详的黑暗中……    光,眼前出现了光。    只不过太耀眼了!觉得全身都要被照通透一般。    意识也由此逐渐迷糊了……

一 至上幸运日


    呜、刺眼的阳光直射在我的身上,感觉真好……
    昨天看过杂志了,今天是个“至上的幸运日”。虽然那种东西一定是骗人的,但总觉得我那金黄色的头发真能散发出温暖光线一般。所以即使刺眼,今天太阳的味道貌似特别棒。
    反正是休息天嘛,今日就去作我头发颜色的事情吧……别误会!不过是去物色一点“R指定”而已。恩,尽管宿舍的制度很严,但我总是有办法混过去。
    谁叫我是不良少年呢……错了!不是“是”而应该是“被叫作”。其实,其他同龄的人绝对多少也干过和我一样的事!真不公平,同样是干过“这挡子的事”,为什么有人竟然还能是所谓的“好学生”呢!但就是,即使我自己觉得并没有什么,却被评价为“不良”。就因为我的成绩不好?还是只是觉得无聊而已?
    但有人竟然以我的发色为理由。那可是天生的,太过分了!总之,我老是被人误会。
    不过算了……这个头衔现在倒正好派上用场--那就是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去买“好物”,而不用像那帮所谓“好学生”的伪君子那样,偷偷摸摸地去干了。


* * * * * * *


    “幸运日”果然是骗人的----虽然今天物色到了一直想要东西,但是裤袋却背叛了我(因为我一般不会在钱包中放所有的钱)……虽说不是买不起,但基本的生活费还是要保留的。加上我爱面子,不留底不行。所以说,谁看我吊儿郎当的就以为不会生活就大错特错了!
    总之,败兴而归……等等,说不定今天还“归”不了呢!因为,刚出来没多久就遇上了令我最头痛的家伙!
    就是她!那个暴力女----坂上智代。
    如果只看相貌和身材的话,她绝对是一个美人;文静的时候,好象还很可爱……这让我有时候也忍不住去妄想,她穿着服务生或者西洋女佣服会是什么样子呢?估计是男人的话,比起食物更会点她本人吧……
    但是,那个家伙正如我的评价那样:“暴力”才是她的本质!比男人还会打架的小女生,在这世界上估计也只有这个怪胎了吧!而且,那家伙老是拿我作出气筒……不,“沙袋”更合适。打人的一定不知道被K的人有多痛!我能生龙活虎的活跃到现在,绝对是个奇迹!
    想到这些,我就火大!所以,平常也多少回敬过那家伙。但为什么最后倒霉的总是我?
    只是,今天好象是她主动找我的碴。不就是拿了一些免费的读物作一些心理补偿嘛,何必呢!
    “SU~~NO~~HA~~RA--!!”
    “噫~~!”
    我反射的以悲鸣作回答。这大概平时总是被打的缘故吧……
    “果然是你!”
    “什、什么呀~?”
    以上的四句对话,好象是我们固有开场……不过这次我真的不明就理。
    “体育器材的破坏,是谁干的?!”
    什么啊、原来是这种事啊!我哪晓得……
    “哪个家伙干的、我哪里知道?”
    “哦?就是说……不是你干的?”
    那家伙虽然这样说了,但口气中充满了不信任。所以我估计这个暴力女的下句一定是……
    “你这家伙!”
    然后不由分说的揪起了我的衣领。
    “要是影响到人身安全……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真、真的不是我呀~!”
    以上的对话也好,动作也罢,几乎也与平日无异。但本次又是那样----我是清白的。而且,我也不会无聊到去干这种事----尤其是体育方面的。要报复暴力女,针对她本人就可以了。啊、说起来,我好象就只对那家伙做过一点点而已。其他的,全部都是背黑锅……
    可是,那种家伙怎么可能给我解释的时间呢!我已经知道了她下一个动作,绝对只有两种可能性……
    “你、还算是人吗?!”
    “呜哇--!!”
    这次猜错了,暴力女送了一个上勾拳,我随拳头飞了出去。
    但不管怎么说,总比另一种来得好--直踢我的跨下。踢男人的跨下是一种羞辱行为,那家伙居然做得出来!更气的是,凭什么这种品性不良的分子能进入学生会?这个世界太不公正了!
    眼中的火星尚未散去之时就又感觉到领子的紧张感----我又被那家伙揪了起来。如此恐怖的怪力也只有性格如此乖戾的人才会拥有吧!看来这件衣服又保不住了。不妨再多说一点,我的预算中也包含了这个,所以才穷!
    “要求饶了吗?抱歉、今天恐怕不行!”
    换了平日,我绝对会说“要、要冷静啊,大姐姐!”以求避免她的毒打。不过,总觉得近来这句话的效力越来越小了……加上今日的忍痛割爱的预算问题、再次被冤枉的白挨K以及对世界不公正性的积怨……
    因此,今日我决定----
    “放开我、你这四肢发达的暴力女!”
    决定公然反抗那个混帐。所以,我使出全力把她推开了半步。
    “!!”
    因为没有料到我还会反抗,那家伙反而吃了一惊。不过,这是我的自杀行为,因为----
    “恩~~~~真有意思。怎么?今天是不是皮痒,想找我打架?”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第一次和她找茬的恐怖后果----差一点没了命……然而,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而且也为时晚了……
    “是、是这样的!”
    话是回答得干脆,背脊却在冒冷汗……但是,为了面子……不,是男人的尊严!我不得不这样做。
    “你个家伙……想再死一遍吗?”
    暴力女的语气中充次着同情……可恶,我还没输呢!虽然知道不可能赢她的。
    “要、要是我赢的话……”
    尊严迫使自己挤出以上的话。
    “呵呵……”
    暴力女在嘲笑那个不自量力的人。
    “好啊,下星期随便你把我怎么样。”
    “真、真的吗?”
    我的声音好象有一些抖,但不是兴奋的……也没有那种奢望。
    “我说话算数。但如果……不,你输了后知道会是怎样的吧!”
    “知道啦、知道啦!”
    不耐烦的情绪,这是我最后的反抗。
    “那好~好~地觉悟吧!”
    “好!”
    最后的最后,我虚张声势的摆开架势!然后,我就……
    脚底抹油!
    “?糟糕……上当了!站住----!!”


* * * * * * *


    死过一回的我才没有笨到被杀的份上,所以一场生死追逐赛……不,应该是一场“大逃杀”开始了。
    不过,我了解那家伙:一旦下了战书后又逃跑的话,她就会像鬼一样阴魂不散。错了,她就是鬼!直到把我杀了才会罢手。
    垃圾桶、行人、小巷、水路等等貌似都不能起作用……男厕所以前也试过了,也没有用。难道真的是无论如何的逃跑,都会被抓住吗?!
    不妙!是谁的口香糖?居然在这个时候爱上我的鞋子……
    即使是微弱的降速,也是性命的杀手----最后,我在某个山道的下坡道被追上了……虽然对于长跑来说,我非常有自信。而且能逃那么远,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干枯的喉咙使得我连最后的道歉也被迫取消了、重心也不稳了。可是,那个“鬼”却看起来只有少许的呼吸凌乱……
    “春原……你已经无处可逃了哟。”
    “……”
    这是我们最后的平静,暴风雨前的宁静……可恶啊,什么狗屁“至上的幸运日”!幸运就是遇见这个鬼吗?
    她向前踏了一步,我向后退了一步……就像跳交谊舞一般,如此反复了数回。
    看来,她并没有打算立即冲上来,所以才允许我的后退。我当然知道那个暴力女的意图,不就是想先积聚一些力气和怨恨,然后痛快的把我……
    糟糕!背脊感觉到了障碍的存在----这是山道外侧的护栏----也就是说,我没有可以后退的余地了。
    现在,那家伙的步子变快了。我知道那个意味着什么……啊~~~再见了,我不幸的人生……虽然现在不想死。
    “觉悟吧!春……呀----!!”
    看来老天还是眷恋我的----就在以为死定了时,暴力女的脚却突然打了滑。好象是谁的香蕉皮垫在她的脚下了……所以她快速的滑到了我的侧面。
    等一下、护栏的下层不是空的吗?也就是说,那个暴力女会冲出山道,然后……死掉?
    她本能地做出了扯我袖管的动作,但由于冲力太大而再次滑开了……不过给予我回神的时间却足够了。我立即扭腰转身低下,出击了两手!
    不过,我的动作不是“推”而是“抱”----抱住了她的上半身。也就是说,把一秒前还打算了结自己的家伙给救了。
    真后悔自己的第一反应!估计那家伙马上又会把我……虽然我最讨厌有人因为我而出事,但她也应该算是一个特例吧?因为我非常的不幸,成了她第一个在本校宣布开戒痛殴的人。既然如此,总应该有什么充当最后的补偿吧……对、有了。于是,就是刚才的画面静止了两秒后,开始增加双手的力度……
    恩?没想到那个暴力女的“棉花糖”的手感居然如此的好!而且我也是第一回体验了这样真实的手感呢,活着真好!但是,这又能持续多久?管它呢……最后的事情专注就行!

    “呜哇!”
    因为过于专注,就连在什么时候、被什么部分揍的都不知道。但总之,这是今天第二次飞了起来。
    “sunohara……”
    对方的音调很低、音量也很小,这绝对大爆发前的前兆!
    我恐惧极了,身体不住的颤抖----甚至想很没出息的闭上双眼,说“对不起!全都是我的错!”之类的话。但同时,我也很生气----那个暴力女果然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所以,我决定改变最后的台词、拷问人性的台词。
    “喂!恩将仇报真卑鄙!”
    “……”
    对方似乎对此不予理会。哼、死就死吧!
    “……只是……只是、是女孩子的话,都会这样反应的吧……”
    她的语气依旧很低,只是原先的那种杀意感顿时消失不见。恩、好象是我的呵斥起了作用……
    “刚才你很生气,难道这次真的不是你干的?”
    “那当然!我没有那么无聊!”
    我即答。
    “真是……对不起!我不应该凭传言就认定你的犯人!”
    暴力女立即向我鞠躬道歉。
    哦?那个暴力女终于明白了真相吗?真是谢天谢地,终于脱罪了!我由衷的高兴。只是……
    “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因为你每次到最后总是拿假道歉来骗我。”
    恩……以前大概是这样的吧。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呀----明明每次都是背黑锅的时候说的。随后,我又马上后怕起来----要是当时我道歉的话,可能、可能已经死了!!
    不过,就这样白白地被追杀了半天,光说一句“御免(ごめん)”就结束了,是不是太便宜对方了……怎么样补偿比较好呢?
    “浪费你半天的时间,真过意不去呢!总之,这次算是我输了吧。那么……”
    暴力女粗描淡写的向我打招呼,然后打算离去。
    本来也没什么,但正是她自己的话,反倒是提示了我补偿的方法。坏坏的想法由此产生!!
    “等、请等一下……”
    “怎么了?”
    她平和的回答道。
    呵呵呵呵……那是个消除了锐气的暴力女,更加增强了我使坏的心态!恩、决定了!!
    “之前的那个约定算数吗?”
    “??”
    噢、看她那种无邪气的神情,应该放心了。因为至少我很了解她的一种性格----做事认真。所以是她的话,应该不会随便出尔反尔的。
    “就是之前你说‘如果输了的话’……”

    我故意没有进一步的提示她,因为觉得当初她也是无意中这样说的。如果忘了的话就算了……
    “……”
    “…………”
    “……………………”
    很长时间的沉默,难道真的忘了吗?也罢。
    “…………………………………………好吧。接、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那个、随便你……把我怎么样……吧。这样总可以了吧?”
    漫长的等待得到的是她红着脸的回答。
    “红着脸”是什么意思?是强忍怒气吗?我情愿将它理解为“害羞”----因为这样的话,她看起来好象真的很可爱。不过就光“能想起无意中的约定”这点来说,就已经很可爱了;这导致我无理由的对那家伙的未来对象产生了妒忌。
    反正时间还很长,不如回去好好地考虑后再决定如何要求补偿吧。
    所以我一反常态,正经地对方道别;她也很有礼貌向我回礼后,便转身离去。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15:07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

二 端倪之日


(一)预测


    如何要求补偿?
    ……
    …………
    ………………
    想不出来!
    虽然平日总是想着这些,但真的来临时,却又完全没有了主意。大概这就是妄想和现实的区别吧!
    恩……虽然很想让她穿着那些“有趣”的衣服让我饱饱眼福啦、喂我进食啦、叫我“主人”啦、甚至是做“那种事”……但一个星期以后怎么办?还不是死路一条……总之,对于那种记仇的人还是免了吧。


* * * * * * *


    当晚,在我的兴奋冷却之后,终于察觉到了现实的问题--囊肿羞涩。其实这个在上午就应该发现的,只是由于没有时间可以进一步地考虑而已。
    午饭的钱分配成五天的话,虽然能将就一下,但显得太寒酸了!最重要的是,这事又不想让我的死党岡崎朋也知道----否则在他了解我的处境后,可能就不来我家了;如此一来,这小子又要在外面闲逛了吧;然后真的变成不良了……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他好象没有来呢。嘿、也好!免得老是敲诈我的东西。
    怎么办好呢?
    向后辈们“借”?开玩笑!一个人的时候才不干呢!这种行为还不是为了那个谁!
    等一下、其实只要忍耐一天不就行了嘛!某天中午躲开他就行了。哼、反正那家伙也有擅自离开的时候……然后、喝一点水好啦……
    再等等、等等……
    谁说要喝水?现在不是有一个现成的午饭……大概可以吧。反正答应补偿我了,不如先试试?


    * * * * * * *


    我一键一按、拨通了电话。
    “您好、这里是坂上家。”
    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女声。
    哇~~~~噢!暴力女的声线原本可以如此美妙!
    “……哟、晚上好。”
    受此声线影响,我也礼貌的寒暄道。
    “!是你啊。你想怎么样?”
    察觉到来电的是我后又开始使用那种冰冷的假声,何必呢!多少再用那个声线“杀必死”几句嘛!
    “做一个盒饭的说……”
    “恩,然后呢?”
    “什、什么然后呀!不过是想做一个而已啦!”
    “……”
    “?”
    搞什么!一个盒饭而已,什么然后啊!
    “……只有这些?”
    “只要这个。”
    “真的?”
    “是啊~”
    难道说,那个暴力女连这个也要怀疑?我的人品还不至于这样吧!
    “哦,晓得了。再见!”
    喀嗒!喂!!还没有说有关菜铺和口味之前,电话已被切断。
    诶~~找她帮忙似乎是一个错误……


* * * * * * *


    次日的第一堂课开始了,又发现邻近的座位上空着。岡崎这家伙每天都迟到吗?
    同为不良、同为自甘堕落,我却很少迟到,当然这是有原因的----是被宿舍老妈的“擒拿拷问法”逼迫的。诶~~~为什么我四周的女性全有暴力倾向?这个国家的女人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我苦恼之际,迟到的人终于出现了----总之,又是厚着脸皮跺进教室。也好,总比迟到整整一堂课的好。


* * * * * * *


    “春原,今天怎么没有听见你哼那种很奇怪的歌?”
    下课后,他以特别的方式问候道。顺便说一下,这家伙很直率,虽然问候方式往往很怪。
    “……今天没有心情。”
    “那疯够了吗?也该振作了!过去的事回想也没有用。”
    “这由我说的才对!你才不过是和老爸怄气,也不必如此废了自己吧!”
    “……”
    “……”
    以上就是我们堕落的原因,也因此成了死党。反正,我们两个就是因为过去而自甘堕落的人;虽然都会互相鼓励,但谁也没有率先踏出这一步。如果有什么契机就好了……
    “哟、‘班长控大人’到!”
    哦、说到契机。我私底下认为的这家伙的契机来了----就是那个被他称作“班长控大人”的女孩藤林杏来了。所谓“班长控”,其实是由于我们的班长是她的孪生妹妹藤林椋,而杏每每下课都会来看望妹妹的关系。
    不过在我看来没那么简单,我那个死党才是她一直过来的原因吧----去年,她还是我们班的班长时,我就曾经以这家伙为理由成功的骗了她一回。所以我也指望她能改变他。
    “朋也,你这算是什么意思啊?”
    杏回了一个臭脸道。
    恩……虽说是一个臭脸,可是如果“班长控”是出自于其他人----比如说我----铁定有一本字典会飞吻说话人的头;但那家伙却是一个例外。所以,这足以证明我的猜测。
    “啊?只是说明事实罢了。”
    “那也用不着你实况吧。”
    “没有实况,就是顺口说出来而已。不行吗?”
    “虽不是说不可以……”
    每次、每次他们都是这样相当自然的打招呼,然后偶尔那个女的会像现在那样欲言又止。要是发展成如同今天的样子后,那个女的一定又会……
    “……对、对了,今天这个栗子头怎么没有插嘴呢……瘟了吗?”
    “这家伙吗?傻瓜是不会生病的。”
    果然又拿我当话题,从而引开视线;然后岡崎就会开一个玩笑;之后,我会抗议;最终就会不了了之。
    “……”
    所以今天我打算忍耐一下,否则他们永远也不会有结果。
    不过,我也感到万分奇怪!!!为什么我会如此清晰的分析他们--就好象旁观者一样。而且,“冷静”似乎也不是在我的个人字典中能找到的。为什么?为什么今天能如此平静的应付?


* * * * * * *


    到了再次上课,我仍在意刚才的事,以至于刚才他们到底说了什么全然没有听见。
    仔细想来,其实从昨天开始就觉得怪怪的:就是那个暴力女的事,我应该不可能在最后时刻还能生气,最多是要求饶命……总之,觉得昨天很像岡崎的感觉。难道是和这家伙呆久了而受到影响了吗?
    啊、说起暴力女了,“补偿”会做的如何?还有就是……糟、糟了,居然忘记了一个最关键的因素!!


* * * * * * *


    下课铃声再次响起,我忍不住对邻边的死党问了起来。
    “我说啊……如果有女生给你个盒饭,但很难吃怎么办?”
    “哈啊?”
    对方貌似不知所云。
    “别‘哈’的!行了,快说啦!”
    “哦,这个嘛……你的话,扔了算、恩?!”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说到一半就突然蹲了下去,干什么嘛……
    “呜哇~~~~~~~!!”
    没来得及反应,我就被字典击中了。现在终于明白了……不过,仅仅凭杀意或气息之类的就能回避,这家伙是NT(new type)吗?
    “听好了!因为是女生的爱心之作,即使做得像毒药,也必须吃完它!”
    说话的就是刚才飞字典的凶手----杏。
    “喂!也不用着扔字典吧!”
    他反斥道。不过,这句话应该是由我说才对吧!
    “……总、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啦。”
    “就是说杏的盒饭做得像毒药?”
    “谁、谁说的!要、要不,明天做一个……试试?”
    刚才还是扔字典的凶暴女生突然脸色微微泛红,扭捏起来。
    “不用!”
    他即答----这大概是谁都会给出的答案吧:如此恶毒的人,做出的食物也一定很恶毒吧----他还不想死。但是即便如此……
    “谁……谁说不用就可以真的不用啦……决定了!明天、明天绝~~~~对要吃啊……再、再见!”
    即便如此也会强制“请”吃。所以先替你祈福了,岡崎!不过话说回来,杏的盒饭好象还没有谁吃过呢……运气好的话(如果饭真的好吃的话)说不定也是一个转机……
    总之,这样就可以有所进展了。好极,终于给他们创造机会了。所以说,如果有一个倒霉蛋作反衬的话,就可以提高当事人的成功率……不、应该说,正由于有个黑仔的存在,才能在运气上显示出了反差,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运气的转换”吧。
    奇、奇怪?!又开始分析了!我是怎么了?
    先停一下!自己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呢!
    {“黑碳”*N块 + 半生米 = 杀人兵器
    {暴力女的“su~no~ha~ra~~~!!”= 杀半条命)+ (我的“是!我开动了!!”= 自杀半条命)≡ 玩完了
    以上方程组成立的话,会死掉。但如果假设……
    {拒绝 = 悬浮连击*8的倍数 + 踢出窗外
    {运气值 = 负数
    就会坠楼身亡!上回没有摔死完全可以说是走运而已,现在越想越后怕!
    都是死啊!!怎么办……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22:14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

(二)这个味道似曾相识


    午休时间,我独自来到了学校中庭,并在从右数起的第三个长椅背后的正中间那棵灌木前蹲下;蹲下寻找一个盒子……
    盒子果然在此处!很好!
    然后又环顾了四下……
    没有可疑的人!
    放心了大半……虽然还不知道接下来的黑碳有几块,但至少不会死掉了。
    说到为什么会变得像冒险游戏这般,还要从第三次下课开始。总之,这里就简单的说明一下吧:
    首先,我向岡崎问了那个暴力女的手机号码;但他没有告诉我,随后就又被那个紫色长发的暴乱的杏奚落了一顿。
    然后,我又借口“新的作战计划”向他索取,被他立即回绝。
    再后,向班长椋求助下终于得到了,但代价又是被飞一本字典。原因是某个“班长控”误会我在欺负她……
    后来的短信内容就是以上的位置了,当然还写了“放那里就行”的字样。不过,由于暴力女没有回复,害我担心了整整一堂课。
   
    故事还没有完,最后的最后,我很担心岡崎这家伙在下课后找我一起吃饭呢!不过好在他今天又消失不见了。以上就是构成刚才的寻找游戏的全过程。


* * * * * * *


    在忐忑不安中,我打开了那个“番多拉的魔盒”。
    !!
    结果却出人意外!虽然称不上好看,以“朴实、实在”来形容的话,也很恰当----蔬菜、蛋、肉均在这个小小的盒子中登场了。米饭刺下去也很富有弹性,不是半生的那种。总体来说,是一个相当上品的盒饭。
    诶~~~~!!不能大意!
    据说世界上有一种人对料理毫无天赋,但他们却能将料理的外表粉饰得登峰造极!米饭嘛,用电饭堡谁都能做好的。因此绝对不可大意!还有,就算暴力女的料理不错,在其中放一些特级的辣酱也是可能的……
    即使可能这样,还敢吃吗?
    咕~~~~~~~不争气的胃抗议了……真没有办法!乖乖地,像个明知道是陷阱却还是去吃诱料的动物那样吧……
    ……
    无语,难以置信……
    不,与其说“难以置信”不如用“不愿意相信”表达更恰当。
    暴力女的手艺有那么好吗?无论是口感还是对味道的把关……总之,学生套餐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这不得不让我怀疑这是她老妈代劳的结果。
    不过,这种含有表白成分的行为,那家伙应该也不愿意让老妈误会吧--所以一定是自己做的了。而且我也是她的敌手,没有理由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略带羞辱的行为。
    只是吃起来觉得好幸福,只有充满母爱的人才能作出来的产物……真的是她做的吗?难道那家伙已经恋爱了吗?
    就在考虑那家伙是否有恋爱对象的中途,饭盒中的东西好象已经没有了;所以现在唯一能确认的是,她的男友一定会成为世界的公敌。我再次对她的不知道是谁的男友无端产生了妒忌。


* * * * * * *


    将饭盒被放回到原有的位置上,理所当然;吃完饭走人,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在此之后,那个长椅位置的大树后,缓缓走出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小心的打开盒子并确定状况,先是会心的微笑、后是安心的吐气……


* * * * * * *


    放学时分,我习惯性的向旧校舍走去;目的地则是资料室。
    说起这个资料室,就好比是我的圣地--也就是这里,是那个暴力女唯一不愿意再来的地方--换一句话说,这里是我的避难所。
    “啊、欢迎光临。要咖啡吗?”
    说欢迎词的是一个优雅的女生,也是这里的荣誉管理员--宫沢有纪宁。
    “好啊。”
    我随和的应答她道。
    她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极少数能随意搭话的对象之一。因此我很敬重这个人,以及有什么烦恼、困难等等都会向她求助。那个暴力女也就是在这里突然中止对我的殴打,原因嘛……只不过是她喊了暴力女的姓氏罢了。虽然其中的缘由不清楚,我得救了倒是个事实。
    “受到伤害的原因不是其他,是自己。”是她的名言,我也对此有所感悟了。 事实上,我觉得自己并不傻,只不过看不惯学校的一些习气而一直在自我麻痹。因为那时起我情愿相信美好的谎言;但现在不同了,发现自己在伤害自己,这样子太白痴了。因此,我打算改变自己。今天上午和我的死党互相激励也是受到这个名言的启发。虽然明白,但只要一离开此处,似乎就没有勇气继续前进……不过最低限度的,我开始自虐地找宿舍老妈逼自己不迟到了。
  “啊、欢迎光临,朋也。”
    我的死党也来了,不过他一般没有过来避难的成分而只有“白吃白喝”和“睡觉”两种可能。
    于是,对于贫乏人的我们二人组,今天的放学时间就在这里打发掉了……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27:59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

三 共鸣之日


(一)午饭


    我昨天的担心成了死党今日的忧郁----今天,岡崎推荐(说难听一些是“推销”)我代吃杏做的盒饭。
    “杏做的饭一定很好吃。”
    “是吧。”
    确实有这个可能,至少暴力女就是一个例子。
    “没错!所以作为兄弟,我把这个极、好机会让给你。”
    “可是杏不是说给你吃的吗?”
    “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吧!其实啊,是杏那家伙不好意思直接说是给你准备的,所以请求我转告。”
    “是真的吗?”
    虽然我一贯信任岡崎,但如果是杏的话,就有可能是开玩笑的了--在杏还是我们班长的那年,我也曾经以他为借口耍过杏一回;以及不久之前,他也以“胸部占卜”的玩笑,气了杏一趟(当时我居然中计了,惭愧)。
    所以这个不能全信。
    “千真万确!”
    他一脸正经的答复道。不过这样子头一次让我觉得有一些不舒服……


* * * * * * *


    午饭我已经在食堂里解决了,现在回去看看我那可怜的兄弟到底死了没有……
    哦,说到我是如何被强制忽略,还得从那个杏的举止说起。
    首先是大声叫喝----也就是无视我的存在之表现;
    然后是不悦----因为这小子拒绝吃她的盒饭;
    最后是暴怒----又是他推让的错,还害得我又吃了一顿字典大餐。
    所以即使是想帮忙也没门,不如快速退散为妙。
    至于为何今日没有向暴力女索要盒饭的道理也很简单----昨天是忘了放特级辣酱或者是故意的迷惑战术,今天的话说不定就是放泻药了。加上我的预算也已足够,没有必要了。
    咦?教室中并没有他们的影子?
    人间蒸发?还是说岡崎被她诱拐了?
    ……
    应该不会……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两个人跑到某处去共进午餐了吧……咦?原来我可以这样冷静的考虑问题!自己也再次觉得不可思议。
    既然如此,不如去见识见识他们有何进展----这应该不是猎奇吧,反正我没有破坏他们气氛的打算。


* * * * * * *


    吃午饭的地方有两个地方最有可能:一个是天台、一个是中庭。中庭的话,从教学楼看过去有好几处视线盲点,如果不好意思让认识的人发现的话,那里确实是一个好地方;所以我没有去天台而直接先去了中庭。
    刚刚接近中庭果然就发现了一个紫色长发的轮廓,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杏了。于是我再向前靠近一些,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仔细望去……
    哦,岡崎在她的对面……哇、哇、哇!!不看不晓得,一看----想不到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现任的班长椋也在,只不过她的位置有一些奇怪:为什么坐在他而不是在杏的旁边呢?
    而且看起来好象在谈论什么事……算了、不管这个了,只是这种光景实在令人羡慕!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42:17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目前三章第一节]

虽然是同人的,写得真不错,赞一个先!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目前三章第一节]

(二)血亲


    今天又来到了我的圣地、这个可以免费消遣的地方:资料室。此处称其为圣地,还有另一个原因--神秘主义的存在,也就是咒语的存在。
    说起咒语,荣誉管理员有纪宁所说的咒语可谓百发百中;当然啦,这也是我们实践的结论。而咒语实践的志愿者自然是我和我的死党两人。
    只是,这家伙今天好象没有来耶……难道是“重色轻友”了?这也难怪,在有了左拥右抱的桃花运,谁还顾得到朋友的死活啊!这小子一定是如此啦……
    既然如此,就实践一个不痛不痒的咒语比较好吧。
    “转换立场台词的咒语吗?那么请将双手至胸前,左上右下掌心逆面相对,然后心中吟唱‘我是我你也是我’三遍……”
    “我是我你也是我、我是我你也是我、我是我你也是我。”
    “好,这样就可以了。”
    虽然确定成功了,但“咒语”这东西的不确定性实在是太大了,它通常是在不经意之间就完成了。不过有一点能肯定,只要正确一定会实现的。
    因此,既然觉得有“转换立场台词”在资料室中不容易发生,就只好漫无目的的在学校中游走了。


* * * * * * *


    我的怨念一定很重,不然就不会走到这个曾经和那个暴力女结怨和打架(应该说是被欺负)的地点----二年纪教室的走廊。而说起结怨的开端,是由于我认定她是“骗取和提高人气行为”而引发的。
    恩……虽然现在想来,我咬定骗取人气的理由好象不太成立;但是仍旧不可以大意!毕竟她是……
    “哎~~~~~~~没有想到智代同学还有一个弟弟……”
    “咦?啊、算是有一个……”
    突如其来的对话使得我中断了回想。再留意一瞧,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暴力女所在的教室2-B班的门口附近了。刚才回答问题的声线确实是她没有错……等一下,什么、什么!这个暴力女居然有一个弟弟?多半也是个有暴力倾向的家伙吧。
    “呐、他是怎样的人呢?是不是和智代同学一样,是个运动神经很棒的帅哥呢?”
    还是刚才某女A的声音。
    “这个、怎么说呢……总之是很重要的人。”
    暴力女的回答。
    “恩?‘很重要’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恋弟控’?”
    是另一个不知道名字某女B的声音。
    “不会吧~~~”
    某女A的……
    “不是的……总之我今天有事、再见。”
    暴力女的……
    从凳子上起立声、随之紧接而来的渐响的脚步声、以及某女B的“啊~~逃跑了”之声……这些明显带有提示的声音都没有让我反应回来,因为我被“很重要”三个字迷住了。
    说起“很重要”,芽衣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不仅仅是血亲的缘故,从某种角度来说,她是我这个不争气老哥的骄傲。虽然现在的我堕落了,但如果没有芽衣,或许、我会更早就堕落了吧……
    长长的银发从侧身擦过,在飘过了女性的体香后我才回过了神。不过反正今天不是故意来找茬的,所以就任由她离去吧。
    只是、俗话说的好,“树欲静而风不止”--渐去的脚步声突然停住了。
    “喂!为什么无视我?”
    这应该是我的固定台词吧!
    “和你没有关系。”
    这好象是类似于她的一般回答方式。
    “听着!要是敢打什么歪主意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什么呀?什么歪主意啊?
    “莫名其妙……”
    “不要装蒜,我不会让你动鹰文一根汗毛的!”
   
    暴力女在抛下这句不明就理的话后离开了。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结果,今天的咒语好象没有生效……慢!之前的“无视”和“无关”不就是转换立场台词了嘛!!以前被她擦肩而过时,总是我说“为什么无视我”而她就从来不把我当成存在一般。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48:02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目前三章第二节]

感谢,还没玩游戏,先看剧情吧。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目前三章第二节]

(三)雨夜


    雨,在晚上不约而至。正当我和我的死党以猜拳消磨时间之际,房门被礼貌的敲响了。
    “冈崎,在吗?”
    原来是宿舍老妈--相乐美佐枝。虽然我一直称她为老妈,但事实上她并不老,也就22~25的样子。据说她原本也是在本校毕业的,时间是5年前。所以如果仔细推算的话,老妈今年也不过23岁。
    “果然在啊。”
    “干什么?”
    “不回去吗?”
    “没有伞啊,又不能随便拿人家的。”
    老妈似乎和我的死党很投缘,话语之间丝毫没有隔阂。不过就在最近时期,我和老妈的关系也转好了不少。这和我自讨苦吃的决心相关----主动要求老妈每天逼迫自己不迟到。
    “为了防止恶性循环的发生吗?这样吧,拿这把伞回去吧。那是我的,放心好了。”
    “那不好意思啦。”
    结果,死党拿着老妈的伞走了,这使得我的心情失落了不少。
    不要误会,我不是BL人士。只是每回晚上下雨,我的心情就会无理由的不佳,但最最不好通常是在次日。原因嘛,每个雨夜都会做几乎相同的怪梦。
    但是!这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做梦后的次日,我的嗅觉就会被放大;而放大的部分又偏偏是对女性的体香;而我的嘴巴有时就是控制不住说些“感受”。这结果嘛可想而知,“变态”、“色狼”的评价不算,最可怕的是老妈的铁拳和擒拿技法……
    “……”
    “春原,明天可不要再说胡话了。”
    “诶?老妈,你察觉到了?”
    “哼哼~这种事情瞒不了我的啦。”
    真意外,老妈居然连这个规律也察觉了。大概是最近关系的改善,我和老妈之间的对话也少许有了一些。
    “说吧,为什么每次下雨后都这样?”
    “不是的,是每次雨夜后……”
    “是、吗?”
    难得宿舍老妈关心,因此我就将除了梦以外的情况全部告诉了她……
    “原来也是青春期的烦恼啊……”
    可能是吧,因为梦中的内容与女孩子有关。
    “多和异性接触、交谈的话应该能够消除了。”
    多谢老妈的关心,我可是一个没有异性缘的人。看来……即使是这种简单的事情也办不到了。


* * * * * * *


    讨厌的雨还在无情的下,害得我连通宵玩游戏的心情都消磨殆尽了,所剩下的就只有“睡觉”一个选项。
    只要是一个人,每逢雨夜总是抵挡不住睡魔的攻击:似乎只要趴上床就注定在一分钟内进入梦境……
    那个梦又开始了……
    天空、广阔的天空……
    羽毛、鸟的羽毛……
    以及……
    血腥的臭味和辛辣的苦味……
    啊、想起来了……就是在5岁那天之后,和一个疲惫不堪、衣衫褴褛的旅行者搭话之后,每个雨夜都会模糊的看见和闻到这些奇怪的东西。
    也就是在第一次梦见这些东西之后,我的人生被改变了--头发的颜色突然变成了金黄色,嘲笑与流言也不断的传来……所以,我不在乎--只要有人能与我随意的、无保留的说话,即使那个人一直拿我逗乐、甚至是把我当出气筒都不在乎。因为我有这个资本,拜那个梦所赐,我也获得了惊人的耐力和恢复能力……所以,体育是我的强项--事实上我的运动神经并不是特别强,主要是耐力十分惊人。所以即使偷懒或者像现在这种荒废的状态,我的耐力和恢复能力也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但是,最近的耐力似乎下降了:就是在某个女生面前总显得不足。没有错,那个女生就是暴力女,坂上智代!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51:33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

回复: [原创][同人小说]梦幻之旅[CLANNAD、智代after整合][反魔王属性][连载中][目前三章第三节]

友情提示:本小节有选择分支,TURE END和GOOD后就会补上分支结局的。


四、误会之日


(一)觉醒


    似乎习惯了早起,今天即使没有宿舍老妈的鞭策,我也能自觉的起床了。
    校门前拥挤的人群也逐渐看习惯了。这……大概就是可谓的“好学生”日常的风景吧。换句话说,我也开始变得像一个好学生了吗?
    怎么可能!我那不听话的嗅觉又发作了。只要是靠近我的女学生,她的气味都会变成我妄想的养料……所以我必须管住自己的嘴,免得被人莫名的打一顿。尤其是如果不幸遇上了那个暴力女的话……
   
    啧、刚想到她,这个扎眼的女生真的在啊!居然还在已经没有樱花的樱树下看得发呆……难道是想狙击我吗?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也好几次看到你去找过我们的宿舍老妈。莫非是老妈把我给卖了?把我雨后失态的事透露给这个暴力女了?
    现在就请你尽情的发呆好啦~~求你千万不要在我悄悄的绕过你之前就回过神来啊,拜托、拜托了!!让我轻轻地走过你……

    !!
    突然闻到了臭味,这绝对不是女生的生理臭味……而是血腥的臭味!
    不仅如此,我的味觉也开始捣乱了:苦味、带有辛辣的苦味冒了出来!
    这些味道不正是梦中的味道吗?
    又想起来了,我存在的意义--来自于古老的记忆,为了解除某种女孩身上不幸的诅咒,我被赋予了力量;被那个旅行者赋予了特殊的力量。
    而现在味道的来源居然就是……你这个暴力女?!
    原来你也是天空中的少女的分身之一?难怪如此强力……不是的,这和强力无关……只是,为什么偏偏是你!

    血液开始沸腾,使命的本能让我向她靠了过去……
    “!”
    估计是察觉到背后有气息袭来,她急忙回旋高蹴!
    碰!!
    踢中东西的笨重声!
    不过令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是,这是脚踢中手臂的钝声;就是说,我成功的防御住她的进攻,是与她打架以来第一次成功防御住攻击。看来今天的状况不错,也有打败她的可能性存在。只不过……
    很糟糕!周围的目光开始向此处扫过来了……如果硬来的话,绝对会被误会的!
    但是!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雨夜后嗅觉灵敏:就是力量的唤醒,如果错过了今天就只好等到下一次雨夜了。而根据我所得的力量得知,一旦她开始做“天空之梦”就来不及了。虽然经过了千年的不断解咒,在程度上已经减轻了不少;不过她身边的人,尤其是那些越是爱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不幸。即使现在已经是做梦的启始时间因人而异了,但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拖延的。
    怎么办?!
选择:1、反正状态不错,硬来一次试试。2、不行,想想其他办法。
选择2
    对了!那个毫无约束力……还有效吗?嘿、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总比在众目睽睽之下硬来的好。
    因此,我突然严肃的小声问道:“喂,你还没有忘记那个‘约定’吧?”
    “什么意思?难道……”
    对此,我并没有给予回复……
    “……明白了。”
    暴力女收回了保持高蹴状态的战斗形态,四周好奇的光线也因为事态的突然平息而逐步散去。
    “跟我来。”
    “……”
    于是,一个准学生会的跟着一个不良少年的奇妙景象诞生了。
最后编辑simon99514 最后编辑于 2007-04-09 22:57:35
现在才发现,KEY果然是心灵之KEY,春原果然是好人……
我的以春原为主角的同人小说梦幻之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