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yFC欢迎致辞,点击播放
资源、介绍、历史、Q群等新人必读
KeyFC 社区总索引
如果你找到这个笔记本,请把它邮寄给我们的回忆
KeyFC 漂流瓶传递活动 Since 2011
 

[讨论] 【追番】やはり俺の青春ラブコメはまちがっている 完

[ 8880 查看 / 15 回复 ]

前言

本作改编自同名轻小说,原作已于去年11月完结。本打算于动画开播之际发贴,并同步更新感想文,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7月初因某些突发原因需要另找工作,以致拖延至今。近日工作敲定,距离入职又有些时日,时间充裕,前来填坑。


第一话 やがて、季節は移ろい、雪は解けゆく。(最后,季节变迁,冰雪消融。)

「比企谷君、あなたの依頼が残っている」(比企谷,你的委托还没完结)



开篇雪之下的第一句台词就没听懂,于是翻第二季动画,最终话也有同样的台词,但还是不明白;翻原作,第11卷的最终幕


俺の依頼って、と、問い返そうとしたが、由比ヶ浜のかすかな笑みで遮られてしまった。由比ヶ浜は雪ノ下にそうだねと頷いて見せた。
二人は自分たちだけの秘密のように、視線だけで微笑みを交わす。



译文



我的委托?正当我打算反问时,却被由比浜的微笑阻止了。“是啊”由比浜朝雪之下点了点头。
两人互视一笑,仿佛这是她俩之间的秘密。




由此看来,比企谷此时也未明白雪之下所指的“委托”为何意,至少,没有立刻反应过来。那么答案究竟是什么?个人观点,此处雪之下与由比浜所指的委托是

“本物が欲しい”(我想要的是“真实”)


比企谷唯一一次向奉仕部提出委托,是在动画第二季的第八话,辗转反侧了一宿,他敲开了奉仕部的门并坐在了委托人的座位上。起初,他的委托内容是“把圣诞活动办起来,并解决鶴見留美的遗留问题”,然而这个委托被雪之下拒绝了,此后,比企谷站起身,哭着吐露了心声,最终给出的结论就是这句“本物が欲しい”。


比企谷并没有把这句话视为委托内容,由于圣诞活动在两人的协助下已经圆满完成,所以并不觉得自己还有未完结的委托。然而雪之下和由比浜将这句话解读为委托内容,所以,在帮助比企谷找到“真实”之前,这个委托不算结束。
最后编辑boluobread 最后编辑于 2020-10-31 12:52:22
1

评分次数

    分享 转发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加油 好久没康到感想帖了哦 看好你
    神在细节之中
    TOP

    这部番我当初看的是津津有味,

    人设性格情感相对来说也都比较饱满,

    一些反话,不合常规,剑走偏锋的固执的解决方式,

    揭开简单校园小社会的种种表皮,然后结局开放给观者思考,

    里面很多奇怪逻辑细细刨开后发现居然恰如其分,

    前几部刷了好多次都不会觉着腻,有时候再看的时候还能看出点新玩意,

    而且像我这种钢铁直男,很少碰腐系的相关设定,这是唯一看过后不反感那个有些腐的小天使设定,相反还觉着有点可爱,

    以前年纪小的时候更偏好一些热血打斗,现在反而喜欢这种思想上有些深度给人思考的番
    1

    评分次数

      真爱最高
      TOP

      第二话
      今日まで、その鍵には一度も触れたことがない。(时至今日,都未曾触碰过那把钥匙。)


      先聊聊标题,奉仕部的活动室平常都是雪乃打开的(是出于部长的责任感?),所以比企谷从来没碰过那把钥匙,这是表面含义;奉仕部成立以来完成了许多委托,从最初由比浜的点心制作到不久前比企谷的圣诞活动筹划,然而却不曾触及过雪乃的烦恼,这应该是标题的深层含义吧。这一话中,雪乃决定协助一色举办舞会,表面上是受一色委托,实则为雪乃向其母亲及阳乃表露心意的一环,毕竟要继承父业从政的话,筹划活动,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是必备的技能。


      “在比企谷与由比浜的协助下,雪乃敞开心扉,决定表明自己继承父业的意向,此后,舞会顺利举办,雪乃获得姐姐和母亲的认可。”
      若是这样一条发展路线,此时比企谷与由比浜已经触及了那把“钥匙“——重拾继承父业的理想。但这就与标题相悖了,那么,是否可以解读为——这并不是真正能打开雪乃心扉的那把钥匙。

      而后是几处伏线,都是阳乃的发言


      「ああ、そっちか、私か聞きたい話じゃなさそうだね」(哦,那事儿啊,并不是我想听的内容嘛)


      得知雪乃打算就继承父业之事,与母亲正式交涉后的发言,那么,阳乃真正想听的内容又是什么?


      「予言してあげる、君は、酔えない」(我来预言一下吧,你,醉不了)


      阳乃对比企谷性格的预言。

      以上两点待后续章节回收伏线后再聊。

      最后聊下迪斯尼乐园的那张照片,这就是动画的优势了。其实当时读小说的时候,这张照片的内容并没能在脑海中鲜明地浮现出来。尽管大致内容可以推测个七七八八——“在不为由比浜所知的地方留下的,仅属于两人的美好回忆”,但与动画直接给出的照片相比,信息量要少得多。而后,考据癖作祟,翻出了第二季的相关章节,第九话,两人与大部队走散后游玩过的“水上过山车”游乐设施,当时动画也设下了伏线,一个是两人冲下照片中的陡坡前,画面突然亮了一下,这应该是闪光灯了。再则就是下一个场景中,雪乃坐在长凳上整理手提包,看到比企谷走近时,匆忙将纸片(应该就是这张照片)塞入包中的那一幕。不得不说这个伏笔藏得够深。





      不过,动画毕竟篇幅有限,一些场景和重要的心理描写都做了简化处理,比如由比浜在看到上述照片时的心理活动,第一话,三人在葛西临海公园对一年以来奉仕部活动的回顾等等。所以有兴趣的话可以读读原版小说,会有不少新发现。(PS:国内有中文版,以前买过一本送朋友。)
      最后编辑boluobread 最后编辑于 2020-10-31 13:08:32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第三话 
      やはり、一色いろはは最強の後輩である。(果然,一色彩羽是最强的后辈)


      先聊聊标题,感觉翻译比较困难,就不翻了:小悪魔的であざとい、時々健気で面倒見がいい一色、最強といっても過言ではないな

      舞会等各方面平稳推进的一话,或者该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喜极而泣的小町,男装的雪乃,盛装的由比浜。

      挖掘一下开头平塚老师的片段。她叫住比企谷,却欲言又止,而后,在夕阳的余晖中,她独自一人在教员室中,望着一个整理箱,说道,

      「立つ鳥跡を濁さず」

      日文解释如下
      立つ鳥跡を濁さずとは、立ち去る者は、見苦しくないようきれいに始末をしていくべきという戒め。また、引き際は美しくあるべきだということ。
      <http://kotowaza-allguide.com/ta/tatsutoriatowonigosazu.html>


      说来也巧,这次离职过程中也在某篇博文中看到过这句话,原意为:鸟儿离开水边后,水依然清澈,不会浑浊。引申为人在离去之时,应当做好善后工作,走也要走得漂亮。平塚老师此处引用此谚语,是何用意?后续剧情会有解答,各位有兴趣可以揣摩一下。(下图字幕请无视,个人觉得可以翻成:鸟儿飞去水澄澈)




      查了下这个Second Stars的梗,本以为是书名,没想到竟是烟草品牌“SevenStars”……
      最后编辑boluobread 最后编辑于 2020-08-31 20:23:15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第四话

      ふと、由比ヶ浜結衣は未来に思いを馳せる。不经意间,由比浜结衣憧憬起了未来

      这一话也是内容丰富。舌战之中,雪之下母亲的话术可谓绵里藏针,毫无破绽;一色则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多次与母亲正面交锋。还有由比浜片首对未来的憧憬以及片尾的独白场景也是耐人寻味。这次围绕阳乃的言行以及“共依存”聊一聊。

      阳乃

      阳乃,在众人与雪之下母亲的舌战场景中,她本是作为母亲的援兵而来,却与母亲唱反调——指出毕业校友中对舞会持反对意见的并不占多数。究其原因,一来,阳乃也是受母亲之命,被迫随行,心有不满;二来,这或许也是在履行对雪乃的承诺——雪乃有意就继承父业与家人交涉的话,自己也会帮忙。
      不过,阳乃对于奉仕部三人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绝对称不上友好。面对发言力极强的议员夫人,代表学校方面的平塚老师因即将调任(回收了第三话的伏线),考虑到来年一色有意继续办舞会,不便过多插手。雪乃此时找不到打开局面的方法(她虽表示会设法取得家长们的理解,但其实希望非常渺茫,原作中有详细描述,不过动画化时估计篇幅有限,只能从雪乃的语气及表情中推测)。此时,比企谷打算协助,但雪乃表示这是她的工作,这里,阳乃插话了,



      「雪乃ちゃんにむやみに手を貸しちゃだめだよ、君は雪乃ちゃんのお兄ちゃんでもなんでもないだから」(不要轻易就去帮雪乃的忙哦,你又不是她的哥哥或是其他什么的)

      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正是三人搁置已久,正欲着手解决,却尚未解决的悬案,阳乃此语可谓戳中了三人的痛处,由比浜虽出言反驳,但她此时能用的,也仅是「大事な人」(重要之人)这一暧昧的表现罢了,所以很快也被阳乃反驳了回去。

      「大事に思うなら、相手の意思を尊重してあげるべきだと思うけどね、プロムを実現したら、母は雪乃ちゃんへの認識を多少は改めるかもしれない。もちろん雪乃ちゃん自身の力でやれば、だけどね。……それに手を出す意味、わかってる?」

      “若是重要之人,就应该尊重对方的意见不是么,舞会如果能顺利举办,母亲对雪乃或许多少会有所改观,当然,必须是在雪乃凭自身之力达成的前提之下……插手此事意味着什么,你们明白么?”


      为了能获得父母的认可,继承父业,对雪乃而言,此次舞会至关重要。阳乃的言外之意是:这一左右雪乃人生的重大事件,你们担得起责任么?显然,三人的关系尚未厘清的当下,比企谷和由比浜都只能沉默不语。

      继而,平塚老师无言地望着阳乃,仿佛在说,别太欺负他们三个了。阳乃略收锋芒,但并不打算就此打住。

      「いくら相手のことを思っているからって、いつも手を貸すことが正しいとは限らないのよ。……君たちみたいな関係、なんていうかわかる?」
      "不管你有多么关心对方,一味地出手相助并不一定是正确的选择。……像你们这样的关系,知道该如何定义么?"



      显然,阳乃这里打算触及三人关系的核心,但被雪乃制止了,雪乃一直以来对阳乃的态度都是不厌其烦或者说是敬而远之,此刻的语气却没有丝毫霸气,脸上也是挂着淡淡的笑容。面对这样的雪乃,阳乃心中也是吃了一惊吧,向来出言无讳的她也不忍再言,就此打住。尔后,雪乃重申在后续舞会的筹办中,不会再借助比企谷的力量,这也是雪乃对于三人关系给出的答案吧。

      不过,回家路上,阳乃还是把答案告诉了比企谷——共依存,这个稍后再聊。先看下一幕,比企谷问道,她(指雪乃)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阳乃的回答是:

      「私と同じぐらい、たくさんの何かだよ」(不亚于我曾经付出过的,许多许多的“代价”)



      夕阳的余晖下,阳乃的笑容之中透着一丝寂寥,雪乃为了继承家业而即将付出的代价,或许正是阳乃曾经付出过的吧。面对现在的雪乃与过去的自己,阳乃怀抱着的究竟是怎样的情感,欣慰?怜悯?愤怒?抑或是——不甘?

      共依存

      读原作时,阳乃提出这个概念,我就觉得很难理解,孤高的雪之下雪乃与“依存”这个词怎么想都是无缘的存在。不过,比企谷在听到这个答案时却并未反驳,相反,他发现这个概念确实与自己对雪之下的态度高度重合,感到羞愧且无地自容(动画中略去了),雪乃及由比浜也都认为自己对另外两人过度依赖。这么看来,阳乃对三人关系的定义确实是一针见血。

      共依存的详细解释可自行维基,这个词最早被用于解释酗酒家庭的问题,酗酒的丈夫困扰着妻子,对妻子存在依存关系,而妻子从照顾丈夫的过程中感受到了自身的价值,对于“照顾丈夫”这一行为产生了依存,导致其缺乏矫正丈夫酗酒癖的动力——丈夫不酗酒将令自身失去存在价值。

      雪乃提及过,一直以来过度依靠比企谷和由比浜,这么下去,自己会越来越堕落;阳乃也揭示了比企谷的心态:“被那孩子(雪乃)依靠的感觉,很好对吧?”

      再看具体事例,学生会会长竞选时,为了让一色能够体面落选,雪乃的方案是自己参加竞选。然而,一旦雪乃竞选成功,奉仕部恐怕就名存实亡了。最终,比企谷通过鼓动一色心甘情愿成为会长而解决了此事,三人的关系曾一度因此陷入了低谷。从“共依存”的观点来看,雪乃参与学生会长竞选,是一种自我独立的尝试,“既不是雪乃的哥哥,也不是其他什么的”比企谷当时干嘛要费这么大的劲去阻止?这确实与“不希望丈夫戒酒的妻子”形象高度重合。

      然而,这个解释的违和感在于:1.“酒”是什么?丈夫需要被照顾的原因是嗜“酒”,那么雪乃需要被照顾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她遇到了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的难题么?2. 比企谷照顾雪乃的原因,真的是为了彰显自身的价值么?

      回到这次的舞会筹办。雪乃本人表态不愿借助比企谷之力,甚至要求平塚老师隐瞒“舞会中止”的消息;比企谷也意识到了自己与雪乃间的共依存关系,自己的协助是在阻碍雪乃的成长。

      「それでもまだ、君がプロムを手伝う理由があるか」(即便如此,你还有协助舞会筹办的理由么?


      面对平塚老师提问,此时的比企谷显然还未能整理好思绪,只得罗列起冠冕堂皇的借口。


      「理由は、まあ、部活もそうですけど、乗り掛かった舟というか」(理由嘛,跟社团活动一样,该说是骑虎难下么?)



      然而平塚老师不为所动,此时比企谷心中火起,“喂,我的真实心境你心知肚明的吧”(引自原作)

      「言葉になんて、なりようがない。大事なことだから言わないんだ。ちゃんと考えて、手順を踏んで、間違えないように、ちゃんと……先生だってそうでしょ」(这没法用言语表达。事关重大,所以我才不说。这件事必须深思熟虑,步步为营,容不得半点差错……老师你不也一样么!?)


      比企谷搬出离任一事,老师对此也是心中有愧,然而,她虽向比企谷道歉,却并不打算在舞会筹办这件事上让步,坚持要比企谷将理由“用话语表达出来”。此后,比企谷几度欲言又止,可以想象,他在找各种借口,然而,那些借口老师是不会接受的,所以没说出口。这一段心理斗争原作中亦有详细描写,这里引用与“共依存”相关的一段:

      後は俺たちのことだけだ。共依存だからなんて最高にわかりやすい。頼られて俺の存在意義を確かめることができるなんて言いやすい。だが、それが答えではない。共依存は仕組みだ。気持じゃない。言い訳にはなっても、理由にはなってくれない。
      剩下的(能用做理由的)只有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共依存”,多么简单易懂。“被依靠能够彰显我的存在价值”这种话,我可以信口胡诌。然而,这并不是(老师想要的)答案。共依存不过是表象,并非内心所想。可以拿来当借口,却不能作为理由。


      最后,比企谷给出的理由是

      「……いつか、助けるって約束したから」(……因为,我曾经答应过要帮她的






      迪斯尼乐园,两人独处时的一幕,当时比企谷并未明确回答……



      「いつか、私を助けてね」



      PS:关于平塚老师调任一事,查了下,同一学校工作3年以上后有转勤的可能性,但并未找到“达到一定年限后必须转勤”的说法,欢迎提供相关线索。
      最后编辑boluobread 最后编辑于 2020-09-07 20:56:27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第五话

      しみじみと、平塚静はいつかの昔を懐かしむ。(回首往昔,平塚静感慨万千)



      「やりたいことやなりたい自分がたくさんあった。やりたくないことも、なりたくない自分も、たくさんね。その度にちゃんと選んで、挑んで、失敗して、諦めて、また選び直して、その繰り返し。……今だそうだよ」

      “曾经有许多想做的事,许多想成为的自己。也有许多不想做的事,不想成为的自己。一次又一次,认真地抉择,挑战,失败,放弃,重新抉择,如此循环往复……现在仍是如此。”



      回首完往昔,老师发问了,


      「君はこれから彼女とどう関わるつもりだ?」(接下来,你打算如何处理与她之间的关系?)



      比企谷用了他惯用的排除法



      「少なくとも、関わらないって選択肢はないと思います。」
      (至少,“不扯上关系”这个选项是不存在的)



      对于三人的关系,雪乃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比企谷也在摸索着自己的答案,尽管依然含糊其辞,但至少向前迈出了一步。

      而后,经历了一色的一番盘问,比企谷进入学生会室,再次与雪之下聊及舞会的筹办情况。这里,雪之下意识到消息是从由比浜泄露给比企谷的,然而,她并不打算更改自己的“答案”:她翻转议事录白板,暗示自己无意与比企谷多谈此事;提及舞会的情况时,“不必担心”“已经有了对策”“成功的可能性并不低”等发言也是在牵制比企谷,言外之意,“我一个人可以处理的,你不必介入”。而比企谷则是步步进逼:将背过去的议事录白板翻转了回来;对雪乃乐观的估计提出质疑,并明确表示自己有其他方案可助一臂之力;对于依存问题,他表示自己只是按雪乃的指示行事,这也有先例,所以不必介怀。然而,



      「そうね、きっと今までと変わらない、そして、結局、最後はあなたに頼りきりになるの。だから、それを変えたい」
      (是啊,一定还是和往常一样,最终,所有的担子都会落在你的肩上。我想改变的就是这点。)


      阳乃提出的“共依存”观念对雪乃的影响可见一斑。此后,比企谷道出了用于说服平塚老师的理由——两人在迪斯尼乐园的约定。





      「だから……俺は、お前を……助けたいと思っている」(所以……我想……帮助你)



      然而,雪乃还是没有答应。




      以下摘自原作


      彼女の表情は穏やかで、その可憐な微笑みを前にすると、息も言葉も飲み込んでしまう。(在她那安详且惹人怜爱的微笑面前,一切呼吸与话语都只得咽回肚中。)



      最后打开局面的,是平塚老师的提示——既然意见相左,那就一决胜负。作为委托人的一色此时也表示,只要能办成舞会,用任何手段都无妨。终于,雪乃接下战书,她的笑容不再迷茫,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自信。想来,上一次两人的正面对决得追溯到学生会长竞选?

      看到这里,观众们应该都是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在一色的独白视角,另一个伏笔已经埋下。

       


      「これで最後だから、これでちゃんと終わりにできる」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我个人对于春物这个作品感触还是颇多的。我记得第二话开头大老师说过这么一句:如果做现充需要那么小心翼翼的话,我一辈子孤零零也无所谓了。我自己反省了一下:我到底是想要小心翼翼的维护一份看上去很光鲜的现充生活呢?还是自己一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仔细想想,还是后者比较舒坦。

      当然,我这么想也许纯粹是因为身边没有二小姐罢了。

      PS下周五团子党们就该集体爆炸了吧¯\_(ツ)_/¯
      1

      评分次数

        TOP

        第六话

        あらためて、比企谷八幡はかたりかける。(比企谷八幡另行诉说)

        本作在动画化时,各话的标题基本都是沿用小说的章节标题。本话也不例外,个人理解,此标题是指比企谷在户塚的劝说下,向三位协力人员吐露自己真实想法那一幕。



        然后是考据的时候发现的小细节,本话最后比企谷与由比浜去网咖的场景比原作提前了,原作应该是在第二天两人与材木座等开完战略会议之后。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

        第七话

        最後まで、由比ヶ浜結衣は見守り続ける。(直到最后,由比浜结衣都将守望下去)










        「あたし、ちゃんとしようと思ってる。これが終わったら……、ちゃんとするの。……だから、ゆきのんのお願いはかなわないから」(我打算认真去面对。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会认真面对的……所以,雪乃的愿望不会实现的)
        「……そう。私は、あなたのお願いが叶えばいいと思ってる」(……是吗。你的愿望能实现就好)
        「あたしのお願い、知ってる?ちゃんとわかってる?」(我的愿望是什么,你知道吗?真的真的明白吗?)
        「ええ。たぶん、同じだと思うから」(嗯。因为我们的愿望大概是一样)



        由比浜待这件事——舞会结束后,打算怎样去面对三人的关系,她所指的雪乃的愿望”又是什么?
        第一种理解,由比浜打算待舞会结束后向比企谷表明心迹,所以,雪乃的愿望不会实现。这应该是雪乃此刻的理解,对于三人的关系,雪乃已经给出了答案,她谢绝比企谷的协助,回避由比浜,并在上述对话中明示了退出之意。
        第二种理解,应该是此时由比浜的真意——雪乃成全她与比企谷二人的愿望是不会实现的,至于由比浜此后打算如何行动,或许她已经有了明确方向,亦或许她本人此刻仍处在矛盾之中,这从之前两次前后矛盾的独白(第四话与第六话)中也可以略窥一二。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她还想继续和雪乃做朋友。


        PS1:其实小说中,奉仕部之前和游戏部打过牌,但动画化时略去了。于是动画设定下,两个社团在此话初次相遇。

        PS2:跟玉绳那段说唱真是爆笑。(虽说最后还是靠折本一锤定音……)

        優しさには いつも感謝してる だから強くなりたい(I'm on the way) 進むために敵も味方も歓迎じゃん    
          ——《again》 YUI
        TOP